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宝藏(三)

旅行摄影师爷x家里蹲作家鹤
——————————
你我早已被命运的线连在一起,不管彼此是否认识,是否相知,只知道对方存在于这个世界,即使相隔再远也会有相遇的一天。

敲完最后一个字,长舒一口气,鹤丸揉了揉眉心,今年可算是把连载写完了。快过年了,三日月也该回家了吧?
两人的交情没有像鹤丸想的那样短暂,从相识到相知差不多也就用了半年多一点,现在过了快一年多,三日月遵守着那时的约定,真的把没发布的发布的照片全部给鹤丸看,每次回来的时候都会给他一个小小的U盘,里面全部都是照片,有的时候三日月会问他想看哪里的风景,鹤丸一开始还不说,后来一股脑的把想去的地方全给他说了,三日月也是一口答应,一年来跑的地方全没有规律,鹤丸说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所以这次的影集也完全没有规律可循。
当然鹤丸也守着约定,仗着认识作者,每次影集一发售他的订单号都是第一。三日月说我多要两份样刊给你不就好了,鹤丸偏不,哪怕三日月给了他样刊他也会再买一份,每次三日月问起,他就说“完全不一样啊感觉都不一样。”三日月说都是书哪里不一样,鹤丸想了一会回答道“具体说不上来,真要说就是一个放床头一个放厕所吧…”之后三日月再没问过这件事,抱着你爱买买吧,反正你给我砸的钱我还得花在你身上的心态放着鹤丸闹腾去了。
咳,这里大概是指去鹤丸家的油钱。

正想着门铃响了,鹤丸立马跑去开门,也没看是谁就给了一个大拥抱,“欢迎回来!”不知何时养成了这个习惯,三日月回家的时候不会先回家,因为每次飞机都是深夜,这边更近一些,鹤丸也是个夜猫子,三日月就会选择先在鹤丸家住一晚。这个习惯两个人谁都没有说,三日月自觉的住下,鹤丸自觉的接纳。
“给。”三日月从口袋里摸出U盘递给他,“这次去了玫瑰谷,你不是喜欢么?”
“欸!你怎么知道哇啊啊我没给你说啊?!”鹤丸一直觉得这地方只有小女生才会喜欢就一直没给三日月说,没想到三日月直接来干货,脸顿时红了大片。
“嗯…你没给我说…但你书里说了啊。”
“哇啊啊啊啊你干嘛看那么仔细啊!”鹤丸刚接过三日月手里的包就又砸在他身上,“我还以为没人注意到啊…毕竟前后那么多地方…你也看的出来…”
“看得出来啊,写到那里连字数都增多了。”三日月说的是鹤丸写的小童话,是去年过年时候的新年贺一类的东西。
主人公去世界各地寻找着属于他们的宝藏,去了很多很多地方,唯独没有主角的那一份,最后在保加利亚的玫瑰谷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
大概是这样的剧情,三日月从去年记到今年,这次顺路便去了。
“咳…谢谢…”鹤丸轻咳了一声,毕竟人家也多亏记得这件事,“去…去洗澡吧…嗯…我再敲敲字…该开新的了…”
“好。”
三日月在鹤丸家有几套换洗的衣服,鹤丸也专门为他准备了一套洗具,三日月住客房,但是鹤丸家里也没什么人来,烛台切光忠他们又是跑来吃个饭,一块出去溜一圈,不会在这里过夜,鹤丸所幸把客房空出来,作为三日月的房间了。
鹤丸把电脑搬到了客厅,想着今年的新年贺写些什么好。听着浴室的水声,压根冷静不下来,压了一年多的情感又翻了上来,他喜欢他,超喜欢,无法表达的喜欢。一开始他以为只是冲动,毕竟那张脸太有欺诈性,估计把他的照片放在相亲网上…全国的女孩儿都会跑过来了,没准八十多的老太太也会过来,嗯…要是放在同性交友网站上…鹤丸狠命摇了摇头,不行不行,这个毁灭性太巨大!总之,他以为是冲动的感情没想到从此生根发芽扎在他心里,就这么过了一年多。

