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百物语(十一)

•这是一个满级没准还极化了的四花和一个lv.30五花lv.60的四花组合干架的故事

一行人被邀进屋,明明已经要入夏了,可院子里总有股渗人的凉意。
前厅有那么几叠大吧,头顶开着苍白的灯。宗三将几个坐垫挨个铺好,让三日月一行人坐下。鹤丸浑身不自在,具体哪里奇怪他也说不上来。三日月7虽只是觉得冷了点但是五虎退不断的往一期一振身后躲却让他起了疑心。五虎退虽然胆小和内向,但却绝不是没有礼貌,现在这个白发的孩子一个劲的往哥哥身后躲连招呼都不打,绝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宗三给五人倒了茶,莺丸看了看茶杯,茶梗立起来之后不多久,就倒了下去,沉入杯底。他摸了摸怀里,符纸还很多,不太怕突发情况。
“江雪哥前几日给小乌丸大人去了信,看样子是收到了。想必是大人太忙,让各位来帮忙了吧。”
“是。”三日月应道,“但是,我想问问,为什么信上要加上几重封印?”
“那个是给小乌丸大人的,其他人不得拆开。”一旁淡蓝色长发的人开了口,他手里捏着佛珠,半闭着眼睛。莺丸第一个觉得不对,那时他打开封印的时候察觉到了一点,那个封印被他找出来之后,三日月用鹤丸劈开了它,容易的像是要被故意打开一样。并且在自己找出来封印施加阴阳术让其显现之前,那封信没有任何被施加灵力或者术式的痕迹——种种迹象就像是莺丸自己施加的封印一样。
三日月点点头,这件屋子的疑点太多。一期将弟弟抱在怀里,看着左文字家里的两位哥哥,“那个,宗三大人和江雪大人,能否…让我们见见那位生病的弟弟?是叫…小夜来着吧。”
宗三应了一句,缓缓起身,微微欠身,示意五人跟上。他们从走廊七拐八弯,来到了一扇长差不多三米的幛子前,宗三将幛子轻轻拉开,这间七八叠大的和室里没有放任何东西,显得有些空旷。鹤丸率先注意到面前还有一扇幛子,“哦哦!这里面就是小夜的房间吧…”刚把手伸了出去放到门上,立马疼得缩了回来,三日月抓过鹤丸的手,发现指尖已经被烫红了。
“啊!真是不好意思,江雪哥他在此施加封印。因为…小夜他真的是…”
宗三没有再说下去,鹤丸等人也有所会意。五虎退这时从哥哥身后跑了出来,可能他是察觉到了屋里有一个跟他相仿的人吧,不过如果真按照宗三所说,那小夜应该诅咒和瘴气缠身才对,五虎退竟然不怎么害怕,这令一期有些吃惊。
三日月刚刚差看过鹤丸的手之后就再没有放手。他向宗三询问能否进去看看。宗三有些犹豫,像里面喊了一声,“小夜,客人来了哦…”
里面没有出声,宗三又喊到,“客人大人是来治好你的…
声音不大,但是鹤丸敏锐的捕捉到了哭腔,抓紧问道,“小夜!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进去,你同意的话,我们就让江雪先生解除封印。”
“骗子!”孩子的声音在离门口很近的地方响了起来,声音带着颤抖,像是克服了极大的恐惧,“骗子…你们都是!小乌丸大人不要我了…”
宗三立刻打断,“小夜,不许没礼貌。”五虎退有些纳闷,为什么弟弟生病了还要骂他,像自己生病的时候不管怎样任性,他的一期哥哥也会由着他来,只不过病好的时候还是会说教便是。宗三将几人劝离了这间屋子,给几人安排好了住所,明日直接让江雪打开封印,将小夜带出来。
几人点头答应,于是被分派了住处,三日月和鹤丸一间,莺丸,一期,五虎退一间。鹤丸躺在被窝里睁着眼睛看天花板,身边的三日月也没有睡。鹤丸抬起手看了看刚刚被烫红的地方。他是千年的付丧神理应不会被这些小小的术式挡在门外,他看了看一直盯着他的三日月,也许是因为和这个人共享灵力了吧。
“怎么了?”三日月和鹤丸的眼睛对上了。鹤丸摇了摇头,钻进了他的怀里。三日月搂着鹤丸,轻轻的拍着他的背,沉默了一会,他开口道,“你没觉得比起小夜,剩下的两兄弟更不对劲么。”
鹤丸扬起脸,看着三日月紧蹙的眉头,从被窝里伸出手,摁了摁他的眉心。“你也察觉到了?我也觉得不太对。”三日月问鹤丸,“一期他平常怎么对他弟弟?”
鹤丸想了想,“啊…不好说啊,总之就是很疼他吧。”
“他会因为自己的弟弟瘴气太重把他封起来么?”
