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恋歌(上)

@BB子 太太的海盗x人鱼设定
写的停不下来只好分成上下了

迷雾中的船只会被女妖塞壬的歌声吸引,撞上礁石或者在浅滩搁浅。
这只是个传说,今剑才不怕呢。他用靴子踮着潮湿甲板,紧紧的拉着小狐丸的手。小狐丸见状把他抱了起来,第一次随海盗哥哥出海就在不熟悉的海域碰上了大雾,让今剑不免紧张起来。
船长已经亲自上阵了,他在甲板最前端站着,望远镜已经没什么用了,他迷起眼睛,海上的毛毛雨让他在风中猎猎作响外套变深了一个色号。
“没问题吧?”今剑问道。小狐丸肯定的点点头,“没问题的,也不看看船长是谁啊。”
今剑也点点头,看向甲板上的船长,柑蓝色的头发被海风吹乱了,宽厚的后背却让人觉得可靠。是啊,他们的船长可是海上的大人物,光今剑就听过不下二十次说船长带领他们死里逃生的故事。
他们的船长可是三日月宗近啊。
“小狐丸!”三日月转过身,喊他的大副过去,小狐丸只好放下今剑,让他原地待命,自己站到了三日月身边。
“还行么?”他比三日月高出去一个头,他俯视着他弟弟,三日月脸上的严肃是从未有过的。
“走一步看一步。”三日月叹了口气,这么大的雾是他从未见过的,他抬起头,连桅杆的顶端都看不到。况且还是在陌生的海域,雾没有消散的迹象,他们被困在这里已经两天了,再不采取行动,整船的人就要在他的船上窝囊的饿死,三日月才不干呢,他宁愿被追杀和船一起沉进海底,他也绝不要饿死。这也是为什么顺位小狐丸应该接替船长可他他让给了三日月,三日月的果断谨慎勇敢以及当海盗的觉悟是他远不能及的。
“要么由人来领航,要么就自己用眼睛。”三日月跟小狐丸说着话,可眼睛却一刻不停的盯着前方,“你去掌舵吧。”
小狐丸盯着弟弟的脸,“看样子你真是没法子了。”三日月从不让他的大副掌舵,除非特别危机的时刻。就在小狐丸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他们听见了歌声。小狐丸以为是幻听,于是四下看去,看大家的神情也是听到了声音。
今剑急忙跑过来抱紧三日月的腰,最疼他的哥哥上次出海受伤还在修养,现在他觉得无依无靠只好抱紧船长。
三日月显然也紧张起来了,他也听说过传说,但是现在要冲出海雾只好跟着歌声走。
三日月紧紧抓着被雨侵蚀的木质栏杆,他眯起眼睛,不停地扫视着海面,当他看到蓝色的鱼尾时,他讶异了一下,之后他就看见一个有着男性身姿的人鱼钻出水面,歌声是他发出来的,他摔了摔贴在脸上的白发,冲着盯着他的三日月眨了眨眼睛,亮金色的眸子在灰蒙蒙的海雾中无比显眼。
人鱼继续唱起了他古老的歌谣,好像在对三日月说“跟我来。”
“不是海妖!是人鱼啊!”今剑的恐惧顿时烟消云散,船员们听着小小的水手这样喊道,立刻涌上来,看见前面领路的人鱼,都举起双臂欢呼起来。
三日月也放心下来,长舒一口气,之后立刻下发命令“跟着歌声走,时刻注意周围!”
“是,船长!”
身旁没来得及走得小狐丸也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突然,人鱼的歌声急促起来了,三日月立刻看去,发现他停在不远处的海面,回头看着三日月,歌声急促,眼神焦急,之后他起身一跃,越过了不远的浅礁,他又游到一处缺口那里并不足以让船只通过。三日月抬起下巴皱起眉头,简单丈量了一下。
“左满舵!”他下令。
“可是,船长,船会倾斜甚至翻船的!”掌舵人高喊道。
“左满舵!”三日月继续重复着他的命令。
“可是船长!”
“没听到么!左满舵!”三日月再次重复。
“左满舵!”身边的小狐丸也喊道,掌舵人眼神一沉,他相信他们的船长,他一边打死舵盘一边高声重复着船长的命令,提醒大家抓好。
三日月立刻大步跑到桅杆下,三两下抓住帆索,快速爬上桅杆,船体倾斜,他不好再往上,小狐丸已经凭借自己出色的臂力爬到了稍低一点的桅杆顶端,他知道自己弟弟要干什么,立刻解开帆索,让帆布放下来。
今剑利用自己的灵巧和速度也很快解开了另一个低矮的帆布。
还剩最主要的那个,三日月抬头看了一眼快要撞上的礁石,继续往上爬。
差不多够到帆索的时候,三日月抽出腰间的匕首,斩断了帆索帆布立刻放下了一半,还有另一边的一条。他把着桅杆上为了好攀登造的细棍,转到了另一边,再够另一边的时候脚下因为雨水一打滑,所幸他及时抓住了绑着帆布的绳子。
可是不把帆布放下去,整艘船都会翻近深海,船身已经快要和水面平行了,左侧的甲板已经有小半浸在水里。
三日月抬手割断了他手上救了他命的帆索。
“三日月!”小狐丸本想冲上去接住三日月,但是因为帆布的下落,船体回归垂直的太突然,反倒让小狐丸一个没站稳栽了个跟头。
他就地滚了一圈,立刻起身,当他抬起头,看见三日月借着船体回归的惯性,摔在了厚重的帆布里,之后立刻抓住垂下的帆索,荡回了桅杆,之后借着桅杆滑了下来。
与此同时,整艘船已经安全驶过了浅礁,将永不散去的海雾甩在了身后。还在桅杆上的今剑站了起来,指着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那里朝阳正在升起,“太阳啊!我们成功了!!”
船上又是一阵欢呼,高呼着船长万岁。
三日月却将注意力放在了别的地方。
“我要被你吓死,你刚刚…欸,三日月你干嘛。”
三日月不去理会为他担心的哥哥,走到船边,刚刚的人鱼不再歌唱,他朝三日月用力的挥挥手,示意继续跟上他,他回身指着远方。
船长看着人鱼笑的时候漏出的牙齿,他白的几乎透明的皮肤在阳光下像是裹了一层蜂蜜。人鱼跃出水面,尾巴上的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他再次扎近进海里,三日月轻笑一声,之后亲自掌舵跟上了高速游动的人鱼,人鱼察觉船只已经跟上了他的速度,不满的跃出水面翻了个跟头加速游了出去。
像是小孩子玩赛跑一样。
三日月倒也笑了出来,他觉得这只和童话里说的性格不太一样的人鱼还挺可爱的。

