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第零(四)

*对世界观有疑问可以找找第零的序章及世界观,链接在评论。

八族和零族因为三日月的一道命令,关系有所缓解,但是硝烟又被吹到了人类的领地。
前两日因为一个人类企图杀死一只地灵引起了分布在『世界』所有地灵的愤怒,隔壁的精灵族也是还嫌不够热闹,非要掺和一脚,纷纷表达了对人类的不满。于是天族决定由在『世界』大陆上的『大祭司』审判此事,日期就是今天,九族必须派出代表出席。
零族自然是三日月宗近,八族也自然是鹤丸国永。
三日月得知此事之后暗想正好,提前送去书信让鹤丸在参加审判之前和他单独见一面。鹤丸收到书信后有点小紧张,毕竟这人做事全是凭着性子来,搞不好那天心情不好把他给杀了…不过在天族领地上杀人估计胆子得够大才行。
人身安全得到了保障鹤丸答应了下来,因为这次烛台切他们不能同去,鹤丸还是有点心虚。于是赴约之前又联系了精灵族的好友物吉真宗。物吉很乐意帮鹤丸这个忙,而且这次审判的主角就是精灵和地灵,好歹让鹤丸有了点底气。
提前到了和三日月约定好的咖啡馆,物吉坐在他斜后方距离两个桌子的地方,喝着当地的特色饮料,装成一个今天来天族玩的好少年。鹤丸听见马车的声音立刻抬起了头,咖啡馆门前的道路很狭窄,一般车夫是不会来的,能来的要么是自家要么是出高价。想必是三日月宗近了。鹤丸给物吉打了个手势,物吉立马警觉起来。
三日月下车的时候把大衣扔给了车夫,让鹤丸不禁感叹了一下有钱人家就是好啊…接着就有点发虚了,约这么偏僻的地方谁知道他要干嘛?杀人灭口?不过有幸运小物吉在…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
三日月一推门就看到了鹤丸,鹤丸也注意到了他手上拿了一叠文件。鹤丸心里打了无数的小九九,怎么把那份文件抢过来,没想到三日月拉开椅子在对面坐下的时候就顺手把那一叠东西扔给了自己。鹤丸偏了偏头,看着三日月摘下了他的皮手套,叫来了服务生。
“喝点什么?”
“和你一样。”
三日月不慌不忙的将黑色的皮手套放好,指了指文件袋,“打开看看。”
鹤丸皱着眉,把文件袋对着灯光照了照,里面好像除了纸就没什么了。服务生把天族的特色饮料端到三日月面前,三日月喝了一口,撇了撇嘴,推到了一边,盯着鹤丸悠悠的开了口,“不信我?”
“我凭什么信你。”鹤丸对着三日月翻了一个漂亮的白眼,“我想我们还不是朋友。”
“哦,那你拿过来”
“不给!”
物吉喝着饮料咂吧着嘴,他们两个是小孩子么…
鹤丸拆开了文件袋,发现每张纸上都附有一张照片,是被大火烧过后的痕迹。有一张鹤丸立刻认了出来,“这…”三日月指着鹤丸手里拿着的那张照片,“这是你家。”鹤丸眼睛都直了,猛地抬头急切的问三日月,“你从哪里弄得这东西!”
“我的下属办事效率一直很高。”三日月指的是一期一振,说实话三日月没打算这么快找到这么多线索的,但是一期的效率往往比他想象的要快,每次问起,一期总会说,是弟弟们的功劳。这次也不例外,他手头的事情还没结束一期就把这一叠文件送到他手里了。
他拿到之后很快认出了鹤丸和一期的家,把其他起火的地方撇开不说,单单看起火原因就知道出自一人之手,起火时间也是几乎重叠,也就是说,不是一个人纵火,而是至少一个团伙。何必要在零族和八族之间使绊子?而且又是谁能在这两个领地内肆意活动…

