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联动】四季折之羽【百日爷鹤Day.14】

b站和 @Hatsu_初  @曲奇次丸子🍡 的联动!
a  v9176301快去看啊!!!!美哭了!

『如果有一天我不是人类了,你还爱着我么?』

火炉里新劈的柴在火苗里劈啪作响,时不时蹦出来几星火苗。火光打在三日月的脸上,忽明忽暗,眼里的新月映着火光。在被炉前裹着厚厚的棉被,看了眼在厨房里忙活的人,起身从被子里钻出来,走进厨房从背后把人圈在怀里。
“怎么了,不冷吗你!”白发的男人擦了擦刚刚洗完碗的手,回头看了看三日月。“鹤才是吧,明日起来了温度高一些了在洗也不迟。”三日月拉过鹤丸的手,他的体温因为刚刚接触凉水,低的吓人。三日月把人拉进棉被里和他一同取暖。鹤丸靠在三日月怀里,给他剥着橘子,“快春天了吧?”“嗯…快了。”
三日月看着窗外大雪纷飞,天地苍茫。转头看着靠在怀里的人,“我遇到你的那天,也是雪天吧?”
鹤丸想了想,点点头,“我敲门敲了好久…我现在都不知道你当时在干嘛…”
“哈哈哈…当时走过来的时候,带翻了很多东西。”
“我就想问我来之前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鹤丸国永敲开三日月家门的那一天也是大雪纷飞,一席宽大的白色和服混在风雪里,显得人更加单薄不堪。三日月将鹤丸迎进来,给他擦干了头发换上了干衣服,领他到地炉前给他披上厚外套。“谢谢。”鹤丸喝了口热茶,对三日月笑了笑。声音因为长久不说话显得沙哑,脸颊因为暖和下来稍微泛红。
三日月看着鹤丸垂在脖颈处的稍长的头发,没有问他到底是何人。

春天来的比他们想象的要快。仿佛就是一夜之间,草木都从雪被里张了出来。春风带着阳光的香味拂过鹤丸的脸,他惬意的眯起了眼睛,深吸一口气,鼻腔里带着什么草木的味道。“三日月,过来帮忙!”听见鹤丸的喊声,三日月从屋里探出头,看见鹤丸从晾衣服的竹竿上收床单,连忙跑过去,接下他手里的动作。两人一起折起了单子,鹤丸听着远处林子里传出的莺啼声,突然笑了起来,“如果我有一天,声音没有这么好听了,你还爱我么?”三日月歪着头,疑惑不解的看着鹤丸,“我爱你和你的声音有关么?”
鹤丸被这个直球打的心神都乱了,“混蛋老头子说什么呢…”鹤丸慌乱的把被单塞给三日月,带上草帽,“我去干活了,你一会给我过来帮忙!”
“知道了知道了。”
三日月看了很久和鸟叫声一起离去的鹤丸,转回身回到屋子里,本想把揉成一团的被单整理好,发现自己手忙脚乱的根本整不好,索性放在一边,拿起头巾戴上去帮鹤丸了。

四季之中仿佛春日是最短的一个,好像刚下了几场雨天气就热了起来,两个人还没收拾出换季的衣服三日月就倒下了。起因是因为中暑,但后来鹤丸愈发的觉得三日月的状态不对劲,找大夫来竟是染上了肺痨。因没有及时发现拖了很久没有及时治疗,三日月现在情况不是很乐观。
鹤丸端着汤药走到三日月床边,“喂,老头子,喝药啦!不喝药可是好不了!”
“鹤呀…你干嘛要留在这里…我反正自己一个人也可以…你陪我够久了,若是报答雪夜的恩情也太多了点。”
鹤丸拧过看着窗外的三日月的脸,打断了他的话,用从未有过的严肃表情盯着他的眼睛“三日月,我留在这里是因为我爱你,以后不许问这种问题,喝药。”三日月乖乖闭嘴,接过汤药。苦涩的汤药从喉咙里灌下去的时候三日月起了反胃的感觉,让他皱了皱眉。