“哈?说什么傻话,一期他恨不得搂着他弟弟上厕所!还把他关起来?”
鹤丸说完这句话立刻愣住了,这就是违和感的地方啊,一个疼爱自己弟弟的哥哥怎么着都不会把他关起来的。两个人在被窝里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了那么几秒,之后二话不说掀起被子从床上爬起来,匆匆套了一件外套。就冲了出去,一拉开门,发现莺丸三人也出来了。显然大家都认识到了这个问题。
他们尽量将速度放快脚步放轻,向小夜的房间跑去。到了门口时,五虎退拉住了哥哥,“我…我来!”虽然声音还是柔柔弱弱的,但是眼神却闪着光,弟弟也想帮他的哥哥。
五虎退念动咒语召唤出一只小老虎,说是老虎,不如说是一只小白猫。一人一虎蹑手蹑脚的将幛子拉开一个缝隙,小老虎率先钻了进去,之后听见了一声小奶音,五虎退稍稍松了口气,将幛子拉的大了一点,示意哥哥他们跟上。
五人全部进了房间,他们不敢触碰小夜屋子的幛子,莺丸已经掏出符纸和笔试着画符了。
鹤丸轻声叫了几声,并没有人应。一期拍了拍鹤丸的肩,示意让他试试。
一期先是轻轻叫了几声小夜名字,之后又说,“我们已经明白了其中有蹊跷,所以我们希望你能跟我说实情。我也是一位兄长,所以如果弟弟有麻烦我不想坐视不理。”
“啊出现了!”鹤丸站在三日月身边,勾起唇角,在三日月耳边吐槽了一句。“一期的经典言论出现了。”三日月带着问号扭过头看着鹤丸。鹤丸挑了挑眉,手拢在嘴前趴在三日月耳边说了一句,“天下的弟弟都是弟弟。一期的经典言论,千万别让他听到啊!”
三日月装作严肃的点了点头。
“我已经听见了鹤丸大人!”一期转头低吼了一句,之后又对小夜说,“我们是来帮你的,那封信也有蹊跷,我们需要知道实情。”仿佛要印证一期说的话,莺丸那边噼里啪啦的响了一阵,封印被莺丸弄得显现出来,这才发现四周的墙壁都被施加了法术。而莺丸只是破了个小口子。不过小口子也是破开了,努把力马上就能出来了,毕竟只要把门的部分破开就没问题了。
“干得漂亮,莺。”三人一起赞许了一句。
“那不是我哥哥。”门里突然传来了小夜的声音“他们不是我哥哥!我的诅咒破开之后灵力外放,我无法承受,两位兄长大人忍痛将我送去修行。我在外游历很长时间,变的更加强大,觉得能保护自己的哥哥了。回来之后却发现这个家早就破败不堪了…我走进去之后看见了宗三哥和江雪哥…可是…可是…”
“你发现那不是你的哥哥。”一期不问小夜是如何知道的,因为他明白,如果自己的弟弟出了一点差错,他也是能看出来的。
门里又没有声音了,之后传来了哽咽的声音,“我打不过他们,他们也除不掉我,他们把我关了起来。我想尽方法想找支援,于是想起了曾经帮过我的小乌丸大人,于是打破了一点点封印,将信用灵力送了出去。不曾想那个使用江雪哥身体的人立马发现了,加固了封印。那封信…也一定被做了手脚吧…”
莺丸一遍画符一遍说道,“嗯,因为那封信是用灵力送出的,无法追回,于是那两人追踪到了灵力动向,在信的表面施加了法术,我们以为是封印,但我误打误撞启动了法术,鹤丸和三日月将封印打破时,信上面就会呈现错误的信息。那是敌人想让我们看到的。”说完,他将新画的符纸贴在了门上,念了一声急急如律令,符纸燃烧,封印又被破除了一小块。
“你就不能快点,你不是一抬手就能弄出去一堆纸么。”
“那个是攻击和防御用的,和这种并不一样,鹤丸大人!”
“好好好。”
三日月眯起了眼,他试着将手伸向墙面,噼里啪啦的声音立刻响起,他没有撤回手,直到鹤丸把他拉了回来。“你干什么!”三日月揉了揉鹤丸的头,表示他没事。转头问小夜,“你在哪里把原来的封印开的口子?”
