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百日爷鹤Day.37】夏

@雨伞鱼 余里里里里里生日快乐【啪啪啪啪啪鼓掌】
你们是不是约好了一块出生,一天肝两篇我仿佛要死了【还不是自己立的flag】对不起写不出你想要的东西!
名字是瞎起的。
大概是象牙塔?

三日月和鹤丸认识的时候是在暑假的水族馆。那会三日月大三,鹤丸比他小那么两岁的样子。
“嘿,学长,抱歉啊,你应该是A大的吧,嗯……能帮我拍一下照嘛!”三日月点头答应下来,帮鹤丸在光线不足的水族馆里拍了一张很好看的照片。
“你一个人?”三日月把相机还给了鹤丸,鹤丸翻了翻照片,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很满意。鹤丸将相机挂在脖子上,点点头,“一个人,朋友没时间。”
“一起么?”
“好啊。”
三日月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邀请那个少年和自己同行,也许是夏天的气温太高了需要一个看上去很清爽的人在自己身边吧。
那应该算是三日月的初恋。初中高中的三日月都是好孩子型,拒绝了一票女生的告白,另一个原因是他真的没对哪个人有特殊的好感。以至于第一次接吻的时候鹤丸笑了出来,大概是三日月凑近的时候的小心翼翼吧,鹤丸等了半天睁开眼看见尽在咫尺却迟迟不肯亲下来的嘴唇,一个没憋住就笑了出来,弄得三日月手足无措。之后鹤丸搂着三日月的脖子自己凑了上去,边亲边笑。本就不怎么通畅的呼吸再加上断断续续的笑声。弄得三日月心痒痒,嘴里的力道也加了几分,鹤丸的气息和声音喷在自己脸上,让本就燥热的夏天更加难耐。
他们差了两个年级,学的东西也不大一样,时间很难凑到一起。所以两人的大学恋爱并没有什么小情侣压马路的行为,反倒不温不火的连房都没开过。三日月并不讨厌,他不着急,鹤丸不提他就不做,顺着对方的意思来。
三日月毕业那年鹤丸刚上大二,不过幸运的是三日月原本就打算考自己本校的研究生,并且很顺利考上了。因为专业缘故三日月平日里穿上了素净的白大褂,倒是和鹤丸日常的配色挺搭的。鹤丸总觉得还少点什么,于是他偷偷跑去给三日月配了一副平光眼镜,黑框的,当生日礼物扔给了三日月。三日月当时特别不解风情说自己用不上,鹤丸连亲带哄的求着他戴上给自己看看。可惜的是三日月只坚持了一个星期…当三日月吃着鹤丸做的三明治和论文斗争的时候鹤丸问他怎么不戴眼镜,三日月才哇的一声说自己忘了,毕竟二十年没戴眼镜。
鹤丸哼了一声把三日月手里剩下的那两口三明治抢过来吃了。不过之后不久就因为三日月长时间对着电脑,视力下降不得已把原来那副平光拉出来换了个镜片。鹤丸如愿以偿的看到了自己恋人戴眼镜的样子,开心了一个月,甚至随身携带眼镜布,没事就把三日月的眼镜拿下来擦擦。不过也就一个月了,一个月之后他就特别嫌弃这副眼镜,原因是接吻的时候顶的鼻梁难受。
所以当他们初次品尝对方身体的时候这副眼镜被鹤丸狠狠的拉了下来扔在了地板上。
他们在三日月家做的,那时候也是暑假,交往了快三年了这东西还是初次尝试,三日月是生手不说鹤丸也不太会应付男人。不得要领的试了很多次,不过最后鹤丸心满意足就是了。不得不说三日月在之后的几次里展现的才能还真不是平常小年轻够的到的。怎么说,用鹤丸的话来说就是,上天派你出生可能就是用来上我的。每次鹤丸都会被做到大张双腿渴求更多。

