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 ABO+哨向】逆转(八)

淡蓝色的灯光打在了装培养液的大型玻璃制的容器里。药研藤四郎在里面悬浮着,无声无息像是死去了一样,三日月宗近坐在地上靠在容器底端,闭目养神。
他很想睡过去,但他知道如果错过今晚鹤丸明天就会死在他的手下。他很累,甚至落魄的有些不像他。抑制发情的药物吃的太多,头很疼。鹤丸宗近释放过信息素试着邀请他,但是他忍住了,指甲几乎扣进肉里,眼睛发红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他觉得头疼总比失去理性把鹤丸宗近标记了要好。
三日月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几天几夜没合眼,疲惫让他到现在还没意识到自己的胡子还没刮。
三日月听到身后有一丝水声,他立刻起身,转头一看,发现药研已经醒了过来。他打开机器的开关,抽出了培养液,将玻璃容器的门打开。
他跨进去,给跪在地上的药研披上带来的衣服,“快穿上,着凉就不好了。”
“三日月…上校…”药研有些不相信面前这个带着胡茬,黑眼圈黑到人中的人是那个把四个舰队所有女人迷的死去活来的三日月宗近
“你还是别叫我上校了…”三日月苦笑着叹了口气,“你在沉睡之前听见了吧,你现在极化了,没时间让你实践了,今晚你就带着鹤逃走。”
药研穿好衣服,他虽然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能不能做到三日月所说的“大幅提高自身能力”,不过相比原来,他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向导能力有了大幅度提升,甚至能压制面前的最强向导。“三日月…先生,我能问您为什么要这么做么。”
“我是被司令派了任务,在你被抓之前,她找到我,说根据情报鹤丸宗近——就是你见到的那个黑色头发的鹤丸,我的弟弟——他没有死,并且在检非违使这里,我说我要去看看,他说如果可以,我就做间谍好了,我把你的情报给了他们,很快适应双面间谍的身份,我本不想让他们轻易把你抓走,但当时情况…鹤丸他…”
“我知道,然后呢?”药研跟着三日月出了实验室,他并不怪罪三日月。
三日月在墙角处探了探头,发现提前侦查好的路线果然没有人,“我就在这里当卧底,他们自然不会信我,他们让我抓来鹤丸,担当你的实验,之后我照做了,换取他们的信任,我给你打麻药时少打了半管,不过鹤丸宗近并没有察觉,你原定醒来时间是鹤丸死后,也就是明晚,之后他们会把你改造成新一代的战斗机器。以及,这些都是政府主导的,消息是用你的安危换来的,绝对可靠。”
药研心里小小惊讶了一下,突然被三日月拦下了,他顺着三日月的手看见了他腰间的佩刀,不是那柄金色刀鞘的太刀,而是鹤丸的银白色兵库锁太刀,以及药研的短刀。“政府?”
三日月领着他七拐八弯,到了关押鹤丸的房间对面。“对,政府。”他回头解下两把刀,都塞给了药研,“听着药研,我不会出去,我只能留在这,你一会把刀给鹤丸,然后带他出去,像西跑,那里有司令派来的部队,你哥哥会接应你们。”
“可是…”药研还没说完,三日月转身踏出了阴影,走向重病把守的地带。几个人的枪口对准了他,三日月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威胁,“我只是来见见他。”
“通行证。”
“没有。”三日月回答的干脆利落,手下也一样,他冲向其中一人,那人连忙举起枪,三日月快他一步,矮身抬手重击人的手腕,枪落到了他的手里,他转身朝后扫射,解决一票人之后将枪杆勒住人的脖子,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开门。”那人慌乱间摁开密码的时候也拉响了警报。
三日月皱了皱眉,不过这好在还在预料之中。药研这时及时冲进了房间,他有些以外自己的速度竟然比之前快那么多,身体机理像是被开发了一样,他将向导的精神触梢伸进了鹤丸精神里。
鹤丸在听到枪响的时候就把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他立刻接受了链接,达成暂时标记。鹤丸将锁着鹤丸的锁链,一一砍断,将刀递给他。鹤丸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接过自己的刀。
“三日月呢?”
“在外面。”鹤丸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三日月已经被赶来的一大波人半包围住了,“三日月!”鹤丸想要冲上去被药研拉住了,他现在力气比鹤丸大,将鹤丸扯了回来,拉着就跑,“鹤老爷!用你的能力看看出口在哪儿!”
鹤丸回头看了看三日月,他被人制服跪在地上被鹤丸宗近拿枪指着脑袋。一小队追兵追了过来,鹤丸无心再想其他,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保住持有大量情报的药研和自己这条三日月拼上自己也要换回来的命。
“右拐,之后左拐,小心,前面有人包抄过来了。”鹤丸将手摁在太刀上,一个溯行军冲了上来这时刀出鞘,将面前的敌人拦腰斩断。
药研面对后面追上来的小队没有丝毫畏惧,他弓起身子,后脚蹬地的同时前脚起跳,自上而下劈开了敌人。“药研,别恋战,走了!”
“是,少校!”

