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 ABO+哨向】逆转(三)

“离开他…离开他…离开他…”
“唔啊啊啊啊啊!”
鹤丸猛地坐了起来,因为刚才的梦,贴身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了,他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刚刚一个陌生的声音钻进了他的脑海,用慎人的语调一直重复着三个字,离开他。鹤丸也不知道那是谁,当然,他说的离开他的那个他,鹤丸自然也不知道。
他去冲了个澡,准备一会的训练。一周前他和三日月宗近作为搭档,出色的完成了一个A+级别任务,用时短的刷新了A+任务记录,这事儿传到总司令那里,于是三日月宗近就进了鹤丸的队伍,并且成为了队长。
鹤丸对这事儿超气的,凭什么要把队长给他啊!没办法,谁让三日月是上校,他自己是个少校呢。烛台切长谷部莺丸大包平听说了之后就挨个拍了拍低落的鹤丸,然后请吃了顿饭。鹤丸也不是个计较鸡毛蒜皮的人,和三日月顶几句就过去了。三日月自然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倒不如正和他意,于是两个人平时没事儿就吃个饭喝个酒,三日月大有把鹤丸追到了的架势,鹤丸转念一想不行不行,得来太易不知道珍惜,就故意把距离拉开,结果过不了两天就又经不住诱惑回去了。三日月对这个忽远忽近的态度自然也没放在心上。
洗漱完毕,开始换衣服的鹤丸突然收到短信,打开一看居然是万年都不理他的隔壁老相好一期一振。“结束训练有时间的话见个面吧。”
什么鬼今天吹的什么风?!鹤丸想着就当没看见好了,结果又跟过来一条,“务必要来。”嗨哟这不去还不得了了…鹤丸挠了挠头回了个好就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
“早上好啊鹤。”
“啊啊啊!”鹤丸都快吓死了。
“哦呀,不锁门可不好哦。”
鹤丸一个人惯了,平常除了烛台切也没人来,烛台切至少敲门啊!鹤丸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还光着屁股,于是立马钻进没来得及叠的被子,“三日月宗近你下次再不敲门我就把你打包从舰队的加油口扔出去!!”
三日月笑了笑,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了鹤丸手里攥着的手机,“鹤不换完衣服就玩手机怪我咯?”有理有据让人信服,不对,这明明是他的宿舍!鹤丸刚想开口,三日月就靠了过来,将舌头伸进了鹤丸微张的嘴。舌尖触到的那一刹那鹤丸猛地一缩,又被三日月勾了回来。
唇舌缠绕了很久才分开。鹤丸红着脸锤了三日月一拳。三日月却理所应当的道了声早安,又严肃的开了口,“如果你是要去赴约的话,请提前告知。”
鹤丸诧异的盯着三日月,突然想起来做了精神标记的哨向通过肢体接触可以知晓对方刚才的行为动作
那个并不是早安吻。
鹤丸想到这里,莫名的怒火就涌了上来,“我和你还不是恋人吧?随便窥探别人隐私你很开心啊?我和谁约会和谁吃饭和谁睡觉都跟你没关系这是提前说好了的。”

