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纪念日

•326爷鹤日的贺文!可赶上了!
食用愉快!

三日月宗近活的太久了,久到不记得自己和鹤丸的结婚纪念日是什么时候。
本丸的生活结束之后他们并没有被回收,而是一直在人世间生活着,辗转多地,大家的联系也从未断过。在本丸消失的那一天审神者决定给两位老人家办场婚礼。之后过了好久好久,直到审神者的葬礼,在这之后又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
他不记得那天是什么日子了,鹤丸也没有提过。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两个再在一起几千年都没问题,对对方的爱恋只增不减。

鹤丸国永从来没有记过什么纪念日,结婚纪念?那是啥?甚至他连节日都不会记,有的时候可能看见今天超市半价他才记起来哇过两天要过年了。但是鹤丸突然觉得每天这么过着虽然充实但是总觉得少点惊喜,于是就和三日月说随便找个日子随便过一过好了,三日月当然欣然答应。
可惜的是,定的日子的那一天,提出者鹤丸国永并没有想起来。
无奈之下三日月看着在自己身边熟睡的鹤丸国永叹了口气,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闹铃还有十分钟就会想起来,提前摁灭了闹铃,便起身洗漱。惊吓至上的爱人想必会喜欢他的惊喜。
他并不会怎么做饭,单单只是煎一个荷包蛋就已经让他手忙脚乱。不过好的一点是,就算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劳累过度的鹤丸都没有醒来。两个人都是事业型,并不会因为另一方舍弃自己的工作,反而会互相比业绩,这和他们原来在战场上的时候一样,只要两人在队伍里,别人就别想拿誉赏,不是三日月就是鹤丸,两个人飘花,其他人红脸,审神者微笑着把两个人扔去了马当。
将牛油果抹在面包片上,简单烘焙了一下。三日月就开始做一些其他事情了,例如给花店打个电话。
他定了一大束玫瑰,他往日并不是那种爱送花的人,但今天不一样,今天是某种意义上讲的结婚纪念日——虽然显然是某些人闲得无聊杜撰出来的。
三日月宗近有些想念审神者, 他挺喜欢那个围着高高大大的岩融身边蹦跶来蹦跶去的小女孩,鹤丸也喜欢她,他总能给两个人带来惊喜,例如怂恿鹤丸大半夜端着清酒跑来给他说今晚月色真美,或者给三日月戒指让他求婚。不是三日月念着主上的情分夸她,是真的没有审神者他们两个成不了。他现在已经想好要给审神者分出来几枝花了,也许他和鹤丸应该去她的墓地转转。
紧接着三日月订好了晚餐的餐厅和座位,虽然找的地方挺浪漫但他觉得鹤丸一定会草草吃完拉着他去泡吧。他们两个第一次泡吧的时候三日月还有点不适应,也不是放不开,刚在现世生活了没多久谁都不太适应。于是鹤丸就拉着三日月拿酒开导他,结果把自己给坑了。不过鹤丸也没觉得亏,反正俩玩的挺嗨,第二天一块睡过。索性一块翘了一天的班,在家里睡了个昏天地暗。下午醒过来鹤丸才发现全身的吻痕和疼的快断的腰,于是气的和三日月分床睡了一周,那都是后话了。
咖啡煮好了,三日月从沙发上起身去收拾餐桌。想起来第一次喝咖啡的时候鹤丸受不了它的苦涩全都推给了三日月。三日月倒是没什么,习惯了茶的味道咖啡对他来说还很合适。想着这些三日月将鹤丸的被子单独拉出来,放了很多糖。收拾好餐桌,三日月出门去院子里的信箱里将早报拿了回来。里面还有几封信,有他的,也有鹤丸的。寄信来的有小狐丸,烛台切,岩融,今剑,一期一振以及很多人,莺丸的信后面括弧写了一个大包平着实逗笑了三日月,看来他对自己是天下五剑这件事现在还有点抵触。
似乎才想起自己是天下五剑这件事,他回屋之后看了看摆在客厅里的两把太刀,轻笑着拿下来,仔细擦拭着。有空的时候,送去刀匠那里打个粉吧,貌似很久都没有保养过了。尘世的生活太舒适,除了不老不死,还真的找不出来什么和人不一样的地方,以至于三日月都快忘记自己是一把刀了。他们也会生病发烧,想起上次三日月得了感冒可把鹤丸折腾坏了。

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桌上是温度差不多的早饭。三日月从新把刀放好,上楼推开了卧室的门。
“鹤,醒醒,起来吃饭。”三日月柔声叫着鹤丸。
“唔···几点了···”
“不晚,八点半左右。”
鹤丸翻了个身哼哼唧唧的,“让我再睡会。”
“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么?”三日月坐在床头,附身看着鹤丸的闭着眼睛有些不耐烦的脸,好心提醒道。
“什么日子····啊!”鹤丸猛地坐了起来,“我杜撰的结婚纪念日!"
“别把杜撰说出来啊····”
“哎呀本来就是嘛!我得赶紧···”
“惊喜?我想我准备好了。”
鹤丸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惊喜被别人抢了自然很不甘心,虽然挺高兴的···旋即抬起头,“那你快点想一个愿望!”三日月苦笑,这又不是过生日···想了想随他去吧,爱人开心就好。
但仔细想了想好像没什么特别想要的,活的太久了该得到的都得到了,不该得到的三日月也不去故意索取,他向来不是什么贪心的人。
这时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间的缝隙撒了进来。
三日月突然想到一个愿望,很小很小,不需要努力就可以实现。

“我醒来时,阳光正好,你在我身旁。”

FIN

————
今儿刚考完试,所以短了点……见谅见谅……

评论(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