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做魔法少女什么的给我适可而止(五)

•沉迷菲特狗

鹤丸在柔软的大床上醒来的时候有点想念原来单人公寓里的硬板床。没有仙鹤凿墙的声音他有点不太适应。三日月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鹤丸哼哼唧唧的缩在被子里,最后还是爬了起来。
他在周日的时候搬进了三日月的家,因为本人的东西并不是很多,再加上私心变成魔法少女之后搬东西更加轻松了,主要就是成堆的游戏碟和各种书。
洗漱完毕看到三日月已经坐在桌子跟前了。早餐是三日月家的保姆阿姨做的。听三日月说他父亲忙,不回来,几个兄弟有的在外地上学有的在工作,偌大的屋子竟显得有些空旷,不过现在有鹤丸在能让三日月心里好受点。
“还适应么?”三日月将鹤丸的那份早餐推了过去。鹤丸来开椅子坐下,松了松领带,“床太软了。我的仙鹤呢?”
三日月指了指阳台,居然还给他做了个窝。鹤丸抬了抬眉,心安理得的吃着他那份早饭。“昨天晚上它出去了。”三日月喝了一口牛奶,鹤丸抬眼看了看他,“魔法少女神使的例行会议而已。”
“嗯…我还以为我的仙鹤昨晚也飞走了。”一句话让鹤丸噎的咳了好几次。其实鹤丸一直很困饶的就是自那晚之后三日月就不断加大攻势,现在的情况他躲都躲不了,上下学吃饭睡觉乱七八糟全在一块。鹤丸被三日月明着暗着表白了不知道多少次,老是用沉默应对让鹤丸自己都觉得不太厚道。算了,反正他的良心不会痛…
就是觉得有点对不起三日月…鹤丸拍了拍自己的脸,觉得愧疚就掉到三日月的圈套里了!
“我吃饱了,多谢款待。”鹤丸三两口吃完自己的那份早饭,整了整衣服,拿上书包就夺门而逃了。虽说是上学,但其实在鹤丸眼里,逃跑更合适一点,三日月在他看来比那些新出现的人形溯行军更难应付。那些污物挥舞两下太刀就能解决掉,三日月和他的事情…快刀也斩不了这么纷繁复杂的乱麻啊…
三日月没有去追,所以不紧不慢的吃完了他的那份早饭才晃晃悠悠的到了学校。还没到班门口呢,自己班级里的吵闹声就传进了他的耳朵。他皱了皱眉,大清早就这么吵闹,让本来心情就算不上太好的三日月怒从心起。
三日月拉开开门之后看到的是一群人围在一起,中心的正是鹤丸国永,当然还有另一个被他抓着领子的男学生。班长是个女生,就算平时再怎么厉害,在动起真格的两个男生面前,自己想劝架也只能在旁边喊喊,根本拉不动。眼见鹤丸抬手又要揍下去,三日月出声制止了,“鹤丸,在做什么?”鹤丸一看三日月来了,虽然知道对方肯定会给他放宽政策,但是风纪委员这东西摆在明面上,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低低的嘁了一声,松了手。
这时老师走了进来,本来还想继续的男生也只好作罢,乖乖的回到座位上,班长和三日月成了替罪羊挨了几句骂。
中午的午休的时候鹤丸连便当盒都没拿,将三日月生拉硬拽到了教学楼后头。然后把他甩在墙上,三日月吃痛闷哼了一声,眼前还白着呢就被揪住了领子,“是不是你!”鹤丸冲着他吼道。
三日月仔细分析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发现并没有什么有效信息可以提取,云里雾里的发出一声疑问。
“啧…”鹤丸松开了手,像是要退开的样子,结果一拳砸在了三日月头旁边的墙面上。“告诉泽田我是魔法少女的是不是你!”泽田就是早上和鹤丸打起来的那个男生。三日月大概理清了事情的发展,看来追鹤的路上又出来一道槛啊…
三日月抬手把鹤丸的手压了下去,“我不知道泽田是怎么知道的,但是我以为知道你身份的只有我一个。”
“我凭什么信你!”鹤丸双手抱胸,白了一眼三日月,他面前的人可是曾经威胁过他的!不过鹤丸又一想,好像三日月从来没有威胁过他…只是手机里有魔法少女的照片而已…
“凭什么?”三日月倒是被鹤丸逗笑了,把鹤丸拉了过来,两个人的位置打了个颠倒,三日月抚上鹤丸的脸,鹤丸本来想躲开但是三日月动作比鹤丸的反应快一拍。

