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ABO+哨向】逆转(二)

宴会结束之后三日月宗近就被调到了第三舰队,第三舰队刚好是鹤丸的舰队。鹤丸得知此事二话不说撂下手头的训练就往上校的办公室跑。
一旁的烛台切还在布置战术看着他的少校丢下烂摊子就跑叹了口气,“恋爱了吧…”长谷部听着这话手里的枪一个没拿稳差点飞了出去,用脑内共鸣跟烛台切说,“你别逗我!鹤丸?恋爱了。”烛台切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但是烛台切可以肯定的是,他闻到了鹤丸身上向导和alpha的信息素,也许鹤丸是找了两个人吧。
鹤丸火急火燎的跑到了三日月的办公室,连报告都没打直接闯了进去。三日因为刚刚搬过来,东西还在筹备中,他身边有个个子小小的长发赤瞳的孩子,大概是他的辅佐官吧。
三日月察觉到门口的动静,仰起头发现是鹤丸,便报以一个微笑,“你来了啊。”这语气像是已经猜到鹤丸会来了一样。之后三日月拿过了辅佐官手里的一叠文件,“回去休息吧,今剑。”
“是。”今剑将文件递给了三日月,蹦哒蹦哒跑了出去。
等今剑离开之鹤丸走进了三日月,“你怎么到这里了。”三日月倒是不紧不慢,把手里的文件看了又看,在书架上找了好久才把他们归位。之后坐到办公桌前,才缓缓开口。“想着你在这个舰队就过来了。”鹤丸两手拍在三日月桌子上,俯视着他“喂…临时标记没了咱俩就散了,我可不想跟你谈恋爱。”
“可是我想啊。”三日月宗近装作无辜的样子看着鹤丸国永,“而且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难道你不舒服么?”鹤丸被堵的说不出话,与其说不舒服,不如说非常舒服,那种安心感是鹤丸从未有过的,仿佛缺了二十多年的口子被补上了一样,或者说,他就是一个型号特殊的齿轮,可算能找着一个转二人转了。
鹤丸泄了气,摸着发梢,“总之…发情期谢谢你照顾…临时标记消下去之后补偿你的…”
“比如?”
“比如…”
“这样吧,我发情期的时候,拜托你也帮帮我吧。”
“哈?!”鹤丸一下不乐意了,不过想想人家也是发情期帮了自己,不同意说不过去啊,于是勉勉强强点点头,很低很低的哦了一声。
这时传来了一阵短促的敲门声,“进来。”办公室的主人应了一声。“上校,总司令叫您去。”
“我知道了。”三日月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结果人并没有告退的意思。“上校,司令让您现在就去,吩咐我必须把人带到。”三日月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站起了身。经过鹤丸的时候揽过他的脖颈,在他脸上轻轻亲了一下,用只有两人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晚上等我,一起吃个饭?”
“不要!”鹤丸果断回绝。
“命令。”说完三日月就跟着一脸懵逼的士兵走了,鹤丸暗骂一声权限狗,一拳砸在桌子上。
于是今天下午鹤丸训练的时候根本不在状态,要么就是准星不够,要么就是被别人击中,从来好多次,临了临了还给摔进泥池子里。落汤鹤被光忠拉着爬上来的时候,觉得自己都要丢死人了。
“光忠,我跑路了…我还得回宿舍洗个澡。”鹤丸甩了甩头发上的泥水,活像只小猫。“喂,别这么直白…”烛台切苦笑不得,“长谷部又要骂我了…”
“真不知道你是队长还是他是队长。”鹤丸脱掉脏了的外套,然后被冷的打了个哆嗦。“总之,我晚上有约,我得赶紧去洗个澡。”
“欸…哦…”烛台切显然没反应过来,等他意识到鹤丸这句信息量爆表的话的时候,鹤丸已经跑了很远了。

