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百物语(八)

我只是想说我没有放弃这个…
你看看角落里的《宝藏》


大学和高中的时间基本不在一个点上,有的时候鹤丸相比三日月要回来早一些,尤其刚开学得一周,鹤丸还没有决定好要去哪个社团。每天早早回来给三日月做饭。
饭桌上的话题都是有关于学校的事情,鹤丸显得蛮兴奋的,三日月也就顺着他聊下去了。
“呐呐!三日月!你说我去哪个社团?”三日月将沙拉送到嘴里,咀嚼了一会,“剑道部吧,比较适合你…”鹤丸放下筷子,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那好,决定了就去——弓道部!”三日月一口菜差点喷出来,咳了起来,“为什么?”
“在弓道和剑道之间犹豫来着,想听听你的建议。”
“我说的是…剑…”
“是啊,打定主意你说哪个我不去哪个的。”
“你啊…”三日月无奈,拿自家刀没办法,只好随他去了。“对了!”鹤丸起身跑去冰箱,端出了一盘可乐饼,“我下午早回来炸的,嗯…第一次尝试现代一些的食物不太上手…我先去微波炉打一下…”
三日月有些吃惊鹤丸能融入的这么快,一千年来的阴影不知道有没有好好擦掉,三日月有些抱歉,让这只鸟儿孤单的飞了一千多年,但又开始害怕,若是这一次他再次离开,鹤丸会怎样。
“三日月?”鹤丸把盘子端到饭桌上,见三日月发呆,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发什么呆呢!快尝尝!”三日月这才反应过来,拿起筷子夹了一个,一咬下去就给烫到了,赶忙放下筷子。“噗——多大的人了哈哈哈”鹤丸看见三日月狼狈的样子笑了起来,“鹤就别笑我了,还不是因为想吃你做的菜太着急了。”
鹤丸夹起被咬了一口的可乐饼,吹了吹送到了三日月嘴里,“怎么样?”三日月点点头,鹤丸眯起眼睛笑了,“喜欢吃么?!”三日月咽下最后一口,“喜欢。”
“那你明天便当加上这个吧!”
“好。”

“好吃…不愧是鹤丸大人。”一期一振得到三日月允许之后在三日月饭盒里夹了一小块鹤丸做的可乐饼。咽下最后一口菜,一期擦了擦嘴,“很抱歉,我不能帮你让鹤丸大人成为人,但你可以去找他。”一期一振给了三日月一张纸,上面整整齐齐的写了很多东西,旁边附了手绘地图。
“这是?”
“你去好找找看也许能帮上忙。”一期说完就起身离开了,三日月拿着那张纸不知所措,这虽然画的清清楚楚,但不知道这是哪里怎么走啊…果然还是得麻烦小姑娘…

“哈哈哈!就交给我吧哈哈哈!”桐泽被三日月放学约出来之后拿到了那张纸,看了看然后自信的拍了拍胸口,“我在东京呆了一年了肯定没问题的!”
“可是小千子,你上周来我们家的时候还坐反了电车。”鹤丸切了一小块牛扒放进嘴里。“那那那那那是因为…因为…刚睡醒…”桐泽喝了一大口冰镇柠檬汁,提神醒脑抗疲劳。“桐泽啊…你…真的没问题吧?”三日月放下刀叉,认真的询问着,没想到桐泽红着脸生了气,“肯定没问题的!三日月你少小看人了!”说着桐泽掏出手机拍了下来,然后又捣鼓了一会,眼睛一亮两个人以为有希望了,没想到接了个电话,“学长嘛!你你你找到了么!哦哦!不愧是学长!那把地址发过来吧!拜托了!”

“完全不靠谱啊!”