三日月轻轻啃噬着鹤丸的唇直到他张开了嘴,他才小心的探入了鹤丸的嘴里。他并没有去找他躲闪着的舌,而是轻轻划过上颚,如愿以偿的听到了细小的喘息声。紧接着三日月轻吮着鹤丸的上唇。一开始鹤丸及其不情愿的想躲开,最后被亲的舒服了反倒学着三日月的样子舔着他的下齿,吮着他的下唇。
鹤丸在亲吻的时候一开始思绪飞快,想着到底是谁让他暴露了身份,很自觉的排除了正在亲他的人,可到最后连思考能力都没有了。终于等到了三日月松嘴,鹤丸还依依不舍的伸着舌头跟了他一小段。
“这样的凭证,够了么?”
“够…够了…”鹤丸红着脸看着面前耍流氓脸不红心不跳的风纪委员。
但是当三日月以为放心下来,并且心底已经在庆祝终于把鹤丸追到手的第二天,整个年级都知道了他和鹤丸的事情。
他们接吻的时候被人拍了下来,那张图被整个年级在网上传开了,还差点被老师知道。
【品学兼优的风级委员和异装癖男生恋爱】那个帖子的标题是这样写的。

这下轮到三日月和鹤丸一起头疼了。
“三日月…”
“得找人把这件事情给你洗白,说你并不是异装癖什么的…”
“不我是说,你没关系么,你最近执勤的时候有很多人来找事吧?”鹤丸虽然一百万个不愿意承认他有点喜欢三日月,但现在他们两个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坏事向来是一桩接着一桩。晚上鹤丸刚准备窝在沙发上守FNS春日祭,仙鹤扑棱棱的拍打起了翅膀,“鹤丸大人!E区!E区出现异常。”
鹤丸皱了皱眉扔下了薯片,念了几句咒语,成为魔法少女的姿态,本想跳出窗外,却被三日月拉住了,“把手机开好定位,我一会去找你。”
“喂…你只会扯后腿。”
“我救了你两次。”三日月说的是不可否认的事实,鹤丸无奈便开了定位。“你…要来就快点…”鹤丸舔了舔嘴唇,他想起了昨天下午的那个吻,又猛地摇摇头,拉开窗子,打开法阵,跳了出去。
仙鹤在去往E区的路上突然刹闸,弄得鹤丸一个踉跄,“怎么了火烈鸟!突然之间干什么?”
“鹤丸大人!E区的污物消失了!并且,检测到了魔法迹象。”
鹤丸眯起眼睛犹豫了一会,转回身做好起跳的姿势,对一旁的仙鹤说,“总之先去看看好了…是敌是友,会会就知道了。”
E区的标志性铁塔就在眼前,鹤丸已经要做下落准备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攻击让鹤丸吓了一跳。脚下迅速出现法阵,鹤丸借力做了个空翻落到了离他最近的大楼天台上。
定睛一看,袭击他的是鹤丸从未见过的,一席黑衣的少女,她手持镰刀,黑色的短发随风飘着,遮住了半张脸。
鹤丸稳住身子,将手放在了刀上,少女将镰刀劈下来的时候鹤丸同时拔刀。冷兵器相撞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格外清脆。可鹤丸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便立刻收刀向后跳了几步,刚刚他站的地方迅速被黑色藤蔓包裹起来,若是他躲闪不急也许就会被捏个粉碎。
他现在无暇去顾虑自己的地盘上为什么出现另一个魔法少女,而且还对他有敌意这件事,藤蔓比他想的要迅速很多。他只能一个劲的躲闪,但还是被藤蔓缠住了脚踝。利索的用太刀砍下了那一截碍事的藤蔓,又赶忙抬头挡住迎面而来的镰刀。
钢铁摩擦的声音刺啦刺啦的作响,藤蔓从身后向鹤丸袭来,他立刻在背后张开了法阵。注意力被转移,镰刀又近了几步。鹤丸决定不能来硬的那就稍微退几步。
他架着刀,往后退了几步立刻起跳,落在了镰刀少女身后,正要冲过去,他就觉得自己的大腿被什么缠住了,想也不用想就是那堆讨厌的藤蔓…鹤丸刚要回身斩断,右手就被牢牢控制住,鹤丸反手甩了一下刀挽了一个刀花,解除了手上危机但自己却因重心不稳倒在了地上。
藤蔓立刻蔓延了过来,死死的缠住了他的腰,腿,手,脖子。鹤丸觉得他终于找到了比现在腿上的这双过膝袜还紧的东西。
“我说小姑娘,”鹤丸被绑着高高的倒吊了起来,“你要不要玩这么丧病黄暴的东西啊?你的审美被吃了吧…”
可惜的是镰刀少女并不理睬,右脚蹬地举起镰刀就向鹤丸砍了过去,这时仙鹤一个飞踢冲了出来,暂时缓解了攻势,镰刀少女调整姿势顺着被踢的方向做了一个空翻,又再冲了回来,鹤丸趁着仙鹤给他争取的一点时间,立刻张开法阵,挡住了劈面而来的镰刀。他的法阵只能防御,和带有攻击性的藤蔓大不一样,倒吊的姿势让他脑子充血,很不舒服。
鹤丸浑身上下被缠的死死的,就算自己砍断了几根剩下的也会继续缠上来,藤蔓没有一开始的有攻击性,至少现在不会因为两棵树没了小命。但是三日月带着太刀冲出来的时候真的吓了他一跳
“三日月?你怎么…”
三日月并未说话转回身三两下斩断了鹤丸身上的藤蔓。
对面出了奇的安静,没有气急败坏,也没有立刻冲上来。三日月觉得不对劲,旋即发现整个楼房都开始摇了起来,他立刻拉起鹤丸后退了几步,像楼下跳去,刚跳下去楼顶就完全被藤蔓包裹着,聚集成了参天大树,“这是开大了吧…”
“喂!三日月!”鹤丸倒是不怕,三日月是个人类啊!紧急念了几道咒语,给三日月做了些防护,落到地面之前他拿回主导权抓着三日月接着法阵再次起跳落到了对面的铁塔上。仙鹤和那位镰刀少女纠缠了一阵子,赶了回来。
“先给我解释一下你这把刀是怎么回事?”鹤丸敲了敲三日月手里的金色太刀。
“家里的,一直搁在我父亲的书房。”三日月简明扼要解释了太刀的来历,“我小时候被逼着学了剑道,没想到在这里能派上用场。”
鹤丸叹了口气,“那你刚刚不要命了?”
“有你呢。”
“我要是反应慢点你就死了!”鹤丸一拍脑袋表示不想跟这个过分信任自己的人说话,他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好,于是又问仙鹤,“火烈鸟给我说明一下,那人为什么除了自己的武器还有一个攻击性那么强的法术?我记得魔法少女只有防御性法阵啊?”
仙鹤犹豫了一下,“那个…其实不是他的能力…是他的主人的…”
“哈?”鹤丸和三日月一起摸不着头脑,“等等,主人?他又不是什么英灵?哪里来的master?”
“不…”仙鹤说明道,“这次的神使会议就在说这件事情,针对新出现的人形溯行军说魔法少女可以找一人签订契约,相对的和魔法少女签订契约的人,可以获得魔法使用权。当然,签订契约就代表两个人的命绑在了一起,一方死去,另一方也会死亡。”
“这可真是…”
“所以…”仙鹤继续说道,“三日月大人和鹤丸大人的事情我也有耳闻,想必那个泽田就是新上任的【主】”
鹤丸一下子理清了状况,他看了一眼三日月,他在仔细得想着什么。仙鹤动了动脖子,“如果三日月大人有意愿成为【主】那便再好不过,两个人协同作战总比一个人好…”还没等鹤丸反驳仙鹤又说道,“但请慎重考虑,毕竟是和身家性命相连的。”

