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且以永日

且以喜乐,且以永日。 ——《诗经》

大概和三日月那篇《回不去了》是对着的吧
鹤丸个人视角注意

嘿,吓到了么?啊抱歉抱歉,不是有意冒犯,进来坐吧。
哦是有关他的事啊…他是你弟弟,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么?啊…车祸嘛…没办法的事……医生他们也很努力了,只不过,钢筋刺穿胸腔这种程度的话谁都没办法吧…都说了不要让他跟在大型车后头。
恩当时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啊,只是突然接到电话说我的丈夫抢救无效,我当时可真是吓到了,我以为那是什么愚人节玩笑。当时我赶到医院的时候看见他盖着白布我才信。之后通知了你们,他人现在…不,他的尸体现在应该在医院吧,一会去看看,葬礼…先让我缓两天。
对啊,就是前面那个大型卡车上的钢筋松了,直直透过玻璃扎在他身上,后面听说也有几辆车翻了,死伤我倒是不很清楚…至少,我爱人死了是真的。
开心?你哪里看出来我开心了。心理阴影总该还是有的,你没觉得闷么?我把窗户都关起来了,对面在盖楼,施工的钢筋声我听不得,脑仁疼,还会睡不着觉。
推特的更新?嗨呀…人死了还不能让我吃顿好的了?我可是很久没吃那么油腻的东西了…嘿…你我的交情我以为你会了解我的。
哭不出来了…还让我哭啊…你可能没尝过眼泪味的方包,可难吃了。嗯,还有眼泪味的小龙虾,柿子饼。胖了?啊…理所当然的吧最近吃的都挺腻的。我都是订外卖啊,你想想你边吃边哭旁边都跟看神经病一样…
用完了好几卷卫生纸还不是因为拉肚子…我的鼻子都要擦出血了…
我能闭着眼睛跟你聊么?唔…眼睛疼,也许是很久没睡觉的缘故吧,而且…还哭了那么久,不要感染才好。睡不着啊…何止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像是做噩梦一样,就算自己没有亲眼见到,那个场面也在脑海里像演电影一样循环播放。比如现在…啊…我还是睁开眼吧。
嘿嘿,谢谢夸奖,我的承受力一向很好。我肯定得笑出来啊,要不然…怎么度日啊…每天都昏昏噩噩的想要给自己找乐子,得过且过一整天…有时候想着算了,一块跟他走吧,但是他肯定会生气的吧,我们两个见到了他会立刻翻脸也说不定…而且那么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也是优先考虑我啊…稍微有些对不起他的…我不应该催着他回家,这样他就不会随便超车然后跟在那个大卡车后面的…他不在家的时候我很想他,现在也想,比原来还要想他。
唔…对不起…对不起…你能帮我拿一下纸么…我…好像…有些控制不住…没关系…一会就好了…不用管我,只是…只是胸口有些疼而已。
发泄?向你?可以么?
啊啊…谢谢啊…三日月他…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唔…这么说会不会有点恶心?不没关系就好…没有他我一秒钟都待不下去,每天向行尸走肉一样,目死,肢体僵硬。我想让他回来,哪怕只是一具尸体在我身边就好…
即使腐烂,发臭…我也爱他,比任何人都爱……

我好想他…
我的白天再也不会有月亮了。
我每天都在做祷告,希望有些效果,希望他能听见,我爱他,我对不起他…我为什么要催促他,他当时可以平安回来…可现在,他回不来了,这样我就高兴了一样…
唔…对不起,对不起…我这样你没见过吧,吓到了么…能把窗帘也帮我拉上么?钢筋的声音传过来了,我要换个隔音玻璃。
不说他了,要不要打游戏?我买了新的。那我一个人打好了,嗯…我看看…哦我的手柄去哪儿了?!等等上次我们俩打完游戏他扔到哪儿去了?啊啊谢谢,你眼睛真好。嗯?那个黑的是他的,白的是我的,不过好像…黑色的手柄…上周坏掉了。哈哈这是个旗子吧?当时要是把这个旗子拔了他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唔…这游戏可真难。你知道么,别看你弟弟那个样子,他打游戏还挺有一手的…每次PVP我都输的很惨…他赢的时候好像都跟理所当然一样,好不爽啊应那个付自如的表情。不只是电子游戏,花扎啊鬼牌啊,都打不过他,啊好气。
唔啊,这游戏好难!骑士先生你别死啊!啊…死了…唔…算了算了…不玩了…
下楼吃饭吧,我和三日月经常去的那家乌冬面,超级好吃!他爱吃豚骨的,我啊…地狱乌冬简直太爽了!不过他们家最好吃的还是鸡蛋乌冬,哦…那里还有卖油豆腐的。
嗯?你还真是了解我啊。没事了,我不会再吃着吃着就哭出来的了,就算是也一定是被辣的。
你听说过中国的一本书么,叫《诗经》…嗯也是三日月推荐的。里面有一句话很棒啊,且以喜乐,且以永日。

姑且拿“喜乐”来消磨时日。

走吧,我们吃饭去。

FIN??


















“哟!吃面的话,带上我。”
“三…三日月?!你不是?”
“哈哈哈,小狐?今天什么日子?”
“……啊!鹤丸国永!”
“喂等等!我不背这锅!着他提议的我什么都没干!”
“鹤,演的真像。”
“我棒不棒!”
“棒!”【亲】“给一个奖励。”
小狐丸OS:我踏马是为了什么…

FIN!!

——————
愚人节快乐啊~
赶在了十二点之前!
吓到你了没!

评论(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