“门的左下角,应该是你们的右边。”
三日月看了看站在们左边的莺丸,“莺,去他曾经破过口子的地方弄吧,效率高一些。”
“怎么了?”鹤丸问道。“外面一层的回路明显不是封印,这个墙壁被施加了两层,也就是说原来那一层破裂的地方没被修复,哪里只有一个最外层的防御”
莺丸点点头,立刻转移战线。
一期歪了歪头,“你连术式回路都能感觉出来。”
“不知道,天生的吧。”
鹤丸看着三日月的手发愣,他记得原来被他唤作兄长的人连感知都不用,直接就能看出来…他猛地摇摇头,他想告诉自己这个三日月不是那个千年前的那个三日月,不是的。
三日月察觉到了鹤丸的心不在焉,回过头,“别走神啊鹤,这个时候怠慢不得。”鹤丸猛地惊醒,移开眼睛,点了点头。“这种时候不要再想那种事情了!”他小声念叨着。
突然小老虎嗷呜一声,五虎退连忙转身,一看身后是那个所谓的宗三左文字,刀未出鞘就劈了下来,一期一个箭步推开了自己的弟弟。现在作为【人】的他自然承受不起妖界的武器。一下子被推出去好远,撞到了墙上,防御术式立刻起了效果,一期只感觉背上一阵烧灼。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意识已经混沌不堪了。
“一期!”“一期哥!”宗三趁虚而入,拔出刀刃立刻劈了下去。三日月眼疾手快跑到一期面前抬手抓住了宗三的手腕,两个人僵持着,三日月将手伸了出去,鹤丸趁着宗三被牵制立刻跑了过去将手递给三日月。
两人的手碰到一起时鹤丸瞬间化形,成为了三日月的武器。
一期也立刻缓过来被五虎退扶起,“退,虽然有些勉强,你现在能用那个么!”
“交…交给我吧!”五虎退点点头,他想帮自己的哥哥,他想让他安心,他想让自己的哥哥看到他已经长大了。“小…小虎!拜托了!”小老虎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像宗三扑过去,起跳的瞬间,瞬间变成一头白虎,嚎叫着扑倒了宗三。三日月得以脱身,他闪身出了那个七八叠大的房间,刚回身就被江雪迎面一刀劈下来,他连忙挡住,向后退的时候一脚踩空从走廊上摔进了院子。
【三日月,没事吧?!】鹤丸的声音在脑海中想起来。“没关系,不如说刚好躲过一次攻击。”三日月还有些余裕,他朝屋内看了一眼,一期似乎也有刀,五虎退的气势也明显和刚才不一样了,莺丸已经将封印破了大半,以防万一他在身后立了结界,所以就算一期和五虎退失手他也能应付一阵。
三日月朝后又退了几步,和江雪拉开了距离,他这才注意到刚刚进来时的鸟语花香的院子现在只剩下枯枝败叶,原来只是障眼法一类的么。“一期那边貌似不用操心,专心应付我们这边吧。”他对鹤丸说道。
【那是自然,好好使用我啊。】鹤丸觉得他现在的心脏跳的无比的快,对鲜血的渴望又涌了上来,仿佛喉头也有了些腥甜。三日月发现了鹤丸没由来的兴奋,他轻轻的用大拇指抚摸着刀柄,试图让鹤丸嗜血的心情平稳下来。“冷静点,我尽量不让你沾血。”鹤丸也注意到了自己的不正常,捂着脑袋大口呼吸,【啊…拜托了。】
三日月架起刀,正面迎下了江雪的攻击,弓起步子将江雪的刀刃压了下去,之后立刻下蹲,后退扫了过去,江雪立刻跳开,向后滑了一段,三日月步步紧逼,刀要削过江雪的腹部的时候,他将刀柄一转,用刀背给了江雪狠狠一击。
江雪退后了几步,但很快就缓了过来,但他并没有继续,而是抬手拨动佛珠,两个法阵和在了一起成了类似回旋镖一样的东西,像三日月飞了过来。
【卧槽这还是个法?!】鹤丸显然吓了一跳,直接喊了出来。三日月竖起刀,挡住了飞轮,一个反手把它别开。之后手里的太刀嗡的响了一声,“鹤丸?没事吧?”
叫了半天都没人应,三日月突然觉得原本充满灵气的刀刃现在像是死了一般。他本想再试着叫醒鹤丸,但是他们之间的灵力似乎被阻断了。江雪丝毫不让步,提刀冲过来。
三日月连忙抵挡,两个刀刃相撞,三日月反倒是退了一步,在两者相持不下的时候他将手里的太刀一歪,因为惯性江雪的刀也随着三日月的动作倒了下去,三日月矮了矮身子从江雪的刀和地面的空隙中抽出了刀,他没有立刻起身,而是弓着腰,将刀反手拿着刀横劈向江雪的腰,江雪连忙推开,刀尖划破了他的衣服,在皮肤上拉了很长一道血口子。
看样子鹤丸是被刚刚的攻击封印了起来,现在这把刀变成了普通的太刀,那么也就不用担心鹤丸的事情了。
意外解决了后顾之忧,三日月的眼神也变得凛冽起来,他还是反手拿着刀,从上面劈了下去,江雪抬起刀挡住,三日月却顺着刀面一路上滑,刀刃刺向了江雪的眼睛。江雪的眼睛被刺中他捂着眼睛退后了几步,但同时三日月的刀,也就是鹤丸因为江雪的力量脱手了。
江雪趁着三日月愣神的功夫,刺向了三日月的腹部。
意外的是没有刀落地的声音,只有风吹响衣袖的猎猎声和刀刃刺进肉体的声音。
于此同时,蓝色的狩衣袖子突然随着人的动作飘了起来。
“鹤……?”
