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 ABO+哨向】逆转(十三)

•砍电线的护妻狂魔上线了
•部分动作描写想的是活击

鹤丸被身边的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挡了一下头部,往三日月那边靠了靠。冷静下来之后就将哨兵的神经扩散开来,捕捉附近的信息。
他们早已远离闹市区,估计是逮着鹤丸出任务回来怕他查出些什么,他们以为鹤丸是一个人,没想到车里还有三日月宗近。
“我们被围了,四面的楼顶上一角一对哨向,他们肯定也发现你了。”
“只能干了吧…”三日月左手在空中划了一段距离,金色太刀出现在了他手里,“你刚刚为什么没感觉到?”
鹤丸被问道的时候愣了,脸迅速就红了,之后支支吾吾的说,“因…因为你的信息素…太好闻了…”
三日月轻笑一声,在打开车门之前,“东边和北边交给你没问题吧。”
“那你来解决南边和西边。”
两人一同打开车门,同时一个前滚翻避过了扫射过来的子弹。鹤丸快速闪避着,他顺着楼层的管道攀了上去,飞身跳起的同时手里幻化出白银太刀,像端着狙击枪的人竖劈过去。
那人连忙用手里的枪格挡,堪堪挡住了鹤丸的进攻,但是防线也已失守,鹤丸趁机冲上房顶。在那人后退的同时自己打开了通讯器自带的战斗记录模式。
“这么好的证据不要白不要啊,我要是你们就不穿第一舰队的队服。”
鹤丸用手指点了点军服上的代表部队的徽章,不同的不对代表标志不一样,鹤丸所在的第三舰队的代表是新月玫瑰的样式,他自认为挺好看的。而对面代表的是权利,自然用了菊花和独角兽。
那人不答话,扔掉对近战毫无用处的狙击枪,手中也和鹤丸一样幻化出了一把刀,不过看刀刃的长度,应该是胁差。那人矮身俯冲过来,西边的那个人也已经察觉到,朝鹤丸冲了过来。
鹤丸立刻起跳,借着屋顶上的各种设施在空中翻飞。在空中的时候他斜眼看了一眼三日月那边的战况,对方完全将敌人压制了,鹤丸借力停在墙面上,黑色军服的衣摆在身后散开。
“那这边也该努力了啊…”这么说着,鹤丸立刻对着墙面猛地蹬了出去,手中的太刀迅速划过空中,将一开始拿枪的那人一个竖劈,那人现实拿刀接下来了鹤丸的一击,没想到的是,鹤丸根本没有落地,没有给想夹击的另一个人机会顺势在空中旋转了一圈,以更大的力道砍了下去,只听咔嚓一声,那人的刀刃便裂开了,鹤丸的落地只是脚尖轻点,但是身体却向后撤出去老远,“哈哈!太慢了!”
三日月宗近听见那边类似得胜的声音,嘴角勾起微笑。“那我也认真些好了。”说着,他将刀收进刀鞘,矮身冲出去,以高速避开了扫射的子弹,这边的敌人还没有拔刀,大概是对自己的火力比较自信。可看到三日月一路电光石火杀过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拔刀就被三日月抬手一拔刀,向靠前的人拦腰斩去,他人连忙拿枪杆挡住,没想到被三日月反手一用力,直接将枪杆砍断,敌人连忙退后几步。
三日月刀在划过一个弧度之后变到了臂长无法企及的后背角度,没想到的是他直接松开了右手,让刀悬空了,借着初速度的惯性,刀向后飞了一小截,刚巧被左手半道截住,同时三日月骤然蹬地,逼上了敌人,左手反手拿刀再次斩了过去。
面对如此强大的攻势,敌人完全无法招架,这次手上的刀还没拔出来,就被三日月给别断了,刀刃精准无误的斩断了他的腰部。
鹤丸国永见那边已经解决了一个了,不甘示弱,也不再蹦来蹦去的耍着他们玩,他落到地面上的一瞬间便蹬地冲了出去,划过一个Z字,绕过了前面拿着太刀准备防守的人,用压倒性的速度,逼向那个刚刚胁差被他砍碎的那人。
拿太刀的那人见队友要受难的时候,也反方向冲了过去。鹤丸似乎是料到他会来接自己这一刀,轻笑一声,起跳的瞬间从上自下劈了下去。那人赶紧将太刀横举过头顶,防住了鹤丸。鹤丸借力将自己翻过了那人,在落地的同时竖劈下去,刀尖从没有刀的那人右肩划了下去直到左腿,鲜血霎时喷了出来,涌向了鹤丸。
