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安清】羽来生日快乐!(我就不起名你打我呀)

@羽来 生日快乐!沉迷我团的con就没好好写!【土下座】你将就着吃

*警匪(匪警??)

加州清光是个称职的警察,至少不会擅离职守,搜查科第一的业绩可不是说来就来的。但是最近他的业绩出了一个大污点,那个怪盗简直太让人火大,每次都在他负责的片区行凶作案,并且偷到的东西第二天就给还回来…不知道是给清光添麻烦还是给他送业绩。
详细资料什么的清光都清楚,正面照也是有,就是抓不着人,清光只能每天好气好气好气的一个一个点的搜,但依旧拿着个人没什么办法。
加州和和泉守兼定下馆子的时候拿着这位怪盗先生的正面照一个一个比对。弄得和泉守制止也不是不制止更不是…整个居酒屋气氛都被清光给弄没了。“我说加州啊…你是着了什么魔啊。”清光也知道和泉守什么意思,也就只好作罢,把照片放进钱夹里。“喂…这可是…恋人待遇…国光都没把我的照片放进照片。”
“恋人?!”清光对着和泉守一脸仿佛你在逗我笑,“我要是能和这个大和守安定在一起我就把工作辞了用他偷来的东西养自己!”和泉守耸了耸肩,殊不知自己给同事插了个特大号旗子。
酒过三巡,基本都醉得差不多了,和泉守开始抱怨堀川国广把他当孩子看,不停的拉着加州说我那么帅根本不是孩子好不好。加州被秀一脸也没话说,只能撑着头不让眼睛闭上含含糊糊的说你帅你帅你最帅。
“我说加州啊…你见过…隔…”
“噫!”清光看着和泉守打了个酒嗝立马清醒了三分,“我见过啥啊…”清光清楚的听见了自己的声音,暗自吐槽说都把方言说出来了,这回醉的不清。
“你见过…你男朋友给你讲睡前故事的么?”
“啊?哈哈哈哈哈!睡前故事!哈哈哈!”清光这下停不下来了,笑个不停,“国光他…给你讲了啥…”
“就那什么…童话…真是…我又不是小孩子…就拿什么…换身体什么的…”后面的话清光没听进去就睡着了。

“哇啊啊啊!”清光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并没有宿醉感,反倒神清气爽。可是他四下看了看,这里既不是他家也不是和泉守家。陌生的环境让他感觉的有一丝不安。床边的衣服也不是他的,窗帘紧紧的拉着,一点阳光都进不来。“谁住这儿啊…”清光摸了好久的开关才把灯打开,这才下床把窗帘拉开。已经是艳阳高照了,抬头看了看挂钟发现已经十点多了,完了这下又该扣工资了。
清光先是找到了卫生间,进去之后他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大…大和守安定!!”镜子里的自己正是那个自己找了半天的怪盗先生!
很好,还上衣服去去局子里自首就行了!这样就能抓到…不对啊!这要是以后都换不回来的自己不就进去了!
这时搁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犹豫再三还是接了,里面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哦呀安定你才起么?昨天没关系吧,没被发现吧?”
“欸…那个…”清光用着不是自己的声音结结巴巴的说不出来话,电话里的男人等了好久也没等到下文,“怎么了安定,不舒服?”
清光犹豫了半天果然还是憋不出来话,“那个对不起…”
“你不是安定吧。”
“欸…?”
清光吓了一跳,没想到对方这么敏锐,隔着电话都被戳穿了。“我们需要见一面,别紧张,我不会怎样的。”
加州清光顶着大和守安定的身子去了两个人约的地方,到了之后一个白发的男人笑的爽朗的跟他招了招手,“哟,我是鹤丸国永,我来简单说明一下,你不是我的属下哦,我们现在雇佣关系,伊达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就交给你去完成昨天的任务啦。”鹤丸撅了撅嘴,“我是不是一下子说太多了,所以现在在安定身体里的是谁呢。”
“那个,鹤丸先生…”清光现在猛拍自己的心都有,多大一条鱼啊…“我是负责安定案子的,搜查一科的加州清光,顺便你们的事我也有听过。”
“…”鹤丸笑容僵在了脸上,“警视大人我现在跑还来得及么。”
清光记得是他的上司三日月宗近负责鹤丸的案子的,算了自己就不管了爱怎么着怎么着,现在重要的是他和安定的事,并不是这个案子。他给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把安定也约出来。
“大和守安定,虽然不怎么好管,但自认为是个顶点用的人。”清光现在看见自己的身体说着这些话,气就不打一出来,堀川给和泉守讲的童话故事貌似在他身上实践了一下。“哟,加州清光,负责你案子的警视。”
“搜查一科在同辈之间业绩第一是吧。”清光想纠正是除了他上司以外的所有人种业绩第一,不过算了。“所以这种人才难办啊,首落去死不行么…”
“噫!”清光猛地打了个颤,这人太可怕了吧!“怎么交换回来要打一架么,随——时——奉——陪”“不,我开玩笑的。”
好恶劣!!
“不过,有用的资料我确实都记下来了。下次也能轻松点应付吧。”
更恶劣了!!!加州清光现在就想冲回安定家里把线索翻个遍。“嘛嘛…你们两个都先消停会,稍微考虑一下我的立场好么,真是,要不是这事吓着我了我才不帮你们…清光我先投诉一下你上司,下次抓人能不能下手轻点,我手差点被他拧断。”
呀…这就不是我能管的了,不过你能逃出来就能看出来上司他没动真格的,“呀…鹤丸先生,他可能不是想抓你,就是想把你的手拧断。”
“好恶劣!”安定在旁边插了一句。
你没资格说别人好么!!

