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百日爷鹤Day.39】王子与魔王(上)

从前的从前,有一个富庶的王国,那里的国王虽说不上暴政,但穷极自我的管理方式却很招人不满。但那张充满欺诈性的貌美的脸却让前去刺杀国王的女子们痴狂,从未将暗杀进行到底。
于是人们没有办法只好请来了一位女巫。那是个下着大雨的晚上,国王正和城堡里的人开着舞会,女巫推开门的那一刹那音乐停了,舞蹈停了。女巫质问国王的自私,国王否认。女巫大怒,当即下了诅咒,将国王变成了见不得阳光的魔王。国王的头上长出了恶魔才有的角,整座城堡陷入了永恒的黑夜,周围下起了永不停歇的大雪。但是女巫留下了解除诅咒的方法,那就是让国王懂得,什么是爱。
于是人们在王国中心又建了一座宫殿,推选了新的国王,顺理成章的,新的王子便出现了。

鹤丸国永就是这个国家新的王子,可大家对这个王子有不少的意见,但碍于国王在那里摆着,并没有对王子做出什么事情。
鹤丸并不像个王子,他经常和骑士团的一期一振比试,也经常和开餐厅的烛台切光忠勾肩搭背,总之这是个交际圈很广但是又热爱惊吓从不安分的王子殿下。
鹤丸喜欢读书,他可以在书库里窝一个下午,或许是一个晚上。他在书里可以去到很多地方,都是他想去的地方,他有朝一日想和一个人去环游世界,他才不想在这个地方呆到老。
新国王要去外地出差,差不多两天左右,新国王知道自己儿子不会喜欢什么枯燥的政事,便将一切先托付给了一期一振。
国王出发了,王子松了一口气,这证明他又可以浪了。
可是两天之后回来的只有国王的白马,王子听见马蹄声便出门迎接,却发现白马身后什么都没有。“白毛?父王呢?”
白毛嘶鸣着,鹤丸立刻明白了,披上斗篷拿上宝剑跨上白毛冲了出去。白毛载着他冲向森林深处,跳过了被闪电劈中的大树。周围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雪。
鹤丸看到了远处笼罩在不详的黑夜下的的城堡,“快点白毛,再快点!”鹤丸一夹马肚,马儿再次加速。
他们冲进了城堡的花园,在大门处停下。鹤丸下马将白毛安置在栓马桩处。而鹤丸摘下兜帽推开了城堡厚重的大门。“有人么?我是来找我父亲的!”鹤丸叫了几声没人应,于是壮起胆子喊道,“父王你在吗父王?!”
城堡楼上突然传来了几声咳嗽,鹤丸便三步并两步冲了上去。那是一个螺旋状的结构,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出现一个牢房一样的屋子。“这个城堡的主人得有多残暴啊…这要是个国王人民还不得遭大殃…”鹤丸暗自腹诽,没找几个就看见了关着他父亲的牢房。
“鹤丸?!你怎么来了!快回去!”
“没事我能把你救出来的没关系的爸爸,等一会我们就回家。”
“鹤丸,快回去!!这…这是魔王的城堡!他来拿回他的东西了!”
“哈?爸爸,你什么时候信这种东西了这只不过是一个躲在黑暗里的暴君而已!”鹤丸拔出他的剑,说着就要砍向牢房上的锁子。
落下的刀刃被一把手杖挡住了,“你是谁。”鹤丸抬头一看,一席黑衣的人躲在暗处,隐约能看见他头上的角。鹤丸一愣,他想起父亲刚刚说的魔王,背上冷汗就出来了。随即立刻站稳脚跟,尽量稳住气息,“鹤丸国永,这个国家的王子,来救我父王。”
“你父王?哼…”暗处的人发出一声冷笑,手上的手杖轻轻一点,鹤丸匆匆忙忙用剑防御,退到了没有防护的走廊边缘,暗处的人走了出来,头上有两只可怕的角,但并不妨碍他的美貌,眼睛里的新月像是要照亮这个永夜一样。“国王啊…我来告诉你真相吧王子殿下,我才是这个国家的王,受到了诅咒再次蜗居近百年。我想你的父辈都听过我的事。我现在只是要拿回我的东西罢了。”
鹤丸才不听他面前的人瞎扯,做好攻击姿势,握紧了剑就冲了过去。还没跑两步,魔王用手杖点了点石板,鹤丸像是被拽住了一样,之后突然被什么力量扯了回去,剑因为不备一下子脱手。
鹤丸滚到了走廊边缘,半个身子都是悬空状态。他勉勉强强爬起来,却被突然扎在自己眼前的手杖吓了一跳。“滚回去,我不想杀你。”头顶传来了魔王的声音,“你和你父亲只能走一个。”
“鹤丸!快走!听话!”国王在牢房里的声嘶力竭被魔王抬手一手掌在牢门铁柱上的魔法给叫停了。小心翼翼的站起来,“我总得和我父亲道别。”
魔王眯起了眼睛,用手杖点了点,牢房的门开了,“别耍花招。”鹤丸冲进去抱紧了他的父亲,“爸爸,没关系的,我一定会出去的。”还没等老国王反应过来,鹤丸一把将自己的父亲推了出去,“没事的爸爸,我没事的。”“鹤…鹤丸!”
魔王抬高了下巴,锁上了牢房,转身对老国王说道“你儿子救了你,我劝你还是在我改变主意之前滚回去。”他拿手杖顶了顶老国王的背。
“嘿!对我爸爸好点!”鹤丸在牢房里张牙舞爪的想要抓到魔王,魔王回过头盯了他一会,突然凑到了鹤丸跟前,拿手杖的龙头顶着鹤丸的下巴,危险的笑了笑,“放尊重点小鬼,我不叫‘嘿’,以及你该闭嘴了,小心我吃了你。”
鹤丸被突然凑近的魔王吓到了,随即就悄悄感叹了一下这张脸。
魔王一甩大衣后摆向老国王相反的方向离开了。鹤丸稍微放心了下来,他至少是个遵守承诺的魔王。好了,现在该想想怎么逃出去了。
他起身四下看了看,这是一个塔状结构,外头的石阶盘旋上升,身后并没有封死,而是露出了一大块,完全可以通行,但是那边没有路,一脚下去就得摔死。鹤丸摸了摸身上的剑,才反应过来它掉在外面了,回头一看剑已经不见了,想必是被魔王拿走了吧。
鹤丸垂头丧气的坐在了干草堆上,“这下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他身子歪了歪倒了下去,“要是一期和光忠在就好了,他们点子肯定比我多。”这样想着,没过多久就睡了过去。

