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我师父是神级大佬(3)

大概就到这里结束了吧这个
21
小狐丸决定远离三日月,反正最近没比赛,他就根石切丸说不要让他看见三日月,一旁的今剑为什么,小狐丸说每次被逮到就会被摁着跟他徒弟打竞技场,连着输也不行连着赢也不行,行吧他躲着点吧。
今剑问小狐丸三日月收徒弟啦,小狐丸点头,今剑又问人怎么样啊,小狐丸说挺好的,前两天意外视频了,结果好像特别符合三日月审美。
今剑转了转眼睛,又问,“那三日月特别宠他徒弟咯?”
“那哪是宠徒弟啊,那跟宠情人一样,什么好装备好外观都给他买啊,他徒弟又一次野外看见我了,我俩加了个好友,我跟他说三日月是我哥,他差点眼泪汪汪的求我别让三日月给他买东西了。”
“哇!”今剑都要跳起来了,“他都没给我买过!”
“他也没给我买。”小狐丸撇了撇嘴喝了一口咖啡。

22
三日月训练完了就靠在转椅上玩手机,偶尔还笑一下,今剑偷偷凑过去看他干什么,三日月抬手了挡住了今剑的额头,手上却不停地打着字,生怕回慢了。
“三日月你干嘛呐!都不让我看一下!难道你叛变了!“
“没有。”
“那你不让我看!”
“少儿不宜。”三日月又换成了双手打字。
他在和鹤丸聊天,视频之后两个人都看对了眼,开始频繁交流,而且聊的话题也并不仅限于游戏了,鹤丸连名字啊住址学校全都告诉三日月了,三日月只说了全名,说自己工作了,没告诉鹤丸自己是干什么的。
“对了明天面基能不能改天啊?”鹤丸问,“明天有官方的线下直播诶,三条战队和织田组都要去啊!”
“你要看谁?”
“三条啊,狐狸要去,天狗要去,诶,弥月怎么还没消息啊,我都没见过他人在屏幕上露脸。”
三日月想了想,“你想见战队的人?”
鹤丸打了个对号过来,又紧跟着说“我可是因为三条入的坑,三条可算是初心,真想见见三条的人啊。”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能进三条战队的话,你来么?”三日月忐忑的心情打了这行字上去,他等了好久的鹤丸的回复,那边似乎在认真考虑这个事情。
差不多等了快两分钟,三日月打算换个话题的时候,鹤丸回消息了。

23
鹤丸是真的被他师父吓到了,可是这句问话又不像是开玩笑,好像他说想就能进战队一样。
那就认真回答吧。
左思右想鹤丸都找不到答案,想的话是真想,可是他又不想一辈子打游戏,那样太无聊了,但是他觉得他跟着师父的时候从来没有无聊过,仿佛这个游戏的乐趣就是他师父。
他那个小姐姐解了cp关系,也退了那边的公会,他想着哪天让他师父带他去加那个他50级没加的公会,然后跟着他师父好好打。
那,如果他师父在战队里的话,他就会去战队了吧。
鹤丸想着,又点点头,想是肯定一样。

24
“一辈子打游戏太无聊了。”
鹤丸回复了一句,三日月攥手机的手紧了一点。
“但是跟着师父就不无聊,所以师父你要是在三条里,那我肯定去,所以师父你要努力进三条呀嘻嘻嘻。”
三日月看着鹤丸俏皮的嘻嘻嘻哭笑不得,他算了算时间,现在离明天线下活动还要20多个小时。
“哈哈哈,那我就努力给你看咯。”三日月回了一句,之后扔下手机就急匆匆推开了石切丸办公室门。
作为三条战队的老板,石切丸绝对是有那个能耐的,他至少能压得住三日月这号人,但是石切丸看着三日月冲进来的架势,就觉得他又要掉头发了。
“联系主办方,告诉他们我明天要到场,一定要让我参加。”
“为什么?”石切丸特别不理解三日月这种不想上电视只想安安静静打游戏的人为什么突然要上场,“还得给你加东西。”
“我不管,我要出场。”
好嘛,少爷脾气出来了。
“行吧行吧都依你。”

25
晚上八点,石切丸把入场证三日月的时候狠狠地拍了他一下,那个打击,三日月一口老血差点被拍出来。
“亏的是你,要不然主办方是真不改了。”
三日月笑了笑,继续聊他的天,他知道主办方一定会同意的,这点他有十成十的把握。
一,他再打两三年就要退役了,主办方就是他的消息挖不出来就等着三日月开口要做节目呢,这下一下子撞到他们心坎里了。
这第二呢,三日月有点小小的自大,不过他有那个资本。
因为他是那个让鹤丸乃至更多人敬仰的那个大神啊。
他就是弥月,他不喜欢露脸,但是为了鹤丸,他可以改,他不喜欢做访谈,但是为了鹤丸,问他什么他都说。
只要是为了他徒弟。
“面基改时间吧,我明天有事。”三日月还是没告诉鹤丸,他就等着鹤丸明天发现那给他准备的个小小惊喜。
“好啊,我等直播,今天刚刷出来,说明天有神秘嘉宾,我还好奇是谁呢。”
“好啊,那你等着吧。”
“怎么感觉你知道点什么呢…”
三日月不回话了,鹤丸只好洗洗睡。
三日月看了看石切丸的离去身影,又翻着看了看配色挺好看的证件,突然觉得石切丸196的个子更加高大起来。
“谢谢老板!明年给你再拿个冠军回来!”三日月难得的大声喊道。

