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魔法少女什么的给我适可而止(四)

月光洒下来的时候,鹤丸的眼睫毛颤了一下,仙鹤出去了,屋子里就他和三日月。他在床上,三日月在地上。
鹤丸皱紧眉头背对着三日月,虽然屋子里没有人说话,三日月的呼吸声离他很远,但还是吵的他睡不着。“喂…”三日月听见声音从被窝里钻出来,棉被有点薄,地板有点硬,“嗯?怎么了?”鹤丸起身被子落到他的腰部,白色的睡衣短袖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鹤丸张了张嘴想不出什么话,舔了舔嘴唇,“呼吸声太吵了!”
三日月知道鹤丸在无理取闹,但是还是点点头,“好我知道了,那我尽量不呼吸。”
“明明做不到…”鹤丸瞪了他一眼,蒙起被子,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三日月…”鹤丸不自觉的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出口的时候自己都有些尴尬。三日月用鼻音应了一声,等着鹤丸的下文,“你冷不冷…”
“冷啊。”三日月昧着良心说假话
鹤丸犹豫了一会,“你要不…”三日月暗喜,“你要不上来…”三日月嘴上说的不用了给我床被子就好,其实他知道鹤丸家没被子了。
“我家没被子了,你上来吧。”
三日月顺理成章的钻进了鹤丸的被窝。“鹤,睡得着么?”“你不说话我就能好好睡!”鹤丸翻了个身,他恨不得现在就掐死三日月。三日月偏偏又抱了上来,呼吸喷在脖子上,更吵了。鹤丸想挣开三日月的搂着他的手,无果,放弃。
鹤丸心想这样也别睡了,明天要上课睡觉的话,好歹拉一个人下水…“喂三日月,你是不是把我和什么人搞混了啊…”鹤丸一直以为三日月是因为见过他自己女人的样子,和自己什么喜欢的但是得不到的人搞混了。
“为什么这么觉得。”三日月低声在鹤丸耳边询问。鹤丸想了想,说了出来,因为他觉得这样下去没什么感情,迟早要露馅,现在假装和平分手,告诉那只仙鹤三日月和他合不来而已而且还是前男友什么的,想那个神使大人也不至于不通情理到非要灭口的地步。
三日月沉默了很久,鹤丸以为自己的小算盘打的可谓是非常成功。“鹤原来是这么想的…”鹤丸点了点头,细想又不对,等等啊,原来?那…不原来是什么状况啊!
“我没有把什么人和你搞混,我一开始喜欢的就是你。”
“可是那也是在看见我那个样子之后吧!我跟你说过你只是一时兴起,荷尔蒙发作而已!”
“没有,在那之前我就喜欢你了。”
“欸…?”鹤丸当场愣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慢慢翻了个身,面向三日月,他这才发现三日月离他有多近,两个人呼出来的气息几乎全部喷在了对方脸上。
床太小了…
“你说什么?”
“我很久很久之前就喜欢你了,你好像和全班人都合得来,但身边有没有一个能陪着你的人,我就想,如果我能陪着你就好了。”三日月顿了顿,像是怕鹤丸听不懂的样子,“你擦黑板会够不到最上面,总会留一层白,你也懒得擦,你做电车喜欢靠在靠近门的位置,喜欢头戴式耳机,不是因为帅而是因为你不想听见其他声音,你喜欢在你家门口的小摊上买可丽饼,奶油要加很多,你会在回家的路上看书,但是新游戏刚出来的几天你肯定会打游戏…”
“停下…”鹤丸打断了三日月,“你观察了我多久?”
“不知道,从我喜欢上你开始吧。”
“那…除了这些你还知道什么…”
三日月想了想,对着鹤丸的眼睛。

“你一直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但又眷恋一个人的环境。”

鹤丸被说的哑口无言,面前这个男人到底在自己不知觉间陪了他多久…连这种程度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如果仅仅是这两个月他不可能知道这么多。
看见鹤丸不再说话,三日月加大了攻势,“所以,可以让我陪在你身边么,你想一个人的时候我不会打扰你,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在那里。这样,可还喜欢?”
鹤丸犹豫了,三日月对他了如指掌,但他对三日月的了解仅仅只停留在外表,他喜欢的他不喜欢的一概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足矣让一个人留在他身边么…不过仔细想想,鹤丸也不愿意失去三日月,他突然有了一个习惯,就是他变身的时候希望三日月能看到,他撑不住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三日月。
也许这样吵吵闹闹的也还不错?反正三日月也让着他…
鹤丸刚想张口仙鹤突然闯了进来,看见两个人抱在一起又变的支支吾吾。
“火烈鸟你要吓死我!”鹤丸坐了起来,“干嘛啊…突然间的…”
“对不起鹤丸大人,打扰二位了,但是…G区好像…”
鹤丸一听这话立马下床,“那你不早说快点快点!”
“可是会不会打扰到你和三日月大人…”
“打扰?我俩有什么好打扰的?”鹤丸念动咒语,变成了魔法少女。三日月表情很复杂,不知道是阻止还是要跟上,想着前面一堆表白今天算是废了…刚刚三日月看着鹤丸慢慢红起来的脸就知道这事儿成了,但是!!三日月赌一个月的早饭鹤丸明天绝对继续躲着他,并且把这件事当没发生过…怎么不打扰,这么不打扰!根本就是把他的功力毁于一旦啊!
“我也去吧。”不由分说三日月也披衣起床,被鹤丸拦下了,“你去了也是碍事,要么回家睡觉要么在这里好好呆着。”