“嘎吱——”鹤丸猛地惊醒,揉了揉眼睛从草堆上坐了起来。定睛一看大开的牢房门外有一只白狐。“出来吧。”鹤丸觉得自己肯定还在梦里,这狐狸会说话?
“你没听错,是狐狸在跟你说话,在下小狐丸。我想王子殿下应该去一个舒服点的屋子就寝。”
“欸,欸……?”鹤丸一下子还真没搞明白。
不过总之随着小狐丸出去了。
“是小狐丸…额…先生?”
“叫在下小狐便可。”白狐显的非常有礼貌,“在这里受到诅咒之前是三日月宗近,也就是你刚刚看到的魔王的哥哥。”
鹤丸点点头,跟着白狐沿着石阶转啊转。“你弟弟真是吓到我了。”他也到没客气,毕竟这个狐狸要比那个叫三日月宗近的魔王有礼貌多了。
狐狸的嘴虽然没有动,但是鹤丸确实听到了笑声,“吓到你了我很抱歉,不过也是情有可原,他今天心情很不好。”
“心情不好就可以随便撒气?真够自私的。”鹤丸冷哼一声,摆出这种高傲的姿态到底是给谁看的。“不,他平常并不怎么生气,要说生气的原因,也是因为你。”
白狐将他带到了东边的宫殿里,“我?他把我父亲抓了我好好跟他说话都算客气的好么!”
“正是如此,你也听到了吧,他才是这个国家的王,在他眼里你们父子算是盗贼……抱歉失礼了,不过事实确实如此。他受到了诅咒,不能见到阳光,头上长出了两只恶魔的角——不是我说他原来比现在还要好看。于是整个城堡的人都收到了牵连。一个国家不可能让一个见不得太阳的魔王做国王,于是选了你的祖辈成为了新的国王。”
鹤丸听着小狐丸给他讲这座城堡的不幸,听完之后除了同情这个城堡里被波及的人以外他对三日月没有任何怜悯之心。“他活该,受诅咒这东西肯定是因为做了坏事吧!受到了诅咒还不反省,明摆着错上加错。还连累你们,真是辛苦你们了。”
这时小狐丸停了下来,直立起前肢,扭开了屋子的门把手。“来,王子殿下,希望你不要不满,毕竟你还算是囚犯。”
鹤丸抬头扫了扫房间,“挺好的,甚至比我原来的屋子还要好,就是有点脏,我得打扫打扫。”
“这个你无需操心。”小狐丸听见门外的声音,回过身欠了欠身子,“大哥。”
飞进来的是一个类似神社里除妖的八百的东西,“我原本是这个城堡的大哥,石切丸,如有冒犯请多包涵。”
“不…不会…”鹤丸好害怕啊他想回家!
不一会,屋子就被那个石切丸打扫干净,“八百不是这么用的吧…”鹤丸咧了咧嘴角。
“总之,”小狐丸和石切丸走出了门,回过头看着鹤丸,“不是所有事情都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晚安王子殿下,以及西塔楼不要去。”

