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宝藏(六)【完结】

•写完了…好累…
•他们两个太好了就是依旧不会把握角色…嗯我真是…写了这么多还不会写。

每晚通电话这个习惯养成很久很久了。鹤丸攥着手机一直到深夜在沙发上睡着,铃声都没有想起来。第二天早上被空调的风吹醒,冷的打了个喷嚏…赶紧给自己煮了一碗姜汤驱驱寒。
也许昨天他是累了吧…累到那种站着都能睡着的境地。
这里有鹤丸自己都不信,有一次接到电话喂了半天三日月那边都没回音。结果安静了一会三日月突然出声,“啊…抱歉我睡着了…”之后被鹤丸一顿好骂催他去睡觉。
肯定是累了。
鹤丸捡起了刚刚洗碗的时候不小心打碎碗的碎片。给手指上割了好大一个口子,本来想收拾收拾去好好处理一下,突然听到开着的电视里播报早间新闻的声音。
“昨晚,在鸟羽的大型游轮失事,疑似发动机故障,推测失事时间为晚十一点左右,已有六人确认遇难,下面播报遇难名单……”
骗人的吧…鹤丸竟然条件反射的看了看日历…七八月份刺眼的阳光透过百叶窗洒下来扎在鹤丸的虹膜上,很疼。
鹤丸来不及擦擦手指上还滴滴答答不断流出来的血就跑到电视跟前,睁大眼睛看着电视屏幕上出现的遇难者名单。
没有他。
鹤丸稍稍松了口气。
冷静点,你以为他是谁,三日月啊三日月,被你称为欧皇的人,这次运气一定好的上天了一定是第一个离开了现场,要么就是第一个被救援人员就起来的!一定是!
额头上得冷汗原来越多,甚至顺着脸颊的轮廓滴到了地上。
混着刚留下来的血。

唔…好黑啊…怎么回事来着…对了游轮失事来着…现在我在哪儿呢…
三日月宗近用身体仅剩的氧气供给给大脑,让他强行转动起来,他不能再这里沉眠…真要睡的话,也至少跟他一起…
鹤…鹤丸…鹤丸国永…

“三日月!”鹤丸猛地睁开了眼睛,已经晚上了啊…他发现自己倒在了沙发上。看着手上草草缠着的纱布,盯着新闻频道不断播报的救援进展。遇难人数不断增加,从早上的六人到了二十人,还是没有他。
他给三日月打了无数个电话希望他不再那艘船穿上。
没有结果。
相比绝望,鹤丸更害怕未知,希望和担心搅在一起,仿佛心脏也被拧成条状,紧的呼吸不过来。烛台切也注意到了这个消息给鹤丸打过电话,被鹤丸有气无力的聊了两句挂断了。三条并不知道三日月去了鸟羽这件事,鹤丸犹豫了一会,没有告知他们。
是死是活…给个痛快啊…
鹤丸突然觉得受伤的手很疼,疼得他在沙发上蜷成了一个白色的团子…
心脏又不舒服了么…
药在哪儿…

依稀能感觉到光线…按时间推算现在应该是晚上才对…没有阳光…光线…探照灯…!
轮船失事为什么他现在还能呼吸…对了房间是密闭的…水还没有完全灌满这个房间…
三日月宗近,该醒醒了,鹤丸可能还在家里等你。

月亮出来了吧…

三日月宗近一个翻身,直接跌进水里,幸亏他是在床上,外面的水还没淹进来,看到房间大致的摆设,船体是倾斜的,所以透过窗子能看到岸上的探照灯。
桌子下面应该有救生衣…
被淹了么……
三日月看着已经没了他半腰的水,门已经没什么阻挡作用了…与其去拿那个很难拿到的救生衣他不如现在就跑。
他在随身的物品里找到了一个防水袋,拎出来必要证件,剩下的全部丢掉了。拿起挂在墙上的安全锤,对准了窗子用力敲了两下,一脚踹开。海水涌了进来。顺着窗子游了出去,三日月也不管出来的时候后背挂在玻璃上的痛楚,脱掉了吸了水变的又沉又重的大衣,努力向上浮着。
后脑勺有点疼,视野也随着压力变的不清晰。可能刚刚沉船的时候的剧烈振动磕到哪儿了吧…
三日月索性闭上没什么视野的眼睛,循着灯光向上游。

