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联文】part.2

哈哈哈哈哈哈没错我就是闪电侠
我现在只想对着清夜说一万句mmp

鹤丸推开厚重的门时沾了一手的铁锈,但是他并未感觉不适,似乎还有些熟悉的感觉。

错觉么?

鹤丸觉得他的步子幅度变大了,在黑暗里狂奔着,他似乎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或者说,有什么东西在前方领着他,让他向黑暗的深处不断进发。

当他停下的时候,四周还是一篇黑暗,像是他跑了这么久还在原地一样。只是他这样想的时候忽视了自己的身体发着光,并且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鹤丸终于肯看看他自己了,他的手明显不是九岁孩子的手,骨节分明,是个成年人的手。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圆嘟嘟的脸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棱角分明的脸,甚至他自己觉得长的还不错。发尾的头发也长出来很多,以及腿,身子,这根本就是变成了大人。

鹤丸对此并没有显得多惊讶,似乎早就习惯了一样。

手腕突然被黑色细丝缠住了,随之而来的便是脚踝,脖子,腰。像是被茧束缚起来一样,他被黑色的细丝包裹起来了。鹤丸还很有余裕的摸了摸这些细丝,粘滑的感觉让他立刻收回了手,但他还是在意识中搜索到了对应的物品。

头发。

这些是女人的头发。

头发做的茧逐渐带着鹤丸沉入了黑暗的底下,在茧里的鹤丸看着黑的黏液从缝隙中流进来,染黑了他身上白色的衣服。他试着去碰了碰黑色的浆液,但那些东西像是有生命一样,躲开了。浆液不断蔓延,不断上涨,但是全部避开了鹤丸,在狭小的空间里再次形成了保护层。

突然鹤丸感觉茧的速度放缓了,逐渐停下,之后由顶部裂开,一点点消失,他被放了出来。烛火摇曳,周围红色的事物让他第一反映,这是神明的地方。

这时女人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鹤丸,好久不见啊,你又回来了?”

鹤丸从地上爬起,寻找着声源,发现一个女人懒散的穿着和服,头发很长很长,散落在地上,根本看不清哪里是尽头。

“你是谁,我怎么在这里,我记得我才九岁多就自杀了。”

“鹤呀鹤呀,你觉得你的行为方式,思维,语言能力,像是个九岁的孩子么?”

鹤丸思考了一会,没再说话了。

女人的指尖亮起了幽蓝色的火苗,点燃了面前香炉里的熏香。“看样子又忘了个干净。 ”他无奈的笑道,“跟你讲了几遍了,我都嫌烦了。”她抬眼看了一眼鹤丸,撇了撇嘴,“我是伊邪那美,这里是黄泉,想起来了么,我最尊贵的客人。”

鹤丸突然觉得脑袋像是要爆炸一样,信息大量涌入了他的脑袋,他呼哧呼哧的喘着气,伊邪那美的话像是钥匙,打开了他脑子里的潘多拉盒子,祸患也好,希望也好,一同放了出来。等他好不容易缓了过来,整理了一下思绪,抬起头看了看伊邪那美。眼里没有一丝不安,甚至平静中还带着期待和嘲笑。

“三日月会带我走的,他会让我从这里出去,不管几次。”

伊邪那美笑的更加邪气了起来,“你以为我会让你二人不动分毫的出入黄泉数次?”

“伊邪那美,你别搞错了,我们本就不是人。”

伊邪那美眯起眼睛盯着鹤丸,她站了起来,拖着宽大的裙摆像鹤丸走去,每走一步周围都在轰响,似乎要坍塌了一样。她没有张嘴,但是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扑过来一样,刺的鹤丸耳膜生疼。就算是这样,他还是站在那里,没有一丝退让的意思。

“鹤丸国永,你曾是神灵,但你忘了么,你是在黄泉呆过的人,切切实实的在这里生活过不少年岁的人。你背负的罪孽太过深重,早已不能让你再次回到高天原成为八百万神之一。”

鹤丸国永抬起一只手,只是指尖对着向他袭来的头发,那些利刃一样的东西立刻拐了方向,四散开来,“那你觉得我这能力,是用来吃饭的么?”鹤丸用调侃的语气质问着伊邪那美,“我依旧是神灵,而你,只能在这黄泉比良坂里孤独一千年,一万年。”

伊邪那美并没有停下脚步,周围的轰鸣声越来越大,“今日就算是毁了这黄泉入口我也要将你带回本来的地方。”

