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 ABO+哨向】逆转(六)

儿童节快乐我要礼物【划掉】
老爷子领到工资啦!下线了几乎三章的三日月宗近终于回来啦!【然而并不是什么好事】
本章除三日鹤外涉及cp【双狐】【源氏】【莺包】

关于鹤丸国永的神游症突然治愈,谁都没有说什么,消息也被总司令压了下去,而当事人也只是含糊其辞,对于这个问题一概不谈。
“很好,那么下一项工作的确认,小狐丸,是你来做的?”夺回作战紧张的部署着,司令辅佐官小狐丸作为这次的作战总负责站了出来。“是的长官,我和鸣狐在一名溯行军逃走时在他身上安装了追踪器,但不幸的是他们在半路发现了我们的追踪器,不过预计到他们总部的距离已经过半,我们先可以追踪到那里,之后再用哨兵发达的五感进行探查。”站在小狐丸身边的鸣狐配合的将屏幕上的地图打开,之后他朝小狐丸点了点头,小狐丸朝他的向导笑了笑,继续说道,“当然检非违使也不是吃干饭的,他们肯定会在这周边部署大量武力防止我们的接近。”
这时小狐丸轻敲了两下悬浮屏幕,上面出现了数个金色花边的标志,几个周身泛着蓝光的溯行军出现在屏幕上。“这些都是有可能出现在战场上的候选。”鸣狐点击了另一个文件,上面出现了实战视频资料,点击播放后,鸣狐肩上的狐狸开了口,“这些都是强力部队,在实战中我们也遇到过几次,据数据分析,我们发现这些敌人的数据是可调的,根据队伍中实力最高的人来调整,所以我们的队伍必须平均分配,实力不可相差太多。”
小狐丸点点头,附和道,“是的,但若是派出实力低的部队就会陷入一个麻烦。”说着小狐丸又敲了两下屏幕,蓝色的屏幕上出现的正是三日月宗近的头像和各项数据分析。鹤丸捏着笔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我们最大的麻烦就是三日月宗近,”小狐丸直呼弟弟的名字,说实话得知此事的时候小狐丸也很头大,他虽知道肯定和鹤丸宗近的有关但对于自己弟弟到底是什么身份他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众所周知,三日月宗近不仅是一名出色的向导,他的体术也在多数哨兵之上,敌方绝不会吝啬的使用他。所以实力低的小队决不能冒然前进。”
小狐丸环视了四周,“以上,根据各项考核将派出以下几名人员出阵夺回药研藤四郎。”他顿了顿,开始点名,首当其冲的是一期一振,这点谁都没有意外。
“接下来,烛台切光忠,压切长谷部,莺丸,大包平,我以及鸣狐。之后还会增派两名成员,大家都熟悉,是第二舰队的源氏组,髭切和膝丸。那么,会议结束。”
“等等!”鹤丸反复确认发现这次出阵名单里并没有他,立刻站了起来,“我呢?”
“鹤丸国永,你虽然上次神游症顺利痊愈,但你能保证你每次都能奇迹般的痊愈么?我们不会让单独的哨兵上这么危险的战场。”总司令这时站了起来,替小狐丸回答道。“什么叫危险?”鹤丸盯着总司令,压抑着心中的不满,“三日月宗近他从来都不是危险。”
“他现在是了!”
“他是我的向导!也是我的alpha!”鹤丸吼道,他并不在意自己戳破了隐瞒了数载的omega身份,有谁想图谋不轨就让他来吧。
总司令低着头沉默不语,会议室里已经有着低声议论的声音,大多数人都知道两人在交往,不过让他们震惊的是两个人的性别元素。鹤丸已经察觉到一些人对他的眼光变了味,但那又怎样?omega并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
“他要和三日月宗近交换信息!绝对不能让他去!”
有人突然喊道,底下一下子炸开了锅,所有人都在怀疑鹤丸国永的身份。烛台切光忠拼命的保持这最后的理智维持着自己的优雅,没有和旁边的人打起来。
鹤丸国永没有理会旁边的质疑,只是和总司令僵持着,小狐丸正要上前劝说,被总司令拦住了,“增派成员鹤丸国永,并任命为队长。”鹤丸一下子舒了口气。
下面反对声一大片,叫嚣着鹤丸国永有巨大的威胁。“都安静!”总司令的镇压完全没有用处,反倒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般,更加吵闹了。小狐丸按了按额角,他可不喜欢这种一点都不绅士的行为。
砰的一声,椅子砸在了墙上,会议室瞬间安静了下来。鹤丸放下了踢椅子的腿,“没听见命令么?一个个就知道说别人是内奸,巴不得干部组全下台自己上位?听着,三日月宗近是否叛变还要进一步考察,别问理由。谁再在背后说他坏话别怪我不客气。”之后他又朝着总司令笑了笑,“司令呀,有的时候暴力镇压还是有必要的,这是军队。”
旋即,鹤丸扭头推开了会议室的门,哼着不知名的曲子离开了。