说着,鹤丸拉开窗子跳了出去,三日月恨不得自己能跟着他飞上去,不过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各个分区,所以想都没想换了衣服就冲下了楼,打了辆车,去了那个曾经把垂死的鹤丸捞回来的地方。
等到了之后才觉得不对劲,上次来的时候嘈杂无比,现在整条街都安静的让人害怕,仿佛里面连空气都被抽走了。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像街道深处走去。静的吓人,喊出的声音都带有回音,走了没两步,就看见那太被撩翻在地的女人躺在地上,“小哥哥…你女朋友在里面,救救她。”
三日月知道他说的是鹤丸,“你这样没事吧?”三日月知道这里的人只是为了生存而已,毕竟被这座城市抛弃的这里,全部是弱肉强食,社会达尔文在这里展现的淋漓尽致,这些人不坏,只不过是为了生存。
“我没事,你女朋友真厉害啊,你和她怎么还养了仙鹤?那把刀斩断的正是我们斩不断的东西啊…”
三日月突然放下心一般,想听听这个女人说的话,“那个孩子她一进来瞄准那个抓着我头发的人就打,嗯…令我惊讶的事,那个想要侵犯我的人居然被刀砍了几下就消失了,这才知道他不是人类…接着他就冲进去了,也许里面还有更多的人是这种情况吧…”女人顿了顿,“我只是累了,你快去吧。”
三日月想帮她坐起来被阻止了,他便没多想,冲进深处,鹤丸已经斩了好几个人了,都不是人类,刀锋所到之处,那些不能称之为人的人就变成了一缕缕黑烟。
“鹤!”
“三日月?!你怎么…”鹤丸刚想答话,意识到背后袭来的人,立马回身一把刀就刺穿了他的腹部。
“你怎么来了?”
“担心你。”
“不用你操心!”鹤丸解决了手头的事,跑了过来,“快回去,这里危险。”
“我没你想的那么弱…至少…”三日月突然上前一步把鹤丸拉到身后挡下了身后袭来的短刀突刺,一抬手腕,顶向了他的手腕,对方的刀掉在地上,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抖了两下,化成了一个小小的脊椎骨一样的东西,叼起短刀就跑了。
“这…”三日月有点疑惑,到底要不要追上去。
鹤丸拉住了他,“这是最后一个,没必要了。”
三日月转回身,看见鹤丸脸上有一道刀伤,鹤丸却不以为意,“除了这里就没了,对面也用刀。”三日月用手把鹤丸脸上的血迹擦了擦,“那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有的拿短刀就像你刚才看到的一样,有的拿太刀,还有打刀,我不知道有没有大太,不过看样子有吧…”
“很棘手么?”
“棘手倒不至于,就是搞不清来意和种类有点吓到了……”不自觉见鹤丸全盘推出了,他自己都吓了一跳…是因为刚刚这个人对他说了那种话么…
“走…走吧…回家…”鹤丸拉起三日月的手想回家去,却被三日月拉住了,“鹤把房子退掉吧。”
“哈?为什么!”
“我一个人在家住,难免有些浪费,不如搬过来一起?”三日月想着既然鹤丸想逃,那就索性把他抓住,让他无处可逃。
“哦?我可没有房租给你。”鹤丸有点心动
“不收房租,一日三餐全包。”
“成交。”

TBC

————————
我还知道更文啊!
最近比较忙,参加了舞总的企划,我才写完企划文就得知下周日校乐队要比赛了…就跑去排练没怎么写文…
土下座

其实有时间来着,但是在肝游戏
对我玩了国服。
对于这个刚好我想说两句。
什么事情都不能一竿子打死,国服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糟糕,是的我在维护它,但内测我玩了,两个对比下来发现国服其实是在进步的。
但是!!!!!!
骗氪骗得很严重为了赶进度活动一下子出太多游戏的不公平性比如ios先开服但是活动确实同一天结束。
以及我要骂了!
辣鸡运营!
国服本身没有错错在营销!典型案例某微博著名画手,本人已经粉转黑了。
任何一个好游戏运营都不能掉链子,典型yys和刀男人。
学学人家FGO!才波动几分钟啊就给了仨石头!不说了我拔网线去了。
但是游戏还是会肝地还是会挖五四还是会捞爷。
引用群里一个妹子的话,与其盯着两个小时的樱花和黑屏,还是抱紧鹤丸比较好
是这么说来着的吧?
反正大概就这意思。
以上,我的观点。
给园长刷级去了,因为锻不出来我只能去5-4捞,不是我多想要爷爷,只是我想着不管在哪里,都得让他们在一起。
以上

评论(6)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