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百日爷鹤Day.20】废弃机器人的梦

•BGM是そらる的《废弃机器人的梦》
•开脑洞都在英语课
——————
狭小的仓库里因为一束阳光的闯入霎时间明亮了起来。微尘在阳光下飘着,仓库的门被打开了。小小的脑袋往门里看了看,结果被尘土呛得咳嗽了几声。
鹤丸国永蹑手蹑脚的走进了自家废弃了很久的仓库,捂着鼻子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准备离去的时候在仓库伸出的藤椅上坐了一个人,脑袋无力的搭在肩膀上,吓的鹤丸差点叫出了声。结果又发现那个人虽然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但却美好的过分,和他周围的杂乱无章的物品分隔了很开。
鹤丸颤抖的张嘴叫了一声,“喂…别在那里睡啊…”可是没有得到回应。鹤丸壮了壮胆子,向那里走去。走到藤椅旁,才发现那个人的衬衫上和身上都落了很厚一层灰。小心的碰了碰那人附在藤椅上的手,发现虽然手的触感和皮肤一样,但是冰冰凉凉的像是死去了一样。
小小的鹤丸意识到这里坐着的是个机器人——他现如今生活的年代有很多这样的机器人,只不过他有点纳闷为什么这个机器人会在这里。
鹤丸绕到他身后找到了他后颈上的开关,摁了下去。
突然那个机器人体内传来了运转的声音,结果没多久便停了下来。鹤丸失望的看着面前这个一动不动的机器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坏掉了啊…”
“只是没有电了而已,说人家坏掉了可是很没礼貌的。”突然响起来的声音吓的鹤丸惊叫了一声,绕到了机器人身前,机器人缓缓睁开了眼睛,鹤丸觉得很疑惑,他觉得大白天看到月亮是件很奇妙的事情。
“你好,我是三日月宗近,如你所见,是个机器人,如果可以的话,能给我电源么,我这点电量可能撑不了多久。”那个机器人朝鹤丸笑了笑,鹤丸像是被蛊惑了一般,睁着大大的眼睛,缓缓点了点头。
鹤丸四下找了找,看到一个挡在杂货后的电源口,他回头看了看那个名为三日月宗近的机器人,“你能够到他么?”
“抱歉,好像不可以。”三日月宗近也注意到了那个地方,迅速测量了一下距离,他如果站在那里的话,他的电源线是够不到的,“嗯,如果有无线电源的话就会方便很多。”
“哦哦!你…你等等!”鹤丸像是想起什么了一样,回身跑出了仓库,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抱了一个小圆盘,三日月笑着接过了它,熟练的摁下了那个开关,将手放在上面掌心里突然亮起了蓝色的光。小鹤丸紧紧盯着面前这个过分美好的机器人,“三日月?”
“是的。有吩咐么?”
“不…没有…”鹤丸低下头,支支吾吾的嘟囔着,虽然他的家人对机器人都是趾高气扬的命令姿态,但他却提不起什么架子,他和他的女仆机器人爱子玩的很好,但是有一天爱子被骂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爱子那么温柔…
三日月瞧着面前的孩子,迅速分析了他的身体数据,“我想你应该多吃点蔬菜,我的小主人。例如胡萝卜什么的。”鹤丸一听这话,嘟起小嘴,“不要!我才不吃胡萝卜!”鹤丸提起讨厌的事物脸上有些不满,“青椒,胡萝卜,洋葱,香菇,香菜!万恶之源啊万恶之源!”
三日月听着孩子的抱怨,乐呵呵的摸了摸孩子的头,鹤丸感到惊奇,面前这个机器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那个…三日月,我能问你几个问题么?”
三日月点了点头,鹤丸高兴的跳了两下,“第一个,你怎么在这里?你这么好看这么厉害肯定在家里当大总管级别的人!”
“纠正一点,小主人,我是机器,不是人。以及,如果没猜错,应该是你的父亲不允许我出去的。”三日月如实回答。
“他讨厌你么?”
“算不上讨厌,但也称不上喜欢吧。”三日月偏了偏头,顿了一会,“我可能不太懂人类的感情。”
鹤丸点了点头,“那他为什么不销毁呢?”三日月笑了笑,这个孩子可能还不太懂现在的社会机器人也有一定的权益了。“因为机器人保护法里第一章第三条规定,当普通家用机器人没有做出威胁人类安全的事情的时候不允许恶意销毁机器人。”
鹤丸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他为什么不允许你出去,还不给你充电。”
“因为…”三日月说了两个字停下了,“对不起,我不能说,你硬要我说的话,我可以认为你在侵犯我的隐私。”鹤丸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机器人,居然还有自己的思想,他惊喜的点点头,“那我不问了!”这时,突然问传来了叫他名字的声音,是爱子。
鹤丸知道他又要回到那个严苛管理,不能制造惊吓的人生当去了,他不想回去,但他也不想让爱子为难。犹豫了一会他抬头看了一眼三日月宗近,“我以后还能来找你么?我不会让你出去的。”鹤丸并非无理取闹,因为他知道,人类对机器人下的命令必须本人撤回,除非下命令的人死亡,这个命令永久有效,如果第二个人下的命令与之相搏,那机器人优先考虑第一个命令人。鹤丸不想让三日月做出选择。“只是那种和你聊聊天说说话…”
“嗯,可以啊,乐意之至。”
鹤丸眯起好看的眼睛冲着三日月咧嘴笑了笑,“充电器你拿着吧!”鹤丸跑到了仓库门口,准备开门的时候望了三日月一眼,然后又跑回去,对着三日月说道“我叫鹤丸国永,以后别叫我主人。”
“那我怎么叫你。”
“你开心就好。”鹤丸似乎忘了机器人没有心。
三日月闭了一会眼睛,轻声吐出一个字,“鹤。”
鹤丸眨了眨眼睛,“嗯,三日月!”