三日月好不容易睡了个好觉,他做梦了,梦见了过去的事情,梦见他在深山里救了一只被猎人的绳子的缠住的仙鹤。被救出来的仙鹤扑闪了两下翅膀,像是通人性一样向他低了低脖子,三日月也点点头回礼。仙鹤紧跑几步,踏着风飞走了。周围像是具象化的时间一般不断向后倒去,三日月定了定神,发现他在自己的屋子门前,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随着门的吱呀声,一切声音都被吞噬进了暴雪里,三日月记得他当时没听到鹤丸说了什么,但这次,也许是在梦里的原因,他听得清清楚楚,那个温柔的声音。
“好久不见。”
三日月笑了笑,像是早就料到一般,就像深山里的时候给他的回礼,也点点头,说道“好久不见。”

“喂…说什么梦话呢…”鹤丸趴在三日月床前看着他,三日月迷迷糊糊的答了一句,悠悠醒转,“唔…鹤?几时了?”
“天刚亮。”鹤丸笑了笑,想着这两天三日月都是从睡梦中咳醒的,“再睡一会吧?你难得睡了好觉。”
“你没睡?”
“没有,反正我也睡不着,看你那个堆杂货的屋子里里有织布机,就拉出来整了整,过两天开始织点布…嗯…毕竟你的药挺贵。”
“辛苦你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嗯?好好睡吧。”

鹤丸会织布这件事让三日月着实吓了一跳,虽然是病体但身子还没有到弱不禁风的程度。因为鹤丸白天要去干活傍晚开始就接着织布,所以三日月就承担起了家务活。
鹤丸织布时的样子很好看,头发高高的束在后头,几丝碎发挂在耳朵边上。三日月端了茶去杂货间,将鹤丸的碎发别到耳后,从身后抱住了鹤丸,“没什么帮的上忙的…对不起…”
“你就坐在那里安安稳稳的喝茶我就很开心了。”鹤丸停了手里的活,靠到三日月身上,三日月摩挲着鹤丸的手,鹤丸皮肤很白,指节也很修长。鹤丸注意到了三日月的动作,“别看我这样,我还是很有力气的。”三日月听了就笑,“没说你没力气啊…累了就休息一会吧…”
鹤丸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如果有一天我的手没那么好看了,你还爱我么?”
“所以说二者有关联么?”三日月亲了亲鹤丸的脸颊。

红叶爬上树梢的时候三日月的病情恶化了,鹤丸的布卖的没有多好,也是,让一个大男人织布确实有点为难他。
只是突然有一天,在红叶落下之前的一周,布匹突然变的很好卖,甚至还不到一天就告罄了,而且从那时候开始鹤丸就不允许三日月去看他织布了。三日月有些纳闷,但每当他提起这件事的时候,鹤丸总是支支吾吾的糊弄回去,三日月虽然很想知道这其中的秘密,但既然鹤丸不让,那就不要再多加干预了。
“我不管鹤是怎样做到的,但是如果做出了伤害自己的事情,如果是那样我会很困扰的。”
鹤丸听了三日月的话将眼神移开了,没有回话。

第一场雪就是暴风雪,三日月的身子越发的不好了,药量每天都在增大,整夜整夜的咳嗽声听的鹤丸心都在抽。
『得快点才行,再多织一点…就一点…』
『得让他熬过这个冬天…』

三日月在深夜中咳醒了,外面的雪稍稍小了一点,给自己倒了杯水,但并没有听见熟悉的机杼声,三日月突然有些揪心。
他走到了杂货间,在们么外带了很久,烛光映在幛子上,只有织布机的影子。三日月敲了敲门,见没人应答,便拉开了幛子。
一只仙鹤倒在血泊中,身上的羽毛稀稀落落的散了一地。
“鹤!”三日月冲进去抱起那只仙鹤,仙鹤动了两下睁开眼睛,看见人抱着它突然惊恐的挣扎起来,没有几根羽毛的翅膀拍打着想从三日月怀里挣脱。三日月因为病痛没有多大力气,仙鹤扬起的尘土又让他咳嗽了起来。仙鹤立刻停下,担忧的想凑过去看看,但是又害怕被三日月抓住,便紧紧的靠在墙角,一点一点像门口移动。三日月稳住了呼吸,站了起来,想抓住那只仙鹤。仙鹤见状夺门而出,跑到门口,跨出了门框冲进了大雪里。
三日月没有赶上,犹豫了一会抓了一件外套带上斗笠就冲了出去。外面白茫茫的一片,根本看不到仙鹤的影子。
“鹤!咳咳咳…鹤丸!”三日月每次喊他名字的时候都伴随着剧烈的咳嗽,深一脚前一脚的踩在雪里,出来的时候没有穿雪裤,积雪裹着他的脚踝和小腿,他觉得自己的温度可能和这雪一样冷了。
三日月没有说,他一直知道鹤丸是谁,尽管如此他仍旧深爱着他,就像鹤丸有一天没有好听的声音了他也会爱着他,有一天没有好看的手指了,他也会爱着他。
有一天他不是人类了,
他也会爱着他。

