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Hyyge(上)

大嘠好,我这个爬墙的混蛋颜色回来了!

这是鹤丸国永第三次收到检查通知,半年前有一封,两个月前有一封,今天有一封。他是不想去的,胳膊拗不过大腿,政府的命令他不得不执行。和烛台切告了假,他便晃悠去了『蛋』。

所谓『蛋』,是一个研究所,里面有很多被称作Hygge的装置,据说只要躺在里面睡一觉,就会梦到前世的伴侣,而政府根据其中的各种信息分析便能查找出这辈子的这个人到底是谁,两人就可以再续前缘。

非常无聊且符合套路的装置。

至少鹤丸是这么认为的。前世今生海誓山盟,多浪漫啊,和上辈子厮守的人再过一辈子,多幸福啊。这个政策一开始被推行的时候非常受欢迎,几乎不需要硬性命令就有大批的人趋之若鹜。但事实证明,上辈子感情好的人不一定这辈子感情依旧好,花了大力气在一起之后却因为环境的不同感情不能像从前一样好,上辈子发过的血誓仿佛不存在一般,单凭一根快要断掉的红线欠着,累人又心烦。

这本就是政府为了降低离婚率想出来的法子,所以自然不允许通过『蛋』在一起的情侣再分开,两人的生活就开始变的一团糟,自杀率也在不断上涨。人们渐渐不愿去了,但后来这个政策变成了硬性条款,到了年龄就必须来接受检查。

“鹤丸先生。”接待人员早就对来了三次还没有查清伴侣的人非常熟悉了,像鹤丸这种情况不是没有过,大多数都是因为转生的时间差,年龄不够没有入库,有许多人都因此逃过了一劫,而鹤丸则是根本连梦都没做!就跟用一下午时间睡了一觉一样,什么梦都没有,Hygge是每天都在维护的,不可能出现故障,所以研究人员决定这次如果还查不出来鹤丸的前缘,就要对这个人进行各种脑内测试了。鹤丸觉得可能他上辈子就没结婚,也没有爱的人,所以才查不出来,但这话说出来谁都不信——至少青春期还是可以有点情窦初开的好感吧?这家伙连青春期都没有么?

当鹤丸再次躺进蛋里,看着装置的盖子合上,四周变的黑暗的时候,无可奈何的闭上了眼睛,早知道他今天要睡一下午,昨天晚上就打游戏打通宵了。

鹤丸睡着了,很幸运,这次他做梦了。

但是他的梦里什么都没有,白的晃眼。他身上也一身白,仿佛要融入背景一般。

但是他听见声音了,听见了铁器相撞的声音,铮铮声刺的鹤丸耳朵疼。但他面前什么也没有,只能听见烈火和铁器的声音,遍布四面八方,来源根本无从找起。

“嗯,有意思,难不成我上辈子和一把刀过了一辈子?”

终于那恼人的声音停下了,他闻到了花香,就跟在锦绣丛中一般,夹杂着很多花的味道,其中最明显的,便是和他家窗台上种的盆栽一样的味道,是龙胆。

后来他身后出现了一座庭院,他本能的走进去。那是一座很古老的庭院,木头柱子上有苔藓,小池塘边上杂草丛生,显然很久没有搭理过了青石台阶上还有泥巴。梦里没有什么感官,要不然他一定能感受到空气里湿润的味道。

屋檐下面还挂着一个晴天娃娃,看功法出自孩子之手,笑脸画的显得有些稚嫩可爱 。鹤丸抬手抓住翻着看了看,轻笑一声。

“你来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下了他一跳,一转身发现屋内正坐了一个人。明明外面天光大亮,可这个人却只是一个模糊的剪影,没有实感。仿佛世间浮华都找不亮他的一张脸。

鹤丸看不清他,便不出声,陌生人没有被信任的道理。

“我等了你很久。”那人不管鹤丸回答不回答,继续说道,鹤丸以为他要说什么为什么现在才来,他多想自己什么的。

可那人又继续说道,“如何,你不是已经找到你爱的人了么?这辈子的。”

“什么……”鹤丸愣了愣,不明所以。

“你喜欢的人,不就在你身边么。”

“我没有喜欢的人。”鹤丸皱了皱眉,从刚才开始他就呼吸一促,心脏不知缘由的开始狂跳。

“撒谎的时候会先吸一口气,说完也不好好吐出来,对吧?”

“唔…”鹤丸无言以对,这是他的一个小动作,家人朋友都知道,他不怎么会撒谎。

他喜欢一个人,是他的朋友,说是朋友也不过是吃过几顿饭而已。

“去找他吧,你不再需要我了,或者说从未需要过。鹤呀,你从来都不是循规蹈矩的人…”说完男人就消失了,留下鹤丸一个人在偌大的屋子里愣。

蛋被打开了,

鹤丸皱了皱眉头醒了过来,外面的工作人员乱作一团,鹤丸从座位上坐起来,下了仪器。

“鹤丸先生!”工作人员跑了过来,“鹤丸先生…请来这边,非常抱歉我们要对您做全身检查。”

鹤丸眯起眼——他生气的时候就会这样,像是豹子要开始猎食的警告。

“刚刚仪器除了故障,我们检测不到您的任何数据,为了您的身体安全…”

“不用了,我没事。今天我就先回去了,以后也不要叫我来了,我一个人就会让你们破产的。”

鹤丸礼貌性的笑了笑,不顾阻拦便大步走出了研究所。他出门出的晚,又做了个冗长的梦,回家时地铁上的人已经很少了,他坐在长长的座位上,头靠在广告牌的亚克力板上,隧道里忽明忽暗的灯光一一在他脸上向后飞驰而去。

“自己喜欢的人么…”

突然手机铃响了把鹤丸吓了个结实。

“小光啊…”

“鹤先生!你明天下午有时间么?”

“嗯…怎么了?”

“那个…上次老板不是说因为这次策划案很好但预算不够没有奖金所以要请咱们组吃饭,我没当真,结果刚刚他跟我说明天下午要约,我明天下午要去接小贞,小伽罗也有事情,你看你…”

老板?老板是…三日月宗近。

鹤丸听到这里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故作轻松的说:“好啊,我会帮你们把他吃穷的 好好照顾小贞,我去就好。”

三日月啊…麻烦死了。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