之后鹤丸国永每天都来找三日月宗近,第一天给三日月带来了新衣服,第二天给三日月带来了书,第三天虽然知道三日月不吃东西但还是带来了果子。
三日月宗近看着鹤丸国永一天天长大,他十几年都遵守五条国永的命令,没有踏出仓库一步。但是因为鹤丸在,每天都在给三日月讲一些新奇事物,有的时候鹤丸还会拉着三日月向仓库的深处进发,所以他不会寂寞
鹤丸还像原来一样坐在三日月腿上,虽然他现在已经跟三日月差不多高了。
今天的鹤丸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
“怎么了?”三日月摩挲着鹤丸散落在肩头的头发,“好像不太高兴。”
鹤丸皱着眉点点头,“父亲他…好像被人陷害了…有人来找过他,现在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有些担心…”鹤丸靠在三日月怀里,虽然三日月身上没有温度,但好像鹤丸的体温像是在三日月的核心处蔓延一般,让他感到温暖。
他抱紧了鹤丸,安慰着他,告诉他没关系的,还有我在呢。鹤丸任由他搂着,抓着他冰凉的没有温度的手,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有一种奇怪的情愫默默的爬上了他的心底,他知道这是不被允许的,但他好像自己抑制不住,那种情愫像是毒素一样迅速蔓延到了全身,刺激着大脑。
等鹤丸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唇瓣早已吻上了三日月的。只有柔软的,和人无异的触感,但机器独有的味道在嘴里散开的时候,鹤丸醒了过来,突然起身,本想立刻从三日月腿上起来,结果被面前的机器人抓得牢牢的。
“放开…”鹤丸红着脸转过头,三日月没有听从指令,圈着他死死不方。鹤丸有些发慌,他第一次运用了自己的地位,“三日月我命令你,放开我。”
三日月必须遵从机器人的守则,手抖了一下,放开了。鹤丸红着脸退了几步,转身离开了,“今天…不舒服,我先去休息里了。”
他离去时没有看到不应该出现在机器人脸上的表情,那种只有人类才有的落寞。
第二天鹤丸没有来,三日月觉得可能是昨天的事情需要冷静一下吧,十几年来第一次一整天都没有见到鹤丸,三日月有种莫名的焦躁,还是…关机吧…
第二天也没有见到,第三天也没有,三日月想出去看看,但是他不能。

鹤丸听到父亲的死讯的时候意外的冷静,他仿佛早就料到了一样,这两天忙的不可开交,根本没有时间去仓库,他好想告诉三日月,然后抱着他听他好听的声音安慰他。他那天回去就想明白了,他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了,爱了就是爱了,他不打算否认这个情感,哪怕对方是一个永远都不能在一起的机器人。
但是第二日他就开始担心了,果不其然,还没想出来这种心跳加速是为什么灾难就提前降临。他看着一群机器人鱼贯而入,所有人仓皇而逃。母亲倒下的时候没有任何征兆,鹤丸第一次认识到了人类生命的脆弱。他的叔父带着他跑到了后门,把他交给了爱子,他来断后。
爱子把鹤丸拉着跑到了大宅后的树林里,“少爷,暂时安全了…少爷!”鹤丸甩开爱子的手就往回跑,那个笨蛋到现在都不肯出来么!!!“爱子姐别担心我!你先走吧!”