“爷爷,那只仙鹤怎么样了?”
迟暮的老人摸了摸孩子的头,眼神中带着寂寞和遗憾,“那只仙鹤已经没有羽毛了,自然抵挡不住寒风暴雪,农夫那日身体撑不住了,倒在了雪地里,被好心人救起,等身子少好一点之后,那只仙鹤已经不在了…”
“那…那个农夫呢?”
“他用羽毛织的布匹换了钱,治好了病,活了下来,成家立业,安享晚年。”老人放下修剪花草的剪刀,拉着自己心爱的孙子走进曾经和仙鹤在一起的家。
“那…那个农夫一定很孤独吧…就算能好好活下来。”
“嗯…很孤独…因为爱的人已经不在了。”
“那今年我去神社的时候我要许愿!!”孩子乖巧的拉着老人坐下,给他捶捶肩膀。
“许什么愿?”
“许那只仙鹤下辈子能变成人!”
“那我也许愿好了,”老人顿了顿,“许他们下辈子能在遇见,再相爱。”
“哇!爷爷!你是这样的啊!”
“嗯?”
“我还以为你不会在乎这种情呀爱呀的呢!爷爷这么…怎么说来的?西洋那边的叫法…对!原来这么浪漫!”
老人摸了摸孩子的头,“哈哈哈!那是因为爷爷我也想让他们在一起啊,旁人的事情我才不管啊…”

最近这个故事一直缠在三日月大脑里,让他做梦都不得安宁,三日月放下笔,整理了一下课堂笔记,明明才小学三年级为什么要这么累…他也好想打游戏啊…
一声小孩子的吵闹突然传进三日月耳朵里,三日月知道这是母亲说过的,今天下午要来拜访他们家的远方亲戚,说是亲戚其实早几辈子就没了联系,无非是家长们想要偶然认识发现自己家祖祖辈辈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大家聚一聚而已。

——无聊。

大周末的都不让他安安静静呆一会!孩子这么吵闹真是烦死了!虽然三日月知道他也没比那个孩子大上多少。
“宗近!出来迎客了,和弟弟玩一会啊!”
“哦……”三日月无奈的座位上跳下来,真是半日都偷不了闲…
刚一打开门,一个白色的团子一样的孩子就跳了出来,“哇!厦(吓)到了嘛!”
出奇的三日月没有生气,只是紧紧盯着那双金色的眼睛,那边的孩子也安静下来了,也只是愣愣的看着三日月的眼睛,小嘴嘟长成一个O型。
“三…日月?”
“鹤?”
两个人同时蹦出对方的名字…但是谁都不知道这两个名字的意义,像是本能反应一样。
突然那个白发的孩子哇的一声就哭了,吓的三条夫人赶紧跑过来安慰,“三日月不准欺负弟弟!”
三日月没有回应,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念叨了一句我没有,结果看着那个哭的伤心的小孩子,三日月眨巴着好看的眼睛也开始扑索扑索的我想下掉眼泪,两个孩子突然哭了起来把三条夫人和五条夫人两位妈妈吓坏了,三条妈妈顺势抱住了白发的孩子,“啊呀呀这是怎么了啊小鹤丸怎么哭了?是不是宗近哥哥欺负你了?”鹤丸哭的更欢实了,挣开三条妈妈的怀抱抱住了冷落在一旁也哭的停不下来的三日月。
大人们看着抱在一起哭闹的孩子突然头疼了起来…这到底是不是个好事儿啊…

迟来了千年的答复,终于用稚嫩哭声得到了回应。

『我还爱着你啊。』

评论(11)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