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生徒vs先生!(上)

还债用短篇,想了半天就师生吧,我估计就是个上下,因为太喜欢师生就停不下来了。

教导主任带着三日月宗近去他马上要接替的班的时候三日月正想着自己的车到底锁没锁。“因为矢部老师的停职,所以这个班就由你接管了。”
“啊,是,知道了。”三日月宗近探头从门上的透明玻璃往里面望,一眼就看到了讲桌跟前的一个白发学生趴在课桌上装睡,实则手底下却玩着手机。他还不是这个班的班主任,也不好说什么,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的教导主任,点了点头,跟着就走了。
过了两天,三日月正式上任,当他点到“鹤丸国永”这个名字的时候并没有人应,只见班长指了指趴在讲桌前的人,三日月意识到那天他看到的玩手机得那个,就是这个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他又点了一边,还是不回答,看似还在睡觉的鹤丸悄悄的把手里的手机放到了桌兜里。直到三日月走下讲台准备摇醒他的时候他猛坐起来,两只手举的老高,哇的冲三日月喊,仿佛是在吓他。
看着三日月不为所动的样子,鹤丸也兴致缺缺的放下手,“切,没吓到啊。”三日月看着他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得样子,冷哼了一声二话不说从他桌兜里拿出了有些发烫的手机。
“欸?!老师!我没玩!”
“没玩?这么烫你说没玩?”
“那是…”鹤丸卡了一下,“那是我要用来暖胃的,我胃不好的,这是真的!”鹤丸没说谎,他胃确实不好,这也是为什么他吃饭嘴刁的原因。
“这个我知道,你有的时候会请假,我问过其他老师,这是真的,前面的话都是假的。”三日月把手机关机放到了讲台上,打开了文件夹,“开始上班会”
鹤丸撇了撇嘴,靠在椅背上翘起腿看向了窗外,太阳刚刚升起来,外面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刚刚清醒一般,迎来新的一天。
“啊,要完蛋了,好日子要没了…”
鹤丸想着,虽然这么想,但是却不自觉的勾起嘴角。
终于不无聊了啊。
三日月说着自己带班的原因,瞥到了靠在椅背上看着窗外发呆的人,阳光洒在他身上的时候他笑了,金色的眸子因为朝阳熠熠生辉。