“那点封印可挡不住我,毕竟我可是你的付丧神啊,还有你这个样子…真是漂亮啊…”
“不,我不是指这个…”三日月看着抱着他的鹤丸,是初见那一身洁白的衣裳,只不过后背被刀刃刺中,不断的涌出献血。“我没事,化形就好了。”
三日月沉下眉头,再次抓起了鹤丸的手,这才发现自己手上带着黑色的手套,就像高烧那晚梦见千年前的自己一样。他不喜欢,他碰不到鹤丸的手了,不知道之前的三日月宗近是不是也不太喜欢这一身装备呢。
鹤丸再次化为刀剑,和刚刚不同的是,他没有那种嗜血的渴望了,像是冲破了什么心魔一半,突然间自己的心里安静了下来,不过确实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脏在跳动。久违的听见了自己的心跳,他上次觉得自己是活着的是什么时候,也许是千年前三日月离他而去在土里安眠的时候?不对,是他在三日月的教室里和他对视的时候。
【啊啊…好好让他继续跳动吧,三日月…】鹤丸并不知道自己的喃喃自语已经被三日月听见并且牢牢记在心里了。
“我会的。”三日月应答着,不过在进攻之前,三日月用嘴咬开了自己手上的绳结,取下了那副手套。【你要干什么?】鹤丸问道。
“我不喜欢隔着一层布料碰你的感觉,还是这样比较有实感。”
三日月抖了抖自己宽大的衣袖。“稍微热闹起来了啊…”他提起刀刃,鹤丸也聚精会神了起来,刀刃上的眼睛闪着光辉,有那么一瞬间,江雪以为夜空中有两个月亮,一个新月,一个满月。
【有破绽!三日月,去他身后!】
“了解。”

三日月和江雪过了几招之后猛地一矮身,绕到了江雪背后,回身将一个突刺,江雪躲闪不及,被刀刃刺穿了胸膛。当三日月收回刀刃的时候,江雪倒了下去。
“兄长大人!!!”身后传来了小夜的声音,三日月回身查看,发现刚刚被莺丸救出来的小夜冲了过来,看见倒在地上的江雪,不知所措。他又看了看屋子里倒在血泊中的宗三。
鹤丸恢复了人形,背后的伤因为和三日月灵力共享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五个人走到了小夜面前,四周只有五虎退抱着小老虎低声说着对不起的声音。
小夜跪在了江雪的尸体旁边,看了良久,突然像是放松下来一样,“这才是江雪哥…他回来了。”
“抱歉…”一期说道,“我们…”
“没关系,你们救了我,其实我的哥哥早就死去了,这点我知道…只是不知道我离开的时间这个大宅发生了什么可怕的变故…不过我的兄长大人现在回来了。我其实…有点开心…”小夜低着头忍着泪水,虽然他早就知道他的兄长大人回不来了但是…但是…
突然有人抱住了他,他抬起头,发现是鹤丸。他的手一下一下抚摸着小夜的头,“想哭就哭出来吧,没有人怪你…”
小夜的眼泪像是被打开了开关,止不住的往下掉,“我本来…可以保护…他们…”断断续续的自责让鹤丸的心更疼了。他知道这种感觉,他知道失去兄长的痛苦,他那时像个孩子一样哭着想让那个人睁开眼睛,不过没有人来安慰他了。哭声再也不会让那个人听见,但是他想将他的悲伤传达到那个人心里。
更何况小夜还是个孩子。
“我想…我想保护他们…啊啊啊…”小夜抱紧了鹤丸,鹤丸仿佛能看见宗三和江雪喊小夜出来吃柿子饼的画面,不过现在,在这破败不堪的庭院里,都成了过去式。
“我知道,我知道…有些事情你没办法挽回…”
“那是…那是我的兄长啊…为什么啊…”
“没事了…没关系…没关系…都过去了。”
三日月盯着抱着小夜安慰他的鹤丸,没有说话,紧皱眉头。他现在只是觉得现在身上这身狩衣有些沉,穿在身上很不舒服。毕竟他不是鹤丸的“兄长大人”,这身衣服他穿不惯。

TBC
————————
为什么要虐我儿子呢…小夜那么可爱…小夜他有那么好…也许我最近可能不正常。
我想起来更这章了快夸我。
最近状态差,谁知道下一更什么时候…【请问我状态好过么,没有。】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