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Vetrauen【百日爷鹤Day.63】

雇佣兵爷鹤
喜欢他俩搞事搞上天的感觉。

烈日当空,刚入夏鹤丸就已经热得想要跑到海边冲浪去了。长途旅行和准备工作又让他有些怠惰,想想今晚的活,鹤丸只好去冲了个澡然后喝一罐功能饮料提神。
他和三日月宗近来到这个城市两天了,期间他们查看了整个城市的地形道路和交通,为的就是今晚。
两人是雇佣兵,这次接到的任务是暗杀,对象是一个和黑道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的伪慈善家。雇佣他们的人没有露脸声音也用了变声处理。不过三日月很快查到了来源——他们向来不接那些不清楚委托人的活——这次的来源出自政府,鹤丸当机立断的决定这次要好好搞事,因为有人兜着。
鹤丸从浴室里出来,裸露着上半身,头发还在滴水。现在离那个大慈善家的晚宴还有些时间,如果可以他想睡一会,不过刚睡醒就干活可能不太利落,他选择放弃睡眠。
他看见三日月罕见的叼着烟噼里啪啦的敲键盘,走到三日月跟前把烟从他嘴里抢过来在烟灰缸里摁灭了。“不许抽。”
“很麻烦的这东西…”三日月抓住鹤丸的手吻了吻。“还有能难的倒你的系统?”鹤丸抽回手,把掌心摊开伸到三日月面前。三日月无奈的笑了笑,“真是严厉啊。”说着,便把兜里的剩下的烟交给了鹤丸。鹤丸抽了一根出来放到了三日月面前,又抽了一根给自己,剩下的全都扔进了垃圾桶。
“很贵的…”三日月有些怜惜自己的烟,鹤丸俯下身吮了一口三日月的唇,“烟钱,还你。”
正当鹤丸想站起来的时候,三日月猛地摁住了他的头,延长了这个吻。三日月腾出一只手把电脑上的几个按键摁了几下,之后啪的合上了它。他站起身抱起鹤丸把他放倒在床上。“嘿!你把我弄硬了!”鹤丸抱怨道。“那就弄出来。”鹤丸认命一般的瘫在了床上,“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出戏宴会的是我又不是你…”

鹤丸窝在三日月怀里稍微闭了回眼睛,三日月拿起手机看了看表。嗯这次的车算是超速了啊…他亲了亲鹤丸的眉角,“你还有四十分钟从这里到会场。”
“操…”鹤丸立马睁眼,报复性的在三日月脸上啃了一口,刚刚高潮过一次让他浑身酸软,只不过他没时间休息了。简单做了整理立刻出了门,“你也快点,别我要行动了你还没到。”他出门前和三日月交换了一个吻。“放心,我车速快。”鹤丸看着还在床上躺着的三日月一时间不知道是该亲他还是该打他。
等鹤丸走了有一会了,三日月才慢条斯理的爬起来,穿上衣服,收拾好东西准备退房走人。他来到地下车库,鹤丸开的那辆车是委托人提供的,他们自己还有一辆跑车,里面有万全的工具。三日月找到了他事先停好的车,坐上驾驶位,他先连好了和鹤丸的通讯设备,之后又将藏在车里的枪拿了出来,两把手枪一把狙击枪,发动车子驶出车库。
鹤丸开到一半的时候试着联系了三日月,对方做出回应之后,鹤丸调试了一下耳机——这个位置有点不舒服,听不清三日月说的什么。“起了没?”鹤丸问道。
“刚把车开出来。”
“慢死了!”鹤丸抱怨了一句,三日月不做声,听着鹤丸那边呼呼的风声,说道,“开慢点,而且开快车的时候别把窗户打开。”
“你以为这都因为谁!”鹤丸冲着耳机那头喊到,“我让你别做了,我现在腰酸背痛腿抽筋这次失败了你得负全责。”
“完成了呢?”三日月猛打了一把方向盘,连着超了几辆车。
“再说。”
“啊…鹤,我没干劲了。”三日月嘴上用慵懒的语气回答着,油门却踩的欢实。“行行行,完成了随你行了吧。”鹤丸气的差点把油门当刹车,等红灯时候他和三日月说道,“算是赔你的烟。”

