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活击衍生物

【1】
鹤丸收起刀之后松了一口气,像猫一样甩了甩毛把现场吹起来的羽毛和樱花抖下去。回头看见三日月不停的吐着舌头。
“怎么了老头?”
三日月尴尬的吐出舌头,一片纸质的樱花花瓣粘在了舌头上,手上带着手括也不好直接上手。
鹤丸没憋住一下子笑了出来,跑到三日月跟前,看了看四周没人,导演也在看刚刚的镜头有没有到位,源氏兄弟那边因为髭切擅自改了台词叫了膝丸,弟弟丸现在我处于炸裂状态。
鹤丸偷偷凑上去用嘴唇呡主了三日月的舌头,叼下了那片纸质花瓣。
看他叼着那篇花瓣,三日月刚要说些什么,导演就说要再来一条,鹤丸咧嘴一笑,把两根食指交叉放在嘴前,做了噤声的姿势。
之后化妆师立刻上场为两人补妆,道具师也冲上来检查道具。

【2】
“没想到最后一场戏是我的空战啊。”鹤丸挠了挠头,让威亚组给自己绑紧威亚。
最后一场戏是鹤丸在空中从刀化型,然后剩下的几把刀也随之跟上。因为拍摄难度大,就放在了今天,花一上午的时间去拍。
“总之小心。”昨天就杀青的三日月突然出现在鹤丸身边。
“你怎么在!你不是杀青了么!”鹤丸吓的往后一退,威亚师刚要给他扣上钢索就被打断了,鹤丸连忙回身说了一句对不起,之后转过头瞪了一眼三日月。
三日月挑挑眉全当鹤丸调情了,“想请你吃饭不行么?”
“那给我打电话就好了,干嘛非要跑来。”
“看你翻跟头。”
鹤丸白了他一眼,之后在天上飞的时候多翻了一个跟头给他。

【3】
三日月等鹤丸换好衣服拦揽着他出了拍摄场地,结果因为忘记了今天是全剧杀青,场外早就被各家粉丝围的水泄不通。
一开门,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就扑到两个人脸上,已经走到安全出口的源氏兄弟一脸过来人的看着傻在那儿的小情侣,叹了口气跟着经纪人走了。
到底鹤丸还是反应快,赶紧把三日月揽着他腰的手拨了下去,于是三日月改牵着鹤丸的手了。
鹤丸用力的捏了一下三日月的手,脸上却还是不动声色的跟被保安拦着的粉丝们招手打招呼。两人的经纪人见两人出来了,立刻冲了上来,那两个人拉着往安全通道跑。
三日月斜眼看见了粉丝群众一个很小很小的被保安隔开的通道。
“能跑么?”他对鹤丸说
鹤丸立刻会意,“没问题!”
三日月二话没说,挣开了经纪人的手,拉着鹤丸就从那里跑路了。

【3】
有几个反应快的粉丝已经跟上了两人的步速,三日月扯着鹤丸的手腕在前面飞奔。
“前面左转进巷子,翻过栅栏打开新世界。”
“没问题。”说着三日月停了下来,拉过鹤丸一个公主抱就给抱起来了。
鹤丸完全当机,跟吸了猫薄荷的猫一样僵在三日月怀里,后面的小粉丝比鹤丸反应还大,一部分被保安拦住了,但是还有一部分和笔者一样的狂热cp粉冲出重重阻隔,想要继续挖糖吃。
转身跑进巷子,鹤丸活过来了,抓着高出自己半个身子的铁栅栏攀了上去,三日月在地下托着他的脚让他翻了过去。
过去的鹤丸看着已经有人冲过来了,只能干着急,谁知道三日月一脸轻松后退几步来了个三角跳。稳稳的落在了鹤丸面前。
鹤丸看着这明显是为了耍帅的耍帅行为,一时不知道怎么吐槽。
谁知道三日月拦着鹤丸就和一群小粉丝隔着一个栅栏来了个必杀技——抬起鹤丸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这个真剑必杀不只杀了一片粉丝还彻底把鹤丸秒杀。刚刚才活过来的鹤丸立马又成了吸了薄荷的猫。三日月抱着鹤丸的腰,回头赏了一票粉丝一个wink,低声在鹤丸耳边说:“向导,新世界在哪儿呢?”

【4】
鹤丸拉着三日月进了烛台切的咖喱店的时候,店里还没什么人,烛台切还在准备晚饭用料。
“这是我朋友烛台切光忠,他做饭老好吃了,每天限量,来晚了就吃不到了。”鹤丸说这话的时候感觉特别自豪,让三日月有种错觉,这店其实他盘下来了。
“阿鹤!”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孩子朝鹤丸扑过来,“阿鹤!我想死你啦!我给我们同学说我认识你,他们都不信。”
鹤丸把孩子的头发揉成鸡窝之后收了手,“那我下次去校门口接你。”
“好耶!”说着就蹦蹦跳跳的跑去撸猫了。
三日月摘下墨镜,低声问鹤丸“你私生子?”
“神经病,光忠他弟弟。”
“哦。”
也许是他神经病了,三日月心想,鹤丸又生不出来他的孩子。

