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我师父是神级大佬(2)

沉迷写段子
 10
“师父!”
“干嘛。”
“弓太贵了。”
“不贵,拿着。”
“哦。”
这哪门子的不贵。
鹤丸想着,把弓喂到了满级。

11
三日月突然开始翻箱倒柜,小狐丸在他打开第三个箱子的时候问他找啥。
“账号卡。”
“你要换个小号了?枪不是挺好使的么。”
三日月翻出了一个小盒子,拍了拍手上的灰。“没,想起来原来小号上有个没穿过的装备,翻出来给我徒弟。”
小狐丸一口水喷出来,“你收徒弟了?!哪个号?”
“枪兵。”
“哦,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大号带徒弟。”
“是这么想来着。”
三日月看着十几张账号卡陷入沉思,ummm,他下次应该把上面都贴上标签。

12
“师父!今儿去哪儿啊!”鹤丸顶着Lv50一边蹦一边吵他师父。
三日月特别有耐心,只不过偷偷把耳机音量调小了一点。“加公会,这样你日常任务能好做一点。”
“我不想加公会。”鹤丸在电脑前坐着,往嘴里扔了一片薯片,撅着嘴嘟囔。
“你不加公会哪儿玩的下去。”三日月不去理会他的任性,带着他,往自己的公会走
鹤丸停下了,“我不去,我有师父就够了,不用加公会。”
三日月闻言停下了。
他刚说了什么,有师父就够了是么。
好!好啊!
“那就不加了。”
三日月掉了个头。
等会,鹤丸懵了,我靠我就是撒个娇没说真不加啊师父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师父!!

13
三日月带鹤丸去了竞技场,鹤丸之前级数太低,根本连手速提都没提上来就被别人摁在地上摩擦了。现在鹤丸装备好了级数高了,三日月想看看他徒弟到底学了个什么,于是联系了小狐丸。 
“过来竞技场。”
“我训练呢,待会。”
“过来。”
“咱俩不都打了好几架了么,那么着急干嘛啊。”
三日月冲着耳机里得鹤丸说了句等我两分钟,然后亲自把小狐丸拎到了他的电脑跟前。
“靠!跟你徒弟打啊!”三日月点点头,拿着桌子旁边的酸奶喝了两口。
小狐丸顶着压力上了,第一局他摁死了鹤丸,收到了三日月眼刀x1。第二局他放了个水,鹤丸赢了,收到了来自地狱的魔爪x2。
“赢也不是输也不是你要我怎样!”
要怎样要怎样,还不是像爸爸一样把你原谅。
“你得输他,但是不能太快死,要显得你很认真跟他打,但是还是输了,别一上来就放俩空大,傻子都知道你放水。”
小狐丸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14
鹤丸开始打pvp之后升级特别快,现在野区boss不要三日月帮忙一个人也能干过去了。他就慢慢的不想跟着他师父,开始自己闯荡他的小天地,他遇见一个超级可爱的小姐姐,小姐姐要个cp,说只线上不线下,鹤丸说好啊,扩就扩嘛。
三日月不乐意了。
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带大,好嘛,你跟别人跑了。
但是三日月是谁呀,他是三日月呀,为了不把自己OOC掉他强忍着怒气点了头,同意了这门“婚事”。

15
可是鹤丸是真的跟着别人跑了,三日月叫他他说忙着呢,然后三日月就听见系统提示,他家鹤又破了哪个野区的记录,理应高兴呀,自己徒弟都能独挡一面了。
但是那个小队里面没他三日月啊,他就想让他小徒弟跟在他身后,给他打辅助,他小徒弟打辅助可好了,他说往左绝不往右,后面的远程跟他跟的可近了,三日月从来不费力就能冲到boss面前。
PvP的时候他徒弟拖着对边,自己杀进去给他徒弟打经验。
当三日月一个人刷爆了鹤丸刚刚破的那个记录,就等着他徒弟跳着脚来找他,可是他把耳机调到最大都没有人来烦他了。
三日月想他徒弟了。

16
“三日月你这两天没事刷什么野区boss啊?你那记录是人打的么?几个人打的啊?一个人?你疯了?把比赛的手速拿去刷野你有病没啊?”
小狐丸跟他哥打电话得时候都炸了,整个毛是立起来的状态,“总之你过来训练,都偷懒两天了,手要僵了吧。”
三日月翻了个身,“我请假不行么,病假。”
“你生病了?”
“嗯,有点感冒。”
哦,小狐丸明白了,他批了假,挂了电话,转身跟石切丸说三日月请病假。石切丸问什么病,小狐丸不加思索的回答。
“相思病。”

17
睡到中午三日月是被滴滴醒的,他爬起来一看,电脑没关,就看聊天记录99+,全是鹤丸一个人刷出来的。
他刚想坐下敲字,就看见弹窗跳出来
对方请求视频通话,视频通话。
三日月看着一身睡衣还炸毛的头发,再次陷入沉思
接,还是,不接。

18
鹤丸一个星期没和他师父说过话了,他不停的刷记录,打野,刷竞技场,就等着他师父能表扬他。
结果呢,那边连个信儿都没有,但是头像是亮着的,而且每次他把记录刷出来之后他师父就一个人把自己的记录破掉。
那就是自己还不行吧,他师父可是神级大佬呀。
今天鹤丸上线之后想敲敲他师父,发现常年在线的师父居然不在了,他就线下狂敲三日月,敲了大概一个半小时都没人回,鹤丸都要急死了。
可能静音?鹤丸想着,那就视频过去,大不了看见一个浑身冒绿气的大叔?
他打过去了,过了大概一分钟,对面接起来了。
我靠,跟声音一样好看,鹤丸觉得自己眼睛聋了。
不对,他在说什么。

19
三日月一分钟之内冲去厕所洗了把脸捯饬了一下头发,之后坐回去,接起电话。
“师父!”对方愣了一下,“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我能出什么事,就是感冒了没上线,又不是没我你就不活了。”三日月笑了笑。
“就是不活了!你一周没理我还以为你嫌弃我了。”
三日月看着那个白毛徒弟叨叨叨。
啊,真可爱,他是天使吧。
第二天,不对,挂了电话,这个快三十的三日月宗近成了鹤废。

20
见三日月大冷天连秋裤都没穿还神清气爽的来上班,很好,他徒弟可算回来了,小狐丸在心里给那个“鹤”比了个大大的爱心。
“三日月,官方有线下活动的邀请,你去不去。”
“什么时候?”
“下礼拜” “不去。”小狐丸知道三日月不喜欢参加线下活动,但是见他头一次拒绝的这么干净利落。
有猫腻。 “为什么?”
果不其然,三日月瞪了他一眼,之后悠悠的开口,“我和徒弟要面基。”
闭上眼睛,心中默念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伤心的是你自己。

TBC

评论(22)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