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做魔法少女什么的给我适可而止(六)

成为了三日月的专属魔法少女之后,鹤丸做任务就方便多了。不过现在来抢地盘的魔法少女越来越多,让鹤丸出任务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不过魔法少女的地盘争夺战好歹也是晚上才进行,让鹤丸的学业没有耽误太多。
不过受苦的就是他的精力了,长期睡眠不足导致他上体育课直接晕倒,还是被三日月背去医务室的。鹤丸躺在床上扶着自己的额头,三日月给他倒了一杯糖水。“你快回去上课吧…”三日月却没有听话,拉着椅子坐在了他旁边,“你万一再出差错,作为主人我可是很担心的…”
“是是是…master…”鹤丸心想只不过自己是累晕了而已,睡一觉就好了这人搞的那么神经兮兮的做什么啊…“对了,三日月,你明明也是跟着我一起打的,你为什么没事?”
三日月摇了摇头,“我回来之后并没有鹤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十一点多而已,鹤就已经累的不行了,其实我们的体力消耗应该差不多的。”三日月其实也很纳闷,他和鹤丸一起出了不少任务,为了跟上他甚至体力消耗比鹤丸还要多,但回来之后瘫倒的只有鹤丸,把鹤丸抱回床上的一直是三日月。这可不算是个好兆头,三日月心想,回去问问那只仙鹤吧。
鹤丸坐起来,将糖水一饮而尽,然后再次躺下,翻了个身,“放学再来叫我,让我翘一个下午的课,我要困死了。”
三日月无奈的站起身,给他掖好被子,“真敢说啊…你是不是忘了我是风纪委员。”鹤丸斜眼看了看俯身下来,眯着眼睛笑的三日月,支起头,在三日月嘴上轻啄了一下,“那,拜托了,风纪委员桑。”
三日月愣了愣,轻笑了出来,拍了拍他的头,“好好休息。”三日月并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鹤丸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猛扇巴掌。
三日月下课过来的时候给鹤丸带了学校的甜甜圈,抹茶和巧克力味的。他到的时候鹤丸还在睡,白色的发丝散乱在脖子上,有的遮住了眼睛。三日月这才发现原本就白的脸现在看起来竟多了几份憔悴。他轻轻叫了声鹤丸的名字,但是他睡的太沉了,根本没有叫醒,三日月很希望鹤丸就这样再睡一会,但是医务室的老师已经要下班了,自己也不好麻烦人家。三日月又摇了摇鹤丸,“鹤,起来了,下课了哦。”
“啊…?”鹤丸被摇醒了,“三日月?下课了?好快…”
“你从上午最后一节课睡到现在已经六个多小时了。”
“啊…是么…睡了那么久啊。”
三日月紧蹙起眉头,“鹤…你现在的睡眠时间越来越长了,而且是属于深度沉睡,我有些担心你的身体,果然还是去一期那里看看吧。”
“哈…搞什么啊,小题大做,只是累了而已,别瞎操心了。比起这个,我饿了…”鹤丸一觉睡到现在,中午饭都没吃,三日月连忙把甜甜圈递给他,“喏,先垫个肚子,一会回去就能吃饭了。”鹤丸有些惊讶的接过了甜甜圈,又想起三日月家那个保姆阿姨做的饭,两只眼睛跟进了星星一样闪个不停。
不过鹤丸的期待落了空,他刚把甜甜圈塞进肚子里,就有一只黄莺从窗外飞了进来,鹤丸和三日月一下子就意识到是白鹤先生,他们赶紧跟老师道谢跑到了学校外头的废弃球场那里。“喂…这个时候找我做什么!”
黄莺化为仙鹤,“鹤丸大人!三日月大人!有异常!”
“魔法少女?”
“不是!是溯行军!”
鹤丸一听这话,哭的心都有。“啊——我要吃饭——”但虽然抱怨,也不能不管,人形溯行军可是要比污物来的更可怕。于是变成了魔法少女的样子,他把手递给三日月,“走吧!master!”三日月无奈的笑了笑,这只鹤还真把他当master了。
当他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都吓了一跳,废弃的大楼里净是普通人的尸体。粘腻的血液充斥着整个空间,令人做呕。
鹤丸提了提刀,三日月已经念动咒语了。和别人不太一样的是,三日月的技能效果竟和鹤丸一样,他现在手里拿的那把刀,正是他念动咒语出现的。不过和鹤丸不一样的是,攻击力是实打实的很强。
“鹤,你从那个楼梯上去,我从那边走,仙鹤先生从后面飞上去,一路侦查敌情。”一般来说,都是三日月来布置战术,也许是master这个设定吧,鹤丸很好的接受了,反正三日月的战术从来没失手过。
楼道里并没有什么异样,两人几乎同时冲上顶楼。鹤丸刚刚打开门,一把长枪就劈裂空气砍了下来,三日月连忙替他挡住。鹤丸趁着空当,矮身向拿着长枪的溯行军刺了过去。本想接着往前冲,却回身看见三日月不动了,“怎么了?”