“一期尼,你怎么打喷嚏了?是感冒了?”药研看着日常跑来医务室串班的兄长问道。

三日月沉下眸子,不再说话。“不是来问早安的就给我出去。”鹤丸下了逐客令,三日月也不好再说什么,约好了去训练场的时间就离开了。门刚刚关上,那个在梦里出现的陌生的声音又钻进了鹤丸的脑海。
“很恶劣吧这个人。”鹤丸仔细听了听那个声音,觉得这个声音在哪儿听过,但一时间又对不上号。“您哪位?”鹤丸现在心情很糟,没好气的低吼道。
“哎呀真是火气大,现在的年轻人啊…”声音又响了起来,“三日月宗近那个人一直都是这样哦,从小到大,谁都不知道他想些什么,他动机一直都不太单纯啦~你注意哦,没准他接近你只是为了什么目的。”
鹤丸不解,不过这个声音的主人貌似很了解三日月,“你还知道他什么。”鹤丸扣好了最后一颗扣子,装好了他的配枪和刀,这次他用脑内共鸣说道。
“你这是想要接近他,还是想离开他呢?”
鹤丸似乎明白了“他”就是指三日月,一时语塞,竟不知怎么回答才好。不过那个声音说的是离开他的话,那他就顺着声音的意思说好了。
但是等到他再次开口之后,那个声音却再没回话。鹤丸耸了耸肩,将宿舍门锁上,走向训练场。他想这个声音怎么会找上他,不会是什么含冤而死的三日月的旧情人吧?想到这儿,鹤丸打了个寒战。
三日月宗近今天下午要开会,正好鹤丸跑出去找一期玩也没人干扰,他第一感谢他的总司令开会的频率。不过一期居然约他在医务室见面,这个诡异的地方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
鹤丸敲了敲医务室的门,“一期我进来啦。”鹤丸见没人应就推门进去了。
迎接他的是药研,“鹤老爷啊,下午好。一期兄一会就到。”
“哦,药研啊。”鹤丸突然明白了一期叫他来的目的,药研现在是作为未分化向导在舰队里担任医务以及安抚工作,他的相容性很高,向导的能力运用的也很纯熟。鹤丸算了算日子,他和一期一振相识差不多五六年了吧,那个时候药研才十三四岁,算一算药研现在应该是十九岁,理应在十八岁就分化第二性别的药研却迟迟没有动静。
“你现在还没分化性别,或者说你是个beta不成?”
“还没分化。”门口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声音,鹤丸扭头一看,一个水色头发的人推门进来了。“哟,一期!”
一期一振推门进来,冲鹤丸点点头,“昨日我又带药研去了【塔】全面做了鉴定,发现除了向导属性,未发现有任何性别相关元素。”
鹤丸摸着下巴,冥思苦想了一会“我说啊,一期,有没有可能是…没有性别元素的向导。”
“可现在已经没有谁能不分化了啊!”一期说的没错,不管是鹤丸这样不正常的分化还是长谷部那样正常分化,也都是分化出了第二性别的,现在很少有人能不分化性别作为一个普通人存在,哪怕是beta也算是有性别元素的人。
鹤丸将电脑椅滑倒桌前,打开了电脑进入了资料库,搜索查询了所有人的资料,竟未发现一例和药研有相似状况的人。
“我之前查过一遍,我觉得我是看漏了,不过看样子,是真没有了。”一期发愁的闭上眼睛。他并不嫌弃自己的弟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如果就这样一直普通下去也没什么坏处,一期是担心药研的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最近没发现,不代表以后没事。
鹤丸拍了拍一期的肩,又摸了摸药研的头,“别气馁啊,解决问题的方法多着呢。”鹤丸抬头看了眼表,“走啦走啦,吃饭去。”
“对了,鹤丸殿,最近看你和三日月上校走的很近?是…”
“哈?!”鹤丸差点撞到门上,“不不不一期不是我说,你瞎了吧。”自知戳到了某人痛处,只好闭上嘴,点点头,示意你们随意我无所谓,我瞎,权当我瞎。
这时舰身猛地一摇,一期下意识的护住了药研。鹤丸一个踉跄差点摔出去。“鹤丸殿!”鹤丸摆了摆手,表示没事。在耳朵里藏着的紧急通讯器响了起来,鹤丸抬手接通了它。面前立刻投影出了蓝色的屏幕,上面是三日月的脸。
“鹤丸,你在哪儿?”
“医务室,一期药研也在。你呢?”鹤丸看到三日月在回廊里奔跑着,觉得不太对,这是去控制室的路。“控制室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开会的时候警报突然响了,等大家起立准备戒备的时候,舰身就开始摇晃,其他人都去救援了,我去控制室看看。”
“好,你等着,我也去。”
“你别过来了,太危险。”
“说什么傻话!我是你的哨兵!”鹤丸冲着屏幕喊到,说完就觉得不对,看了看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鹤丸突然觉得脸疼。鹤丸临时安排一期和药研去实验室,又调动莺丸和烛台切他们去甲板上看看,他自己则跑向了控制室。
