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 ABO+哨向】逆转(五)

开了个小车

ABO怎么能不开车呢

您的好友三日月宗近以上线

虽然依旧没露脸


夕阳落下的时候鹤丸才从床上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他有些恍惚的看了看表,意识到自己几乎睡了一天,所幸他现在负伤,没人来查他的岗。

三日月宗近。

鹤丸彻底清醒之后第一个蹦出脑海的就是这个名字。他起床换了衣服,向三日月的办公室走去,不过意外的扑了个空,他立刻折返去三日月的宿舍。

他有好多话想对他说,鹤丸宗近的事情,三日月小时候的事情,他想告诉三日月自己所有的疑虑,哪怕被当场摁住杀人灭口,他还想跟三日月说自己喜欢他。

他敲了敲三日月宿舍的门,许久都没人应,隔了一会又敲了几下,还是没有回应。现在应该已经过了饭点,人不在办公室就在宿舍,可这两个地方都没有,鹤丸突然开始犯心慌。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三日月的电话,电话里传来有节奏的忙音让鹤丸的心里乱了套。他尝试用军用通讯器联系三日月,他在悬浮屏幕上摁下三日月宗近时弹出的窗口却是【error】。

三日月抹消了自己在军用通讯器上的记录,人间蒸发了。

就在这时军用通讯器上突然弹出的消息提示,让他到会议室开会,鹤丸隐隐觉得这次的紧急会议和三日月有关。

果不其然,他一到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齐刷刷的盯着自己。他关好了会议室的门,深吸了一口气,看向总司令,“他怎么了?”

“看样子你也不知道啊…”总司令盯着他显得有些沮丧,“他叛变了呀…”

“叛变…”鹤丸一时间竟没有意识到这两个字的严重性,只是突然想到,自己的身边再也没有他了,心脏部位就止不住的开始抽痛着,仿佛是要闭气过去。

鹤丸故作冷静的点了点头,挨着一期一振和烛台切光忠坐了下来,他们为他特别留了位子。

会议上鹤丸差不多了解了大概情况,从总司令口中听说的是全面夺回作战已经开始,现在不论是谁遇到三日月不要多犹豫立刻马上汇报,因为一个人是打不过他的,也不要想他回心转意,留活口带回来。

整个会议鹤丸都浑浑噩噩的,背上的伤又开始疼了起来,别说什么夺回作战的阵型了,他现在脑子乱成了一锅粥。

“他出去了,谁知道他是哪一边的?”

鹤丸宗近的话浮现了出来,他拍打着脑袋想驱赶这些话。忽然之间的头晕让他呼吸急促了起来,他抱着头趴在了桌子上。

烛台切率先发现鹤丸的不对劲猛地摇了摇他,“鹤先生?鹤先生,没事吧?”

一期这时也反应了过来,“神游症!是神游症!快,现在哪个向导可以做抚慰工作?”

总司令走了过来,她是一名向导,“我来。”他试着将精神触梢探入鹤丸的精神,就要链接上时突然被弹了回来。

“怎么回事?!他在排斥我!”

“不会的!鹤先生的相容范围很广!”烛台切辩解道,他让长谷部也试了试,同样也遭到了排斥。

鹤丸再次被送进病房,莺丸和大包平这时也赶了过来,看到房间里昏迷的鹤丸叹了口气,“这样下去他会陷入狂暴的…到时候除了杀了他没有办法治好他了。”莺丸说道。

“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可是为什么鹤先生曾经被长谷部抚慰过,他的相容度非常的广!”烛台切现在显得很憔悴,他可不想在即将到来的休假日告诉自己的弟弟们他们的大哥成了这样。

大包平沉吟片刻,“会不会是鹤丸他,自主排斥?”

“自主排斥?”众人不解的齐声发问。回答的是莺丸,“就是鹤丸他不愿意接受我们的精神抚慰,自动排斥了所有人的精神链接。”

“但…为什么…”

“三日月宗近。”烛台切低声说道,“我想鹤先生他现在只想让三日月先生来吧…”

这时大家都陷入了沉默,空气像凝结了一般,莺丸的叹息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头脑陷入混乱的鹤丸现在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昏迷数个小时。耳边充斥着杂音,各种味道的信息素也击打着脑海,庞大的信息量让他开始陷入狂暴。

他尝试着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脑子却不听使唤。突然他感受到了一股清凉,从头部自上而下的舒适感席卷了他,本想排斥但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个感觉,很好的接纳了他。那人的精神触梢和自己的对接了起来,他在一篇黑暗中好像是抓到了什么救命的稻草一般,他的精神触梢紧紧的揪着那人的触梢,像是不断的索求补给。

隐约想起了这种熟悉的感觉是谁,鹤丸想睁开眼睛,他不断挣扎着,他不想让这个精神触梢的主人离开。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脸被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了,随即吻便落了下来,亲过额头脸颊,嘴唇,最后在脖颈处停留了很久。

鹤丸想要睁开眼,他难受的哼哼唧唧的,他想抬起手抓住面前的人,把所有事情都问个明白。毕竟只是在三天内立场就彻底对调,鹤丸还没想好以后要怎么在战场上面对面。

这时他清楚的感觉到那人的手附上了他紧闭的眼睛。“现在还不是醒来的时候呀,鹤…我不会伤害你的,请相信我…”

三日月宗近,三日月…鹤丸在脑海里不断的呐喊着,他想醒来,他想看看三日月宗近。

吻又落到了额头上,他听见三日月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在呢,一直都在。”

过了一小会,三日月见鹤丸已经趋于稳定,他便撤出了精神触梢,不管鹤丸如何挽留他都强行断开了链接。之后三日月的信息素消失了,五感发达的哨兵甚至听见了三日月离去的脚步声,很轻,像是害怕被发现了一样。

鹤丸猛的睁开眼,他意识到三日月刚刚在精神上给他了压制,现在肯定是退到了自己追不上的地方才解除了,现在他才能醒来。

https://m.weibo.cn/3039616151/4113057905070850

评论(2)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