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领证还要几块钱呢不氪金哪儿来的老公【百日爷鹤Day.60】

夜幕四合的时候鹤丸在末班车上打着盹,心里盘算着现在睡能睡一个小时那么回家就可以肝两个小时的游戏,然后第二天七点起床就可以睡五个小时!鹤丸一想到现在一天睡眠可以达到六个小时左右他就稍稍放了个心。
鹤丸国永,26岁,普通公司的人事部部员,起早贪黑朝九晚五,要真说过日子,也不累。只不过他还是个宅,有事儿没事儿就要肝游戏。肝通宵的事情也是干过不少,本来就白到反光,黑眼圈就更加显眼。不止一次被好友烛台切光忠吐槽黑眼圈黑到人中。
要说非,鹤丸绝对排不上号,帐号里五星小姐姐就没断过,要谁来谁,都不用玄学的,最多抽四发单抽,实在不行再来个十连,要来的卡是绝对有。之后不只是小姐姐了,小哥哥也蜂拥而至。但是这次活动不一样,真的太不一样了,让一直属于欧洲人的鹤丸体验了一回非的掉眼泪的血统。
这次实装的人物叫做三日月宗近,一席蓝色狩衣,头上带着流苏,一脸和善的站在那里,眼睛里仔细看还有月亮。让鹤丸心水的不像话,说实话,鹤丸很久没对一个男人大加赞扬了,尤其还是一个游戏里的男人。这次限定抽卡的活动一出,鹤丸就把他赞了好几个月的东西全砸了上去,十连了三次单抽了十几次,连彩虹玛丽苏背景都没见着,倒是其他五星来了不少。
这算是欧跑偏了吧。
于是鹤丸国永决定氪金了,这是他第一次氪金,他发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于是这句话让他成为了京剧里那些戏台子上的老将军,背后插满了flag。
一语成桀,鹤丸已经往里砸了快一个月的工资了,眼看限定活动就要结束,鹤丸决定今晚回家再氪一次!就一次!反正明早限定结束,再氪一次就不氪了!
于是恭喜他吧…没有抽到那个貌美的新卡。
氪了一个月的工资代表鹤丸国永这个月都得吃土,看的烛台切都忍不了了天天拉着鹤丸去他家吃饭。日子稍微好过了,鹤丸就实打实的忘了自己最心水的那张卡,而且因为前几天氪太多了,实装的新卡差不多都是一发入魂,旁人羡慕得要死。
过了有两个月吧,鹤丸再次在电车上累的睡了过去,兜里的手机响也没听见。回家之后迷迷糊糊的被游戏咨询炸醒,发现他喜欢的那个三日月宗近的限定抽卡又出来了。
这次的卡面并不是传统狩衣,而是一身西装,扣子只系了一个,里面是柑蓝的衬衣,打了黑色领带。鹤丸觉得自己的内心在尖叫。以及,抽到这张卡之后可以触发活动剧情。鹤丸是图也不推了演练也不打了,点开召唤界面,再次把东西砸没了。
烛台切当晚就看见鹤丸国永在推特上哀嚎,“你们谁出三日月宗近那张西装卡了记得让我嫖一下剧情。”圈子里没几个玩游戏的,光忠也是不太玩,他连三日月都不知道是谁…于是私戳鹤丸问哪张卡啊能让你这么疯。鹤丸没说话,估计还在游戏里吧。
其实鹤丸国永并没有在上游戏,抽不出三日月宗近还推什么图!!他要活动剧情不是普通剧情!说真的鹤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三日月宗近这个卡这么执着,单纯觉得好看的话可能…也不至于?就是…嗯…喜欢?见到卡面会跟个谈恋爱的小女生一样,心里的小鹿都要撞死了。现在他爬在床上翻着账本,看如果氪最大值的话这个月他还够不够交水电费…
发现好像如果氪的话…他好像还差那么几千日元才能活下去……不管了!氪!!
鹤丸国永往里头砸了两个月的工资。两个月!
今晚,就今晚!不抽出来就a游戏!
鹤丸突然觉得有钱真好啊,他抽到手软抽了好几个小时还没把资源抽完,当然,卡也没出来。他也就拿了闷了,平常挺欧的啊,这次怎么了啊,怎么三日月宗近是有抵制欧洲人血统啊?不过问了一圈,现在网上爆出自己抽到了三日月宗近这个卡的人一共也就5个,两次活动抽出来五个人,这掉率也太低了吧!
就在天刚蒙蒙亮,鹤丸趴在床上都要睡着了的时候,那个陌生的提示音响了起来,于是他看到了期待已久的彩虹玛丽苏背景!!
鹤丸猛地坐了起来,抱着手机等着他的新卡。可是就在这时,突然屏幕上出现了缓冲的小圆圈,不停的转啊转,鹤丸都快急疯了。之后机子卡了…卡了…还给卡退了…之后无论如何都上不去了,鹤丸抱着手机哭的心都有。
鹤丸能怎么办,他现在不是很绝望他现在已经想跳楼了。又抱着一线希望等等上去看看到底给了没给那张卡,要是没给就去鞭打客服!
第二天鹤丸顶着真•黑到人中的黑眼圈去上了班。烛台切也没管鹤丸到底困不困,直接拉着他要他请客。鹤丸纳闷的看了他一眼,“哥,我昨天砸了两个月的工资,哪里还有钱。”
“不不不,你是我哥,鹤丸你从实招来,你是不是认识了什么大佬?”
“什么大佬?哪方面的?”鹤丸觉得光忠有事瞒着他,强打起了点精神。“工作事业方面。”烛台切看鹤丸往他位置上走,忙把他拉住,“诶现在不在那边了,在那边!”烛台切指了指部长办公室。
“哈?!”鹤丸立马醒了,“光忠你别逗我了!那边是部长啊!”
“所以我问你是不是认识大佬了啊!今早一过来没多久就下发了命令说部长被调到高层然后新部长是你。”
“啥?!”鹤丸彻底蒙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这么仓促?!”
烛台切光忠只剩下点头了。看样子,他也不太清楚啊…“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替你先搬东西吧可能过两天你的位子就要被人补上了。”
“那倒是,辛苦你了。”