离控制室越近,精神触梢就越敏感,他感觉到了三日月正在遭受攻击,虽然他一个人能应付上个一时半会,但绝不长久。
“你别抱着就他的心情去啊,谁救谁还不一定呐~”那个声音又冒了出来,“而且你不是也讨厌他嘛,就算是三日月他也只是一个向导,没有哨兵他撑不了多久,要不你就随他去好了。”
“闭嘴!”鹤丸只是全速前进着,路上遇到很多溯行军,看样子舰队是被入侵了。他抬起配枪爆了几个头。
他冲到控制室的时候,三日月刚好被一股力量逼得退出门去,他用刀挡住了溯行军劈来的协差,矮身刺去,解决了一个,又有多的围上来。
“三日月!”鹤丸没有关通讯器,三日月那边的屏幕上传来了自己的声音。“鹤!离开这!这是检非…”三日月还没说完,一把苦无就飞了过来。鹤丸连忙闪躲,顺势拔出了刀。
检非违使,比普通溯行军要难打好多倍,皮糙肉厚血还多,更何况,他们和溯行军有大不同,他们是受人控制的人形自走兵器,幕后的人是谁,无从得知。
三日月见鹤丸已经加入战斗,不得已,将精神触梢探入鹤丸的精神。两人的战术瞬间接轨,在脑内形成配合。
“你知道这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么?”鹤丸在脑内和三日月通话。三日月闪过一柄太刀的攻击,来到了鹤丸身边。“实验体没了吧。”
“实验体?”
“就是供他们研究的哨向,基本是还未分化性别或者…”
“或者?”
“无第二性别者。”
鹤丸瞳孔猛地一缩,大叫不好。无第二性别者,不就是…药研藤四郎么!可是检非违使怎么会知道药研无第二性别者?这事儿应该是近两年才出现的,而且他们是怎样确定药研一定在这个舰队上的?
“鹤丸?”三日月见鹤丸明显走神了,便唤了唤他的名字。“三日月…你怎么确定有无第二性别者这个属性的?”刚刚对方用那么肯定的语气说,那么肯定是知道本舰有无性别者的,一期一振曾和三日月也有交集,不排除三日月也知道药研的事情。
“没什么,只是猜测。”
这么含糊的回答,反倒让鹤丸起了疑心。
“你知道药研的事?”
“我知道。”
鹤丸脑子里警铃大作,他现在对三日月出现了严重的信任危机。
“鹤丸?”
鹤丸后退两步,和三日月保持了距离,并且切断了精神链接。“我先去找一期和药研了。”三日月眯起眼睛,盯着鹤丸国永的一系列动作,最终点了点头,“你去吧,既然是这样,那他们的目的就是药研,我一会过去。”
鹤丸转身跑向实验室,那里的敌人已经退下了,一期一直胳膊受伤也在拼死护住药研。鹤丸及时赶到,“一期!带上药研去甲板和莺他们会合!这里我来处理!”
“是,少校!”
一期抱起一瘸一拐的药研,跳上升降梯。鹤丸草草应付了溯行军,就立刻跳开准备跑上甲板。刚刚在实验室的是普通溯行军,只不过为数太多而已,一期和药研除了自保还要救援,自然应付不来,刚刚被鹤丸解决了大半的溯行军七倒八歪的横在脚边的溯行军现在重新站起来,虽战力远不如以前,但足矣让鹤丸吓一跳了。
一个愣神的功夫,鹤丸的脚就被拽住了,狠狠的从电梯上拽了下来,甩出去老远砸到墙壁上。鹤丸觉得自己内脏都要被砸出来了,一口血哽在咽喉,鼻腔里全是血腥味,让他非常难受。
实验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身影冲了上去,一刀刺在溯行军的咽喉处,“不要动我的哨兵…”
“三…三日月…”鹤丸咳了好几声,之后迷迷糊糊的看到了三日月的身影。
“鹤丸…没事吧?”三日月解决溯行军之后走过来想将他拉起来,鹤丸刚将手触碰到三日月的,就立马缩了回来,自己扶着墙壁站了起来,“没事,背有点疼而已。”
三日月呡了呡嘴唇,没说什么,收回了手。
“走吧,去甲板,莺他应该解决了。”
和他们同时踏上甲板的还有检非违使。鹤丸立刻看向三日月,“你没灭掉?”
“灭了,应该和你的情况一样吧。”
复活了。
鹤丸现在完全找不着方向啊,从哪儿下手怎么布置战术他一概不知道了。脑子一片空白,惊吓来的太多心也会死掉啊。
“让一期先护住药研,其他人员先应付检非吧。”
“是,上校。”
鹤丸机械式的执行着长官的命令,从刚才起他脑子就到极限了啊,那个他一直信任的人,站在那里冷静发号施令的人,居然有着高几率的内奸可能性。
“好烦啊,明明你和我还刷新记录了来着。”
鹤丸浑身浴血,溯行军和检非违使一个一个在他面前倒下。
当他转身发现一期将药研交给了三日月照顾。立刻清醒了三分,“一期!!不行!”一期一振疑惑的看着鹤丸,不解,三日月身边理应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刚想喊三日月可能是个内奸,却出不了声,他不可能在这里喊出来三日月是内奸,他还抱着一线希望,如果是真的,说出来没准三日月会挣个鱼死网破,以他的能力绝对打不过他,而且,完全无法下手。
鹤丸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恶劣的男人下不去手,他的恩情还是什么?鹤丸晃了晃脑袋,如果不知道的话,那就归结为喜欢吧。

