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百日爷鹤Day.44】王子与魔王(下)

被我同桌逼着写完了要不然我怎么可能写真么快不要问我为什么是我同桌我也很绝望啊
高能预警

三日月回到卧室的时候小狐丸趴在毯子上,貌似是在等他回来。
小狐丸看着自家弟弟进屋,发现他今天心情可谓是这么多年里最好的了。“很抱歉打扰你的好心情,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小狐丸挪了挪身子,让三日月坐到沙发上。
三日月靠在沙发背上,闭上眼睛,“如果是刀又碎了一部分我想我是知道的。”他长叹一声,“我知道我时间不多了,我得在我完全堕化成没有理智的恶魔之前学会爱这东西,不过我想我爱上他了。”
“可他还没爱上你。”小狐丸毫不留情的戳穿了真相,“以及,我想你得快点,王国可能要借着王子失踪的事情发生政变。”
三日月猛的睁开眼,这个国家毕竟原来是属于他的,他也很关心这个国家的事情,但更担心的是鹤丸,他不想因为鹤丸失去父亲而伤心。
“说来听听。”
小狐丸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因为要把所有事情讲清楚貌似花的时间要很长很长。当小狐丸把所有事情说完的时候三日月破天荒没有睡着,而是紧皱眉头,“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总之鹤丸还不知情,并且他父亲很可能现在进退维谷。”三日月不说话低着头,小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本想离开,却听三日月低声说了什么,然后抬起头对小狐丸说,“明晚你把岩融叫醒吧,我想听他的曲子了。”
小狐丸明白了三日月要干什么,他最后又确定了一遍三日月的心意,轻声叹了口气,“做你哥哥真累…不过我希望我还能成为你哥哥。”
“谢谢…辛苦你了。”

国王听一期一振说晃士和幸佑回来了,急忙带着人马出城迎接,可才走了一半就听见了晃士的声音和人群的嘈杂。
“国王的精神出了问题!我们屡次尝试治好他却根本没有效果!国家不能让这样的国王掌权!”
一期站在国王身边,一听这话,立刻站了出来,手握在佩剑的剑柄上,怒吼道“不得胡言!”
晃士像是才察觉一样转头看向了一期,人群因为骑士团长的威严暂时沉默了下来。晃士却显的不紧不慢,“一期团长,难道你真的相信有魔王么?”一期眼神坚定的盯着晃士,“我相信国王陛下,以及王子殿下的安危现在还是未知数我们不应该……”
“看啊!这个国家的统治阶级都已经全部精神错乱了!”晃士张开双臂无情的打断了一期的发言,环视着周围。周围的人们窃窃私语起来,之后都讲目光投向了国王,零零星星的几个人低下了头,不敢作声。一期发现事情往不可控方向发展了,于是先发制人,“勇者大人,若如你所言那么王子现在身在何处!鹤丸殿下虽然贪玩但并不是可以丢下国王不管的人,他的责任心比谁都重!”说着,一期拔出了他的剑,训练有素的骑士团迅速围了上来,将国王围在其中,“国王陛下,请下命令,现在就可将这个骗子缉拿归案,之后我们会立刻出兵全力营救王子殿下!”
晃士这时轻笑道,“没有魔王这东西的,你们都被那些童话故事骗了么,这里被你身后国王的家族统治了近百年,何来魔王!好了我的骑士们,你们的老国王已经不行了,你们还愿意跟着这位精神错乱的老国王陪着他的儿子胡闹么?”
老国王气的心脏难受现在坐在马车上气都喘不上来,半点话都说不出,一期看着军心动摇,急的满头冒汗,“全员听令!将晃士就地正法!”可命令出来没有一个人动,有几个人刚抬起剑看其他人没动剑也就放下了。
一期握紧剑柄,兀自将剑抬了起来。“怎么一期,民心所向,你还要违抗勇者么?”晃士盯着一期,他也把手摁在了剑柄上。
“一期一振,粟田口的大哥,粟田口家一向是五条的骑士,我的弟弟们都很喜欢国王陛下和王子殿下,所以,我会一直站在这里,不管你如何扰乱我的心智,我也只会效忠我的国王和王子。”
一期像是下了巨大的决心一样,做出了攻击姿势,冲向了晃士。