“呐看到了么,那个三日月老师!”
“好像是新上任的啊啊啊啊太好看了吧?”
鹤丸跟在三日月后头,有些不满的把小指伸进耳孔里,仿佛要把吵闹的东西清理出去,“我说,我又怎么了么?”
三日月看了一眼自以为声音很小的女生们,只一眼,就赢得一波尖叫。鹤丸觉得他脑子都要炸了,他昨天通宵打游戏现在要困死,三日月第一天收走的手机没还他,他也不愁,手机这东西,他还是买得起的,他父母都在海外工作,赚的钱不少,每次都给他足够的生活费,不过鹤丸也不是那种吃穿啃老的人,自己也有在课余时间打工。有的时候父母打来电话,他也想说一句“什么时候回来,我很想你们。”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都快成年的人了还在说想爸爸妈妈,怎么都说不过去了吧,只好嗯嗯啊啊敷衍过去让他们不要操心了。
跟着三日月走到办公桌前,看他抽出了自己的成绩册“你高三了吧,想考哪里?”
  “哪里都行。”只要能离开这里。鹤丸想着,一成不变的生活他受够了,因为是个大家族就算父母不在还有一堆管着他的亲戚,真是烦透了,他要逃离这里,到谁也管不了他的地方去。
“那就东大吧。”
三日月看了看鹤丸的成绩,“这次的偏差值已经接近60了不是么,再努力一点的话,偏差值大于65不是什么问题吧。”
“欸?”
“你是要逃开的话,那就逃到最好的地方去吧。”
“什…我没有!”鹤丸冲着三日月吼道,他心里最隐秘的想法被面前这个男人一语道破,如果他不是自己的班主任,鹤丸立刻就拎着对方的领子往他淡漠的脸上揍一拳。“你少管我了,我要考哪里都是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决定!”
“你的国语不太好吧,明明其他课都很不错,为什么只有这课不好呢。”三日月不理鹤丸,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话,仿佛不是在给鹤丸说一样。
鹤丸都想着因为自己的无礼三日月气急败坏的样子,可这个人居然还在说自己的事情。他看了眼自己的国语成绩,“因为是你教的啊,也不想想为什么我就国语不好。”言下之意就是是三日月的问题。三日月也不生气,“嗯…这样啊,那放学后留下来补习吧,如果一个月还不能提高,就说明我不适合当老师。”
“然后呢?”
“我就辞职。当然前提是你要好好答题,你是什么水准,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鹤丸听了这话乐了,他很乐意逼一个老师辞职,“成交。” “如果有提高,那就按我说的来。”
“没问题。” 鹤丸当即拍板,并且欣然答应今天就开始补习。等鹤丸走出办公室,三日月旁边的老师们都开始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什么没礼貌啊,三日月这样做不值啊什么的。
“没什么,他是个好孩子,况且我有分寸。”三日月只是淡淡的答了一句,便打开电脑继续工作了。
鹤丸烦躁的坐在座位上前后晃着身子,和他隔了一排的烛台切发现了不对,“阿鹤,怎么了么?”
“那个三日月宗近,真是烦死人了!”鹤丸从喉咙里发出低吼,在烛台切看来,鹤丸现在和一只炸毛的猫没什么区别,烛台切都忍不住抬手给他顺顺毛。
实际上他确实这么做了,当鹤丸一脸费解的看着他时,他连忙收回了手,“对了,”鹤丸坐直身体,正色跟烛台切说,“我这一个月课后都要补习,你和小伽罗先回吧,别让小贞在家等急了。”
“嗯,我知道了。最近天凉了,阿鹤要注意胃哦,不舒服的话就立马打电话来。”
“光忠你是我妈么!”
放学后鹤丸收拾好东西乖乖去了三日月说的会话室,三日月已经在那里等了,而且还特意推了块白板过来,大有一副不把鹤丸教会就不让他回家的架势。
“来了?坐吧。”
“学什么?”
“今天不学知识。”
鹤丸刚把包放好就听三日月这么说,皱了皱眉立刻甩包准备走人,却被三日月拉回座位,“干什么!你说要补习我才来的,不讲课的话就没必要浪费时间了吧?”
“毕竟是给你一个人上课,有什么问题还是针对性解决比较好。”三日月把鹤丸摁在座位上,“说说看,你觉得你为什么学不进去国语?”
“因为无聊。”鹤丸撇撇嘴,回答道,“太无聊了,那些晦涩难懂的句子听着就想睡觉,而且学那些没什么用吧,我还是能好好说话,我不看那些书我也能写字,学那些无趣的东西对我来说没兴趣。” 三日月摩挲着下巴,喃喃的自言自语“这样啊,问题在这里啊…”鹤丸看着他那副看似人畜无害的样子就来气,但是又不好发作,只好等着他的下文。三日月抬起头,看着一直盯着他的金色瞳孔。鹤丸觉得自己可能要被他看出洞来了,但是他也不想服软,也一直盯着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确实很好看,鹤丸想,在仔细看的时候鹤丸发现他眼睛里有一弯不宜察觉的新月,在蓝色的瞳孔里像是映在水里一样,一直包含笑意的眸子里盛满了温柔。
三日月看出了鹤丸有点跑神,所以敲了敲桌子,拉着他的思绪回来,从一旁的文件夹里拉出来一张小卷。“今天先把基础知识过一遍吧,我也看看你具体问题出在哪里。” 
一点都不温柔!鹤丸摇摇头将刚刚升起的好感压了下去。
鹤丸做国语卷子做的很慢,尤其到小论文的时候完全是颓废状态,前面的基础他还好说,小论文要怎么办?胡扯么!三日月给他改卷子他也没法子胡扯。当他咬着笔杆子苦恼的时候,一旁一直在写些什么的三日月停了下来。见他这幅样子,也只好作罢,让他停了下来。
叫停的鹤丸立刻扔下笔松了口气。“今天结束了么?”
“嗯,结束了。”
鹤丸立马开始收拾东西,大有一副总算逃离地狱的样子。“我送你回去吧。”三日月把刚刚写的东西和鹤丸的卷子夹好放进包里。鹤丸神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不用了,我有腿,谢谢老师。”
鹤丸砰的把门拉上,因为反作用还弹回去了一截,一声微弱的叹息从那里传了出来。

