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 哨向+ABO】逆转(四)

司令办公室里计算机程序不时发出一些响动。总司令意外的年轻,还是一位女性,精明能干倒是真的,只不过本性隐藏的很好。她从嘴里拿出了棒棒糖,舔了舔嘴唇,似乎在回味柠檬的味道。
“你想好了?”
三日月宗近点点头。
“这件事是完全保密的,说白了,除去外人不谈,整个舰队内部人员也不会知道。任务未完成的话没有人替你说话,除非,你死了。”
“无所谓,我要查清楚那件事。”三日月眼里的新月前所未有的明显,显然他现在一肚子火。
“那好,开始时间为三天后,做准备吧。”
三日月宗近鞠了一躬,转身准备朝外走,被总司令叫住了,她已经把柠檬味的糖果再次含在嘴里,“听说你找了一个哨兵还恰巧是个omega?”三日月点了点头。总司令嘟着嘴,靠着转椅转了一会,说道,“你在追他?终于有心思考虑伴侣的事儿了?”三日月低垂着眸子,良久,“我不追他了,从现在开始。”
之后三日月离开了。总司令咬碎了那颗糖,把棍子扔进了垃圾桶,趴在了桌子上,闭上眼睛,听着偌大的屋子里计算机嗡嗡作响的声音。

鹤丸看着天花板,放空了自己,什么都不去想,忘记鹤丸宗近,忘记三日月宗近,甚至想把自己也忘了,渐渐的就这样陷入沉睡。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三日月就坐在他床边。他疑惑的歪了歪头。三日月见他醒了,站了起来,坐在鹤丸床边,用手背贴了贴他的额头。
鹤丸别过头,什么也不说,他用仅剩的力气去思考面前的男人不是内奸的证据,他的资料鹤丸看过很多遍,也都在最近的日常生活中核实了,现在看看根本没有伪造的部分。“你在生气么?”
听到三日月这么说鹤丸冷哼一声,胸腔里传来的震动让背后的伤又疼了起来,“我生你什么气,你救了我,我在这点上没什么好气的。”
“那就是别的。”三日月宗近坐回到床边的椅子上,“我向一期道过歉了,也关了一周的禁闭。嗯……我想想,昨天下午我才出来,没有第一时间来见你,我很抱歉。”
鹤丸这才意识到他已经昏迷一周了,身体很累但是并没有空腹感,也许是被负面情绪填满了吧。
“要喝水么?”三日月又问道。鹤丸没有回绝,他看着三日月给他倒水,再喂到他嘴边。鹤丸呡了几口,干涸的嗓子似乎是得到了救赎,再开口的时候声音也柔和了许多。“鹤丸宗近是谁。”
鹤丸只是单纯想知道,却没想到三日月宗近反应这么大,他清楚的看见三日月拿着水杯的手抖了一下,水差点撒了出来。
三日月没有回答,鹤丸又问了一遍,他依旧沉默的站在那里。鹤丸失去了耐心,低吼道“鹤丸宗近是谁!”
“你是在生气我瞒着你他的事?”三日月僵硬的笑了笑,想要扯开话题。
“我在问你话,三日月宗近。鹤丸宗近是谁?”鹤丸宗近,又是鹤丸又是宗近,想想自己的名字,鹤丸国永就一肚子火。
“和你无关”三日月打断了鹤丸的怒火,四个字掷地有声,显然三日月也生气起来了,本来他就刚从禁闭室出来就憋屈得慌,现在又被踩着尾巴,心里自然不好受。他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低下头吻了吻鹤丸的嘴唇,“好好休息。”说罢便转身离开。
别逃啊,三日月宗近…
鹤丸没有喊出来,他在病床上看着三日月的离开,很想把他拽回来,陪在自己身边。
别丢下我一个人啊。

