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ABO+哨向】逆转(一)

三日月宗近,脸好看,性格好,在军队里职位也高。别人都以为他每天都和他的哨兵过着舒舒服服的小日子。可惜的是,他们想太多,三日月身上哨兵的信息素是中和剂的味道,他作为首席向导却无法与别的哨兵结合,一是他自己不愿意被压,二是…他是个alpha啊!!
一般来说,哨兵更容易分化成alpha,相对的向导应更容易分化成omega,以及普通人,那就是个beta了。但三日月偏偏就是个特例,他在九岁的时候向导技能觉醒,他爸以为五个儿子终于出了个omega,但世事难料,十八岁成人礼之后的第二天,三日月就分化成了alpha。性别分化出问题之后三条老爷子都快愁死了,虽然他儿子是个向导,精神上不太容易出问题,但是长期吃性别抑制剂也不是个办法。他甚至向三日月提出,只要找个哨兵回来,alpha都行!三日月断然拒绝,因为他除了向导能力出色以外,他是绝对可以混在一帮哨兵中间上前线的。倒不是他也有哨兵的能力,因为…这人就是个bug啊!体能和体术乱七八糟各方面已经堪称完美了!
可惜,这么完美的人,单身了三十二年。

而鹤丸国永,能力算不上非常出众,那也算是个同级生里的最强哨兵了,一开始靠着自己老爹进了部队就成了分队长,但是现在他靠自己,爬到了少校的位置。
他是个omega,但是对外宣称是alpha,他不想因为自己是哨兵但是是个omega招来麻烦。他每天都在服药,抑制剂中和剂,以及能让精神处于正常状态的各种药物。每天的用药量都在加大,况且发情期的身体更加敏感,加上哨兵独有的体质,每次那几天都非常难熬。
烛台切光忠作为为数不多的知情人,他一直劝鹤丸好歹找一个向导,应付了精神上的再说生理上的。烛台切也真是爱莫能助,自己是个哨兵,但是却是个beta,遗憾的是,他爱上了一个omega向导。
鹤丸每次都回绝了烛台切的提议,因为他觉得自己靠药物撑了二十八年,至少再撑个三十几年根本不算个什么事。烛台切扬手就给鹤丸背上来了一巴掌,“你瞅瞅隔壁医院…不,准确来说是精神病院——那里的那一群人!哪个不是光棍哨兵?”
“有啊,那个住407的。”
“那个不算!那是你揍进去的!”
鹤丸无奈的耸耸肩,想起自己有次在发情期被人盯上了,那是个普通alpha。鹤丸那天特别不舒服,出了部队到外面吹吹风,因为至少外面的向导信息素能稍微少一点,部队里不是哨兵就是向导,他呆在里面无疑是加重病情。当那人凑过来的时候鹤丸已经因为他的哨兵能力察觉到了,还没等人反应过来就给人吊打了一顿,打到精神失常送进隔壁医院。

鹤丸少校听说这次宴会那个传说中的最强向导上校要出席,来了兴趣,便问烛台切,“听说那个向导的体术也不差,单单一人能和一位能力评测为三星的哨兵抗衡?”
烛台切刚从训练场下来,神经还处于兴奋状态,一旁他的向导长谷部一边给他平复着情绪一边反问鹤丸,“你从哪里听来的错误情报?”
“欸,难道说他那些东西都是谣传?”
“是啊,谣传,哪有那么弱,单挑一对四星哨向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鹤丸一口茶喷了出来,长谷部皱了皱眉,结果被他的哨兵塞了一嘴的棉花糖。“长谷部君!有没有搞错!一个向导!单挑一对四星哨向!”鹤丸觉得三观被彻底颠覆了
“耗一耗还是能打过的。”这次回答的是烛台切,“当然,非常吃力,不过单挑一个四星哨兵应该是没问题,向鹤桑这样的,虽然能跟他磨上一会,想赢他可能就有点难度了。”
“靠!这到底什么人啊!”鹤丸已经有点迫不及待见到那位传说中的向导了。
“怎么,你想追?”压切长谷部嚼完了嘴里的棉花糖,“别忘了,你是个omega……唔唔唔!”烛台切连忙捂住了长谷部的嘴,他家鹤酱好不容易想谈恋爱了这念头被压回去可不好。“鹤桑你想追就去吧!omega什么的无所谓吧!omega x omega也是可以的,对吧。”
“哈…光忠,你在想什么?我难道不应该是先解决了生理问题才准备解决精神问题的人么?”
“总之!这两个好歹给我解决一个!你吃那么多药副作用太大了!。”
“啊好烦,光忠你要成我妈了。”鹤丸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应着——omega的发情期,鹤丸都要郁闷死了。“对了,那个牛逼的上校叫什么名字。”
“三日月宗近。”