第二天无非就是讲卷子,第三天第四天也是重复着前两日的东西。鹤丸感到无聊了,今天他提早来了会话室,什么也没准备,只是靠在凳子上打最新出的音游。他想好了,他才不要补这么无聊的课,这样子根本没什么效果,三日月宗近就是不适合当老师,虽然班上的学生都说他讲的浅显易懂,但至少不适合当鹤丸的。
会话室的门被拉开了,三日月看着鹤丸在打游戏也没有说教的意思,只是轻轻关上了门,“你今天来的真早啊。”鹤丸根本不回话,他的注意力完全在游戏上,等他打完了这一局,他才拽下耳机,收起手机,“是啊,我今天就是想说,课我不补了。你不用辞职,我也不会听你的。”
“怎么,想放弃么?”
“不,我本来是抱着期待的,结果你给我补课完全没新意啊,做卷子谁不会做啊?”
三日月也不生气看着鹤丸准备离开,“真可惜啊,本来我是想今天开始给你特训来着。”
“特训?”鹤丸回头看了看三日月,只见他从包里拿出来一本硬壳笔记本,鹤丸见过,里面是那种活页的纸,封皮上用刚劲有力的笔锋竖着写着“鹤丸国永用特殊教材一”。
“你觉得国语没意思是因为你不喜欢,我想着把教材改成你有兴趣的东西,说不定你就能学动了。抱歉啊,了解你们年轻人喜欢的东西费了点时间。”
鹤丸狐疑的翻开了笔记本,里面全部都是手写,把课本上的例句都换成了鹤丸喜欢的,他现在玩的游戏就出现了好几次。再翻几页就是习题,阅读理解的材料也全部换成了时下热点,小论文的题目也如法炮制。讲真就算课本上的东西全换成这种他可能也就是读一读,也不会对国语有丝毫兴趣,但是令他震惊的是三日月居然能这么下功夫。
鹤丸抬起头,看着三日月,发现他漂亮的眼睛下面有一层浅浅的黑眼圈。三日月看到鹤丸惊讶的样子,眯起眼睛笑了,抬手在他的发顶上揉了两下。
鹤丸条件反射的拨开了三日月的手,把手掌附在脖子上,移开了视线。
“真难得啊,你也会害羞。”
“你还真是眼神不好,哪里看出来我害羞了?”鹤丸重新拉开椅子坐下。
“人害羞的时候体温会升高,会不由自主触碰凉的东西。”三日月摸了摸鹤丸的有些冰凉的手,有把手背贴在了他脖子上,“温差可真是大,嗯?”
鹤丸本来是想把三日月的手从脖子上揪下来的,但是手附在上面的时候便不由自主的抓住他的手不放了。反应过来时,鹤丸不知道是该放下还是继续抓着,三日月敛去了笑容等他放手。鹤丸就和他大眼瞪小眼小眼蹬大眼。
最终还是三日月率先抽手,摊开了那本笔记。

“老师,这题不会了。”
鹤丸把笔一扔,靠在椅背上。
三日月一直在一旁备课,听鹤丸有不会的题便凑过去,手撑在椅背上,右手拿着笔,“哪道?”
“这个。”鹤丸歪着头拿笔尖点了点。
“你好好再读一次题,确定一下题意……”鹤丸盯着三日月握笔的那只手的手腕,从合身的衬衫袖子里伸出来,骨节有一处凸起,鹤丸稍稍侧过视线,刚好就能看到三日月的脖颈,稍长一点的鬓角遮住了一部分耳朵,颈后的头发却很短。鹤丸意识到自己在盯着自己的老师的时候立刻移开了视线,深吸一口气想让自己冷静下来,涌入鼻腔的却是一股非常淡的香味。
三日月的香水。
意识到这个的时候鹤丸立马乱了阵脚,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他也不太理解为什么自己跟个小女生一样被三日月接近就会这么紧张。
三日月把题讲完一遍看鹤丸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盯着卷子不出声。他耳朵尖上有点红,有些缺少色素的嘴唇轻轻张开,会话室特别安静,似乎能听见两人心跳交相跳动的声音。他给鹤丸国永已经补课差不多三周了,每周一次的课堂小测也能看得出来他给他教的知识却是被他好好消化变成分数了,而且似乎鹤丸也对国语甚至文学提起了点兴趣,上周竟然突然跑去办公室找他要书看。鹤丸是个聪明的孩子,只要认真学,这些东西对他来说都不难。
“鹤丸。”三日月把跑神的鹤丸叫了回来,“你还在听么。”
“嗯?啊,在,在听的。”
“那你给我讲一遍刚刚这道题。”
鹤丸心知不妙,他连题都忘了是什么了,赶忙回去看题目,三日月叹了口气,“再听一遍,别跑神了知道么。”
“啊…好的。”
鹤丸从会话室出来刚好碰见从教室出来的烛台切,他立刻跟三日月挥手作别撒丫子跑了。
他猛地跳上烛台切的后背,吵吵闹闹的拉着他往校园外面走。三日月在后面看着,“真好啊…”也不知道他是在缅怀自己的学生时代,还是在羡慕跟鹤丸勾肩搭背嘻嘻哈哈的烛台切光忠。