鹤丸到的时候三日月已经在对面大楼上了。
“你不也开上了150!好意思说我飙车!”
“说了我车速快,”三日月在顶楼架好枪,打开了随身的笔记本电脑,将写好的数据载入,准备连接对面大楼的控制系统,“嗯我是说各种方面。”
鹤丸顺利进入宴会厅,不断给三日月报告着位置。当鹤丸找到了事先藏好枪支的地点时,惊讶的发现枪已经没了,顿时一股不安感涌了上来。他立刻离开了那里,并且火速联系三日月,“你悠着点,我可能被发现了。”
“怎么回事。”
“枪不见了,”鹤丸顿了顿,“那还是把好枪。”
三日月犹豫了一会,“要不你先撤出来。你现在没东西也不好动手。”他并不担心鹤丸能不能逃出来,他只是在意鹤丸能不能下的了手。
“放心,我鞋底有个夹层,里面有刀。”鹤丸从侍应那里拿了一杯酒,转到了拐角处,喝了一口,把酒杯放下了。“剩下交给你。”
“嗯,那你整吧。”三日月一听这话就放心了,心想不愧是自己的人。他瞅了一眼电脑上的监控屏,“目标在四层。”
“了解。”
鹤丸坐上电梯上了四层,在监控死角抽出了折叠刀。他将刀藏进了袖管里,若无其事的向目标走过去。这时耳机里传来了三日月的声音,“三秒钟之后断电,完事之后上顶楼。”
鹤丸嗯了一声,默数着秒数掐着步子,他先是向目标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鹤丸抬起头的时候正好断电。
他立刻抽出小刀,冲了过去,给目标脖子上来了一刀。安保还没反应过来,鹤丸已经到楼梯口了,当然这里的保镖也不是吃白饭的,主人被杀估计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立刻朝天花板开了三枪,鹤丸听惯了枪声这些自然对他没有任何威慑力。他现在只能指望三日月宗近。
外头警铃大作,他刚跑了两层后面的人就追了上来,他决定换个楼梯口,结果在走廊里没跑两步就被找着了,“三日月三日月我要挂了给个话!”
“往南跑。”鹤丸只好转身就往反方向跑,躲过了几次子弹的攻击,走廊也就到头了,尽头是透明玻璃做的,“三日月你是想让我从这里跳下去么!”三日月将瞄准镜对准了对面的人。
鹤丸被逼无路三日月又不给话,只好暂时把手举了起来,对面穿着黑衣服的人拿着枪一步一步逼近,“嘿哥们你们真帅啊…哈哈…”鹤丸干笑了两声。
等对方进入三日月视线范围内的时候,他对鹤丸说“站在那儿别动。”紧接着,子弹从戴着消音器的枪口飞了出去,正中其中一人心脏。那边的人并不知道三日月的存在,显然吓坏了。
三日月连着又给了几枪,围着鹤丸的人应声倒地。鹤丸回过头,看见了玻璃上子弹空。玻璃质量真好,这都没碎完。想着,鹤丸将食指戳进小空里前后移动了两下。“快上楼…”三日月无奈的笑了笑。“我在调情,看不出来么。”
“赶紧回来,不用调情都能操到你下不去床。”鹤丸一听这话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脑子里不断闪出那些画面,鹤丸闭起眼睛清了清脑子。“你在想什么?”三日月又将监控画面调出来,“追兵来了,紧急电源要开启了,你没时间想那些东西,你要是想要就立马干完回来我给你。”
“知道了知道了…”鹤丸转身进了楼梯间,一路跑到楼顶,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真的你是想累死我吧。”
“嗯…没有在床上喘的好听。”
“闭嘴闭嘴闭嘴!”
追兵追了上来,鹤丸在天台边上差一步就要掉下去了。这时,他把右手比成手枪的手势,对准了其中一人。那些人突然笑了出来,把真枪实弹对上了鹤丸的脑袋。鹤丸装作瞄准的样子,张开了了嘴。“bang!”三日月听见耳机里的声音,配合着鹤丸的手势,将子弹射中了那人的心脏。鹤丸一看三日月居然挺配合,一下子来了兴致,左手顺势给了一枪。
亏的三日月反应快,跟上了鹤丸的节奏,他撑着胳膊暂时抬起头,换了个瞄准镜。“你下次给我说一声好么…”
“哎呀没关系,你按你喜好来。”
“我打左边你打右边,就很尴尬。”
“没事,我跟你喜好差不多。”
接下来确实是这样,三日月和鹤丸没有过多的语言。鹤丸完全不按套路来,指哪儿打哪儿,三日月出了奇了跟上了鹤丸的速度,几枪过去冲上来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鹤丸拍了拍手冲着对面比了个心。三日月轻笑了一声坐了起来开始收拾东西,并且不忘告诉鹤丸右手边有逃生楼梯,可以往下走。
鹤丸跑到了楼下,这已经到了大楼的后面。这是他听见耳机里一声枪响,眉头皱进,“三日月?”
“被发现了。”三日月捂着受伤的胳膊撤到了回廊死角,这时电梯刚好来了,三日月立刻冲了进去,撤上了兜帽,他摁了一个最近的楼层,门一开就向楼梯口跑,“我也要爬楼梯了。”
“老年人爬爬楼梯没坏处。我能做什么?”
“车在大楼后面的巷子里,我到门口的时候把钥匙给你。”