“我本来的地方是高天原,我和你不一样,伊邪那美。”鹤丸垂下眼眸看了看周围抓住他脚的骷髅。脚底突放一股气流,弹开了那些抓着他的骨爪,“至少我的爱人,不会丢我在这里不管不顾。”

“你出去已经不能再轮回了,作为人类的你会对这里抱有思念,之后像这次一样回来。”伊邪那美再次发起进攻,周围的建筑物继续坍塌着,这个被称为黄泉与人间相交的地方在刚才被她的主人毁了,无数的亡灵从漆黑的地面中爬了上来,扑向鹤丸。

鹤丸手里陡然出现一把银白色兵库锁太刀,将扑过来的亡灵一一斩断,里面不乏有自己的影像——他作为人已经死过太多次了。

“你神灵失格——”

鹤丸斩断了名为狠的亡灵。

“你私自将高天原与人间连接起来——”

鹤丸斩断了名为喜的亡灵。

“你作为纯白的神灵却染成赤红——”

鹤丸斩断了名为怒的亡灵。

“你作为神灵却染指尘世——”

鹤丸斩断了名为悲的亡灵。

“你罪孽深重。”

鹤丸斩断了名为爱的亡灵。

“那么,就让我替他背负一半吧。”

五阿弥切。

深蓝色的狩衣晃了两下清晰得出现在了鹤丸和伊邪那美之间。

“三日月宗近!”伊邪那美怒不可遏,“你不怕这件事惊动天照大神么!”

“不过是革除神职罢了,若和鹤在一起,尘世的七情六欲也无所畏惧了吧?”三日月微笑着侧了侧身子,他并没有保护鹤丸的念头,他希望的不是他单方面保护着他,他希望的是两人肩并肩着站在一起,不是看着对方,而是看着同一个前方。

鹤丸此时早已恢复神灵的装束,白色的二尺袖在黑暗中像是发光了的百鸟一样,上下飞舞着,永不停息。

“三日月会和我一起。”

“鹤丸和我会重新成为神灵。”

“即使再次轮回。”

“即使陷入尘世纷扰。”

“即使忘却何为爱恋。”

“只要抓着他的手。”

“也无所畏惧了吧。”

鹤丸去醒来的时候倒在三日月臂弯里,三日月的手放在他耳边,呼吸均匀,像是睡熟的孩子。

鹤丸国永想坐起来的时候惊醒了三日月宗近。

“鹤?”

“哟,我们回来了。”鹤丸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周围,和室的亲切感扑面而来,屋子里焚着香,大概是仆人们干的。他们的卧房并不大,只有大概六叠左右,香味弥漫在房间里,让鹤丸彻底安心了下来。“看样子,高天原的我们被保存的很好。”

“是啊。”三日月也坐了起来。

鹤丸和三日月其实虽说贵为神灵,但和七福神,畀沙门天,甚至惠比寿相比都差了一截子,但是既然是神灵,在尘世就有神社。鹤丸因为真的很想帮一个妇人显了形。神明嘛,实现愿望偶尔现形也没什么不好,但是他们是附在刀剑上的付丧神。这把物品就自然归为了见到他的人,但想要还回的时候出了差错,从此鹤丸作为神灵,在尘世间流转。

三日月宗近近百年都被供奉,但他无时无刻不在担心鹤丸的状况,他也现形了,他拜托人类带他游历四方。

没想到的是在见到鹤丸的时候却是在黄泉比良坂。

他动用了所有的神性将鹤丸强行从黄泉剥离,但是鹤丸的作为神的灵魂却陷入沉睡,取而代之的是黄泉的灵魂,鹤丸不断轮回,三日月不断守护,但是都在二十四岁之前,鹤丸回到黄泉。

这是他们的染指尘世罪孽,而轮回的痛苦就是赎罪券。

作为神灵的身体,在高天原沉睡,几百年几千年过去了,他们作为神灵再次醒来。

他们不需要去给天照复命,八百万神灵,根本管不过来的天照根本无暇顾及他们两个。

鹤丸打算先去找建御雷神和畀沙门天喝上一杯,之后给惠比寿老爷子请个安。三日月觉得去找月读大人和天狗好好叙旧。

再之后,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
昨天修仙肝的肯定有纰漏不要理我只是复活+拉年龄
上一棒是 @Humptydumty 下一棒 @Freyia
加油嗯

评论(1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