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百物语(九)

•怒吸鹤丸欧气
•玉藻前和清姬真是太可爱了

鹤丸以前是非常喜欢猫科动物的,是的以前,也许他以后也会喜欢,但是他现在一点都不喜欢一点都不!三日月在上周提议养猫,鹤丸当时是四个爪子都举起来了,疯狂点头来着,现在看来这个计划可能要延期。
在约定的地方碰了头,见到三日月手里抱着猫鹤丸都要飞起来了,疯了一样跑到三日月跟前,发现是一只黑猫,气的大骂,“三日月你是傻子么!!我们要找的是虎斑猫虎斑猫!你能不能不要连花色都记错!”
昨天晚些时候去了那个万妖之祖的小乌丸家里,人家不肯帮忙,和三日月一样本着拿人钱财,才替人消灾的理念,那位【父亲大人】给两个人排了活,鹤丸以为是什么斩妖的帅气事情,上了电车就急匆匆的打开纸袋,发现只是找一只猫而已。
“那家伙真的是开了【万】事屋啊!”鹤丸特意强调了小乌丸这个什么事情都接的事实。就算是这样两个人也不敢消极怠工,鹤丸怕三日月又白费功夫索性不要什么隔一段时间碰个头的计划了,拉着三日月一起找。
大大小小的地方都找了,人也问遍了,依旧没有那只猫的影子。鹤丸和三日月找了大半个上午,累的瘫在公园的长椅上,“按理说家猫根本跑不了多远啊…”鹤丸仰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嚷嚷着。三日月也靠在椅背上,虽然很累但还不至于和鹤丸一样,只不过是直直的坐着闭目养神,听了这话,拧过头看着鹤丸的侧脸,附上了他的手,“我家这只不是也跑了很远么。”鹤丸猛地坐起来撅着嘴盯着三日月“你才是猫嘞…”三日月歪了歪脑袋,笑了笑没说话。
这时鹤丸的注意力被长椅旁的可丽饼的摊子吸引了,将眼神离开了三日月紧紧盯着那个摊子。三日月扭头看了看回头看向他,“想吃么。”“嗯。”
三日月买了两个,鹤丸一个他一个,还给鹤丸买了一杯可乐,坐回到长椅上。鹤丸咬了一大口,“唔…好甜!”“嗯?你不爱吃甜的?”
“不不不”鹤丸连忙摆手,“超喜欢!”因为刚刚咬的太大口,奶油沾在了脸上,三日月看着鹤丸嘴角的奶油,伸出舌头舔了上去,“嗯…果然很甜。”“三日月!”鹤丸推开了刚刚公然耍流氓的人,“被人看到怎么办!”三日月环视四周,“没有人啊…”说着又要亲上去,“喂喂喂少得寸进尺!”鹤丸本想推开他,结果三日月自己停了下来,愣在原地不动了。
“三日月?”
“鹤,今天周几?”
“周六啊…”鹤丸突然也意识到一个问题,明明是休息的时间为什么…偌大的公园里看不见人呢…而且今天天气还很好…一个令人发寒的念头钻进了鹤丸的脑海里,冷意顺着脊梁骨从脑袋直冲脚底,令他浑身起鸡皮疙瘩。
三日月显然发现了这个超级大bug,拉着鹤丸起身准备向公园的出口走。
一道冷光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前,身后响起了女人的声音,“两位小哥哥,可不要吃游食啊!”
两个人回头一看,那个可丽饼摊子的老板摘下了围裙,摘下了帽子,露出了尾巴和耳朵。鹤丸和三日月想想也是走不掉了,便转回身直面好了。
“三日月下次研发一个游戏吧。”
“叫什么?”
“百物语 go!掉率绝对惊人。”
“你说掉率高的话…面前这位是谁?”
