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育儿手册

这是个现paro

孩子是领来的。

三日月看着婴儿床里哭个不停的孩子,抬眼看了看挂钟,凌晨三点,三日月明天还要上班。他很想把孩子丢给鹤丸,但是他今天的加的夜班已经够鹤丸受的了。
鹤丸此时在床上拿枕头捂着自己的脑袋,孩子的哭声和三日月低声的无效的摇篮曲。“三日月!!你傻么!他饿了!”鹤丸不得已,掀开被子下床去找三日月。把三日月推去温奶,自己蹲在婴儿床边柔声哄着孩子。其实他现在就想瘫在地上睡个不省人事。这个孩子是亲戚的孩子,父母洒脱的出去玩把孩子扔给了新婚夫夫···美其名曰增进感情。他现在只想睡觉,这两天脑子里只有那一堆没完成的文件和这孩子的哭声,他要烦死了。
三日月拿着奶瓶回来的时候鹤丸已经跪在床边睡着了,孩子的哭声还是没有停止,三日月强忍着不耐烦把孩子哄得喝饱了,呢喃着睡去。他长长的舒了口气,想抱起鹤丸,结果手一碰到鹤丸就醒了,“啊···他睡着了?”三日月点点头,还是抱起了鹤丸,鹤丸也是累的不想动弹主动迎了上去。结果两人刚盖上被子就听见小孩子一声小奶音。吓得两个人大气都不敢出。
五六点的时候孩子又醒了一次,鹤丸低吼了一声让三日月去解决,三日月也刚睡熟没多久,压根不想动。结果鹤丸迷迷糊糊发了个狠把三日月给踹下了床,“哄去!”三日月无奈的爬起来,走到了婴儿床旁边“来了来了我的小祖宗,这次又怎么了。做噩梦了不成?”

第二天早上因为鹤丸前两天加班换来了一个难得的休息日,本想一觉睡到晚饭,但是因为孩子的原因完全打了水漂。
三日月在上班的时候也完全不在状态,突然问隔壁小姐姐几点了,小姐姐看了个表的功夫三日月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前辈?”“啊?”三日月立马爬起来揉了揉眼睛才意识到自己竟如此失态,“下午三点了。”三日月点了点头,“该喂奶了吧?”“欸····?”小姐姐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前辈,她没记错的话,自己的前辈的妻子是为男性啊?难不成?大力出奇迹!!
正想着的功夫,三日月前辈又趴在了桌子上睡了过去。抬眼看到了社长赶忙摇了摇三日月,“前辈!前辈!社长来了!”三日月猛地惊起,手指在电脑上打着无意义的字符,说是无意义···等社长走了之后小姐姐凑过去看了一眼“摇篮曲哭了喂奶别哭了尿布”
“这什么跟什么啊····”小姐姐同情的看了看三日月,被小家伙折磨的够惨吧···“失礼了前辈。”小姐姐把三日月的头摁在桌子上,“好好睡吧····”三日月连挣扎都没有就睡过去了,手指最后碰下了空格键,文档上的句子被打了出来“鹤累所以我来看着 ”

三日月觉得今天回家都是疲劳驾驶。推开门的时候鹤丸正在和孩子做着不知名的数字游戏,估计又是从哪个育儿手册里学来的吧。“我回来了。”没有料想中的欢迎语音,三日月脱掉外套和鞋子走到鹤丸身边低下身子在他耳边说了声“我回来了。”
“啊!欢迎回来!”鹤丸显然吓到了。孩子见三日月回来了,便向他爬了过去,尝试着站起来但是无果只好倒在三日月怀里。“不错啊,他好像很喜欢你。”三日月无奈的笑了笑,他对照顾自己都一知半解怎么可能会带孩子。又听鹤丸补充了一句,“果然孩子的天性就是喜欢美丽的事物啊。”三日月抱起孩子,却空出来一只手把鹤丸的头发别到了他的耳后,“所以我喜欢你啊。”
“少来,你带着他啊,我去做饭。”鹤丸匆匆转头,掩饰自己的心虚
三日月迎来了饭前一小时的健身时间····

“啊!别弄出来啊···”连吃饭都不得安宁,孩子费力的将鹤丸做的土豆泥挖出来,然后倒在桌子上,再弄到身上。鹤丸就差仰天长啸了,无可奈何只好耐着性子给孩子擦着嘴和衣服,三日月也只好去收拾受伤的桌子君。鹤丸哄着哄着可算是把土豆泥和胡萝卜泥给喂了下去。鹤丸和三日月潦潦草草吃完了饭。他们不是不想好好吃,可是正在他们在餐桌上谈情说爱的时候孩子的哭声传了过来。两人一看孩子是被自己家里摆放着的两把古董级的太刀砸了个正着。两个人同时冲了过去,鹤丸赶紧抱起孩子哄着,而三日月则抱起从刀架上摔下来的白色的兵库锁太刀仔细查看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回了刀架,接着就是拿起另一把金色刀鞘的太刀查看是否有损毁,结果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划痕。三日月满肚子火没地方撒,抿着嘴唇挣扎了半天还是把刀放了回去,回过身走到鹤丸旁边“没事吧?”
“没事。”鹤丸抱着孩子躲开了三日月想来摸摸孩子头的手,“干嘛把太刀这么危险的东西放的这么显眼!”“可是原来就是这么放着的啊?”“原来是原来!稍微有点责任感啊你!”
“鹤你不会是当妈妈当上瘾了吧!”
“怎么可能!”
三日月看着鹤丸低声哄孩子的身影,撇了撇嘴,“这分明就是上瘾了。”三日月叹了口气去厨房收拾碗筷。

今夜很平和,鹤丸九点多哄着孩子睡着之后他就在没醒过了,两个人瘫在床上,被子都不想盖。“鹤 ,关一下灯。”鹤丸转头看了丈夫一眼赏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爬起来关了灯。掀开被子给三日月盖好,自己也钻了进去“你这么下去迟早要成为明时国行。”“幸运的是我有鹤丸国永他没有。”
鹤丸钻进三日月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抱紧了他。鹤丸开了口,三日月以为他要对他说什么事情,结果全都是孩子今天在哪里干了什么。不过三日月捕捉到了一句有效信息,“明天下午孩子就可以被接走了。”三日月不可思议的发现自己出了放松下来的心情,竟然还有些不舍,总觉得这周养成的每天三点钟喂奶每晚九点的睡前故事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但他现在什么都不想想,“鹤 ,不累么?”
“累。睡吧。晚安。”鹤丸凑上来,两个人交换了一个吻 ,吵闹的一天可算成了过去式。

第二天鹤丸和三日月把小家伙送走之后就靠在沙发上不动了。
“鹤,我饿了。”
“叫外卖吧····”
“恩···”
“三日月···”
“不养猫不养狗···”
“养娃么····”
“·····”
“那就算了····”
"养·····"

————————
深夜摸个鱼…
实在是想写育儿,因为刀音3…德川家康哭的像个三百年的孩子…江江和千子带孩子真的大丈夫?太甜的千子我仿佛要死了。

心情好的话也许有后续…【这是个旗子】

评论(9)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