等三日月看到陆地的时候,白发的人鱼已经坐在高高的礁石上朝他挥手。
三日月下令让船员到岛上去看看有没有可利用的物资,人鱼不会平白无故带他来这座荒岛。
他下船之后踩着突出海面的礁石来到了人鱼面前。
“三日月宗近。”他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抓起人鱼的手,弯下腰吻了吻他的手背,“感谢您的帮助。”
人鱼接受了这个绅士的吻手礼,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是鹤丸国永,如你所见,”他用尾巴扫起一点海水溅到了三日月湿透的衣服上。“是条人鱼。”
三日月挑了挑眉,和鹤丸相视一笑。
“你那套绅士做派对我可不管用。”鹤丸又说,“如你所见我可是实打实的男性。”
三日月只是看他笑,人鱼的耳朵和人类并不一样,蓝色和鱼鳍一般在脸的两边张开。这让他们听觉灵敏,察觉各种危险。“你们为什么要到那片海域。”鹤丸问三日月,“那里是海妖的领域,不过现在海妖也不在了,只剩下雾。”
“海妖…?”
“是啊,啊,不过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吃人的海妖,只是普通的妖精,我和他关系很好的,我唱的歌就是她教的!今天只是想找她去玩,就看见了你们。不过话说回来,我已经差不多一个月没见到她了,嘛,她本就喜欢旅行,这次不知道又去哪儿玩了吧…真羡慕她啊,我也想去人类的世界看看。”
“人类的世界有什么好看的,无非勾心斗角,危险的很。”三日月爬上礁石,坐到了鹤丸旁边,和他一起眺望着大海。
“话说回来,我要怎么报答你呢?你救了我和船员的命。”
“我可没想到我救的是海盗。要是知道你们是海盗,还是让你们死了算了。”鹤丸笑嘻嘻的回应着,三日月挑挑眉,苦笑着说“那还真是对不起了啊。”
“哈哈哈哈开玩笑的,我原来也救过一两次其他人,有官府的船也有海盗。结果他们被救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朝我开枪。”
“然后呢?”
“我弄漏了他们的船。”
鹤丸说的轻描淡写,仿佛一口气让一百多号人沉海不是他干出来的事一样。三日月惊讶的做了个哦的口型,之后又问“那为什么还要救我?”
“我觉得吧,你不会朝我开枪。”
三日月点点头,他倒确实不会这么做,他虽然是海盗也只是干官船,要说这种珍惜保护动物级别,他不会动的。不过他也真没想过会和人鱼搭上话。
“对了!”鹤丸猛一甩尾巴,“你可千万别说出去,我们人鱼…额,你知道的,很值钱。”
“嗯,我也会让手下闭嘴的。”
鹤丸撅着嘴盯着三日月,没忍住上手揪了一下三日月左边长出来的头发,被水浸湿之后粘在一起,已经打弯了。三日月感觉到鹤丸的动作之后回过头看着他,鹤丸像是做错事的孩子,立刻收回手,眼神慌乱。“那个…啊…对不起,您太好看了,没忍住就…”
鹤丸用了敬语拉开了与三日月的距离。
三日月倒也不计较什么,“还没说呢,你要什么?财宝?还是…”
鹤丸听到这里摆摆手,“我才对那些金银没兴趣,人鱼最不缺的就是财宝,我给你一堆才是。”
“那你要什么?”
鹤丸像是害羞了一样,突然闭上嘴巴,不再说话。三日月又用鼻音询问了一遍,鹤丸才红着脸开口。
“我说了…你可不许笑我…”
“说来听听。”
“故…故事…你们人类的故事…”