鹤丸顶着发情期的浑身不舒服参加了这个据说是舰队成立一百周年的宴会。
舰队是为保卫人类安全的大型世界联动的部队,因为在一百多年前,人类遭遇了自称从未来逆行过来的溯行军的袭击,几近灭绝。不过人类向来生命力顽强,他们除了分化第二性别开始逐渐分化属性,那便是哨兵和向导。哨兵五感发达,对于前线作战非常有利,但因为五感过于敏锐,有时反倒会成为累赘,这时就需要向导的辅助来安抚他们过于躁动的神经。
但只有少部分人能分化哨向属性,那么就只能由他们来保卫这个种群。因为第二性别一般都是在成年之后才分化,但自身属性一般就在九到十四岁就会被发现,便逐渐演变成哨兵容易分化成alpha,向导容易成为omega。当然也有不少beta成为哨向的例子,例如烛台切光忠。
鹤丸听完了冗长的领导讲话觉得自己要睡着了,终于结束大家可以分散开了的时候他长舒了一口气。突然脑子嗡的一声让他险些倒下,又开始了,神游症因为发情期,来的频繁的让他吃不消。他从随身携带的药包里拿出几粒药,赶紧吞了下去,不适感并没有减少,他需要加大药量。他向存包处走去,拿出了他以防万一的针剂型抑制剂,立刻向卫生间跑去。
简单处理之后他本想一针扎进去的时候,手被拉住了。迷迷糊糊的一抬头,发现这人并不认识。
“放开…”鹤丸想挣脱他,他察觉到了这是个alpha哨兵,不安和恐惧席卷而来。一定是自己的omega信息素…鹤丸近乎绝望,他才不要被自己都不认识的人标记啊!
“少校,没成想你是个omega。”那人说着便靠了过来,“对不起了少校,我也在发情期。”
“喂…离我远点!你应该知道我把一个alpha揍进了医院。”鹤丸现在根本无法抵抗这么弄的信息素,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挺不争气的,面对这样近乎侵犯的行为他一点反抗的权利都没有。鹤丸强迫自己脑子要清醒,他才不是那种坐吃等死的人,他一直觉得最没人权的就是omega,凭什么他们就要老老实实的让人上?一想到这鹤丸火就起来了。一脚踹开了把他压在洗手台上的人。omega作为一个相对弱势的群体,发生过不少alpha强行标记omega的事件,当然鹤丸的母亲的死也是因为这个。他记得特别清楚,当时他老爹有多伤心。
“记过你不怕么…”鹤丸并没有加强他的进攻,他现在根本没那个一骑当千的实力,他扶着洗手台尽量让自己心情平稳下来,不去理会浓烈的信息素。可是那个哨兵却探入了他的精神,鹤丸本能的抗拒,但是从未被别人安抚过的精神一下子软了下来,不听鹤丸使唤。鹤丸一拳砸在镜子上想让自己脑子里的东西出去。那人又带着信息素靠了上来。“少校真的好漂亮,好几次都想对少校下手了。”
“你早就知道我是omega?”鹤丸穿着粗气想把身上的人推开。那个哨兵的手已经在自己下体周围游走了,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撞开了,紧接着身上的重量就被移走。他的精神再次被探入,不过这次不同的,是向导。他清楚的感觉到这是向导的精神触梢,而且这样的精神力量他从未见过。
“对你的长官下手,还真是好部下啊。”耳边传来了好听的声音,“不想记过的话,还是在我没记住你的脸的时候赶紧走吧。”
“好的上校,对不起上校。”之后鹤丸就听见卫生间的门被急匆匆关上的声音。
上校?向导?强精神力?鹤丸隐约把三个信息连在了一起。