前面拿太刀的人感受到了后背的温热,有几滴血甚至溅到他的脸上,回头就想刺向鹤丸,可是回头之后却只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队友。
“在你后面呢。”
听到后面的响声,他瞳孔即刻放大,露出了獠牙,一个回旋踢,击中了鹤丸的腹部。鹤丸连人带刀飞出去老远砸在了墙上,碎裂的墙壁不断的往下掉着碎尸和沙子。
等第一舰队的那人稍稍放松下来之后准备走向鹤丸确认情况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一道黑影直直冲了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了一双闪着杀意的琥珀色瞳孔。
他立刻抬手护住了自己的头部,没想到刚刚鹤丸能斩碎刀刃的力道只在那人的手臂上钳了一个小小的口子。
鹤丸意识到那人的拳头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立刻抽刀回防,这时他听见了和刚刚相似的咔嚓声,愣是顶住一口气防住了这一拳,脚紧贴地面滑出去老远,因为的刚刚打斗碎石出来碍事,把他狠狠的绊倒了,滚出去好远。
面对从天而降的拳头,鹤丸心知再来一拳他的刀就碎了。
远处的枪响击中了砸下拳头的人的背中。攻击偏了,落在了鹤丸耳边,鹤丸刚想翻身离开就被拽紧了头发将他摁在地上,掐住了他脖子的手臂带着蓝色的电流。
这东西鹤丸见过,鲶尾藤四郎极化之后的刀刃也是这样的,带着电流。
鹤丸被掐的已经要窒息了,不管他怎样挣扎都无能为力。拽着敌人的手渐渐无力,瞪着他的腿也变得越来越沉。
就在这时一道疾风劈了下来,那人连忙松开鹤丸躲开了。
三日月解决了手头的两人之后,回头看了一眼鹤丸,见他仰躺在地上,攻击他的人正要落拳,三日月顾不得其他什么,从腰间掏出用来临时防身的手枪,一枪击中但是三日月心知不得已使鹤丸脱身,果不其然,他的恋人连身子都没起来,就被拽回去摁在了地上。
三日月也顾不得什么安危,做了简短的冲刺就跳了过去。在正上方的时候横扫一刀一下去,让那人暂时远离了鹤丸。他落在了鹤丸身边,鹤丸跪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
“极…咳咳…极化过了。”
鹤丸抬眼看了看不发话的三日月,愣住了——那样锐利的三日月宗近他从未见过。他踏出一步,将鹤丸护在身后“我想你攻击他的时候就已经想好后果了。”
“第一舰队向来是最强的,区区向导?”那边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
“谁给你的自信?”
三日月一脚踏了出去,一使力,脚下的水泥登时裂开,皮靴在地上印下了很深的印子。对方正准备按照三日月的身高迎击的时候,三日月下一秒却一刀穿刺了他的腹部。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就把刀抽出来,而是顶着这股力道直直冲向墙面。可对方的脚力显然比三日月更胜一筹,立刻刹住闸,将自己的身体从三日月宗近的刀上拔出来,顺着这个力道朝三日月后背一个肘击。三日月踉跄几步,差点倒下去。就当对方要落地时,鹤丸国永冲了上来自下而上的将刀刃贯穿了那人的腹部,三日月立刻转身斩下了对方的头颅。

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仰躺在破碎的楼顶,喘着粗气,刀被他们丢在一旁。
“你还能站起来啊,最后。”
“我可不想被你护着。”
“这样啊…”
“我开不了车了…”
“你以为我可以么…”
“让一期来接吧…”
“他一定会吓死…”

TBC

评论(9)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