三日月愣了半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都说了别笑了啊!那个海妖一直给我讲来着,但是都是浅浅一点啊我听不过瘾啊!所以让你这个人类给我讲啊!我好奇啊!在海里活了几百年了我还没上过岸啊!家里老一辈说跟人类打交道太危险了所以不让我靠近你们啊啊啊啊别笑了!!!!”
三日月越看鹤丸越可爱,鹤丸越着急他笑的越停不下来。人鱼急了,见他一点没有停下的意思,一巴掌把三日月拍下了礁石,让他掉进海里。
还好三日月反应快加之水性好没被呛到。他探出海面,游回礁石,看着气急败坏脸都红了的人鱼,趁其不备抓着他的尾巴,把他也揪了下来。
到了海里就是人鱼的回合,鹤丸游到三日月背后把他摁进了水里。这次三日月是真的呛到了,嘴巴里被灌了好大一口海水,咸的他都要吐了。本能的惊慌散去之后,他感觉到人鱼捧着他的脸,吻上了他的嘴唇。
时间仿佛停止一般,三日月有些手足无措,但是他想要闭上眼睛回吻时,人鱼放开了他。窒息感消失了,他发现他居然能在水下呼吸了。鹤丸拉起了他的手朝更深的地方游去。
鱼群围绕着鹤丸,和他嬉戏,当三日月想试着触碰鱼群时,它们却立刻散开,逃出了三日月的触及范围。鹤丸笑了,他抓起三日月的手,引着他轻轻碰了碰一只小蓝鲷的嘴唇。小蓝鲷凑到三日月跟前,亲了亲他的脸颊,弄得他脸颊痒痒的。鹤丸的手附在他手背上,弄得他心里痒痒的。
当他们再次钻出水面的时候,三日月发现他们已经离岸边很远了。
“看样子还得游过去。”三日月有些苦恼的说道,“你刚刚是怎么让我在水下呼吸的。”
鹤丸一拍脑门,“忘了给你说啦,被人鱼亲吻过的生物也好物件也好,都会得到暂时在水里存在的权利,也就是说你被我亲过就可以在水里呼吸,但是当他接触到空气的时候,这个能力就会消失。”
三日月点点头,表示明白。鹤丸挠挠头,“早知道不钻出来了,还得再亲你一次,好麻烦啊。”说着,人鱼又捧起三日月的脸,浅浅挨了一下他的嘴唇。
“鹤丸。”
“嗯?”
“你知不知道在人类世界里,亲吻嘴唇是恋人之间的事情。”
“欸?欸欸欸欸欸欸!!!!!!!!!!”
三日月很满意鹤丸的反应,勾起嘴角轻笑了一声,之后先鹤丸一步钻进了海里。
他们回到岸边的时候,已经全部补给完毕了,小狐丸看到三日月从水里钻出来的时候显然吓了一跳,不过看到了跟在他身后的人鱼就明了一切了。今剑率先跑了过去,而目标却是鹤丸。鹤丸喜欢小孩子,很快就哄的今剑一惊一炸蹦蹦跳跳的了。三日月甩了甩湿嗒嗒的头发,走到哥哥身边。
“补给完毕了,他们还猎了些野味回来,这几天有好的吃了。”
“行吧,随他们去了,死里逃生总该庆祝下。”
“嗯,那说好了啊,今天晚上你得到场啊。”
“我就算了。”
“三日月,你是船长,每次都不在场大家会失望的。”
拗不过小狐丸,三日月只好点头答应。准备回程时,他走到鹤丸跟前,“你说要我给你讲故事,我该怎么找你。”
鹤丸愣了愣,他显然没想到三日月还把这事放在心上。他说了句等我一会,就钻回海里。
过了差不多一刻钟,鹤丸喘着气浮了上来。他从脖子上卸下了一个红珊瑚做的短笛,放到了三日月手里。
“你要见我的时候,吹响这个,我就会出现了。”
三日月也想了想,收下了人鱼的礼物。鹤丸正要离开,三日月捧着他的脸,轻轻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还你的。”
鹤丸知道了亲吻的含义,登时红了脸钻下水面不见了。

“起--锚--!”
三日月的船只再次起航了

 
 TBC

评论(31)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