鹤丸因为临时调动一天都在适应工作,根本没时间上游戏,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却被一群好友半路打劫,说要他请客,鹤丸自然得答应。走到公司门口正准备出去的时候,鹤丸看见了一个生面孔正要走过来。鹤丸定睛一看差点吓死!这个惊吓来的太突然了吧!!他低声问光忠这是个什么人。烛台切说你不知道新上任的总裁啊。
鹤丸噎了半天说不出话,这人他在熟悉不过了,这根本就是他喜欢的那张卡啊!柑蓝色头发,眼睛里有月亮,西装革履的斯文…嗯…斯文败类!

三日月宗近!!

烛台切看着鹤丸的眼神不对劲,他问了一句,“你认识?”
“能不认识么这是我唯一想要的卡啊!”
烛台切听得云里雾里,总之提取了有效信息鹤丸和这位新上任的总裁认识。怪不得一上来就给鹤丸升职加工资。
三日月走到了门口,看见了鹤丸,跟个老熟人一样打了个招呼。鹤丸都傻了,等人走出去了准备上车了,鹤丸才反应过来。“你们先去聚吧改天请!”说完冲出大门把马上关车门的三日月从车里捞了出来,“不行你得给我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虽然以前听过语音试听,但是…还是好好听啊这声音!鹤丸不由得感叹了一下这个人的完美。
“解释一下你怎么爬出来的啊?”鹤丸觉得有些不太对,说的跟贞子一样。
三日月眯起眼睛看了他一会,往里挪了挪,“上来,慢慢说。”
鹤丸无奈跟着他上了车,司机关了车门,三日月说了个什么地方,车子就发动了。
“去哪儿?”鹤丸有些不安。
“吃饭,我饿了。”
他们要了简餐,期间鹤丸一直在等三日月开口,可三日月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在三日月结账的时候鹤丸急了,“那什么啊…你真的不打算说点什么?”
三日月答非所问,“我让司机先回去了,我想去你家。”
“喂…”别这么擅自做主啊…鹤丸愣是把后半句咽了下去,想想这怎么着都是个大佬级别自然不敢得罪,不过仔细想想,这大佬也算是自己画了三个月的工资氪来的啊。虽然他现在有些绝望,徘徊在a游戏和不a游戏之间,但…好歹弄清状况。鹤丸同一种壮士断腕的表情点了点头。
“别那么绝望啊,游戏里没有了现实总有吧。我觉得相比游戏,我在这里能帮到你更多。”
是是是,大佬说什么都对!三日月大大说的有道理!鹤丸已经懒得在多说一句话了。
出了餐厅三日月突然想起来,“你有车么?”
“三轮你上不上!”鹤丸一脸我赢了你活该的表情看着三日月。结果下一句就被噎了回去。
“你连三轮都买不起。”
“…”鹤丸心想不要气,你还是有两个轮子的!嗯…想起自家那辆好久没骑的公路赛车,鹤丸稍微有点平衡了。