于是三个人一块去找人帮忙,鹤丸的交际圈很广,一上午他们就跑到了了三个人的家里或者公司去,结果没有一个解决的了。“算啦算啦明天再说吧,今天先回去吧。”摇了摇头,“我可没时间在这里跟你们耗着,我先回了,你们自己慢慢解决吧,顺便安定你要是不换回来我不会付钱的哦”“欸!”“早换回来早结算,换不回来我就当这事没发生过。”大和守急了,抓着清光猛摇,“换回来,今天!”
“不可能吧,你脑子别那么冲动好不好!”清光觉得今天要成吐槽担当了。安定根本不听劝“想做的事情就能做到!”
“唯心主义啊唯心主义!!”

不过最后还是没换回来就是了…晚上八点多他们放弃了,趴在快餐店的餐桌上,仿佛世界末日一样叹着气。
“唉…我这个月的奖金…”
“唉…我的雇佣金”
清光才想起来一件事,桌子底下踢了一脚安定,“喂我说,你这几天很猖狂啊……”
“嗯…”
“偷了东西给我送回来?”
“嗯…”
“给我送业绩?”
“嗯…”
“为什么啊…”
“喜欢你啊…”
清光啪的拍着桌子站起来,“那我真是你谢谢你啊!”安定也直起身子,“我没开玩笑,我喜欢清光哦。”
喂喂喂事情向不可控方向发展了!不过自己没啥怒气还挺开心,这心情还真是吓到他了,肯定是因为这具身体是安定的原因吧。
突如其来的一阵眩晕让清光连忙扶住了桌子,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椅子上,对面是安定。
“换…换回来了?”
“啊…大概?”
清光反应过来的时候第一反映就是跑,等身体动起来的时候就突然发觉自己才是应该抓人的那一个。安定在后面也追着,“反了吧这个!!”看样子吐槽役要持续一整天了。

还是被追上了。

“清光!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跑的啊!”清光被安定牢牢抓住,他现在不知道用怎样的心情去面对这个男人,“你以为我想啊!我可是警视啊!”
“没关系的!我愿意被清光抓一辈子!”
这话把清光撩的半死。
倒戈吧!
“所以,好歹别在逃了好么!”
倒戈倒戈!还想什么啊!倒戈!
清光的大脑是这么叫嚣的。

两个人确认关系之后大和守再也没在清光的管辖范围出现过,只不过两个人私下总是见面罢了。当然抓安定的另一位警视清光是很心疼的,因为除了以安定的实力,应该是抓不着的,还有一个原因清光被安定吃的死死的,处处明着暗着给他同事使绊子,干扰他办案,而且还隐瞒了一大堆有效情报,自然是抓不着安定。虽说自己上司出马肯定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他好像正为鹤丸国永的事情头疼,并且也是有意无意放点水…所以…就不打扰了吧。
清光再和和泉守喝酒去的时候问了一句堀川的故事结局是什么,两个人到底换回来没有。
“当然换回来了!方法就是两个人相爱。太脱离实际了…所以说我不是小孩子啊乱七八糟讲一大堆……”
清光没有告诉和泉守他插的旗子现在正在风中飘扬。

FIN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