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回不去了

BGM是《回不去了》——文雀

*三日月个人视角注意

你问我多讨厌鹤丸国永?讨厌至极,和讨厌青椒等同。要不是他以死相逼我才不会和他在一起。
吵闹,惊吓,恶作剧。
我不喜欢。
凭什么,他经历了那么多为什么还能笑出来,比如现在,我已经忘记什么叫做笑了。他明明已经一无所有,甚至称之为失去做人的资本的时候,他还能笑出来是为什么。
不,我这不叫笑,只是在应付罢了,对,应付你,应付剩下的人生。
我在嫉妒,别开玩笑了,我为什么会嫉妒一个绝症患者?难不成我喜欢躺在医院里浑身插着管子么。哦这个姿势不太舒服,我能站起来走两圈么。
我恨他,对没错,你终于说对了,我恨他,他毁了我整个人生,毫无征兆的闯入我的生命里,再给我的人生一记暴击,以至于现在我整个人基本处于颓废,我知道我后半生可能都要在阴影里了。你懂么,什么叫阴影。就是不知道什么事情就会触动你神经的某一根弦然后在你脑子里嗡嗡作响,直到你的机体报废这件事。
嗯喝咖啡么?加多少糖。哦我记得他喜欢加很多。对不起,加多了,你将就着喝吧。
影响,影响很大,我刚刚不是说过了么,我后半生看样子是活在阴影里了。不是这种,哦我没想到他会对我的生活习惯产生什么影响。因为他的生活习惯全部是按照我的来的,嗯除了喜爱甜食这一点,我想这个可以不算。你这么问是在嫌我给你的咖啡里加了很多糖么。我道过歉了。
嗯?哈哈演艺生涯结束?你从哪儿听来的?报纸?那种东西你也信么?嘿,说起来还是你们这些记者整出来的大新闻啊。你算是比较有职业操守的一个,不过把我从楼下便利店堵住的方法不可取哦。我会复出的,我不会因为他断送我的前程,这点你放心好了。
无情,从何得来?又是报纸啊?能让我看看最近他们都写了什么大新闻么。谢谢。嗯…没有掉眼泪就算无情了?哦他们可能不知道我在家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打了一个马克杯,是鹤丸最喜欢的那个。嗯,这都不算?好吧这是我最大的情绪波动了。
隐退?这都写的什么啊?我能起诉么?这完全就是捏造。
标题,嗯…【三日月宗近的爱人死亡】,也许我还可以原谅他,至少标题上足够真实。
是啊我讨厌他,但不妨碍我爱他。什么时候开始?我不知道,他当时是说想和我交往,但是我拒绝了,他把检验报告给我了,我才知道他可能过不了几个月就死了,我就想反正也是玩玩吧,陪他就是了。我什么时候陷进去的?天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爱他。嗯,非常爱。
我瘦了?理所当然的吧,你上次来是在什么时候,也许是我们热恋期的时候。我现在几天没吃饭了,嗯…也许两三天了吧,如果面包不算饭的话,我可能一周都没有好好吃过饭了。
我不想吃,现在除了鹤丸做的饭我什么都不想吃,别担心这种状况不会持续很久,毕竟我是你们笔下那个“无情”的人啊。
鹤丸做饭很好吃,等等你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好吧我想我没必要回答他哪道菜好吃,真要说的话就是他最喜欢的汉堡肉?我不太爱吃,但是无法否认,这道菜他做的最好吃。
唔,饿了,结束后去吃饭么,我请你。反正我也不会吃的就挑你喜欢的就好。
让我再看看这张报纸上面写了什么,嗯?这什么…这…完全是捏造吧!怎么会另找情人…我跟鹤丸说过,除了他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给我洗白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出面应对采访,不可能,我乏了,我说过了这一段时间推掉所有工作,你看,我已经不在我家住了,你能找到我也是因为知道我会在这里吧,嗯,我和鹤丸的家。他病情好转的时候我们决定的,搬进一个就百十平米的我房子,只有我们两个,刚刚装修完,你喜欢么?你现在坐的沙发是鹤丸选的。
不开灯能行么?哦录音笔啊…我不想开灯,也不想拉窗帘,让我在黑暗里呆一会也许我能好受点,见光死了我已经。
说说鹤丸?他没什么好说的,你问我答就是了。
性格?吵闹惊吓恶作剧有时候还有点小任性…我说过了?好吧换一个,人很温柔,很会照顾人,有足够的耐心,做事很认真,不易怒,接受能力比我快。
我当然爱他,什么程度?一个人会把自己的感情拉出来打比方才是愚蠢至极,你觉得有什么东西可以比得过我爱他你就那么写吧。
四处转转,可以啊,我带你看看。这是卧室,双人床很大吧,嗯也很软,不过没人和我一起了。书房是和室的,我和他都很喜欢和风的东西,被炉是个好东西。嗯那边是厨房,厨房是他设计的,他明明是个歌手但是很会画画呢。他还跟我说如果不是他妈瞒着他把自己的资料递交上去他也不会干这个,他也许就会去当个设计师。不会遇到?不不不,他虽然毫无征兆闯到我这里,但是也是上天安排的吧,我们可能换一种方式相遇而已。
我爱上他是命中注定的事,他离开也是无法挽回的,没什么好伤感的,倒不如说这几天安静的我很喜欢。就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有的时候会对鹤丸的照片发呆。
回忆的东西?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也就不到半年…我们工作都很忙,能呆在一起的时间没有多少,所以你这么问我一下子好像除了他的笑什么都想不起来。他一直在笑着,不是我这种,他好像每天都很开心,每天都很充实。有的时候我会想也许有一天他失去我了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吧。但到后来我才发现,嗯这么说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他的生命里有我才算充实。
我不会活在回忆里,如果回忆能让他回来我可以把我认识他开始发生的事情全部想一遍。
也不打算用时间治愈。用时间治愈什么的都是笑话,我和鹤丸的时间都不多,他的更少而已。
我不后悔,我不后悔我陪着他直到最后他离开我。我觉得所有付出都会有回报,也许我死去之后在桥边给我提灯照路的人就是他。
鹤他啊,很爱我,直到最后也很爱我,这样我就满意了。
我今天话多?开什么玩笑我一直很能说。
结束了吧?很好你要去吃东西么?一起吧。和你谈谈可能让我心情好起来了,我饿了,我想吃饭。
烛台切,不用勉强自己用工作忘记他哦,因为他对你也很重要对吧,毕竟是形影不离的朋友。你这次会来找我也是为了他对吧。
所以鹤丸国永这个人很糟糕啊,留下我们两个自己去那边快活了。
所以我恨他,我也担心他啊
因为天堂没有病痛,也没有我…

FIN
————————
比赛候场的时候摸得小短打
我又开始摸短打了就证明我又卡文了。
比赛真是糟透了场地居然没有一套晚好的架子鼓?东拉西扯凑了一个。
里面有两个小彩蛋,一个是nino鹤,因为我二大大他喜欢汉堡肉啊!还有一个就是我男人的!利威尔兵长的【开什么玩笑我一直很能说】用在这里了,都是失去自己爱的人嘛…
一天没吃饭我现在在车上快要吐了…
BGM是学姐给我安利的,其实跟我说的是这个组合另一首曲子,觉得好听就入了坑…学姐简直安利小能手

评论(1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