“呼呼——”总算将头钻出了水面,海水好咸…这是三日月最后的念想。

“又一人获救…这位先生是自己浮上水面,想必是自救………”
鹤丸想他应该没看错…
那个被送上救护车绝对是三日月!
他记得伤者被送往的那个医院,抓起外套连电视都没关,拿着钱包公交卡就出了门,身上轻便的不像个要出远门的人。
也不管自己的身体现在到底能不能撑得主,他拿出原来考试跑50米的速度跑起了马拉松,电车已经没了,他跑到了火车站,幸亏还开着售票口,“鸟羽!”
售票的小哥哥估计也是知道沉船事件,二话没说就给他了一张票,“还有一趟五分钟发的车你现在去站台还能赶上!”
鹤丸连谢谢都没说立马点点头向车站跑去。
关门的一瞬间鹤丸踏上了踏板。自动门关上的时候鹤丸突然没了力气,靠着门跌坐在地上,随着车厢的晃动摇摆着身子。
扶着把手站起来。车上人很少,空出来的作为很多,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旁边没有人,索性倒了下去,捂着刺痛的胸口。
尽管跑了很长的路程但没有先前疼得那么厉害了。
能安心一点了…
他可是三日月啊…

鹤丸冲进病房的时候三日月还是昏迷状态,点滴和心率监测仪刺的鹤丸耳膜疼。
心率平稳,呼吸顺畅…
鹤丸恨不得现在就把三日月从床上捞起来扇他两巴掌。
然而鹤丸却拉了把一次坐在了床前,趴在床上,握着他的手。护士看见有人来了便出去了,走的时候把门带上了。
“你个混蛋…知不知道我要担心死了…”
终于…见到你了…

“唔…”三日月稍稍有了些动静,手指动了动…被人握在手里了?
三日月抽出了手抬手摸了摸…鹤丸么…
自己也放下了心…
三日月勉勉强强睁开眼睛,没有被阳光刺的睁不开眼,也没有看到鹤丸。
还是黑暗。
稍微有点出乎意料。
吓到我了…

“三日月…?”好像鹤丸是醒了,“三日月?哪里不舒服么?我去叫医生…”
“鹤…”三日月张开了嘴,发出的声音很嘶哑,没有原来那么好听。
“怎么了…?”
“我好像…看不到你了…”
“欸…”
“总…总之先扶我起来?”
“啊啊好的”鹤丸急的都要哭了,手忙脚乱的扶三日月起来,“要喝水么?”三日月点了点头,就听见了鹤丸去倒水的声音。唇上传来了玻璃杯的触感,“来,慢点。”
鹤丸一小口一小口的给三日月喂着水。
看三日月稍微能好受点了,鹤丸起身想去叫医生,“不着急的事情,先陪我呆一会吧…”
三日月制止了鹤丸的行动于是鹤丸坐了下来,侧靠在三日月怀里。
“对不起…”
“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不是你的错。”
听着三日月的声音抬头看了看他失去光泽的新月,又埋下了头。
“你以后就不能再…”鹤丸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皱了皱眉头,闭上了嘴
“没关系,我已经找到了我的宝藏了。”
“在哪儿?”
“就在这里啊。”

你是我的宝藏,你我相遇绝不是偶然。这就是命,我无法旅行,但我可以陪在你身边,在这里,一直一直守护你。

我就是守护你的那条恶龙,谁都不允许夺走你。


FIN

————————————
啊啊啊写完啦!
脑洞来自书中提到的那本书,《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很好看!内容也很少,类似童话的小说。
以及其实真正想写的原因是,群里曾经提到过的“鹤是世界的宝藏。”
于是我说了一句
鹤是宝藏那爷就是守护宝藏的龙。
其实爷爷失明这件事,第二章就有flag了!有察觉到么?
然后第五章开始疯狂立flag。
写不了什么大长篇,坦白讲宝藏其实是我上语文课手写的短篇,因为觉得没有把想表达的表达出来于是加长了。
总的来说这篇是HE吧?算HE吧?虐不下去啊。
悄咪咪说一句本来是想让三日月恢复的想了想算了瞎着吧……
既然眼睛那么好看那就瞎了吧。
【你这人】
爷你相信我我是爱你的。
天下第一爷吹,不对第二,我跟鹤丸这个天下五剑吹比不了。

以上。
感谢阅读。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