三日月听见了枪响,立刻睁开了眼睛,他没有起身,他想去找鹤丸,他想看到他平安无事的身影,三日月被这种不知名的情绪影响着,机体开始发出了嗡嗡的响声,三日月迅速做了全身检查,发现并无大碍,强行使自己冷静了下来。突然仓库门被打开了,“三日月!!我父亲已经死了,求你快出来,我们快逃!”三日月起身,突然他见到了鹤丸身后的身影,立刻将鹤丸拉到怀里,伸手挡下了子弹。手部故障的提醒在三日月脑子里响了起来,他没有多犹豫,只是试着活动了一下手部关节,然后向袭击鹤丸的机器人发起了攻击,三两下撂倒之后他拉着鹤丸向大宅后逃去。
“你没必要回来找我的。”
“你也没必要救我。”
两个人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等等气氛不对哦!”鹤丸被拉着跑着,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三日月没有疲惫的感觉,转身抱起鹤丸,“气氛什么的就随他去吧。”“等一下三日月你换一个姿势,你的肩膀弄得我不舒服。”三日月犹豫了一会,脑内搜索了一些姿势,最后换成了公主抱。“喂,三日月小心我拆了你。”
“舍得么?”
“这是重点…舍不得。”
金属被击中的声音比想象的来的要快,也比想象中的密集。三日月没有知觉,只是听着脑内的提示,知道哪里的哪个部件受损,迅速启动自动修复,调到最大功率的他整个机体都在作响。
“三日月,放我下来,我…”
“小主人…不,主人,我有义务保护你。”三日月用了很久都没有用的称呼,“这是守则。”
“可是你要撑不住了!”鹤丸在努力的挣扎,但是人类的力气当然不能与机器相抗衡。三日月摇摇头,他还在加速跑着,如果不是害怕鹤丸会抓不住他摔下去他可能还会再快一点,“没什么撑不住的,我感受不到痛觉,相比这个,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
“那我命令你…”
“当命令与守则抵触时,遵从守则。”三日月没有起伏的回答着。当迈上向山上进发的第一阶台阶的时候,子弹集中了他的膝关节,三日月最先稳住抱着鹤丸的手,单膝跪在地上,尝试修复。【无法修复】的提示音响了起来,三日月再次站起来,将所有能量转移到另一条退,拖着那条不能动的腿以飞快的速度向上跑着。鹤丸搂着三日月的脖子大喊让他停下,三日月只是偶尔重复着这是守则。
“你这样下去会报废的!”
“有型之物终将有毁灭的那一天,若今天不巧,那便是我了。”
“我不许你说这种话!”鹤丸急红了眼,在三日月怀里挣扎着,三日月笑了笑,“这不与守则抵触,所以我以后不会说了。”
“停下…停下!求你了…三日月…”鹤丸眼睁睁的看着三日月的后脑勺被打穿了一个洞,他现在很希望时间能倒流回到原来的时候…他们的世界只有仓库那么大点,但很安全,很温暖。

【系统中枢被破坏,无修复可能,请尽快采取措施。】

“转为手动。”三日月突然停了下来,鹤丸终于安静了下来,跳了下来,听见三日月对他说,“鹤丸,听我说,你现在安全了,我会为你规划最佳路线。很抱歉,剩下的时间我不能陪你了。”
“等一下…喂…”
“我的系统中枢被破坏了,现在我把他转成了手动,来,手给我。”
鹤丸虽然一万个不愿意但现在也只能听三日月的,他在对面那样只会战斗的机器人面前小如蝼蚁,没了三日月他一分钟都活不了。他将手伸了出去,三日月抓住他,一点一点解开自己的衣服扣子,“心脏的位置,这个是温度识别的,摁下去,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
鹤丸知道只要取出来之后,三日月就会在三分钟内陷入狂暴状态,之后永久停机。
鹤丸猛地摇了摇头,想抽出来手,三日月抓着他的不放开,“鹤丸,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听话。”在鹤丸犹豫的空挡,三日月告诉了他刚刚他规划好的路线,“好了,摁下去吧…”
鹤丸抬头看了看三日月,脸部有一半的损毁,但是在他眼里,他的三日月还是那么温柔,那么好看。
鹤丸颤抖的摁下了三日月的“心脏”。窗口被打开,芯片被弹出,鹤丸哆哆嗦嗦的取出了芯片,窗口自动关闭。
“还有多长时间你会陷入狂暴?”
“两分二十三秒。”
“我想跟你呆一会。”
“最多四十秒,否则你跑不掉了。”
鹤丸听着这个短促的回答,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我会生锈的。”三日月成功一句话把鹤丸逗笑了,“你个混蛋…”鹤丸一拳砸在了三日月的机体上,手被弄得生疼。
“很疼的。”
“你不是感觉不到么!”鹤丸带着眼泪冲三日月大喊,“嘘——你还在逃亡。以及,你该走了。”
“三日月…”鹤丸被三日月推开,后退了两步,又冲了回来,拉过三日月已经残缺不全的脸,飞快的吻了他一下,“我爱你。”
三日月笑着,低声回答了多年前的问题“你父亲是为了救我才把我关在仓库里,因为有感情的机器人是要被拉回厂里重组的。”
鹤丸一瞬间明白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看着三日月,三日月还是笑的很平静,轻轻张开了嘴,“我也爱你。”