“玉藻前。”
三日月挑了挑眉,心想这掉率还真是惊人。下一个遇到的可能就是大狗子。啊为什么莺丸不在…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SSR,算了要是碰见大天狗在叫他吧。
“这不是玉藻喵嘛!”鹤丸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但是三日月能感觉到拉着自己的手已经开始冒汗了。
“都说了不是玉藻喵!”三日月已经习惯了这种站在对话框之外的感觉了,他这一千多年错过太多了,突然觉得鹤丸认识玉藻喵啊不玉藻前并不是让他很惊讶,倒是鹤丸对玉藻前有惧怕心里倒是吓到了。“白鹤小哥哥也在找那只虎斑猫对吧!”
三日月有些不满面前的九尾狐对鹤丸的称呼,他明明都没有这么叫过,便上前一步,“是啊,我们在找一只虎斑猫。”玉藻前对于旁边那个人类会站出来把鹤丸护在身后显然惊到了,甩了甩宽大的振袖,抱起胳膊“区区人类,能看到本妖就算不错的了!还多嘴什么!”
“可玉藻前大人诱惑天皇的传说人尽皆知啊,若人类看不到,又怎么会被诱惑,并且把你封印了呢?”三日月不甘示弱,在万妖之祖那里吃了瘪的三日月不想在被妖怪压下去。
对面气势果然软了下去,“现在…和那个时候…不一样了…现在…那个…”听着玉藻前独自一个人在那里嘟嘟囔囔的功夫,三日月转回身问鹤丸为什么会怕她,鹤丸咬了咬下唇,不愿意承认一样“我…我原来差点跟着她走了…那只狐狸魅惑人的本事只增不减…你你你不许…”鹤丸还没说完对三日月的警告,三日月便竖起食指抵在了鹤丸的唇上,“我跑不了。”
“你们两个别自顾自的谈情说爱啊,给我好好听人讲话!”玉藻前迈着步子蹭蹭的凑到了两人跟前,无视三日月直接站到了鹤丸面前,伸长了脖子想要接近鹤丸,“小哥哥还记得我真是好高兴啊…”鹤丸下意识退了一步结果被九尾狐拉住了,“如果是白鹤小哥哥的话肯定会帮我的吧…”三日月紧皱眉头,上手把玉藻前的脸推开,将鹤丸搂在了怀里。鹤丸稍稍松了一口气,他向来不会应付女人。
“区区人类太无礼了!啊我记起来了人类向来没什么礼数。”
“对于你不需要礼数,不懂人事的妖。”
“切…”玉藻前揉了揉刚刚被三日月拍过的脸,眼睛滴溜溜转了两圈,又眯起眼睛笑了笑,凑到三日月跟前,“小~哥~哥…”
“有事说话,你不说我们怎么帮你。”三日月显然不吃这套。玉藻前看着三日月高傲的样子像是下一句就要说出“无事退朝”了。没什么办法,玉藻前收起了刚刚那副姿态,撇撇嘴,“咱们找的是同一只猫。”
“你找猫做什么?”三日月问道。
“那只猫里…”玉藻前犹豫了一会,“就是想找啊!我想养猫不行么?!”
“那好吧后会无期。”三日月说着拉着鹤丸转身要走,他知道面前这只狐狸没说真话“欸!别走啊!不就是只猫嘛帮我找找不行啊!”
“我是替别人找猫,你要养的话自己去买一只,立场不同,恕不奉陪。”
“喂!小哥哥!”鹤丸有些纳闷,为什么玉藻前就算在身后死命叫嚣着也没有踏出一步追上来。眼看着三日月就要踏出那条充满灵力的线,鹤丸一下子把他拉了回来。
“怎么了?”
“我…想帮玉藻喵…”鹤丸挠了挠头,他的确不忍心原来一直处处帮着她的玉藻前落单,“玉藻喵原来很厉害的现在她居然没有伤害你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三日月再次皱紧眉头,眯起眼睛打量着鹤丸,他很不满很不高兴,鹤丸居然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看了看鹤丸为难的样子,三日月只好妥协,转身走到了玉藻前跟前,“说了实话,我们帮你。”
鹤丸看着三日月,咧开嘴笑了,又对玉藻前说道,“喵你知道吗!这就是三日月哦!我原来跟你说的三日月!”