派出的小分队在小型舰船上匆匆忙忙的做着作战部署,除了队长鹤丸国永。
“鹤丸不来么?”髭切呷了口茶,看了看最后的作战部署并没有什么问题之后问道。他和膝丸也都是大家的老相识,并没有什么放不开的地方,于是小狐丸打趣道,“大概是情伤还没治好吧。”
“别因为这个耽搁任务就好。”

房间里冷气很低,鹤丸裹着被子缩成一团,闭着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他不知道马上就会遇到的三日月宗近会怎么对他,是不是还像上次自己犯神游症的时候轻轻的吻他,还是和他刀剑相向,不过约莫是后者吧。“三日月个混蛋…明明是那种身份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不过又仔细想了想,如果没有三日月的话,他有可能就会被那个不知死活的部下强行标记了吧。
鹤丸国永,不管是什么状况你都不要手下留情。鹤丸这样劝告着自己,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将被子蒙住自己的头,希望缺氧能让自己入睡。
舰船比预想的还要快,提前一天到达了指定地点,就要降落的时候舰尾部体轰的一声让所有人意识到敌军早已在此埋伏好了。
“髭切,膝丸!”鹤丸以队长的身份快速下达命令,“稳住舰身,尝试修复,一定要安全降落,光忠,长谷部!莺,大包平!跟我出仓应战,小狐丸,鸣狐,一期,待命,随时做紧急支援!”
“是!”队员们齐声答道。
膝丸在跟上自己哥哥的同时小声赞叹了一下鹤丸国永的反应能力,没想到这话被髭切听见了,他边跑边说,“鹤丸国永的应变能力从来都不差,不如说天下最大的变数就是他自己。就算他被伤到最深处顶多也就是颓废一两天而已,看着吧弟弟丸,你会看到你同期生的最强哨兵是个什么样子。”
膝丸自然见识过鹤丸的实力,眼下的小状况肯本不足为惧,他也无心去吐槽自己的兄长大人叫他弟弟丸这件事,他现在有些困扰,“兄长大人,您刚才察觉到了有埋伏么?”
“没有,怎么了?”
“哨兵的五感,不顶用么?”
髭切蓦的停了下来,他这才意识到哨兵的五感在刚刚就被屏蔽了,唯一的答案便是三日月宗近。他连精神屏障都可以做到了么…
“髭切!”喊声唤回了髭切的意识,一个黑影闪现了出来,他连忙抽出腰间的佩刀挡住了劈裂空气的大太刀。一期一振匆匆赶来,和反应过来的膝丸一起解决了溯行军。
髭切眯起眼睛环顾四周,“为什么这里会有溯行军。”
“他们突破了,小狐丸和鸣狐在挡着,漏掉了一只我过来支援。”一期一振回答道,然后又看向膝丸,“我们得快点到控制室。”
膝丸点点头,就要转身离开,被一期拉住了,“我去控制室吧,你们两个更适合去帮小狐丸和鸣狐。”
三人分头行动,舰船内部很快就稳定了下来,安稳降落到地面。