鹤丸在三日月求婚的第二天就消失了,所有联系方式都没用,仿佛整个人都蒸发了一样,没任何讯息。三日月去鹤丸家问了,隔壁的粗点心店的婆婆说鹤丸搬走了,前两天心情特别不好。三日月说鹤丸怎么了,老婆婆说鹤丸是她看着长大的,父母都没怎么管过他。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跑到店里来,这时她就会拿出粗点心给他吃,渐渐养成习惯,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买很多粗点心吃,这两年都没怎么买过了,就上周突然买了很多很多,婆婆以为是很久没吃了也没怎么多想。
三日月脖子上挂着串着戒指的链子毕业了,他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成功,毕竟鹤丸当时答应了,三日月亲手把戒指戴在他的中指。
于是过了四年又四年,三日月的男朋友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没一个长久的。他浑浑噩噩的过了多久,就想了鹤丸多久。他会做梦,他会梦到那个和他接吻时的笑声,也会梦到那个带点樱花味道的三明治,也会梦到那个和阳光一般的少年。
三日月在夏天的时候会更想鹤丸,没有鹤丸就算室内开足了冷气也会觉得燥热不堪。窗外的蝉声也不像那年相遇时的动听,三日月已经很久没穿过白大褂了,也很久没带过眼镜。每天穿着一身能让小女生kyakya尖叫的西装上下班,从城市解道的东边走到西边。
当他谈一个新项目的时候对面还没入座就说了一句这身不适合你,换了吧。三日月刚想抬头刚想看看是谁胆子这么大就看见了一个戴着他再熟悉不过的戒指的手。
三日月无奈的从包里拿出来那个很久没戴的眼镜,“看在我至少今天带了眼镜的份上合同签了吧。”
“那我至少要看你穿一个月的白大褂。”
“那你别还没到一个月呢就亲手把他扒下来啊。”三日月不禁想起了眼镜的下场。
合同不用谈就签了,两个老板丢下两边一脸懵逼的员工开车出去兜风了。鹤丸把车交给了自己属下坐上了三日月的车,之后也上了三日月的车。这车开的太舒服,以至于俩第二天一块翘班。
鹤丸躺在床上揉着自己酸痛的腰说三日月你变了,我认识的那个三日月连吻都不会接,老实告诉我你上了几个人。

三日月抱着鹤丸骗他说上了好几个,于是脖子就被咬了一口。
鹤丸又问你有没有现任,三日月说有。鹤丸一脸震惊瞪大了双眼,直到三日月说现任就是你啊。
等鹤丸盘问完了三日月,就轮到三日月审他了。
“你这么多年去哪儿了?”
“嗯…国外,读完书回国,我想跟你走的路差不多。”
“骗人。”
“好吧,跟我爸妈吵了一架,因为咱俩的事被他们知道了,他们把我关了好久,没收了所有个人物品,不过…”鹤丸伸出手在三日月眼前晃了晃,中指的戒指很瞩目,“这个我死都没给他们”
笼子哪关的住鹤,鹤丸想进方法逃出去了,偷了必要证件,他本来想联系三日月,发现电话卡被掰了,他第一次憎恨自己的记忆力为什么连一串数字都记不住。找到了好朋友躲了几天,之后被教唆去了国外读书。去年才回来在公司应聘了一个待遇挺高的位子,他以为这辈子都遇不到三日月了。
说完之后鹤丸又和三日月接吻,这次他也笑了出来,倒不是因为三日月技术不好,只不过他等这个吻等了太久了。

三日月也没耽误事,和鹤丸过了没两天就说结婚吧。鹤丸一脸狐疑,“我不早嫁给你了么?”
“我说,戒指该换个指头戴了。”
鹤丸想了想当即就决定了,不就是结个婚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时间定在了鹤丸去水族馆的日期——这得感谢鹤丸有写日记的习惯。

只不过两个老不正经结婚当天还在感慨失去了很久的暑假罢了。

FIN

————————
哇再说一遍!余里生快!
其实还有一个怨念就是快点到夏天吧啊啊啊我可能要被冷死在春天了!这不是春天了么!我为什么还没脱秋裤!!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