“我不是喵!是狐狸!三日月谁啊?我忘了!不过拐走我家白鹤小哥哥的肯定不是好人!”
“你家?鹤什么时候是你家的了?”三日月危险的笑了起来,鹤丸看着两个人眼睛里的电流不停的劈啪作响赶紧插进去分开两人,“好了好了玉藻喵快说说!”
玉藻前白了三日月一眼,开口说道“还不是那只臭和尚!放开封印居然把我的灵魂打碎了!那只虎斑猫里有我灵魂的最后一片碎片,好不容易盯上了它,结果又给跑了,今天出来也是找他,结果碰上了你们,因为现在灵魂缺失,无法触碰丰苇原中国的事物,就想拜托你们…这个地方是我用灵力造出来的…虽说少了一些灵力但这些小小的封闭空间还是可以造出来的。就是这样。”
“你收齐最后一片灵魂,是不是就能化为原来的玉藻前了”鹤丸跟着狐狸的思路,顺了下来,“你要能答应我绝不害人,我就帮你。”
“白鹤小哥哥想多啦!玉藻前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这次这么着急收碎片…也是为了他能看到我…毕竟认了主人就是一辈子的事情,让我干什么都可以!小哥哥你不也一样么!”玉藻前的眼神里带了些遗憾,看了看鹤丸有看了看旁边孤高的三日月,“小哥哥你认了主,玉藻前也很开心啊…”说着又转向三日月,“听着!你敢让白鹤小哥哥不开心我随时来找麻烦!”
“鹤的事情不用您操心。”
“那么,玉藻喵你快把灵界结界解开吧,我带你去找那只猫。”
玉藻前挥了挥手,白线消失了,路上的人也出现在了视野里,“那么!现在的人类看不到我,剩下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鹤丸点点头,心想这辈子算是和狐狸怼上了。
一人一刀一妖就在这拥挤的城市里找一只猫。着实下了哭功夫,像大海捞针一般,只不过现在他们是捞猫罢了。
玉藻前不愧是狐狸,近黄昏时他们回到公园里的长凳上突然听见草丛里有动静,“嘘——小哥哥你听!”鹤丸也屏气呼吸,听到了喵喵的叫声,三日月一步一步接近的时候,正要扒开草丛,突然觉得有一股血腥味钻进了他的鼻子,皱了皱眉。鹤丸看人脸色不对,自觉的把手递了过去,准备随时化为刀型。玉藻前也戒备了起来。
三日月扒开草丛的一瞬间,一个黑影冲着三日月的脸就袭了上来。幸亏三日月躲得及时,后退几步,鹤丸也自动化为刀型。
玉藻前不愧是玉藻前,在察觉到不对的一瞬间就构筑起灵力结界,断绝了与丰苇原中国的联系。
三人定睛一看那个袭击三日月的的人是个中年模样的男人,满嘴是血,甚至手上还拿着小小的器官。地上躺着的是一直黑白花色的猫,四周的血还是鲜红的…而一旁的笼子里正是他们要找的那只虎斑猫。
玉藻前差点吐出来,三日月也是一阵反胃,而鹤丸的反应遭罪的是三日月,他脑海里一阵刺耳的尖锐的铁器划过什么东西的声音,然后就听见了鹤丸道歉。
“啊…”那个男人很明显他的视线投在了玉藻前身上,两只宽大的狐耳出现,阔耳狐的妖么…
“你是有多饿才能干的出来这种事!”玉藻前愤愤不平的吼道,“你还有没有点同情心了!”
