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做魔法少女什么的给我适可而止(三)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天下第一鹤厨】已上线

“鹤丸先生…”一期冲了杯热可可放到了鹤丸的病床边,“现在神使先生不在了,可以跟我说说怎么回事么?你和三日月先生的事。”
鹤丸不动弹,好像是过了那么十几秒,他才从被窝里探出脑袋,缓缓坐起来,揉了揉已经炸起来的头发,表情纠结的盯着一期,“一期哥哥…”一期刚呡了一口可可差点呛死过去,“鹤丸先生你别叫我哥…我没你这个弟弟…”
“你家弟弟多再收我一个也不差啥吧!”
一期心想差多了好么…他家弟弟比鹤丸可爱多了!
“好吧…”鹤丸将枕头调整了一下,靠在身后,“三日月无意间发现了我魔法少女的身份,仙鹤那家伙说必须要这样的关系才不灭口,我们现在是假的。”
鹤丸面无表情的吐出一连串的话,他现在觉得他整个人生都是假的。自从遇到三日月就没好事,他讨厌死了三日月。那个口口声声说要上了自己的男人难道把他当做什么人了么!都说了自己是男性,为什么还是这样纠缠不休。鹤丸父母早逝,被亲戚推来推去的,几乎走遍了日本。问题学生,不良,讨厌鬼,于是逐渐被扣上了这样的名号。他很想把自己当做一个苹果在角落里默默腐烂就好了。现在好不容易容进了这个班级,那个三日月又发现了他难以启齿的秘密…
要不是为了能经济完全独立,他才不会干什么魔法少女,要不是他有三个铁到家的哥们不嫌弃他干这个,要不是三日月他也许还能每天当着魔法少女吃着扇贝…鹤丸越想越气,一拳锤在了床上,结果因为手上的伤还没好疼得他呲牙咧嘴的。
一期看着自己生闷气没地方撒的鹤丸噗嗤一声笑了,“鹤丸先生以为我为什么要做这行。”
“啊…为了你弟弟,因为你弟弟们喜欢魔法少女吧。”
“嗯,有个念想确实有动力呢。”一期笑道。鹤丸挑挑眉“跟我有关系么?”
“鹤丸先生是为什么当魔法少女呢?”
“钱。”鹤丸承认他就是这么肤浅的人,他需要钱,没有钱他活不下去,有钱了就不会被亲戚嫌弃,仅此而已。甚至原来有人仗着他对鹤丸有着一段时间养育之恩来找他借钱,想到这个鹤丸勾起嘴角笑了笑。
“你看,所有人行动都是有目的的。”一期放下马克杯,单手撑着头看着鹤丸,“你觉得三日月先生是为了这个才跟你说的么?他大可以不跟你说就公之于众,他也可以不去理会。但是他没有,他为了这一张觉得眼熟的脸,对了很久的人,也许平常不怎么关系周围事物的人会因为这个对每个人的脸型身材进行估量也说不准哦。他可是花了很长时间去找你的本体哦。”
鹤丸听着一期一振的话发现一句话都反驳不上来。于是他索性不再说话,低下头掂量着这句话的分量。
“那就是让我喜欢他的理由么…”很久之后小声嘀咕了这么一句。

“我和他连朋友都没得做。”

仙鹤先生也是委屈自己变成了黄莺落在了三日月肩头,一直护送他到家。三日月对这份好意也挺感激的,向那只小黄莺作别之后,轻轻转动锁孔。站在玄幻处喊了一声“我回来了。”回答他的是偌大的家里传来的回声。轻轻对自己说了一声“欢迎回来。”换下鞋子,发现今天的下午有很多个未接电话,是他两个哥哥打来的,一个一个回了回去,并告知自己的两个弟弟他没事。他两个哥哥一个叫石切丸,大学毕业后没有找什么工作反倒进了神社,另一个叫小狐丸,他和小狐丸差了两岁左右,从小到大两个人关系最好,他现在在外地上大二。还有两个弟弟,一个比他小一岁,在高一,一个才上小学。
三日月翻了很长时间的未接电话,都没有找到【三条宗近】这个名字。他的父亲,先前对他们很严厉,就算是品学兼优的三日月小时候也被打哭过。等后来几乎没有管过兄弟五人,除了定期的生活费没任何其他行为,仿佛这样的父亲的职责就只是把他们带到这个世上来,仅此而已。
三日月看了看班群,私戳了一下班主任,随便编了个慌说鹤丸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了因为担心他没有给老师请假就擅自去看望他了圆了过去,班主任也看在他是三日月的份上原谅了他。
只是因为他是三条家的三子,是家里最可靠的一个,他是要继承家业的那个,别人对他恭恭敬敬。只因为他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是风纪委员,老师同学对他退让三分。
那么作为三日月宗近的时候呢…也许是个只会让人厌恶的存在吧…他喜欢的人对他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显了。
他喜欢鹤丸,很早很早以前就喜欢了,几乎爱上他是一瞬间的事。他值日的时候他会故意在教室里写作业,装作很好学的样子,其实一直盯着鹤丸擦黑板的背影。等他转回身用那个装着星辰的眸子看着他的时候他会赶紧低下头做那个一眼就能看出答案的数学题。
他以为他会问他你为什么不回去,结果鹤丸一句话都没说,之后背上书包就走了,留下三日月一个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乘电车——他原来一直是走路去学校,他喜欢那个自己在拥挤的电车里看到鹤丸走到电车门前,等开门的时间,那个时候他们可以对视一会,会理所当然说一句“早安”。以至于他很快就知道了鹤丸平时活动范围。
有一次他在车上搜寻了很久都没有看到鹤丸,觉得不太对劲,就少坐了几站去了鹤丸下车的那一站。
鹤丸的家在一个小公寓里,他一直在公寓楼门口等着,一直到深夜鹤丸都没回来,三日月有些等不住了,莫名其妙的心悸又让他开始不安。他倒着走回学校,在路上听到了什么声音,抬头一看,正是鹤丸变成魔法少女的样子站在足够粗壮的树杈上,身后跟着一只仙鹤,只不过那时他还不知道而已。只是觉得这人美好的有些熟悉,便顺手拍了下来。
有一次在班里要拍话剧的排练场地看到了鹤丸在指导动作,收刀的动作有些熟悉,心里一下将两个影子叠在了一起。他犹豫一个星期之后去了天台找到了鹤丸国永。
这是他们算是成为同学之后第一次接触。