“好。”鹤丸根本没看红绿灯就冲过马路。这时三日月已经到了一楼了,大门口的卷帘门正在被遥控着一点一点往下放。三日月掏出两把手枪给拦着他的人一人头上崩了一枪,“你小心后面,这些人是对面楼的人,我们完全暴露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点,门要关了!”三日月将背后背着的狙击枪先卸了连带车钥匙下来,顺着地板给鹤丸滑了出去。鹤丸刚好跑到门口,接住东西就往后巷跑。
他不用关三日月到底能不能出来,他不需要管,也不想管。不是因为冷血相反却是因为绝对信任。
卷帘门已经要到底了,三日月一个矮身背部紧贴地板向门口滑去。顺手把赶来的人腿上来了一发子弹。在卷帘门合上的最后一刻,三日月滑出了大门,不过比较悲痛的是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遇到了台阶,结果三日月就给一路滚了下来。
“腰还好么?”
耳机里传出了鹤丸的声音,随即鹤丸开着他的车出现在他的视野里。车没有要停的意思,不过车窗倒是摇了下来。三日月心想这难度系数摆明着让自己腰断了呢。三日月赶忙站起来,向正前方跑过去,这是卷帘门已经开了,后面的人又追了上来。三日月起跳的时候鹤丸刚好开到他面前,他抓住车顶钻进了副驾驶。
“操你没问题。”他现在才回答了鹤丸刚刚的问题。
“系你的安全带!”鹤丸脸噌的就红了,虽然说平常小打小闹开开黄腔到也没什么,主要这人喘着气说要上了自己换谁谁脸红,斜眼看过去发现三日月跟没事人一样仿佛在问今晚吃什么。
刚做稳当,就感到后车窗被击中了。“我天…”三日月都要心疼死了,“你们对我老婆下手轻点啊…”
“什么?”鹤丸瞪了一眼三日月,三日月立马改口“车上有我老婆呢…”
“少来。这笔账我记着呢,看我不榨干你。”鹤丸猛打了一下方向盘,车速现在200都有。“你的枪在后座,还有什么能远程狙击的。”
“把腿张开。”
“哈?!”鹤丸还在纳闷呢,三日月一刀下去捅在了鹤丸腿间,亏的鹤丸躲得快。“FUCK!你上天啊!”三日月没理他,在真皮座椅上划一道口子,鹤丸立马明白了,把手伸进去发现里面是个储物柜一样的空间,“右手边有一把,就一排子弹,省着点。”三日月说着摁开了天窗。“你上去,我来开。”
鹤丸一脸复杂的掏出了那把枪,倒不是因为对三日月的安排有不满。“你到底是用什么样的心情从这掏出来家伙的…”鹤丸爬上天窗的几秒钟时间,三日月立刻移动到驾驶位置。
鹤丸对准跟在最前面的两辆车的轮胎来了两枪,车子瞬间失控翻到路边过了两秒就炸了。后面的车冲出火焰紧跟着不放,对面准头不高但是火力太猛,他清楚的看到三日月他亲爱的跑车后盖壮烈牺牲的样子。
三日月不断避开子弹让鹤丸根本没法瞄准。索性扫完了一排子弹,又干翻了两辆车,退了下去。
“不行,没法瞄准。”鹤丸窝在副驾驶上,擦了擦脸上被子弹擦出的伤痕。
“那就拼速度吧,坐稳了。”
鹤丸一听这话立马扔了枪,拉紧安全带。三日月猛地踩了一脚油门,鹤丸感觉自己要被压进座位里了,他看了一眼仪表盘,发现指针摆在最下面一动不动完全有爆表的趋势。
“三日月!跟你讲我不止一次怀疑你的暗杀对象是不是我!!这真的要杀人啊啊!”
三日月没说话,然后他就听见清脆的两声响,紧接着就看到了自己的跑车后盖飞了出去。鹤丸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子弹紧跟着轮胎,三日月将方向向左打死,漂移出去在地面拉出去好长一道黑印。紧接着冲着左边的道路冲了出去。鹤丸在副驾驶上被甩的都要吐了。
油箱盖被子弹崩开了,三日月犹豫了一会,“给你三秒钟时间下车。”
“你呢。”
“我继续一会炸的时候我下来。”
“你不要车了?”
“我要我老婆。”三日月知道这么拖下去不是办法,追兵迟早要在他们油耗尽的时候追上来。鹤丸拉过三日月,在他脸上啄了一下,“我一会过来,你往左拐。”
“好。”三日月也不问为什么,他知道鹤丸喜欢惊吓,那他肯定在不为人知的地方藏了惊喜吧。见三日月答应了,鹤丸立马跳车,滚到了路边,立刻往事先藏机车的地方跑,因为巷子太窄车开不进去,于是车队分成了两波,两个车的人下来追鹤丸,只要下了车什么都好说,这点鹤丸还是很有自信的。他在巷子尽头一个三角跳翻了过去,之后把一堆纸箱和垃圾箱移开,掀开机车上的黑布。
他戴上头盔跨坐在车上,冲到大路上刚好瞅见三日月跳车,立马开过去,停在他旁边,下了车,“你开。”
“为什么?”
“我喜欢坐你后面。”三日月也没犹豫,这点小性子在他容忍范围内。
三日月的跑车装上电线杆的时候后面的车都蒙了,都没刹住撞了上去,熊熊大火烧了起来,三日月带着鹤丸早都跑出去了老远。
鹤丸放开了三日月的腰,高声呼喊着,扔掉头盔享受着风在耳边呼啸的声音。“三日月!”他爬在三日月耳边喊到,“我们去度假吧!”
“鹤丸!”三日月也喊着他的名字。