下午鹤丸试着活动了一下,很幸运没有什么大碍,晚上的时候已经能灵活运动了。干躺着一直都不是他的作风,他先去找了一期一振,他的精神比自己想象的要好,但还是看出来了他的憔悴。“抱歉一期…”鹤丸低着头,不去看一期的脸。一期一振无奈的笑了笑,“你是第四个来跟我说对不起的,在你之前莺丸,大包平,三日月宗近,啊不对,是第五个,如果烛台切他们一群人算一波的话。”
鹤丸知道烛台切过来找过一期,但他现在对着一期一振一句话也说不出,什么自己战斗时走神啊想要提醒他三日月的事啊,一概都说不出口。
“没关系,你先好好休息,药研现在的精神链接还在我这里,我知道我的向导很安全,暂时没有被人动过。”一期一振拍了拍鹤丸的肩膀,然后抱了抱他,“要是我最好的朋友自此一蹶不振我也会很愧疚的,而且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对不对。”
鹤丸将头靠在一期肩上,“想来安慰你没想到被你安慰了,该说不愧是一期么?”之后他抬起头,“放心吧…我没事,我自然还有很多事要做,所以现在在这里纠结也不是办法。我会尽快做夺回药研的作战计划的。”
“谢谢。”
好好休息了一个晚上,鹤丸第二天一早就联系了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他们不是舰队的士兵,他们自己成立了一个事务所,说是事务所一共也就六个人,一个叫蜂须贺虎彻的根本不带来的,因为他和他的哥哥长曾弥虎彻关系真是糟透了,不过熟悉他们的人到是说没事,还有两位鹤丸并不太熟,只知道名字,叫堀川国广和和泉守兼定。大和守是个beta哨兵,加州却是个omega向导。两人没事小打小闹,感情也还算可以。新选组事务所是个类似万事屋的存在,但主要也是接一些警察不愿意查的案子或者解决一些什么麻烦事儿,鹤丸调侃直接改名叫武装侦探社算了。
凌晨三点半,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准时到了约定的地方。鹤丸已经在那里等了,一席黑衣倒是容易融入夜色,头上带了鸭舌帽,尽量把染成黑色的头发盖住,还带了红色美瞳,遮去了金色的眼睛。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也毫无例外的变装了,毕竟今天他们三人潜入的可是【塔】啊。
“哟,辛苦了。”
“拿钱办事倒是没资格谈什么辛苦。”加州清光打了哈欠,“就是这次任务水准有点高。”
“嘛——”大和守安定接话道,“这次鹤丸先生开的价倒是够这次任务的档次,清光你也就别抱怨啦。”加州耸耸肩,表示赞同。
他们很快融入夜色,潜入了【塔】。
塔是记载所有哨向的资料的地方,是一个大型资料库及各种机密埋藏的地方。每个有哨向技能的人必须在此登记,若不登记那便是冒着死刑的危险。至于资料的完整度那肯定是军用资料库里无法企及的。鹤丸想在这里查找关于药研的事情,也就是无第二性别元素,顺便他最想知道的还是絮絮绕绕在他和三日月宗近之间的那个人,鹤丸宗近。既然三日月宗近不告诉他那他就自己查。
他们这次不是去窃取机密,只是查人员资料而已,凭借鹤丸和大和守两位出色的哨兵的能力,加上加州清光出色的网络技能,很快他们就侵入了【塔】的资料库。
资料库里有几台大型电脑,数据的加载声无时无刻不在响着。“唔啊——居然还是时实加载啊…”鹤丸轻声感叹了一声。加州清光却蹙起眉头,“这么多区域就算是电脑排查也要忙活半天了吧…”大和守拍了拍加州的脑袋,带了些安慰的意味。“所以说这种价格的任务就算是熟人下次也要多考虑一下了…”
鹤丸听着两人的对话,心想年轻人还是还是太年轻啊…“那现在就开始吧,大和守A—C区,加州D—G区,剩下的三个,我来吧。”
“辛苦了。”
说得轻巧,一个区足足有三千人,三个区就是九千号人,因为根本没有无性别这个选项,三个人只能一个一个靠眼睛排查,还要随时警惕周围以防被发现。找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鹤丸还剩半个区没查完,他揉了揉酸痛的眼睛,靠在椅背上休息。加州和大和守那边进度比他快,两边都查完了,跑过来帮鹤丸。
“有发现么?”
“抱歉,鹤丸先生,没有。”
半个小时后两人查完了最后半个,依旧无果。鹤丸前思后想在整个查找系统中输入了“鹤丸宗近”搜索出来的仍是一片空白。鹤丸靠在转椅上打转,手摸着下巴,仔细思考着。大和守和加州也没有打断,很礼貌的在一旁安静的等着结果。
半晌,鹤丸抬起头,关掉了这个系统打开了另一个。
“鹤丸先生?”大和守发出了疑问。