“鹤老爷!”药研藤四郎的一声呼喊叫醒了鹤丸。身后的长枪劈下来的时候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背后立刻出现一道很深的伤口,从后颈延长到尾巴骨,要不是他疾跑了两步,可能就被砍成了两半。鹤丸脑袋昏昏沉沉的向下倒去,因为舰体倾斜他滚落到了甲板边缘,后面就是万丈高空。
“鹤!”三日月再也没什么时间管身后的药研,立刻跑过去,拉住了已经滚下去的失去意识的鹤丸。
他拼死把鹤丸拉了上来,他把最安全的位置留给了鹤丸。
突然检非违使集体撤退。三日月暗想不好,立刻在人群中找着药研,却没有发现任何他的影子。“烛台切!”他叫了哨兵的名字。
“是,上校!”
“探查药研藤四郎,立刻汇报!”
“是!请上校照顾好鹤先生。”烛台切看了看三日月怀里的鹤丸,他现在脸色苍白,本来肤色就很白的他,现在像是一具瘫软的尸体,窝在三日月的臂弯里。

鹤丸在病床上醒来已经是三天后了,他的房间里没有一个人。也是,现在都在忙着重建,谁还管他一个少校。
三日月宗近。
脑子里突然冒出的名字下了他一跳,之后又艰难的咧起嘴角,自嘲般的笑了笑。他下意识的探查三日月的位置,这才想起了他和三日月已经切断了精神链接。身边也没有任何三日月的信息素,omega的身体让他比普通人的思念还要强烈。
“别再想他了,他是个内奸不是么。”
脑子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他救了我。”鹤丸闭上眼睛,用脑内共鸣对话着。
“他扔下了药研藤四郎。”
一句话戳中鹤丸的内心。他想翻个身,背上的刺痛让他不得已停止了动作。
“揭发他不好么?三日月宗近是个内奸,他把药研藤四郎的情报告诉了敌人,并且放跑了敌人。”
“他只是……”
“为了救你?谁不知道战场无情,死伤常事,难道他可以为了你然后放弃药研藤四郎这个对于检非违使来说是个及其珍贵的试验品么?”
鹤丸脑子乱的都要炸了,他想让那个声音闭嘴,但是它还在自己的脑子里喋喋不休。
“到底谁是内奸啊…”
“三日月。”
鹤丸突觉得这个发音他在哪儿听过?
好像是三日月的紧急通讯器里…自己的声音…这个想法让鹤丸吓出了一身冷汗。
“你到底是谁?”
鹤丸没打算那个声音立刻坦白的,不过他听到名字的时候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两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词组。
一个是自己的,一个是他的

“鹤丸宗近。”

鹤丸整理好长时间的思绪,他睁开眼睛,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目的么?”

声音消失了,回答他的只有除了他以外空无一人的房间里被反弹回来的回音。

TBC

————————
今天不用排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回家吃饭了哈哈哈哈哈!【此人已疯】

评论(17)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