三日月在舰队专用电梯的一层等了很久,就要他打算放弃的时候鹤丸出现了。和平常的军服不同,他身上现在一件白色短袖,外面套了一件茶色卫衣,因为鹤丸的肩膀窄,袖子盖住了大部分手背,嗯,怎么说来着,萌袖?脖子上还挂了个项链,下面普通的牛仔裤和黑色帆布鞋。建气的男孩子,不管谁看到都是这么认为。
“哟。”
鹤丸打了个招呼跑到了三日月面前,看着他穿着群青色亚麻长袖,袖子卷上去了一点,露出了坚实的小臂,加上宽松的裤子,和平常的那个上校风格完全不一样,这扑面而来的老年感是为什么啊!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我怕上校给我记过啊。”鹤丸打趣道。讲真鹤丸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要说实在话,不就是记过么他还是分队长的时候把那个对他动手动脚的中校打残了也被他爸保了没记过。倒不是鹤丸吃老本,他是那种没事儿不惹事儿来事不怕事儿的人,那以后他就和他老爹谈条件,部队的事儿不许他插手,全都自己解决。五条国永就这一个宝贝儿子肯定宠上天啊,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想到第二个月他儿子就和第二舰队的士兵长辅佐干上了。五条先生也很无奈啊他也很绝望啊!
三日月带着鹤丸跑了好远的路,才到了一家烧烤店。鹤丸有些吃惊,“你废了那么多油就为了这家看起来没什么人气的烧烤店?”
“油钱事儿小,主要吃的好才行啊。”三日月倒不以为然,推门进去了,“别看这家店店面小,人少,食材绝对上乘。
“没想到你对吃还挺执着。”鹤丸也跟了上去,他看见老板和三日月打了声招呼,三日月就熟门熟路的往最里头拐,“你常来?”三日月掀起帘子,“是啊,这家店的老板原来很照顾我。”他侧身让鹤丸进去,“我被我爸赶出家门的时候确实是老板收留我让我住下。”
鹤丸对于这个回答显然吓了一跳,他以为这个三日月宗近是靠着他爸才坐上了上校的位子。三日月看出来他的小心思,“我20岁那天进的第一舰队,然后往前线跑,十年后,换来了这个位子。”
“哟!三日月,带朋友来啦!难得啊!给你打个半价今天。”侍应抱着菜单走了过来,“小哥你尽管点,反正三日月请客,他不请客我打他。”鹤丸听了这话震惊的看了看三日月,“我没成想这世界上还有敢打你的人。”
“多了去了,点吧。”三日月笑了笑,做了个请的动作。鹤丸看了想了一会,实在不知道想吃什么,就扔给了三日月,转头问侍应,“三日月常来么?”
“与其说常来,倒不如说是回家…不过他工作忙嘛,你也知道,上校大人,偶尔回来一次,也都是一个人,吃完就走了。”
“他没带过朋友回来?”
“他兄弟倒是拉过来聚了一次,那次是他们家老头子不在家,过年,拉过来了。”
鹤丸点了点头,侍应又补充道,“三日月他啊,因为性子奇怪,明明挺温和,周围人都怕他,你是第一个他带回来没血缘关系的吧。”
“咳!”三日月咳了一声示意他别说下去了。适应撇撇嘴收走了菜单,“按老规矩来,上两份,慢聊啊。”
等菜的时候谁都没有说话,当牛肉在烤盘里滋滋作响的时候,鹤丸忍不住了,“有事儿快说。”
“我接到了新任务,缺搭档,希望能和你一起。”
“妥了。”鹤丸蘸了蘸酱汁,将肉塞进嘴里,然后含糊不清的说道,“你约我出来是你接任务之前,别拿这个搪塞我。”
“那就没别的事儿了,单纯约你吃饭,不行么。”
鹤丸耸耸肩,咽下了那块肉,然后又把架子探进烤盘,夹了一大块肉送到了三日月盘子里。“可以啊,为什么不行,出了舰队咱俩就……”鹤丸意识到不对,立马住嘴,“出了舰队咱俩就是饭友,嗯。”
三日月倒是被逗笑了,“没别的了?”
鹤丸放下筷子,“我说你真的想追我啊?”三日月点点头。“上校啊上校…我们还没有互相了解对方你能不能别一吻定情啊。”
“我有时间去了解你,只要你给我机会。”
鹤丸突然觉得还挺有意思,“机会自己争取啊。”三日月想了想,“这是允许了?”
“只是允许你追我…我可是很难追的放心吧。”
三日月破天荒对这种无理取闹给了宽容政策,他一向是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到手,人也一样。
“不过!”鹤丸给了个转折,“在你追到我之前,你可不许管我晚上跟谁睡。”
三日月点点头,有的时候放着鱼吊着鱼饵放着鱼跑一跑也是一种手段啊,而且,这样的鱼,更好吃一点。