26
鹤丸定了一个九点的闹铃,直播是十点,他九点半就开始不停的刷新页面
最后直播链接出来了,点进去之后是那种轮播画面,就是各个战队的主力啊用的号精彩片段展示。
弥月在天上砍出的月牙形状的冲击波排在第一位,鹤丸管那个叫月牙天冲,还给三日月说了,三日月乐的不行说你应该改个名字叫月牙EA,鹤丸说那就改成月牙咖喱棒。三日月说这个名字好,就叫这个吧,鹤丸就笑,停都停不下来。鹤丸还说以后弥月打这个招式的时候就给他配音,喊一句,“月亮啊!起来嗨!”
三日月说他手游玩多了,鹤丸说更厉害的,弥月改名吧,叫他月亮战机。
三日月就听鹤丸在耳机里笑出猪叫,他在这边跟着笑出马鸣。
直到正式开播,开始介绍战队,三条战队出场了,第一个是天狗,好小一只,鹤丸听说过天狗小,没想到这么小。
第二个是三条颜值抗把子,而且也算是三条的门面,狐狸,一直很帅,他把长长的白发扎起来了,显得更加帅气,一笑还漏出犬牙,会很可爱,反差萌啊。
鹤丸还是在心里diss了一下狐狸,心说他师父在三条哪里还有他抗把子,那颜值担当肯定是他师父的了,这话他给旁边跟他室友说了,室友翻个白眼说他是他师父的无脑吹。
鹤丸不否认,他就是吹他师父怎么着吧。
第三个上来的是岩融,据说他的账号名就是他的名字。
嗯,挺配。
最后一个上来的是神秘嘉宾,主持人说是临时加上来的,但是一定能让大家惊喜。
弥月。
一身休闲款的深色西装,眼里噙着温柔,冲着镜头笑了一下,底下一票小粉丝都傻了,仿佛别人都是来打游戏的他是走红毯然后拿个小金人的。
是真的,鹤丸愿望成真了,他出场就真的没有狐狸什么事儿了。
底下一阵沸腾,毕竟这人长得太标致了,别人原来以为弥月出场的原因是因为长得丑没成想人家是怕美的亮瞎你们的眼。
鹤丸也傻了,倒不是因为弥月太美,因为这张脸他见了无数次了。吃了一半的薯片掉到地上,鹤丸没去管,他的眼睛直勾勾的屏幕
“师…父…”

27
三日月入席了,他把外套搭在椅背,开始做轮流访谈,先是问今剑这么小忙不忙学业啊,今剑说功课太简单了打打游戏玩嘛,没想到打进职业圈还是三条战队最快得那个。
又问岩融说作为近战的主力有什么发愁的没有,岩融哈哈大笑说没什么,就是除了狐狸其他人都不按原定战术打。
三日月在旁边打了个喷嚏,被小狐丸指证说最不按套路来的就是他,制定战术都要把他这个不确定因素放进去。
问到三日月的时候,像是开了火的机关枪,毕竟三日月上节目的机会太少了。
“弥月什么时候退役呢?”
“本来说再打两三年就退了,但是现在缺人,想带一些新人起来再说。”
“那有人选了么?”
“不知道呢,现在小辈有点不把电竞回事了,配合也不好。”三日月说这话的时候被旁边的小狐丸和今剑一块拍了一下。“现在三条里能提上号的很少,但是我觉得其实高手在民间嘛,最近不训练的时候就随便玩玩,遇到一个不错的人,后来就想把他招进来,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说这话的时候三日月有意无意看镜头。
鹤丸知道这是在问他。
“那如果愿意的话,你要亲自带他么?”
“那是自然。”不如说现在就在带。
“那下次大赛我们能看到师徒联手么?”
“一定会的,而且肯定会持续好几年,当然,他得先同意。”
主持人还问了很多,鹤丸都没有仔细去听。
他关掉了直播,打了两个字给三日月,就钻进被子里了。
舍友看鹤丸这个状态,只好打开自己的电脑看直播了。

28
“骗子。”
三日月下了节目就打开手机,看见鹤丸给他发来的话,脚步停了一下,若无其事的收起手机,他又给石切丸出了难题,后面还有两天的活动,弥月这个人都再没有出现了。
三日月露脸是给鹤丸看的,既然鹤丸不看,他就没必要去扬起笑容把温柔倾注给每一个人。
他理解鹤丸得心情,他觉得自己是随便玩玩,他以为自己没把他当徒弟,只是为了拉人进战队而已。
三日月知道是自己太急了。
之后他上游戏,鹤丸的头像永远是黑着的。
线下敲他也不回,甚至到最后都发不过去了。
对方未添加您为好友,请验证。