三日月捂着鼻子,“鹤的裙子…太短…”
鹤丸连忙捂住裙摆,涨红了脸,“我只是暂时女体!你…你别搞错了!”女人的惨叫声打断了鹤丸的话,两人一齐看去,发现先飞上来的仙鹤正在努力制止一把打刀刺伤一位女性。
本想立刻鹤丸先是施了个法阵在女人旁边,正想冲过去的时候,一群溯行军冲了过来包围了两人。
三日月紧贴着鹤丸的背,“这个实力,跟之前的完全不一样…”
“谁知道呢,肛死就行了吧…”
鹤丸和三日月同时起跳,朝溯行军劈去。包围上来的大都是口衔短刀的骨架,不过实力却和原来遇到的太刀有一拼,加上灵活性强,更加不好对付。斩杀了几只后鹤丸气喘吁吁的跪在地上,显然已经陷入体力枯竭的状态了。
一旁的三日月和太刀一对一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力气身高和体力和对方还是有些差距,不过技巧方面三日月还是有些担保的。他和太刀正面相对,但确实斜着身子突刺进了太刀的心脏部位。
等三日月回过身的时候,一柄薙刀扫向了鹤丸,鹤丸勉勉强强用刀接住攻击,但却因为没多少力气了被扫出去老远,直到狠狠的砸在墙壁上才停下来。
“鹤!!”三日月立刻冲过去,三柄短刀赫然出现,他矮身滑过去,在短刀正下方扬起刀从短刀的中心部分砍断了三柄溯行军。
正当薙刀要抬手刺进鹤丸身体里的时候,三日月挡在了他面前,刀刃贯穿了肩膀与胸腔连接的部位,三日月忍着剧痛,一步一步上前,刀刃越刺越深,但也正是因为这个,敌方被牵制住,三日月一刀捅向了薙刀的心脏。
溯行军消失了,这次顶多是C胜。鹤丸从碎石中爬起来解除魔法姿态,连忙跑过来查看三日月的情况。“不打紧。”三日月揉了揉有些自责的鹤丸的头,“你已经很努力了。”
“三日月大人!鹤丸大人!”仙鹤飞了过来,“我们快些撤退吧,警察大人们可能要来了,这样就不好应付了!”
“那这些…被溯行军杀了的人怎么办!”鹤丸显得有些急迫。“鹤丸大人,您要知道,人死不能复生,就算您有魔法也是如此,您已经尽力了,那么剩下的就交给警察吧,魔法少女的机构领导人会和他们进行交涉的。”
鹤丸只好叹了口气,由着去了。
回去的路上顺道去了一期一振的魔法少女专用诊所,回到家的时候鹤丸瘫在沙发上动都不想动。三日月胳膊上包着纱布,不会因为纱布带有魔法的关系,伤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
他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样,问向仙鹤,“鹤最近突然变得很累,体力很容易就枯竭,你知道是为什么么?”仙鹤偏了偏头,似乎是在想些什么,“是三日月大人的缘故吧?”
“我?”三日月皱了皱眉。
“是的,因为签订了契约成为了鹤丸大人的主人,但人类本身是没有魔法的,您的所有魔法来源都是鹤丸大人。”
三日月一下子明白了,鹤丸承担着两个人的体力,自然消耗要更快,这就是站立提升的代价吧?
“以及,鹤丸大人最近是不是会陷入深度沉睡。”
三日月点了点头,见仙鹤又说,“这样下去鹤丸大人会体力不支魔法供应不足,之后会死掉的。”
“解决方案。”三日月现在需要的是解决问题,这个情况严重到丢失性命可不行。
“签订了契约的主人体内是有魔法的,只不过我发单独发挥,这些魔法就是为了补充魔法少女的能量不足…”仙鹤顿了顿,不在说下去,三日月很烦躁的催促着他继续说,仙鹤张了张口,“既然三日月大人和鹤丸大人是恋人…补魔的话…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三日月不明白也得明白了。一旁打盹的鹤丸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爬了起来,“你们…在说什么?”
“让你继续搞事的方法。”三日月说着抱起鹤丸,回身冲仙鹤说,“今晚没别的事就不要来打扰了。”仙鹤乖巧的欠了欠身,回到他阳台的小窝里。
“三日月!我不要!”鹤丸死命想推开他逃走,但又不想碰到他的伤口,所以挣扎并没有起什么太大作用。
“你没听见么,你会死的。”三日月用脚关上了门,鹤丸人命一般窝在他怀里。
三日月将他放在床上,鹤丸捂着发烫的脸,“你那么想做么。”
“只是不想让你消失罢了。”
“轻点…”
“放心便是。”
鹤丸突然觉得自己虽然看了那么多啊18玩了那么多游戏现在自己这个DT实践起来确实难上加难。看了看三日月,感觉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这人技术真的没问题么??他应该也是个处吧?!高中生啊喂!

——————
下章补魔

评论(2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