两人一鸟回到三日月家里的时候,像是印证仙鹤说的话一般,帖子删除了,并且很快又被人洗白。
“那就是泽田没跑了!”鹤丸躺在沙发上看着还在想着那件事的三日月,“嘿,开心点,别想了,我可不想跟你绑在一起。”
出乎意料的,三日月抬起头盯着鹤丸,“我想成为你的【主】…不行么?”
攻势来的太迅猛,鹤丸独自在风中凌乱。鹤丸非常清楚这个【主】可不仅仅只有主人的意思。
“也不是…不可以…”讲真鹤丸真的只是希望自己有那个攻击性的法术做辅助。可惜这话说出来自己都不信。
“那好。”三日月起身准备去阳台的窝里把仙鹤捞出来。
“不!那个!等等!”鹤丸立刻弹起来,“你想好啊!你的命现在跟我绑在一起了…我死你就得死?”
三日月笑了笑,“我一开始还觉得因为我的死亡会给你带来不幸很愧疚,原来鹤是在担心我啊。”
“我不是我没有…”
“我没问题啊。”三日月拉开阳台门,“我很早之前就把命和心给你了。”
鹤丸听着三日月的情话都要炸了,脑子里又开始播放起了他和三日月亲吻的画面…如果是三日月的话…好像也不是不行…

契约完成的相当顺利,三日月的手上出现了一个圆形鹤的纹章。
“哦哦!我看看!”鹤丸凑到三日月跟前,“是…令咒一类的?”
仙鹤摇了摇头,知道自家大人最近沉迷游戏的紧,“只是普通的印痕而已,证明这个人是【主】魔法少女死亡,印痕消失,当然主人也会死亡。”
“所以,印痕消失的那一天,”三日月摸着手被上的印痕说道,“我也就消失了啊…”
“喂喂,别用flag的语气说话!”鹤丸噗嗤笑了,把三日月拉到沙发上坐下,“有句台词我早就想试着说说了。”
“你说。”三日月乖乖坐着,看着鹤丸国永站到他面前
鹤丸勾起嘴角,化成魔法少女的姿态,侧着身子站着,拎着刀。

“问,你就是我的master么!”

TBC
——————
沉迷菲特够无法自拔,式姐好啊清姬好啊大公好啊,闪闪好啊!!!!
一直觉得sabar那话很帅想让鹤丸说一次,终于找到机会了我!
人活着,就是为了月球男朋友。
其实这篇昨晚就码好了,但是昨晚简直是困的不行,迷迷糊糊的码出来了之后今早一看我天这都写的什么啊…语句都不通…于是删了从新码了一遍…
所以拖到了现在
我去看书了…明天考试我都炸了…

评论(1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