鹤丸才不呢,既然出不去那就去西塔楼转转。
西塔楼和别的地方不一样,没有炉火甚至连照明用的烛火都没有。阴森森的凉意渗进了鹤丸身子里,让他打了个哆嗦。
他沿着墙壁慢慢的摸索像了塔楼的楼顶。他用了很大力气才推开了面前的大门,一阵寒风肆虐而过。鹤丸赶忙用双手挡住,风停了,他艰难的睁开眼睛,发现是一个类似卧室的地方,窗帘没有拉,阳台很宽敞,正中间摆放着一个刀架,上面有一把太刀,不过却被玻璃罩子罩了起来。
鹤丸好奇的走了过去,仔细端详着这把被悉心保护起来的太刀,上面有着新月的纹路,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居然有几道裂痕。鹤丸再想仔细观察的时候突然被一股力量拽的倒退了回去。
尾巴骨和台阶的亲密接触让鹤丸疼得倒抽一口凉气。想都不用想就是那个三日月宗近,鹤丸支撑着身体想要爬起来。不过出乎意料的,三日月并没有管他,而是直直冲向了那把太刀,仔细的观察了很久。
鹤丸终于知道小狐丸的警告是对的,这里东西何止不能碰,连看都不能看,不过看三日月的表情,估计自己是犯了大忌。“那个…对不起…我看它裂了…就想自己祖辈是刀匠…看看能不能…”
“滚。”三日月低吼道,鹤丸愣了一下,才发现三日月拧过头,瞪着自己,“滚出去!”他吼道。
鹤丸看见三日月眼里的月亮忽的变了样,变的狭长,和恶魔的眼仁一样。瞳孔变成了红色,加上那一席黑衣,鹤丸仿佛看到了不详的红月。
大叫不妙也不管什么风度了,鹤丸转身就跑,他现在只想尽快逃离这个地方。他一路没停的跑到了城堡的门口,不顾石切丸的阻拦,推开了大门骑上白毛就往外狂奔。
“等等回来!外面很危险!”石切丸很想追上去。

“好嘛,把人家吓跑了。”小狐侧身进了三日月宗近的卧室。三日月确认太刀没有更多的裂痕之后坐回了沙发上,并且点燃了蜡烛。“我跟你说过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我没有哦”小狐丸走到了三日月脚边,爬了下来。
“没有?把他父亲抓来是你的主意好么。”三日月妥妥的开始甩锅了。
“我那是计谋,计谋懂么!”日常的兄弟拌嘴。
“嗯?计谋,你是说那个笨鸟能给我解除诅咒?笑话…”三日月喝了一口茶,突觉不对,手上的动嘴停了,低头质问小狐丸“他跑哪儿去了”
“跑出去了。”
三日月僵了半天,然后快速放下茶杯,“小狐你没觉得你玩的过了。”
“我可是为我弟弟着想,哦,还有自己,你要去就快去,王子要被吃了。”
“啧…”三日月把刚刚脱下来的大衣又穿上,冲了出去。

鹤丸刚冲出花园没多远,就听见一声狼嚎,大叫糟糕,全速前进。下雪,地滑,黑夜,狼。诸多因素让白毛根本跑不快,狼群很快就追了上来,“白毛白毛,我的好宝贝咱们在快点行么!”放在平时鹤丸肯定是不怕的,可是现在他的剑被那个三日月宗近收走了,赤手空拳肯定打不过那么多狼啊!尽管鹤丸马术不差,白毛也不差,终究跑不过雪地里的狼。
很快就被狼王追上,白毛被扑倒在地,鹤丸一个翻身,捡起地上一个粗一点的树枝,照着狼头劈了下去,狼暂时性被打昏,但武器也断掉了。
鹤丸现在想死的心都有。
谁…谁来救救我啊…我可不想死啊我还没吃完小光做的饭啊啊。
鹤丸挡住了狼的爪子,但是衣服被划了个大口子。
鹤丸的心愿达成了,不过来救他的人是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一手杖抡开了趴在鹤丸身上的狼,几只狼放弃了鹤丸,像三日月扑过去,三日月用几个小魔法击退了几只,突然他的肩膀被咬住了,身体随着倒了下去。正在鹤丸犹豫到底帮还是不帮的时候,三日月的眼睛又变成了那个『红月』的样子,狼群嗷呜一声软了下去,存活的几只狼夹着尾巴逃向了森里深处。
三日月倒在地上,手杖滚出去老远,他看了一眼鹤丸国永,闭上眼睛大口喘气。
鹤丸看着三日月,又回过头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光明。他犹豫了很久,最后他俯下身摇醒了三日月,“你得自己站起来。”
三日月叹了口气,鹤丸扶着他站起来然后把他扶上了马。鹤丸一手牵着白毛,一手扶着倒在马背上的三日月,以免他掉下去。

“走吧,回家吧。”

TBC

————————
来给tag凑个数,可能上下也可能上中下,总之不会长啦放心吧…
美女与野兽都看出来了么【手动笑哭】

评论(2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