29
鹤丸把游戏A了,他入坑是因为弥月,出坑也是。
他删掉三日月的时候,在界面停留了足足有十分钟之久。
他特别喜欢三日月,喜欢和他聊天喜欢和他打游戏,他甚至想过以后了和他师父一起过。
但是他师父原来从来都没把他放眼里,他只是想吸纳新人而已。
鹤丸重新开始现充生活,他开始做饭,但他下意识的不放青椒和洋葱,三日月曾经告诉鹤丸他不吃这两样。他开始替他舍友买洗发水,买的是薄荷味的,因为三日月说他的洗发水是薄荷味。他开始买零食,买的薯片挑的全是蜂蜜黄油味,因为三日月说他没事喜欢吃蜂蜜黄油味的薯片,那是他唯一吃的零食。他上课想着这首诗如果三日月读出来一定很好听。他干洗店的印花集满的时候,得到了两张免费券,他想给三日月一张来着,因为他们原来说好了,谁先集满那家连锁干洗店的印花,免费券就要分给对方一张。
鹤丸看见宠物店里的奶牛猫,想养一只,可是他没什么闲钱去买猫粮。三日月原来说想养猫,鹤丸说他也想养,三日月说两个人养一只吧,他负责买猫粮猫砂,鹤丸负责照顾。鹤丸说好啊,那就养奶牛猫吧,超可爱。三日月无奈的说你和它脾气挺对的。鹤丸问为什么,三日月说黑白配色的宠物都是神经病,比如哈士奇比如奶牛猫。鹤丸说他是红白配色,而且也不是宠物。
鹤丸现在现充极了,不过就是从满脑子游戏里的弥月,变成了满脑子生活里的三日月。

30
三日月憋不住了,他受不了没有鹤丸的日子了,他又请了假。
他和鹤丸恰巧在一个城市里,但是从来没遇到过,不过三日月想,就算不在一个城市,也要去见他。
他翻出了的鹤丸租住的两人公寓的地址。
他要去找他。
当他楼梯口见到鹤丸和他大概是室友的人拎着零食走过来的时候,他叫住了他。
鹤丸也很惊讶,舍友接过了鹤丸手里的东西,说了句慢慢聊,就匆匆上楼了。
“你来干什么。”鹤丸把围巾围了围,双手插进兜里,面无表情的盯着三日月。
“看不到你我挺着急的。”
“我把游戏A了,我不会进战队,你的目的也没法达到了,我也没你这个师父了。”鹤丸说着就要走,三日月堵住了楼梯把他拦住了。
“让开。我还有论文要写。”
“鹤丸,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只是恰巧认识你了之后觉得你还不错,想让你和我一起。”
“恰巧?太巧了吧?恰巧你是弥月恰巧你在三条恰巧你是我师父?”
“是啊,就是…这么巧。”三日月越说声音越小,鹤丸哧了一声,推开了三日月。
“别再来找我了。”
“鹤丸!”三日月叫住了正要上楼的鹤丸,鹤丸没有停下,三日月就追了上去,鹤丸越跑越快,到了门口发现好死不死没带钥匙,他开始疯狂砸门。
三日月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拉住了鹤丸的手臂,对方想要挣脱,但是他手劲太大了,根本挣不开。鹤丸被三日月强行扭头让自己看着他。
“鹤丸,你上次没理我的那个星期我被小狐丸骂惨了,因为一直不在状态,我破你的记录是想让你来找我,跟我吵架也好。这一个月我都没有训练,我喜欢和你一起打游戏和你聊天,我也喜欢你”三日月顿了顿,“也许我们可以换一个关系。”
鹤丸诧异的盯着三日月

小舍友刚进洗手间就听见鹤丸砸门,匆匆提了裤子赶紧去开门,接过被堆放在玄关刚刚买的东西拌了一跤,他揉揉摔痛的腿赶紧开门,门一打开,他就懵了。
三日月用力的吻着鹤丸,一开始鹤丸还在抗拒,后来推拒的手软了下来,变成和三日月十指相扣,鹤丸的围巾掉到了地上也没有管,他开始回应着三日月,之后紧紧抱着他的脖子追着三日月的舌头。
三日月楼着他的腰,和鹤丸唇齿纠缠,他舔过鹤丸的舌面,吮着他的嘴唇,直到鹤丸发出了小声的嗯唔声他才放开。

“咳。”舍友适当的咳了一嗓子,让刚刚成为恋人还在含情脉脉的对视的师徒二人立刻醒悟。
“啊…”鹤丸红着脸摆手,“不是我们只是正经师徒关系,你你你别想太多。”
舍友心想他没想多,都亲上了,还亲成这样子,怎么会是他想多了呢?
三日月倒是自然,搂着鹤丸的肩膀让他贴在自己怀里,附在鹤丸耳边说“要去看看么,你将来的战队?”
“我可还没同意。”鹤丸嘟囔着。
三日月轻笑了一声,吻了吻鹤丸通红的脸颊,“那我明天来接你”

“哦…”  

评论(32)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