鹤丸和药研突破层层追击逃了出去,夜色正浓,他们磕磕绊绊的像西跑着,药研获得了新的力量还好说,鹤丸这边就没那么乐观了,长期脱水,紧靠三日月送来的那点米饭和汤完全不够,体力很快就透支了。加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因为刚才的剧烈运动又裂开了,心里又担心着三日月的情况,在黑夜里他根本跑不快。药研现在是鹤丸的向导,他敏锐的察觉到了鹤丸的体力透支,回身背起鹤丸接着向前跑去。“麻烦你了。”
“我现在要比任何人都强,要背负的东西肯定要比别人多。”
“哈…我可是很轻的…”鹤丸打趣道,“三日月一只手就能把我扛起来,还说我太瘦了让我多吃点肉,我可是吃不胖的类型…”
说起三日月,两人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药研看了眼鹤丸,“鹤老爷,别睡,探查哥哥的动向,三日月上校说他们会在这里接应我们。”
“好…”鹤丸闭上眼将五感散发出去,很快锁定了熟悉的信息素,“一期!光忠!小贞不是预备役么,他怎么也来了!往前跑,快,就在前面。”
药研听见了哥哥的名字,脚下放的更快了,终于冲出了林子,看见了隐匿在那里的小型舰船和兄长他们。
烛台切和一期连忙跑过来,烛台切扶着鹤丸,一期则是抱紧了他的弟弟。“药研…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他们有没有什么…”
“上校救了我,他给我植入了药剂,但让我提前醒来,我现在作为极化体变的更强了,一期兄,你就放心吧!”
司令走下飞船,“现在不是汇报的时候,立刻撤退,我们暴露了,检非违使追过来了,现在的兵力不足以对抗。”
“司令!”鹤丸喊到,“司令,三日月还在里面我们…”
“没听到么,我们现在自保都无法保障!”总司令回身登上舰船。烛台切扶着放弃挣扎的鹤丸,将他连抬带拽扶上了舰船,舱门闭合,髭切和莺丸摁下一连串的程序,舰船开始升空,此时溯行军也赶到了,舰船受到攻击开启了自保程序,周身竖起了结界作为防护。
鹤丸眼见一个溯行军正要将阻击枪对准引擎的时候,一个浑身浴血的身影从林子里冲到了空地上,将他扳倒在地。
“三日月!!”鹤丸惊叫道,但很快就看见三日月被溯行军反杀被一掌拍到树干上,一口血吐了出来,无力的倒在地上。
鹤丸冲向控制室,莺丸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到鹤丸取消了一连串的程序。膝丸想把鹤丸拉住但是鹤丸的动作太快,舰船边下降便靠近三日月,三日月撑着地勉勉强强想起身,舰船下降的压强让溯行军靠近不得,鹤丸一只手拔在舱门口另一只手去拉三日月。
三日月抹了一把脸上的血,顶着吹来的强劲的风把手向鹤丸伸去。
十指相扣的那一刻,鹤丸觉得抓住了整个世界。
舰船在一点一点上升,鹤丸抓住了三日月的胳膊,然后抓住了他的衣服。
手臂突然传来的疼痛让他松开了手,肘部中弹,低头一看大部队赶了过来。三日月的身体往下滑了一下,“三日月你别松手!”他们现在差不多离地有个十五米了。
三日月一开始抓着鹤丸的胳膊,后来看见了已经要撕开的肌腱,犹豫了几秒钟,冲鹤丸笑了笑,“重新找个向导吧,别在一棵树上吊死。”

之后松开了手。

鹤丸想要去拉结果被赶到的烛台切拽了回来,眼睁睁的看着三日月的身体跌落下去。
他被拉回来之后舱门立刻合上了,“我们得走了,鹤先生。”烛台切看着跌坐在地上的鹤丸,遗憾的说道。
“嗯…”
鹤丸捂着因为疼痛不断颤抖的手,和烛台切乖乖回去处理伤口。大包平在给鹤丸包扎的时候鹤丸已经睡着了,他想要掰开那个紧握着的右手,没想到弄醒了小憩的鹤丸。
他松开了右手,掌心里躺着的是染上血污的纽扣,是刚刚三日月跌落时扯下来的。

TBC

————
有点短

评论(2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