鹤丸和莺丸一行人出仓的时候便找到合适的角度向下跳去,并且落地的同时斩杀了几个敌人。
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的配合无可挑剔。向导的速度出奇的快,压制住对方后烛台切就立刻打配合将对方一一解决。
莺丸和大包平更是不用担心,两人沉着冷静的应对着倒是应付的也快。
鹤丸国永对自己的五感被屏蔽的事情也是了然。解决了几个溯行军之后便开始寻找那个身影。
看着身后的舰船缓缓落下,鹤丸稍稍放下了心,但立刻环顾着四周睁大眼睛找着他的前向导——后援已经赶到了,boss不出场就说不过去了。
一名手持太刀的溯行军逼近,鹤丸堪堪抵挡,反手绞住了对方的刀刃立刻起跳给他了一个剪刀腿,扭断了他的脖子,后空翻落地后突然察知到背后的危险,立刻扭身挡住了劈下来的刀刃。
柑蓝色的头发和熟悉的信息素让鹤丸心里一沉,嘴上却不服输的调侃到,“哇哇哇…这还真是,背•后•注•意•呀。怎么,想给我刚长好的伤口来上一刀?”
三日月宗近并不说话,只是一步一步紧逼,将鹤丸带到了远离队友的空地,“神游症有好转么?”他将刀刃压低,贴紧了鹤丸。“托你的福,好了,啊对了你不是快到发情期了么?”
“嗯。”三日月应了一声,加紧了进攻速度。
“喂,我说,你认真的?”鹤丸与认真起来的三日月宗近对抗还是第一次。
代替三日月回答的是他的刀刃,划过鹤丸国永咽喉的时候,鹤丸小小的震惊了一下,立刻躲开了。“这可真是吓到我了,真的打算杀了我啊…”
“这是任务。”
“因为鹤丸宗近你才成了这样对吧?”鹤丸故作轻松,“虽然只是我猜测,不过他应该没死,亡灵还会侵入我的大脑,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他对你说了什么?”
“嗯…很多呀,不过更多的…”鹤丸后退几步,稳住手里的刀,毫不留情的向三日月刺去。一个三段突暂时击退了三日月的气势,并成功让他的腰部负伤。“更多的是挑拨离间。不过我倒不觉得咱俩的关系可不是一般人能挑的起来的。”
两人拉开些距离,三日月宗近注意到一些目光因为鹤丸的话集中了过来,有熟人,还有溯行军。
他淡淡的回答道,“谁给你的自信?你都不想想我接近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你的小队全员的数据,以及你的一招一式我都记在脑子里了,而你,对我的了解又有多少。鹤丸国永,别傻了,我救你一次两次,没时间也没功夫在这里跟你耗了。”
鹤丸一直抱着三日月只是在做戏的心态去试探着他,现在亲耳听到这样的话语,不由得呼吸一滞。深吸了几口气,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嘿三日月,别这样嘛!你还记得你跟我说过什么么?让我在你发情期的时候帮帮你,你不是要到日子了吗,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你可怎么办呀?”
“自然不会找你。”三日月和鹤丸拉开了距离,语气冷漠的仿佛这句话来自太空,直接将鹤丸拉入冰冷的深渊。
也许这就是地狱吧,鹤丸想起自己的弟弟看完童话故事问他什么是地狱的问题。他不愿意去想面前的人会找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去交合,在床上翻云覆雨。
他不想当替代品。
绝望,就是地狱呀…
鹤丸也退开了几步,眼神冰冷的看着他,目光似乎带着芒刺,虽然愤怒,但他现在很冷静,他不需要再去顾虑些什么,只要将刀尖指向面前的人就没问题了吧。
他压低声音,紧盯着三日月宗近,打招呼一样的放了狠话。
“初次见面,我叫鹤丸国永。”

TBC

评论(21)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