“是,我是三日月宗近。”鹤丸忘了这个向导的精神触梢还在自己精神里连接着,“少校,你还好么。”
“我没事打一针就能解决,你要上厕所赶紧的。”鹤丸现在很烦躁,根本顾不得什么礼节。不过现在三日月也不会在意语言上的什么东西了,毕竟面前的人现在狼狈不堪,脸颊绯红,领结被打开,还不断的释放信息素。三日月宗近定力max也要失控了。
鹤丸缓了缓,他的神游症有好转,立刻给自己胳膊上来了一针。
“你现在的情况,我想需要临时标记一下。”
“谢谢,不过不需要。”鹤丸拒绝了上校先生的好意,一般临时标记几次之后,就像有依赖性了一样,情不自禁的就想找这个人的信息素,更何况这个最强向导的精神力量还这么强大。“我不需要临时标记。”
三日月不管鹤丸怎样说,还没等鹤丸反应,他就将鹤丸再次压在洗手台上,在他脖子上很浅的烙了一个吻。“那就永久标记吧…”
鹤丸猛地推开了他,“你也知道了吧,我是个omega哨兵,不可能也不愿意和你结合!”
是的,鹤丸才不满足一个人只能只解决他一方面,他迫切的希望着有个向导是个能满足他精神和生理两方面的需求。
不过鹤丸国永可能是上帝怜悯的孩子吧,又或许他吃的苦太多了,现在苦尽甘来了。
“不凑巧,我是个alpha向导。”
三日月宗近是这么告诉鹤丸国永的。
“现在,你愿意被我暂时标记了么?”
三日月宗近不会勉人其难,他只是给鹤丸了一个缓冲,只是临时标记,心理生理精神都能得到临时治疗,具体事情那都是清醒以后的事。
鹤丸虽然觉得这个信息量有点大,不过是个alpha向导就没关系了吧…这么想着,他点了点头,彻底接纳了三日月宗近。
当三日月靠过来的时候,鹤丸处于本能的抱紧了他,三日月亲吻着鹤丸,从未被alpha和向导信息素同时包裹的鹤丸觉得这样同时被填满的感觉真好,他不愿意放开三日月,一秒都不愿意。
“信息素释放太多了,少校先生…”三日月在接吻的空隙说道,“我刚刚就是感觉到了omega和哨兵的信息素才过来的,你这样很危险。”
鹤丸昏昏沉沉的,他现在只想享受二十多年都没有感觉过的舒适。“没事…现在有你呢。”他坐在洗手台上,腿牢牢的勾着三日月,不断的想去索吻。
三日月也没好到哪儿去。三十二年!三十二年的光棍啊!他现在看着这个omega哨兵觉得自己也要暴走了。

临时标记结束之后鹤丸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三日月。想着刚刚的举动,窘迫的红了脸,“抱歉…上校大人。”
上校心情很好,真的是分化性别之后心情最好的一天,他在少校脸上轻轻啄了一下,“没关系,慢慢来,我的少校。”

TBC

——————————
这次是ABO+哨向的
两个世界观合到一起有没有被吓到!!
以下是以登场人物设定
三日月宗近:alpha,向导,舰队上校,向导首席,未结合,未标记
鹤丸国永:omega,哨兵,舰队少校,同级里最强哨兵,未结合,未标记
烛台切光忠:beta,哨兵,舰队第九分队队长,已结合,已标记,配对向导为压切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omega,向导,舰队第九分队队员,已结合,已标记,配对哨兵为烛台切光忠。

本文即将或已涉及cp为
三日鹤,烛压切,莺包,一药,双狐,安清,髭膝,无差土方组。
以上。

评论(37)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