他泡了一杯茶,有给自己热了牛奶,放弃思考,敲字。

“牧羊少年和炼金术士?”头顶传来了那个好听的声音,鹤丸刚刚在纸上写下了大纲,修修改改准备录进电脑里。
“嗯…牧羊少年在平常的一天遇到了炼金术士,炼金术士说要带他去寻宝,从此改变一生。”
“那…牧羊少年为什么会遇到炼金术士呢?”三日月喝了一口茶,坐在了鹤丸旁边,拿着他刚刚写的东西问道。
鹤丸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那是他们的事情了,就是在非常非常平常的一天,两个人就相遇了。”
“跟我们一样呢…”三日月对着那张纸,笑道。鹤丸愣了半晌,三日月见那边没了声,便回过头看去“鹤丸?”
“啊…咳咳…抱歉…怎么了?”鹤丸咳嗽了两声,回神答道。
“嗯…不,我才是,抱歉,说了奇怪的话。”三日月垂下眼眸,“好像我很多时候都会说出来影响你的话。”
“嗯…确实。”鹤丸从那次解约开始不管做什么都会征求三日月的意见,说是征求意见,但还是会按照他的话去做,他的话仿佛有蛊惑力一般,让鹤丸不由自主的受影响。“不说这个了,过年有时间么?”
“有啊,我并没有什么大事。”
“嗯…我想带你去见见我朋友…嗯…他们一直想见你…”鹤丸小心的试探着,他才不会说是因为光忠只是为了看看他的品味到底怎么样。
“巧了,我还想把你介绍给我的家人来着,我最小的弟弟也很喜欢你。你去年的童话把他圈粉了。”三日月把茶杯放到了茶几上,柔声说道。
“嗨呀那我今年的故事希望他能喜欢啊!”鹤丸暗自腹诽同样都是弟弟对对方的态度怎么差距这么大!然后又想起来自家小贞好像是被自己吓着了才对,单看他对三日月印象好像还是不错的,后来一直催着他俩结婚来着。鹤丸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
“怎么了?”
“不,没事…”鹤丸摸摸下巴,结婚啊…明明连对方会不会答应跟自己在一起都不知道,思想都跑这么远了,“我也有一个弟弟…啊不过不是亲的。”

于是话题就被带成了“我家弟弟对哥哥的印象。”

感觉不应该是他们两个说的话题是为什么……

“咳咳咳…”聊着正开心,鹤丸一口气没顺带来了剧烈的咳嗽,三日语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没事吧?”
“没事咳…”鹤丸顺了顺气,喝了几口牛奶,“没事,这个季节都这样,老毛病。”
“不你去年还没这么严重。”三日月记得鹤丸去年也是咳嗽,但隔好长时间咳一两声也就过去了,今年他刚进家门还没多长时间呢,咳了好几次了都,三日月不自觉的担心起来。
“不不不没事没事,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可能不太舒服,或者该打扫卫生了。”
“行了你坐着吧,不对你赶紧去睡觉,别熬夜了,还有一周才是截稿日,两千多字不差这一会。”
“好好好,你快成我爷了…”鹤丸保存了文档,把那几张纸放在键盘上合起了电脑,“那我去睡觉啦!晚安!”
“晚安。”

晚并不安。

鹤丸大半夜三四点开始发烧了。
三日月在房间里睡的好好的愣给鹤丸国永咳醒了,跑去鹤丸的卧室一看,那人也是醒了,不停的咳嗽,三日月连忙给他倒了杯水,一摸额头,才发现鹤丸发烧了。

“退烧药在书房,书柜上。”
“嗯知道了你躺着就行了。”

好不容易鹤丸平稳下来,三日月也喘了口气,把冰箱里常备的冰袋给鹤丸用毛巾包上,尽可能舒服的垫在他的后脑上。
“舒服点了么?”
“嗯,好多了…”鹤丸在昏黄的台灯灯光下,脸显得稍微柔和了一点,三日月拉着鹤丸的手,手心开始出汗了,也许早上就能退烧,他才注意到鹤丸的身板瘦弱的可怕,“别看我这样,我还是很有力气的哟!”鹤丸注意到了三日月的想法,轻轻挠了挠他的手心,表明自己没事。
“你去睡吧,我没事了。”
“不用了,守着你比较好,我也能安心点…”
“三日月…”鹤丸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三日月也没有催促,像是等着他说出下半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
这么好的话我会有错觉的。
“谁知道呢…”三日月笑了笑,“喜欢你吧?”
“欸…”
“开玩笑的。”
“嗯…差点吓死我。”
有点失落呢…
“哈哈哈,快睡吧,天要亮了。”
“嗯,晚安,不对,早安。”
“早安。”

想每天都这样,一天的最后一眼是你,一天的第一眼还是你。

模模糊糊的时候鹤丸听见三日月说了句什么,足已让他立刻从床上弹起来。
“我喜欢你,不是玩笑。”
鹤丸轻轻的笑了笑。

“嗯,我也喜欢你啊。”

TBC
————————————————
很好…周日考试我还隔这写同人…
我!真!棒!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