总之鹤丸是带着这位三日月大大挤了一趟电车回家了,因为错过了高峰,还有两个座,能让三日月稍微舒服点。
三日月进家门的第一句话,“嗯…好小。”
“那你在游戏里住什么屋子?”
“也不算住吧,毕竟是在游戏里什么的?一开始是和室后来变成了小洋房,所有故事都是从小洋房里开始的。”
“是是是…”鹤丸倒了杯水给三日月,“没什么东西可以给您喝!快点说!”
“我不是唯一想要的卡么你就这态度?”
“那我要什么态度!舔着脸求你么!”
“欸……我还以为是个可爱的女人我才出来的结果是这样啊…”三日月说谎调侃鹤丸。
“哦?对不起啊那真是!!!我!实打实的男人!你要不满意回游戏去!”
“不行啊才出来了一天,我和管理求了好长时间的!”
“求?”鹤丸实在想象不到这人怎么求人。
“嗯…就是肛道理吧…”
“…好…”你开心就好。
“就是想出来转转,求了管理好长时间,嗯,就这样。”
鹤丸好气,“一句话的事你非要拖这么久!”
“欸因为游戏规定我晚上必须和你在一起啊?”
“为什么非得是晚上?而且你刚刚不是打了个招呼就走了么!”
“嗯……了我不能当着别人的面把你拉走吧?所以,如果你不愿意去我家住,那就只好住你家咯。”
“一张床!”
“睡一起。”
“你家几张?”
“独立的屋子倒是很多?”
“去你家!”鹤丸打死也不要和这人睡,虽然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卡?不对现在是人了。因为不知道和这人贴的太紧了自己会有什么反应。
“那好我叫司机。”
“等等等等!你看着都几点了,人家也该睡了,我们…嗯…打的吧…”鹤丸知道的士有多贵,但是也没办法啊!现在电车都没了…
三日月看出了鹤丸的为难,他也知道鹤丸氪了多少全是因为自己。“行吧,我坐前头。”
“哦…谢谢…”
鹤丸收拾好了东西,去了三日月家住,路上商量了一下,以后肯定晚上要在一起的,要不索性搬过去好了,鹤丸无条件同意。
晚上鹤丸能登上游戏了,不过发现并没有三日月宗近的卡。靠在三日月身上的鹤丸有些小失望,本来他是有些抵触和三日月接触的,但是既然是自己的卡那就没必要有什么顾虑了。
三日月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鹤丸拿过了他的手机,点开了召唤界面,单抽,玛丽苏背景再次出现,“算送你的…给我好好觉醒特化喂满级放钟意…”
“哦……哦…”鹤丸有些被三日月的欧气吓到了,不过你看本人抽本人很正常的吧…嗯。
“过两天和服那张就实装活动了,给我肝出来。”
“欸…不要啊明天新剧情就开了。”鹤丸一百个不情愿,“新剧情打完了可以解锁小姐姐的个人支线啊…”
三日月立刻不乐意了,再次抢过鹤丸的手机,鹤丸想去要回来,三日月却把手机举高了,鹤丸想去拽三日月的手的时候头被硬生生转的和三日月眼对眼。
三日月犹豫都没有,摁住鹤丸的头就亲了上去,鹤丸呆了半天,瞳孔才慢慢放大,嘴被咬住了所以只能发出意义不明的疑问的鼻音。
过了半天三日月才松嘴,“我是为了你出来的,你把小姐姐肝成满破她也不会出来。给我好好打我的活动。”
“啊…哦…嗯…”鹤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鹤丸心里苦但鹤丸不说!
突然鹤丸脑子里划过一个念头,也不管自己现在是不是以一个旁人看了沉默自己人看了流泪的姿势坐在三日月腿上开口就问,“诶你说我花了三个月的工资买了你这一个男朋友好像还挺值?”
三日月不说话,翻出了自己的西装,给他看了一眼价格。
“哦…合着我这三个月工资就顶你一套衣服?所以…你连三个月的工资都不值哈哈哈哈!也就五日元吧哈哈哈哈哈!”
“你当我是哪路神明啊…”
“哈哈哈哈谁知道”鹤丸笑的前仰后合,五日元一个人打包送?不行了他要笑死了,于是乐极生悲,往后仰倒的时候,头狠狠的撞在了茶几上。
“该。”三日月实在是没绷住,笑了出来。把鹤丸拉了起来揉了揉他的脑袋,“不过话说回来你接受的还挺快。”
“什么?”
“我对于你的存在?”
“哈?就是玩家和卡的关系啊。”
“你刚不是这么说的啊。”
“我说了什么?”
“男朋友。”
“……”鹤丸决定装疯卖傻,“啊啊…好疼啊,好疼不行了脑壳疼我刚说了什么我什么都记不得了啊…你是谁我是谁我在哪儿?”
三日月叹了口气,只能帮着他揉揉脑壳。
“那行吧,你好,你是鹤丸国永你在我家,我是三日月宗近。”

“你的恋人。”


FIN
————————
仿佛全世界都去了cp就我没去。
太太们已经在约火锅了我只能在家拿着谱子流泪!啊!我是个打架子鼓的指挥为什么要让我打定音鼓!!我踩不动调音器啊!!!在老师那里泡了半个下午也没学会我可能是废了。
梗来自BB子
本来是想写成连载的但是好像后续并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了就改成了短篇。
是想写鹤丸玩养成游戏的结果现在也不知道是谁养谁…
算是闪电恋爱么?也不算吧?
鹤丸喜欢三日月的卡喜欢很久了三日月自然也喜欢鹤丸要不然他也不出来。
嗯就这样吧。
以上,感谢观看

评论(19)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