今剑跟在三日月身后,他们正要去鹤丸的屋子。“三日月,岩融已经醒了哦!”三日月点点头,他的弟弟岩融受到诅咒后居然成了钢琴,这让他吐槽了好久,毕竟性格和钢琴真的不怎么搭边。“还有啊,一会要笑懂么,要笑!微笑!对,就这样。”今剑在三日月身边蹦来蹦去的,小狐丸已经去了鹤丸的屋子告诉他今天三日月想邀跳支舞,他们现在应该在换衣服,三日月心想。

三日月敲了敲门,很快门就开了,并没有事先准备好的穿裙子。“喂——你那一脸失落是要干什么啊!我才不会穿裙子!”鹤丸指了指扔在床上的裙子,他现在身上是一身白色的燕尾服,边上有一圈金色的花纹。
“不,和你很搭。”三日月笑道,其实他想说的还有就是和自己今天的衣服也很配。鹤丸咧嘴笑了笑,“原来要教我弟弟跳舞,所以会一点女步,跳的并不好,踩到你脚别怪我啊。”
“你还有弟弟?”三日月显然抓错了重点。“嗯…朋友家的啦,和我关系很好的朋友,所以就把他弟弟当做我弟弟啦!叫太鼓钟贞宗,很可爱的家伙。”
鹤丸挽着三日月走进了舞池,岩融这会也不像原来那样吵闹,只是奏起了舞曲。两人互相欠身,三日月还有些不知所措,鹤丸却先拉起了他的手。简单的预备后三日月揽住了鹤丸的腰,抓紧了他的手。鹤丸的身材和三日月相比要相对偏瘦一些,手也比三日月的小一圈,三日月很容易就能握紧他的手——他很想这样一直握着他的手永远不放开。
他们在舞池里旋转,钢琴的声音浸满了偌大的屋子,窗外的月光洒了进来。
“今天好像是上弦月?”鹤丸弯着眼眸看着三日美好的过分的脸,合着他的步子。“一整天都是这样的月亮,也会腻的吧。”
“怎么会,月亮那么好看。”鹤丸笑的有些调皮,“比如你眼睛里的,看一辈子也不会腻。”
“鹤眼睛里的满月才更好看,我这偶尔还会变成红月呢。”
“说起来,那件事情我可没原谅你,吓到我了。”
“人生需要惊吓。”鹤丸听着三日月说着自己的曾经说过的话,没想到自己不经意的句子会让这人记在心上。
一曲终了,他们再次互相欠了欠身,三日月拉着鹤丸的手走到了天台上,“你要见你父亲么?”
鹤丸眼睛亮了一下,“你让我看么?”三日月从刀架旁边拿起了一面镜子,“对着他说你想见的人。”鹤丸接过镜子,擦了擦,对着他说出了想见父亲的心愿。镜子里的画面陡然一转,鹤丸看见了他的父亲,可身为一国之君的父亲却被周围的人围住,他隐约能看见一期跪在地上撑着剑,身上伤痕累累。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政变。”三日月像是早已料到一般,他深切体会过这帮国民干出来的蠢事杀伤力有多大,他们按照自己的利益,不管谁都可以拉下台,谁在他们眼里都能成为坏人。
“你知道?”
“小狐听见了,然后告诉了我,今晚的华尔兹就当是告别吧。”
“你放我回去了…?”
三日月点点头,“回去吧,你不属于这里。”
“可是你…”鹤丸有些犹豫,他实在放心不下这个魔王大人。
“快回去救你父亲,在我改变主意之前。以及,把镜子拿上,这样也许你想我了你还能看看我,不过不知道你会看到什么,也许是个活在阴影里毫无理智的恶魔。”
鹤丸盯了三日月好一会,“谢谢。”离别的话语有无数,但鹤丸只憋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三日月在塔楼顶望着鹤丸骑着白毛沿着来时的路飞奔回去,他希望鹤丸能回来,或者好歹能停下,回过头看他一眼。可直到三日月哪怕开了他魔王的眼睛也再也看不到鹤丸的时候,鹤丸都没有再回来。
刀又开了很长一道裂痕,“三日月……”小狐丸在楼梯门口看着三日月。
“他没回来…他不会回来了。”
小狐丸不再说话,转身离开了,他知道他弟弟需要一个人呆一会,并且他也得珍惜一下所剩无几的说话时间。