得出的答案只有一个,『人类』。

十三年前,被允许出入零族领地的只有人类一个种族,并且当时人类的经济及领地都严重受到天族干涉,可以说被压榨。正是缺钱的时候,于是利用零族和八族固有的矛盾和地形,从中做诡想着发战争财,结果因为八族素来被欺负,以及零族也没有想到是八族。两地并没有开战。不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鹤丸那时候还小。
“所以,不是你们干的?”鹤丸单手托腮,听着还和自己有那么点交情的人话。三日月点点头,“信不信由你,这件事我还会继续查下去,毕竟没证据仅凭推测也是很难下定论的,我只是希望两族…不…至少你我之间少一点误会。”
“没必要吧少爷…”鹤丸在三日月说话的时候将自己的饮料喝光了,三日月很自然的把他的那一杯推给了鹤丸,鹤丸对三日月的好意全盘接受,反正不喝白不喝。“咱俩说交情又没多少,又不肯认对方为兄弟,你这么查也没什么必要,还给自己添麻烦。”三日月知道鹤丸说的是自己最近被骂的不像样子,有的直接闯进大宅叫嚣着要为民除害,市井流言这回统一口径,都说他倒戈了。三日月整日窝在地下室的书库里,对这些留言充耳不闻,可是把自己的兄长小狐丸累的够呛,并且又从他那里坑了一斤油豆腐。“我的事不需要你去操心,总之你们的物资不会断,你如果有兴趣查这事就跟我一起。”
“这算是邀请么?”
“算是吧…”
鹤丸靠在椅背上,想了半天,决定还是和光忠他们商量一下比较好,于是准备起身,又被三日月叫住了,“还有什么事啊?再跟你耗下去我就走不过去了,这里离审判厅很远的。”
“你可以做我的马车去…”三日月顿了顿,盯着后几桌的物吉真宗,“你的朋友也可以。”
鹤丸后背一凉,物吉也吓了一跳,立刻从座位上站起来。
“我说过的吧,你一个人来。”
“谁没心虚过啊…”鹤丸急忙后退了两步,护住了物吉,“你想清楚,他可是精灵族的人,你要在这里动手你就…”
鹤丸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三日月的手伸向口袋,物吉本想立刻施展『秘术』结果被三日月制止了,“放心,我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说着抛给鹤丸一枚戒指。鹤丸摸着材质不像是普通材料,又隐隐觉得有些共鸣,便皱起眉头看想三日月。
“戴上,戴到你的左手上。”
“哈?”鹤丸一时有点慌,没搞懂三日月用意“你…什么意思啊…”
“戴上。”口气强硬的不容拒绝。鹤丸极其不情愿的戴到了左手中指上,突然手部传来一阵刺痛立刻蔓延到了胳膊,疼得他捂着胳膊跪在地上。
“鹤丸先生!”物吉吓坏了,赶忙想扶起鹤丸,却看见三日月一步一步走过来,立刻将食指中指竖到鼻前准备念咒,却被鹤丸拉住了。
“是舒服点了…谢谢你啊…”鹤丸撑着抬头看了看三日月。
“不用,刚戴上副作用比较大,你稍微忍忍就过去了。”物吉纳闷的看着鹤丸,愣了好久才扶他起来,“鹤丸先生,你是什么意思?”
“没事没事,小物吉…你看。”鹤丸伸出了左手,因为使用纯血统才能修的法术被反噬而变黑的左臂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和身体的其它地方一样白静,原来快要坏死的指头现在也能自由活动了。
“谢谢…这是很稀有的那种矿石做的吧…”鹤丸怪不好意思的,从头到尾都在怀疑面前的人而从头到尾三日月都给了他惊喜,“我该…给你什么做交换…”
“不需要。”
“不…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我还是清楚的。”
“那就当做是那两天给你添麻烦并且惹恼你的道歉好了,如果真要索取什么的话,鹤丸,愿意和我站在一起么?”
鹤丸虽然有和零族结盟的想法,但是这种史无前例的事情他觉得不能因为脑子一热就给答应出去。毕竟三日月宗近并不是完全可信。
三日月看出了鹤丸对他还有戒心,也没多勉强,拍了拍鹤丸拉起了物吉,“走吧,去审判庭,在这么下去马车也来不及了。”
“抱歉,现在没办法给你答复。”鹤丸的道歉里多了点谢意
“没关系。”三日月将三个人的饮料钱放在了柜台上,准备推门出去,又转过头补充说道,“你以后可以使用高等魔法,只要戒指戴在手上就不会被反噬。如果你想学更多,我可以教你。”
“嘿!你不怕我用你教给我的东西杀了你。”
“我希望到那个时候你不需要杀我。”
三日月将物吉送上马车,自己也踏了上去,当然也不忘拉一把身后的鹤丸国永。

TBC

————————
戒指哦!戒指!!左手中指!!结婚吧你们!!
都忘了正事
简单介绍一下年份吧
现在
三日月宗近,29岁,未婚
鹤丸国永,26岁,未婚
一期一振,26岁
烛台切光忠,25岁
大俱利伽罗:25岁
太鼓钟贞宗:18岁
物吉真宗:17岁
十三年前,也就是鹤丸和一期十三岁的时候,火灾。
六年前,太鼓钟十一岁的时候被接回伊达,此前一直在『禁区』生活。
老爷子不是最大的,现在是,以后不是。

评论(2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