出阵命令下来的时候鹤丸没有多惊讶,不过给增派成员到真是吓了他一跳。原来鹤丸还是分队长的时候的同期生,莺丸。
莺丸是个A哨,不过他的向导却是B。只不过配合的很好就是了,心理的契合高过生理需求。鹤丸问过莺丸,beta能不能满足他,莺丸说无所谓啊,只要两个人思念着相爱着,剩下的事情无足轻重吧。
鹤丸当时并不太懂,因为他那时实在太被动了,omega的生理和哨兵的精神,都让他承受不住。不过现在他遇见了三日月,仔细想想也不是不能接受向哨这个设定,不过重要的是,他们真的互相思念或者互相深爱对方么。能和鹤丸契合的人不多,准确的说三日月是第一个。
不想了,这里是战场。

这次的任务有一定的难度,司令下的命令是回收暗堕哨兵的精神动物元素,取回来研究。
话说回来,三日月的精神动物他还真没见过,自己是一匹白狼,巧的是烛台切的也是狼,只不过毛色不同。好哥们这点上都合拍的让长谷部沉默,让长谷部流泪。
鹤丸一晃神的功夫,三日月已经放出了他的精神动物,是黑色美洲狮。三日月几乎是和美洲狮一起冲了出去,他手里的武器是他自己的太刀。“向导冲那么前面不要命了!”鹤丸抬手解决了一只暗堕溯行军,哨兵暗堕来的溯行军比他想象的难对付。不过下一秒他就愣住了,三日月的刀法快到他几乎看不清,他有些分不清到底是谁在攻击,此时的三日月凶狠的仿佛是那头狮子,平素的温柔儒雅几乎全都消失不见,眼里的新月异常清晰,嘴角带着自信的笑容。
想被这样的三日月保护。
鹤丸突然冒出一个这样的想法,连自己都吓了一跳。自己的白狼一声嚎叫唤回了他的精神,一回身给了面前的溯行军几枪,也拔出了他的佩刀,那是一柄白色的兵库锁太刀,刀身相对较窄,但对鹤丸的体型来说也是正好。
突刺解决了几个溯行军,他下意识的回身去找三日月。他发现上校被几个溯行军围住,脸上看着平静,美洲狮的暴躁却反应出了他心里的不安。
虽然三日月有八成的把握能从这里逃出去,但是重不重伤可就说不准了。他后脚猛地蹬地,起跳,一脚踢到了一个溯行军的头上,紧接着挂在他脖子上,向后仰去。溯行军因为重心不稳,也跟着三日月倒下去,就要接触地面的时候三日月松开了腿,左手带着一个后滚翻,然后又极快冲回来,给了溯行军致命一击。
随即有又溯行军围了上来。鹤丸看不下去了,直直冲了过去,解决了几个溯行军,看着单打独斗的三日月一时不知道怎么插手,毕竟哨兵向导结合起来的话哨兵才是输出啊…“三日月!配合我!”
三日月看了他一眼,解决了手头的麻烦,他知道自己再强,向导的身份也在那里摆着。他将神经探入鹤丸的神经,那一瞬间白狼和美洲狮仿佛是对上了眼,同时俯身做出了攻击姿势。

“我需要你,鹤丸国永。”

TBC
——————
在乐团排练,突然觉得自己学校的男生礼仪堪忧…交响乐啊,你们在底下稍微安静点啊…
算了…
太爷的话是A哨,和鹤丸同期,向导是B向大包平。
以上

评论(31)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