鹤丸快马加鞭冲回了王城,远远的他就听见了嘈杂声,他看见了他的父亲被人绑着送上了马车,他听见了所有人都在高呼要将国王的送进疯人院,他看见一个人大声喊着没有魔王,并且叫嚣着一定是国王的精神出了问题。
鹤丸拽起缰绳,马的前脚抬了起来,嘶鸣声吓了众人一跳,争相躲闪。“王子殿下,您回来了!”一期显的有些兴奋。
鹤丸跳下马,将一期拉了起来,低声说了句辛苦你了,之后又怒视着周围,“你们在干什么!”
“你的父王说你被魔王抓了,”晃士站了出来,“你看你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所以你的父亲根本就是精神错乱!王国不需要这样的国王!”
“不!精神错乱的是你们!”鹤丸急的未多加思考便拿出了三日月给他的那面镜子,“我要见他!”镜面浮现出了三日月的脸,鹤丸举起镜子面对着人们,“看!你们要的魔王!”
人们吓的纷纷退开,晃士一惊,“魔王?!这个王国里不能允许这样的存在!”
“不是的!”鹤丸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犯了大错,他把三日月的存在告诉了面前这个充满野心的男人,“他很温柔的!他不会危害大家的!”
“黑魔法!”人群中突然有人喊到。“不是的!他连魔法都是半吊子!他不会用那种东西!他对我很好!”鹤丸高声喊着,可是没有人听他的话,人们高声喊着要除掉魔王,他们夺去了骑士的剑,他们将国王,王子,连同骑士团团长一起关紧了马车。他们点起火把,将一切能称得上武器的东西全部搬了出来。他们举起火把排着长队,晃士带着人们像密林的城堡进军。
鹤丸踢了几脚车子的门,一期一边给国王顺着气,一边问鹤丸,“你还要回去么。”
“回啊!”鹤丸扭过头,“能不回么,那个半吊子连日常生活都搞不定…我只是想回来救了你们就回去找他…可现在…”
“鹤先生!你把门弄变形了我超级难开啊!”光忠的声音突然传进了鹤丸的耳朵。“小光!”
“小贞,给我一个…”太鼓钟还没等光忠说完就把一根细铁丝递给他,“哦…谢谢!”没过一回就听见了锁子咔哒一声,门开了。
鹤丸跳下马车,紧紧的抱住了太鼓钟和烛台切。一期叫住了鹤丸,将自己的剑递给了他,“王子殿下您快去吧,国王我来照顾就可以了。”
“谢谢你们。”鹤丸接过剑,看了一眼在场的人。大俱利伽罗牵来了一匹马,将缰绳交给了鹤丸。鹤丸上往回飞奔。守卫察觉到异样,冲了过来,“唉抱歉啊,鹤酱他要去追爱我们拦不住。”

“岩融岩融!有人打过来了!”今剑在岩融面前跳着,他有些害怕。
“上来吧今剑,到我身上来!我们来大干一场!”
小狐丸挡在门前,竖起了浑身的毛呲着牙低吼着,“野生狐狸也是很凶的…”
石切丸回屋着身体,扬起尘土,“啊…这去除不掉不掉的厄运…”
人群冲了进来,他们用尽所能抵挡着,今剑一路跑过去,烧着了路过所有人的衣服后摆,岩融跳起来,巨大身躯压垮了一排。白狐伸长了他的利爪一次次给人重重一击,八百扬起的尘土迷了人的眼。
“哇啊!”今剑因为太小,被人踩倒了,在地上滚了好几圈都没爬起来,“没关系吧小可爱!”幸佑把今剑捡了起来,“我原来是帮晃士的,不过我现在倒戈了。”
“谢谢你!”今剑晃了晃火苗,“我们一起吧!”
“好嘞!”