鹤丸沿着三日月的路线跑的时候没有回头,他害怕看到狂暴的三日月,他害怕看到残缺不全的他。而三日月,用残存的理智念着鹤丸的名字,撑着裸露的机体,为他挡下所有攻击,给他争取全部的时间。

之后又过了很多年,鹤丸成为了一名研究机器人的学者,他是整座中心最年轻的人,但他和原来学者不同的是,他在机器人中植入了【情绪】这个程序。
他曾经试着做出过和三日月一模一样的机器人,甚至比三日月的功能还要多,细节部分比三日月还要完美。但是他知道属于他的三日月已经回不来了。
因为工作原因,鹤丸要搬离叔父的家,爱子和叔父在那晚之后带着他逃离了。爱子在这之后一直照顾着两人,他和叔父也对她心存感激,哪怕最后爱子因为使用寿命到期,无法承受高劳动力活动鹤丸也没有丢弃她。直到爱子因为机体的自动休眠。“爱子姐,一直以来辛苦你了。”“我很荣幸看着你长大,少爷,如果机器有来生,我还想照顾你一辈子。”“谢谢你,爱子。”

“你什么时候搬走?”
“叔父你就这么赶我走啊!”鹤丸打趣的向叔父开着玩笑,叔父笑道,“想给你个欢送宴什么的。”
“嗨呀,我再收拾收拾。”
当鹤丸搬进新家的时候,他把那个三日月的仿造品也搬了进来,没有感情的话,至少可以让他干干活…但鹤丸好像是在不想让那个【三日月宗近】给他帮忙,总觉得怪怪的。
鹤丸无奈之下只好先把【三日月宗近】停机安置在墙角。“你先面壁思过吧…”
鹤丸一点一点搬着箱子,找到最后一个箱子的时候,发现最下面有一个眼熟的芯片,鹤丸纳闷的拿了起来,他一般不把工作带回家里啊…突然脑子一个灵光一闪转回身看见了在那里“面壁思过”的【三日月宗近】。
鹤丸走过去,将【三日月宗近】开机,“不用面壁思过了么主人。”
“不…不用…”鹤丸第一次想骂这个人是不是傻,一箱这个机器人不是三日月。他解开【三日月宗近】的口子,摁下了心脏部位的开关,系统提示响了起来,他没有管,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后果。他讲面前这个机器人的芯片取了出来,装上了手里的那个,窗口关闭,自动重启。
“你好,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机器人环顾了一下四周,“鹤丸,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鹤丸抱住了面前的三日月,他知道他的三日月回来了。
“你还有那个时候的记忆么?”
“如果是我爱你这件事,我会一直记得的。”
鹤丸立马起身结果被三日月圈的死死的,无可奈何一拳锤在三日月的胸口,“下次再打直球我拆了你!”
“回到那个问题,你舍得么?”
“你不应该说‘知道了,主人’么?!”
“嗯…我想现在的关系应该不是主从了吧?”
“啊啊!你还是打直球吧!烦死了你为什么要有感情!”
“你又不讨厌,或者说…你喜欢。”
“你…能不能别这么直啊!!”
“可是是你让我打直球,又说我,人类真是难懂。”
“你有感情了之后能不能带点脑子!”
“啊…系统故障,系统故障…”
“三日月!我真的要拆了你了!”
鹤丸不着急让三日月长脑子,反正现在的三日月宗近就是他最喜欢的样子。

FIN

——————
soso的声音超好听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脑洞其实来自我的英语课文【大雾】

评论(1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