“我们结婚吧!”

两人辗转了几站第二天晚上回到家已经快两点了,还是没忍住洗完澡来了一炮。
三日月觉得这次事情闹的有点大,不过鹤丸倒是满不在意,“反正有政府兜着,跟咱们没关系。”鹤丸爬在床上打着游戏,“欸话说回来,你说要跟我结婚,什么时候。”
“现在。”三日月把装着戒指的天鹅绒小盒子扔给了鹤丸,鹤丸本想回身接过,结果腰酸背痛没接住,砸在了脑门上。
“三日月!!有你这么求婚的么!”

之后两个人的度假变成了度蜜月。鹤丸路上都兴奋坏了,他的冲浪板已经快要踩在脚下了。
结果去了之后并没有阳光海浪沙滩,只有床第间的喘息。
“三…三日月,你这跟换个地方做有什么区别!唔…轻点!”
“你说过任务完成随我便的。”
“等…三日月!让我去冲浪!”
“好啊,一会你还有力气的话我会让你去的。”
鹤丸彻底放弃,任由三日月狠狠的冲撞着。本想盘算着什么时候给三日月来个大惊吓,可惜的是,三日月并不给鹤丸这个机会,操到他脑子空白三日月还是很有把握的。当然鹤丸也是这么坚信着的。

FIN

————————
看完速八我现在只想飙车,物理上精神上生理上都想
于是给三日月加了真•车戏。
委屈了三日月的车。

最近二十天我回非常忙…每天都要在乐团呆到晚上九点多才能回家,所以更新速度会很慢。五月十九、二十就要比赛,二十三月考,就非常累…
所以这个月的更新基本不能保证了…嗯…我尽量保持周更吧反正。
【说实在的反正又没人看月更也无所谓吧嗯?】

这篇其实想传达一点
两人互相信任达到了一定的高度,致使默契无间
我认为如果不是两个人真心相爱的话是做不到的,哪怕只有一方怀疑他们都不可能用最短的时间出色完成任务。
我是这样想的不知道表达出来没有

评论(18)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