晃士冲向了塔楼的楼顶,将枪指着三日月,“你对王子用了黑魔法。”
“事到如今你也不必和我演戏了吧。”三日月回过头,竖起手杖。晃士连发两弹,三日月挥了挥手杖,子弹停了下来落到了三日月脚底。
“是王子让我来的。”晃士见远战不利,立刻拔出长剑,冲向三日月,躲开了他的几个小攻击,照着三日月的脸劈了下去。
三日月抬起手杖抵挡,暂时挡开之后,他将藏在手杖里的锥形匕首拔了出来。两人连过几招,三日月节节败退,腿脚不好的缺点在这种时候显现了出来,长时间没有做格斗练习让三日月有些体力不支。
三日月的匕首被长剑打掉在地,往外滚了好远。
“在你后面呢!”晃士察觉到身后的人连忙回头抵挡,鹤丸拿着剑步步逼近。一用力将他逼到了三日月身边,三日月拉住晃士的后衣领将他甩了出去,滚到了天台的边缘,狠狠的撞在了围墙上,本来就残缺不全的围墙被撞裂了,晃士从边缘滚了下去。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我被锁在了马车里…我想拦住他们的…”
“没关系…回来就好了…”鹤丸扶着三日月准备向屋里走,突然三日月倒了下去,腿上挨了一枪,鹤丸回头一看,晃士并没有掉下去,他抓着边缘爬了上来。鹤丸拉着三日月听着他痛苦的闷哼声,匆匆忙忙的把他往回拉。
三日月刚刚勉强站起来,他察觉到了晃士的枪口有对准了鹤丸,他立刻将鹤丸护在身前。三日月的后背在心脏的那一侧又狠狠挨了一枪。
“三日月!!”鹤丸连忙抱着他将他往回拖,晃士脚下站的地方因为枪声的振动碎裂开来,晃士再一次掉了下去,再也没有爬上来。
鹤丸让三日月躺在自己腿上,
“鹤呀…”三日月抬起手拍了拍鹤丸的头,“谢谢你…我好像…爱上你了…”
“我也是我也是啊!你别说话了我去叫今剑他们过来!”
刀架周围的玻璃突然向外爆开,吓了鹤丸一跳,太刀的裂痕逐渐被修复,三日月头上的角渐渐的消失不见。
“三日月,你看到了么!诅咒破除了!”
“嗯…看到了…”三日月闭上眼睛,诅咒的破除并没有让他的伤口愈合。三条的兄弟们在变回人身之后飞快的向西塔楼跑了过来。“我觉得我还是有角好看一些…”三日月苦涩的笑了笑,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太阳,你看…太阳升起来了…”鹤丸抱着三日月,眼泪夺眶而出,他亲吻着三日月毫无血色的唇,“拜托睁开眼睛…你的太阳出来了…把眼睛睁开吧…求你了…三日月…”
没有人应答他,城堡周围的永夜结束了,夜幕退场,远处泛起鱼肚白,森林里传来了动物苏醒的声音,花园的玫瑰开了,枯死的古树长出了绿叶,湖面的冰雪消融。
月亮消失了。
鹤丸在清晨的阳光下失去了他的爱人。
“明明是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半吊子…国王做不好魔王做不好…连我的丈夫都做不好么!饭不会做衣服不会洗地板不会拖!你能干嘛!”
“我爱你啊…”
“晚安,魔王陛下…”
鹤丸拨开三日月的头发,在他额头烙下一吻。
“早安,我的爱人。”
三条的众人在赶到的时候,看见鹤丸伏在三日月身上,他们立刻明白了一切,向这个逝去的魔王以及新的国王深深鞠了一躬。

太阳升起来了。

FIN

——————
我一直觉得原作美女与野兽是强行甜。
嘛——这次写这个缘由只是想说一句话,
现实不是童话,他很残酷的。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
被太太们虐出心理障碍觉得四十米大刀吃的很爽…
于是就来戳你们了。
【土下座】
番外有
会甜回来

评论(2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