【5】
“饭还没好,这是新做的,你们先垫着吧。”烛台切把两块蛋糕推到两人面前,“要是来逃命的话,可能再过二十分钟这里就有人了。”
三日月点点头,不慌不忙的吃完了他的那块蛋糕,鹤丸在一边一直耍着手机,见三日月吃完了把他吃剩的半块推到了他跟前。
“有什么事么?”三日月凑过去看了看。
“啊,咱们不是跑路了么?上头急了,打电话过来我没接,我让经纪人帮忙料理了,他不是才当经纪人嘛,于是我就在教他怎么说话啦。”
三日月点点头,兜里的手机就想起来了,他拿出来一看,哦,老爷子兴师问罪来了。
三日月一边嗯嗯啊啊的应付过去一遍打手势示意让鹤丸上推,打开看看怎么回事。
结果打开一看才知道,俩都上热搜了。
鹤丸决定干票大的,拉过三日月的手勾着他的小指拍了一张,加了个滤镜就发上去了。
在老爷子发现之前三日月挂了电话调成了飞行模式。
鹤丸匆匆忙忙吃完了他剩下的半块说了声多谢款待就拉着三日月从后门走了。
烛台切叹了口气,收了盘子,迟早有一天,他这家店会成为网红店。

【6】
“回谁家。”三日月问。
鹤丸想了想,挑了下眉,“这里离你家比较近。”
三日月耸耸肩,“真幸运,拍戏场地就在本地。”
“是啊,”鹤丸从三日月兜里摸出一个套子,“很幸运,你也带着这个。”

【7】
“嘿,你还没请我吃饭。”鹤丸和三日月在床上云雨了大概两次之后突然想起来这事,“而且这还是下午。”
“帘子拉上和晚上没区别吧,做完刚好到饭点不是么。”
“唔……真希望我还爬的起来…”鹤丸顺着三日月翻了个身,趴在了床上。
“没了,”三日月拉开了抽屉,里面平常用的保险套已经用完了,“我直接进去了。”
“之后清理干净。”鹤丸无奈的叹了口气。三日月低声说了句我知道了,就一杆进洞了。
“抬高点,我不好进去。”鹤丸听话的把臀部又抬高了一点,立刻就被冲撞的差点栽倒,最后脸部胸部完全贴在床上,枕头过滤过的喘息有些闷,不过并不妨碍两人的兴致。
“喂…你是不是…不行了啊…再深一点啊…”

【8】
三日月还是给鹤丸留了吃饭的力气,他订完外卖之后在满是吻痕的脖子上有亲了一口。鹤丸洗完澡瘫倒在床上,泄愤一样用脚蹬着坐在床沿上的三日月,“辣鸡老头子。”
“可是你喜欢。”
“谁会喜欢你个色老头。”
“唔,你说的哦”
“我是不会原谅你的,我刚拍完动作戏还被你拉着跑那么远,回来又被你折腾,我要死了。”
“哦。”
“喂,我生气了啊!”
“吃不吃凯撒沙拉。”
“吃。”

【9】
等外卖的时候鹤丸套着三日月的T恤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愣。
“想什么呢。”三日月倒了一杯冰水放到了床头,自己则爬上了床,抱着暖暖和和的鹤丸。
鹤丸扭了个身,钻进三日月怀里,“我在想最后一次两人联手会不会很突兀,因为之前完全没有交际啊。”
“你是说剧本?”三日月问,见鹤丸点点头又说,“嘛…都拍完了也别想这么多了,说实话我是不太喜欢这次的脚本的,完全是以打戏为主,保护历史这几个字我听的都要耳朵生茧了。”
“例如小贞写作文字数不够凑字数?”
“有点那个感觉吧。”三日月安慰一样拍了拍鹤丸的背中,“不过最后我到不觉得突兀。”
“为什么?”
“因为台词里不是说了么,原来我们不是二人组么?”
鹤丸点点头,又把三日月抱紧了一点,“也就是说配合默契的原因是两个人原来一组,而且我的实力也是你认可的咯。”
三日月眯起眼睛笑了笑,对鹤丸的想法表示认同。
“就像现在的我和你一样。”

【10】
晚饭太过丰盛,三日月和鹤丸中午都没吃饭,又做了那么多体力活,两个人除了吃完了32寸的披萨以外还吃了一堆小食,当然还有凯撒沙拉。
为了消耗这么多卡路里,三日月又把光着屁股只穿着他的旧T恤的鹤丸摁在地板上来了两发。
所以第二天他们几乎睡到了中午才醒,所以推特上媒体界的各种腥风血雨和老爷子们兴师问罪的电话并没有收到。
当然,鹤丸揉着鸡窝一样的头发打开门的时候是老爷子本人的时候他的第一反映竟然是捂住自己衣服上的花纹,尽量不让老爷子看出来他穿的是三日月的衣服。
老爷子开口之前,三日月也下楼过来了,一脸刚刚还满脸睡衣,下一秒立刻清醒了。
“你们实锤了…”
只剩下点头了。
“发布会需要么?”老爷子瞪着两个人说着反话。
“不……不用了吧…去年实锤的事情现在才开发布会是不是有点晚…”
“……”
“对不起!!”

FIN

评论(41)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