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花舞月咏谈(八)

【三日鹤】花舞月咏谈(八)
军官爷x舞姬鹤
平安历史捏造有
私设多多多!
——————————————

转眼的时间,素白的天空中就开始飘雪花了。

多久没去看鹤了…他有没有冻着?枞棠那里有没有厚被子啊…

“三日月…”小狐丸看着自家弟弟心不在焉的,开口叫道

啊啊…鹤那边的小火炉够不够啊!别冻感冒了啊啊…

“三日月…”

欸…叫我么…三日月只是头转了转并没有回话。

“三日月宗近!你老年痴呆了啊!”被小狐丸这么一吼三日月才反应上来自己刚刚并没有回话。

“啊?抱歉兄长大人刚才走神了…”

“何止走神…魂都没了…”小狐丸满脸黑线的撑着头,看着三日月的工作效率一点一点降低,坐在旁边的小狐丸真的想把这三天一直都没动过的文件替他批完!“给你找了点东西…今年压岁钱不给了…”

“兄长您都多少年没给我压岁钱了…”三日月无奈的笑道,还没说完,小狐丸扔过来的东西就让三日月差点蹦到房顶上去。要不是多年来的修养把心中激动的心情压下来了,估计三日月已经旋转爆炸了。

“这是……?”

“给你找了半天呛死我了…你要的…三条家的东西。”

“兄长…”

“明天开始石切丸外出两天,趁着这两天你赶紧去。”

“小狐……”

“嗯?”

“这周晚饭都是油豆腐!”

“你以为这么点油豆腐就能表达谢意么!”

“那……?”

“一个月。”

“好好好一年都成。”

如小狐丸所说,石切丸一大早就出去了,三日月让今剑帮忙看着石切丸转过第二个弯之后回来报告。

“好啦!三日月兄长你可以走了!”“真是谢谢小今剑啦!”

“给我带水馒头哦!还有那个三色团子!”

“好好好”三日月从未如此感谢过自家一帮吃货哈哈哈甚好甚好。

岩融喝着小豆汤看着三日月离去的身影,转过身看着吃着油豆腐的小狐丸,“我说…小狐…放他走好么?”

“免费的果子不吃白不吃…~”

“…”

今天的积雪想当厚啊…三日月打着和纸伞,提着绔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总之得告诉鹤…不管怎样…不管他怨不怨我…都要告诉他…

三日月知道,鹤丸现在最需要知道的就是这个真相,哪怕他被自己的爱人杀了也好,都是他活该…

“枞棠小姐……”

“抱歉三日月…这次我不能让你进去,鹤丸已经下决心离开你了。”

“欸…为什么…”

“总之…感谢您这些天的关照,这里已经与你无关了。”

“我…找到了三条和五条的真相。”

“那……也不行!”

“三日月…”

“鹤!”

“上来吧,我想知道…”

“赶紧…说完就走…”

“鹤生我气了么?”三日月本想想平常那样哄他,却被鹤丸挡住了。

“无需多管。”鹤丸别过头,正襟跪坐在桌边。

“这些天没来看你是我的错,算是被兄长大人软禁了”三日月叹了口气,掏出了小狐丸给他的那本三条宗近封存的档案,“小狐丸给我找到了这个,你自己看吧。”

鹤丸接过档案,泛黄的纸页像是一碰就碎一样,这种东西…压在箱子地下多少年了都不知道。

一开始三条和五条的关系很好,是因为五条国永的父亲,五条兼永和三条宗近关系很好。最后五条国永依附三条宗近走到了当时的位子,五条也一直感谢三条。

当时天皇的一支旁支想要利用三条搞垮宣政院,便想要通过五条收买三条,当时一直僵持这件事。最后事情闹大了惊动了宣政院,下令彻查。三条宗近如此便把作为中间人的五条国永卖了出去,说五条国永是天皇的人。其实当时三条也收到了不小的牵连。动静闹得特别大,但三条宗近为了不影响三日月的学习及剑道训练,极力隐瞒此事。也正是三条宗近的严厉和某种意义上的宠溺,才养成了三日月这种脑子好使,上战场杀敌凶猛,生活却二级残废的样子。

如此,宣政院便下令斩除五条,偏偏执行的是三条宗近。

“看完了…”鹤丸合上书还给三日月“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你拿着吧。”

“我拿着也没什么用处。”鹤丸可算是明白了,市井上为什么流传那么多的版本,原来是整个事件拆开了说啊…“收好吧,大将军。”

“鹤…”

“以后…你别再来了。现在我全都知道了”鹤丸咬了咬嘴唇,低着头“你也…没什么用了…”

“所以…你只是想知道这件事才接近我……?”

怎么可能!三日月你傻么!!怎么可能!你倒是说一句好听的我就反悔了啊啊!你倒是说啊!

“嗯…”

“好。”

“欸…”

“吓到了?”三日月突然说出了鹤丸的口癖,突然让鹤丸反应不过来。就趁着鹤丸愣神的空当,三日月吻上了鹤丸。鹤丸被突如其来的问吓了一跳,挣扎了两下被吻的软了下来死死抓着三日月的狩衣袖子,不让自己倒下去。三日月顺势抱起鹤丸,走到床边摁了下去,哪怕有柔软的床垫,三日月也贴心的护住了鹤丸的头,以防磕到墙上。

三日月的动作很温柔,解开了鹤丸唯一用来固定衣服的腰封,白皙的肌肤坦露出来,几处红痕暴露了昨晚的疯狂。自从决定离开他,鹤丸更加放纵自己。

既然已经离开你了,这副身体如何,也没必要了。

鹤丸被三日月盯的满脸通红。

“别看了…三日月…要做就快点…”

“鹤就那么希望自己……”

“闭嘴!我怎样你不用管!不做就出去!”鹤丸忍着自己的泪水吼了出来。

“离不开了啊…”

三日月宗近早掉入了名为鹤丸国永的沼泽里了。

小剧场

小狐丸把档案扔给三日月。

爷:小狐

狐:嗯?

爷:这要不是三日鹤我就抱着你亲了你知道么!

狐:不要…我要油豆腐。

爷:……

#论如何搞定自家兄弟#

TBC

———————————————————————
深深的自我厌恶……
好短小的一张全是对话……我懒我承认!下章有肉。
五条兼永是五条国永的父亲这是真的!所以五条家还有一把刀就叫五条兼永。感兴趣的宝贝儿们可以查一查www

评论(8)

热度(49)

  1. piemul832kt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