“陪我去饭嘛!”鹤丸拉着烛台切就往快餐店走,“走啦我请客!今天小贞不是有剑道课嘛!吃饭又不用你操心!”烛台切经不住鹤丸磨,只好跟着一块去了。烛台切要了一份套餐,之后就看着鹤丸乐呵呵的要了两份大暑和一大杯可乐。烛台切心想坏了,这饭是没法吃了。
果不其然,他们刚坐下鹤丸就开始叨叨了。“对了光忠,你今天怎么走那么晚?”
“走到半路之后发现自己课本忘记拿了,折回来拿了。“烛台切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先发制人,“倒是阿鹤你,有什么烦心事么?”鹤丸有心事的时候就会吃薯条,有的时候没的吃甚至煮个白水土豆沾盐吃,烛台切跟他提过很多次了,不要老是这么吃,他的胃本来就不好,但是鹤丸完全不以为然,还反驳说,如果吃别的果然还是比土豆对胃的伤害大。久而久之烛台切就随着他去了。
“啊…也不算是烦心事吧…”
很好,烛台切决定边吃边听。
“那个光忠啊…我就问问…那个如果觉得一个人很烦人,但是见不到的时候又会很想他…这是怎么一回事…”
烛台切被嗓子眼里的汉堡噎了一下,本来想喝口水但是觉得太不帅气了,就愣生生咽了下去。缓了好一会才开口,“阿鹤是恋爱了么?”
鹤丸本来是用手支着头的,听了这话立马坐直身子,挑了挑眉,“说什么呢,对方可是男的。”
烛台切又被噎了一口,又不是不可以,你可是鹤丸国永啊有什么不可能的在你身上都是充满惊喜的可能性,他把这句话连同食物一起咽了下去。不过其实他是相当好奇,是谁能让那个鹤丸国永心烦意乱坠入爱河。
哈,肯定是哪路大神吧,况且出来吧鹤丸先生,柜子里太闷了你那么高的个子装不下的。
鹤丸晚上在课桌前复习国语的时候,看到三日月的笔迹完全写不下去,索性把笔记一扔,扑倒在柔软的床上,脸朝下成大字展开。
“果然想见他啊…”
闷在枕头里冷静了一会,他拿出手机,从各种消息渠道要来了三日月的ins,这才不得不佩服女生的消息网,据说有几个关注了三日月的女生说三日月老师最近的消息画风不太对,怀疑老师有了女朋友,还跟鹤丸嚷嚷什么真好啊大人的恋爱。亏得鹤丸平常脾气好人缘广女生什么话都跟他说,要不然这小道消息还真不知道从哪儿挖。
有女朋友了啊…
【老师,在吗?】
身体先于脑子,私信都发了,鹤丸赶紧扔了手机以头抢地。
啊啊啊啊啊啊啊在干嘛啊啊啊啊啊救命傻了吧!
【在,你是鹤丸么。】
完蛋了。
【是的。】
回什么消息啊扔掉手机睡觉睡觉!
鹤丸国永扔掉了手机,鹤丸国永关上了灯,鹤丸国永钻进了被子,鹤丸国永的手机亮了,鹤丸国永收到了三日月宗近的回复,鹤丸国永把头埋在了枕头里进行鸵鸟式思考。
鹤丸国永拿起了手机。
【这么晚了还不睡明天上课又要睡觉了吧。】
【老师不也没睡。】
【成年人和小孩子不太一样,快睡觉了。】
【别啊,难得找到了你的联系方式,还想和你多聊两句呢?】
【有什么好聊的,不睡觉就快学习。】
典型的长辈口气。
【哎呀都复习过了,不过老师才是,劝我睡觉自己还是不打算睡啊…啊…我知道了,你不会是在约会吧,我打扰你了??】
【失眠而已,还有你从哪里听到我有恋人的?】
【什么?原来没有的么?你发布的那些“睡不着啊”什么的,原来不是在相思么?】
【单纯睡不着无聊想让自己睡着而已啊。快睡吧,小孩子不睡觉不长个子了。】
鹤丸刚想说自己不是小孩子了。就见到三日月发过来一串数字,是电话号码。
【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就直接打电话吧,网上消息我害怕收不到。】
鹤丸心里一惊,想着其实不会有什么事的吧,但还是把那串数字复制到了联系人里,好好的存了起来,联系人的名字想了又想,还是只存了一个三日月老师。同样自己出于礼尚往来,也把号码给了三日月。鹤丸害怕三日月又把自己叫到办公室念叨,只好答应他乖乖睡觉。
【说完晚安就不能看手机了啊,要好好睡觉才行。晚安。】
【好的,老师晚安。】
三日月履行诺言把手机扔到了一边,翻了个身,看着从厚重的窗帘底下透出来撒到地板上的的光,睡不着啊…
鹤丸刚刚闭上眼睛,手机就震了起来,虽然答应了三日月不看手机但这是不可抗力啊,就看一眼,不是光忠他们就挂掉睡觉。
翻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不是光忠。但是鹤丸还是接了。
“老师,不以身作则可不行啊,说好的不碰手机了呢。”
  

TBC

啊这两天真是累死,天堂有路我不走,学海无涯苦作舟…

评论(7)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