之后更加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三日月转着笔根本无心写作业,他的伤好些了没有,哪里疼不疼,交给那个仙鹤真的没问题么,自己一个人能不能回家…
“啪”
三日月把书一合,不写了。
睡觉。

第二天早上的班会已经开始了,鹤丸的座位还是空着的。当老师点名到鹤丸的时候,三日月举手说鹤丸不舒服,不来了。
“砰!”推拉门一下子撞到了墙上,发出了剧烈的响声,感觉整个走廊都听得到。
鹤丸的手还缠着绷带,脸上贴着创可贴,三日月知道他现在腰疼的要死,因为刚刚那么大力气开门肯定惊动腰上的伤了。“谁说我不来了!”鹤丸走进教室,轻轻把门关上,把书包扔到座位上,人却没坐下,“老师我迟到了我去罚站。”说着就往门外走,经过三日月的时候停了一会,“听着,我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三日月脸上没什么变化,手指却掐紧了,大拇指的指甲陷在了食指指肚上。

教室安静的连老师都不说话了。

因为跟三日月杠上了,鹤丸的日子好像每天都处在被女生的眼神围剿状态。他自己倒是悠闲自在,三日月不来找他这两天倒是难得清净,没事下课就去打个游戏,偶尔料理一下魔法少女的工作。G区那种地方不可能短时间出现那么多污物,毕竟污物由怨气形成,怨气越多,污物越厉害,这就是为什么G去的东西难料理。
刚从游戏厅出来的鹤丸准备回家,就看见三日月站在那里等他。
“一起吃个饭?”
鹤丸理都没理,权当没看见,扭头走了,没想到三日月跟了上来,跟着他的步子,不远不近,总是保持一定距离,鹤丸加快速度三日月也加紧步子。鹤丸带上耳机忽视他的存在
到了公寓门口,鹤丸准备套钥匙开门的时候发现三日月还在那里站着“我到家了!”
“那我进去坐坐?”
“哈?!我没邀请你!”
“可是你上次也是不请自来落到我家阳台上,还睡了我的床,醒来还删了我一巴掌。并且,你的血让保姆阿姨吓了一跳。”
鹤丸内心咆哮了一声,打开门侧身让他进去了。
“火烈鸟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鹤丸大人!还有在下不是火烈鸟…啊呀这不是三日月大人么!”
“你好啊,仙鹤先生,打扰了。”
“三日月大人是要在这里过夜么?我去准备一下。”
“不用。”鹤丸从冰箱里捞出来一罐可乐,“他坐坐就走。”
可谁知三日月夺走了他的可乐,“少喝点凉的,对胃不好。还有,我在这里过夜。”
鹤丸翻了翻白眼,“没沙发,睡地下。”
“好。”
“……还盯着我干嘛!”
“我饿了。”
“………先把可乐还我!”

TBC

————————
一个和以往完全不一样的爷鹤
以往写的都是两个人互相倾慕的那种,这次我想写写爷爷单恋。
反正最后干不过tag鹤丸也跑不了。
慢慢来嘛
老人家谈恋爱很慢的。
环境也不太一样。
相比百物语和宝藏这篇的两个人的家庭环境都相对不太好,尤其三条家和百物语里的三条家真的是赤果果的反差。

评论(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