“查死人的。”鹤丸把位置让给加州让他来破解密码。“这工作量比刚还大?您确定今天晚上继续?”
“就今晚,工作量这点你就放心吧。”加州破解密码之后起身把位置让回来,鹤丸立刻凑上去,在总系统查找了鹤丸宗近,鹤丸宗近的资料不出所料的冒了出来。
【鹤丸宗近,三条本家,哨兵/向导,无第二性别,十八岁失踪,十九岁确认死亡。】剩下的是各方面的身体数据,无一例外的打上了A++
“欸…欸!真的啊!无第二性别!”大和守发出一声惊呼。加州清光却将注意力放在了别处“喂,鹤丸先生…这个…哨兵向导…双重属性?”
鹤丸没有答话,加州低头看了一眼他,着实吓了一跳,他发誓从来没见过鹤丸这么严肃的表情,哪怕面对生死他的脸上也泛着笑意,脸绷的这么紧倒是第一次见。“鹤…鹤丸先生?”
“嗯?哦…没什么,这个人就是我要找的。”加州拼命把死人这两个字咽了下去。鹤丸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就匆匆将电脑回复原状,“走吧,回去了,钱明天打给你们”
和加州和大和守分开之后,已经六点多了,街边的早餐店差不多都开门了,就算鹤丸已经将近十二个小时没吃东西他现在也一点东西都吃不下去。回到舰队宿舍他摘了美瞳洗去了染发膏,倒在了床上。
“鹤丸宗近…三条…那就是他兄弟…”鹤丸就这样喃喃得睡了过去,然而就算是梦境也没有打算放过他。
“速度不错啊,不过化成我的样子去查我还是吓到我了。”声音想起的同时,一片黑暗的梦境中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有着几乎和鹤丸国永一样的脸,他穿着一席黑衣,顶着乌黑的头发,红色的眼瞳中仿佛有鲜血滴落下来,这样的装扮和今天的鹤丸无异。
“你就是鹤丸宗近。”鹤丸国永语气肯定,没带一丝疑问。
“是的,我是。”鹤丸宗近身后陡然出现了画面,里面有两个孩子,鹤丸一眼就认了出来,一个是三日月宗近剩下一个就是鹤丸宗近。两个人貌似笑的很开心,鹤丸看到这里,心里就堵的慌。
“如你所见,我是三条本家的孩子,是三日月的弟弟。并且七岁的时候觉醒了技能,哨兵和向导的元素同时存在在我身体里,但十八岁并没有出现性别元素,报应般的,三日月成为了alpha向导,大人们的本意是想让我和三日月结合的。”
结合,鹤丸国永听到这里身体抖了一下。
“三日月那个时候闹别扭呀,说什么都不愿意,被三条宗近赶出去了,谁知道他在哪里呆着,谁都找不着他。”
鹤丸国永想起来了三日月带他去的那家烤肉店。
“有一天我被绑架了。被那群掳走那个孩子的人带走了,你也知道溯行军只是检非违使的战斗机器,检非违使主要就是掳走那些无性别元素的人做实验体,并植入很多实验药品,因为大部分药品对无性别者没有影响,并且他们也想试试,alpha和omega能不能存在在一个身体里。”
“知道么,三日月来救我了,谁知道他是怎么找到那里的。我打包票你没见过那样的三日月,凶狠且强大。但是终究寡不敌众,最后我没出去,三日月也没出去。不知道三日月答应他们什么,他出去了,谁知道三日月现在是什么身份,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我可是十九岁就死了的人。”
鹤丸安安静静听完了,他看着面前已经死去的男人,异常冷静的问道,“所以呢?”
“哈哈,没什么所以呀,我就是来告诉你情报的。”鹤丸宗近顿了顿,“信不信由你,替代品。”
“你说什么?!”这句话成功激怒了鹤丸国永,他下意识的摸了摸佩刀,发现腰间空空的,只能瞪着眼前的男人。
“替代品呀,你没看出来么,你和我一样不是么,所以三日月只是因为你长的和我像,你也只能凭着这张脸呆在他身边而已,不过你的属性刚好是个omega哨兵。”鹤丸宗近带着戏谑的笑容看着鹤丸国永,“当然还有名字,你知道他在叫你的时候实际上是在叫谁么?”
鹤丸没有说话,他低着头站在那里,鹤丸宗近一点一点走近,观察着他的表情。鹤丸就在这时用左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在我梦里还能让你造次了?”鹤丸将右手张开,他拼命的想着他那把佩刀的样子,右手赫赫然出现了他的刀。
他将刀刃架在鹤丸宗近的脖子上,“替代品又怎样?轮不到你一个死人来管,他是哪边的由我自己去确认。而你,现在能做的,就是彻底消失,你烦我很久了。”
说完鹤丸鹤丸手上一用力,刀刃砍过鹤丸宗近的脖子,他消失了,鹤丸醒了。

TBC
——————
出去玩了…山里没信号没信号啊啊啊啊啊…终于有wifi了得救了……

评论(2)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