总之兜兜转转,三日月和鹤丸站到了一个大宅门前。三日月本想拉上烛台切和莺丸他们,但想想还是算了,一帮子人来,人家以为是来打架的。
摁响了门铃,不久便有人声传来,问来者何人三日月老老实实回答是来求见家主的,不就门就开了,几个跟三日月差不多高但明显比三日月壮实的人做了个请的手势。鹤丸一跨进院门就缩了一下,“怎么了?”
“要不是我知道这是一期给的地址我都想跑。”
“所以有问题?”
“妖气太重。”
坐在客室的人和两人比起来显得瘦弱很多,用红绳扎着马尾像鸟儿的尾巴一样束在脑后,传统的狩衣让三日月觉得他是不是回到了平安时代。这让人情不自禁想跪下叫爸爸的气场,让鹤丸和三日月愣在了原地,三日月的气质自幼就培养出来了,自己认为自己的气场比不过什么国王皇后也是可以压过一群人的,这种压迫感还是头一次见。
“一期那孩子说你们会来。”
孩子?把一期叫孩子?鹤丸已经懵的不像话了,他后悔没问三日月这人是谁。
“一期跟您说了真是省了大麻烦。”三日月回话道,“所以小乌丸大人想必也知道我们二人来的目的。”
鹤丸当机状态的时候看了看三日月,啊啊有三日月在就是安心啊连这种人都能应付得来…等等?谁…?小乌丸?!艾玛那个万妖之祖?!有耳闻但是没见过本尊这下可是真的…吓到我了…
“人类帮妖也是第一次见…”小乌丸抿了口茶,“你叫什么?”
“三日月宗近。”
小乌丸点了点头,转向鹤丸国永,“你呢?”
“鹤…鹤丸国永。”
“鹤丸…可是那个躲避人类千年的付丧神?”小乌丸一听名字来了兴趣,“那这位三日月宗近可就是那三条家的大人的转世?”
“正是。”
“不得不说,现在的孩子和那会的差别太大了,当年为父和三日月大人也是说过几句话的,那样的人足矣让人敬佩,但你…”小乌丸转向三日月,“在同龄人中算是出类拔萃的,但放到当时的三日月身上,你不值一提。”
鹤丸一听这话,急了,“那个小乌丸大人啊…”
“是。”
“欸?”鹤丸的话被三日月的肯定打断了,“我自是不能和那时三条家三少爷比,但是时代变了不是么?若还和当年一样我不知要错过多少东西,况且,我不是平安时代那个世人皆知的三条家的少爷,我只是在近代开始从商的三条家的第三个儿子,仅此而已。”
“那你现在更没有资本求我。”小乌丸勾了勾嘴角,“若不是看在鹤丸国永和一期一振的份上,为父根本不会见你。”
“那就做到我有资格求你为止。”三日月微微欠身,他下过决心,哪怕豁了这条命也要完成鹤丸的愿望,只要他发了狠,就没有他三日月宗近做不到的。
不管是在平安还是在现世,鹤丸从未见过三日月放低姿态,那轮高高在上的明月在他心里刻了上千年,“三日月,算了吧…”
“怎么能算了?”
“好,”小乌丸发了话,“为父这里刚好有事,你就去完成了再说吧…完成到我认可你好了。”
小乌丸说完便起身,摆了摆手,那几个一直在他身边的人转身离去,再走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文件袋,恭恭敬敬的递给了三日月。“里面的事情,解决完了交给我。”
“知道了。”
“回去吧。”
三日月皱了皱眉,他不太喜欢这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感觉,撇了撇嘴,看了看鹤丸,叹了口气,鞠了一躬拉着鹤丸离开了。
“你明明可以不求他的。”鹤丸接过三日月手里的牛皮纸袋,“这家伙说好听点是妖怪他爸爸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说不好听点…就是气场强一点能力高一点效率高一点的…万•事•屋!”
“鹤知道他?”
“当然知道,没见过本人,但是有耳闻,不管什么事情他都接,小到找人找猫大到杀人放火。嘛——不过你看他样,还挺不错的,跟他混熟了就挺仗义的,当然我跟他不熟。”
“确实如此。”快要被送出门的时候,鹤丸听到了一个温和的声音,那些一直绷着脸的人转身立马给给声音的主人鞠了一躬。
“退下吧,告诉老爷子,我让你们回去的。”
“是。”
“你谁?”鹤丸显得有点不耐烦。那人一头白金色的头发,金色的眼睛,西装穿的得体。那人缓缓开了口,说话的时候看向了三日月宗近,“能反驳小乌丸的人不多,千年前一个,千年后一个。”
“你这样说来,本质上看都是一个人。”鹤丸插话道。
“是,不愧是鹤丸大人和三日月大人。”
三日月摆了摆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客套话就免了,你谁?”
“问问你身边的人有没有感受出什么?”
鹤丸皱起了眉,闭上了眼睛,之后缓缓睁开,“虽然很不确定,因为气息太弱了,你也是付丧神?”
那人点点头,“我是,因为丢失了部分记忆,所以很难被感受到气息,我现在再找我的弟弟,因无依无靠所以寄居在小乌丸檐下。”
“嗯…?”
“我弟弟名字我忘记了,但是我还记得我的,”付丧神顿了顿,奇迹般的送口袋了摸出一张名片一类的东西,“我叫髭切,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就是了。”
“你融入的到挺快。”鹤丸接过名片递给三日月
“鹤丸大人不也一样,为自己喜欢的人努力去改变。”
鹤丸一听,有点害羞的泛起了红晕,拉上了自己外套的兜帽。“你…闭嘴…”
“祝一切顺利,期待下次见面。”

因为也坐反了电车,将近晚上八点才挨到沙发的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瘫在沙发上,鹤丸的头靠在三日月肩上,三日月的靠在鹤丸的头上,手不自觉的叠在一起。
“三日月你看里面的东西了么?”
“看到了…”
“完全…把咱们当成打杂的了……”
“不过也好…杀人放火的事咱们不用干”
“嗯…”鹤丸是在没力气说什么了,“三日月你别动,我靠着你睡会。”
“睡吧。”三日月也闭上眼睛,“我也先靠着你睡会…”
进入梦想的前一刻,三日月还在盘算着,怎样把牛皮纸袋里一厚塌的寻猫启事解决掉虽然他不讨厌什么的…但是也…太有挑战性了…明天…再说吧…
晚安鹤丸国永…

TBC

——————
有点OOC啊…
何止有点…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