那妖见逃不了了,突然发起狠来冲向玉藻前,本来不太想管的三日月,被鹤丸催促的没办法跑过去挡下一击,虽是有着鹤丸这柄利刃,但对于使用全力的妖来说,还是不足为提。
三日月被一个爪子拍出去老远,将刀刃插进地里才停止了滑动。鹤丸也顾不得自己的本体会不会变钝了,“三日月没事吧!”
“你非要让我接这一下…那只狐狸修为还不够接这一招么!”
“玉藻喵她维持这个结界就很幸苦了。”
“嘁…”三日月站起身,他今天一天都很不满鹤丸对他的态度,玉藻前玉藻前眼里只有那个玉藻前…那么这样,就让他看看谁是那个可以让他依赖的人。
三日月挥刀,做好战斗姿势,冲向那个正在攻击玉藻前的狐妖,闪身躲过了迎面的一击,向腹部狠狠的砍了一刀。“别杀他!”身后的玉藻前提着衣服,她确实有些招架不住只会用蛮力的狐妖的进攻。
三日月才不管她的警告,抬手就又是一刀。结果鹤丸突然变回人形狠狠的摔在了三日月身上。“鹤丸!你做什么!”
“玉藻喵说了不许杀他你没听见么!”
三日月眼中的新月忽的清晰了起来,“那我非杀他不可呢!”
“喂!躲开!”玉藻前眼看那个狐妖又是一掌要劈下来,本想跑过去上前挡下,奈何太远根本赶不到,三日月看着那只会发蛮力的妖就要一掌下来,立马抱紧鹤丸翻了个身,把他压在身下。就算这样,背部狠狠的挨了一下瞬间出了三道深深的血印子。玉藻前一个飞踢先是撩翻了狐妖,于是骑在他身上用施加了灵力的拳头揍他,“啊!不能用法术真是糟透了!要不然我第一个用狐火给你来个考全狐!”
三日月忍痛捧着鹤丸的脸说道,“听着鹤丸,现在不是闹别扭的时候,好好为我所用!”
鹤丸有些发愣,看着从没这么认真过的三日月,呆呆的点了点头,三日月迅速爬起来,拉着鹤丸的手,鹤丸再次化为刀型。三日月眯起眼睛看了攻势没持续多久被人反摁在地上吊打的玉藻前。想都没想从狐妖的腹部直直捅了进去。鲜血顺着刀刃洒到了玉藻前的衣服上。显然这只九尾狐吓坏了,不过很快又恢复了镇定。
“说了不让你杀他。”
“你要想接着被吊打我也不反对。”
长久没有接触过献血的鹤丸突然变回人形,瘫坐在地上。
他早就习惯了才对…他斩过那么多人,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或是绝望或是坦然。他突然觉得体内有一部分苏醒了过来。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压抑着脑海里的念头,打开了三日月伸过来的手。

他似乎是忘了,付丧神是嗜血的。

“鹤…?”
”滚…”
三日月皱了皱眉,想扶鹤丸起来,手再次被打开了。
“我让你离我远点!”鹤丸站起来退后了几步,“别过来!”三日月看着神色异样的鹤丸,不好再前进。回身对玉藻前说,“去把那只猫放了,你不是要灵魂碎片么。”玉藻前担忧的看了一眼鹤丸,跑去将猫放出来,在他额头上施加灵力,使灵魂碎片产生共鸣,从猫体内出来。
而三日月这边正在尝试接触鹤丸,每走一步都像是过了一整个四季。
鹤丸不停的喘着气,抑制着脑内想要嗜血的念头。他想起来了,他曾经在战场上被喜爱的原因…正是因为他沾染了越来越多的鲜血变的越来越锋利。
三日月趁着鹤丸的不注意,上前抱住了浑身发抖的鹤丸,“好了,我在这儿呢。你还有什么怕的…”
“呜…三日月”鹤丸的嗓子里带了些哭腔,他稍稍冷静下来了,但是他想到也许有一天,他体内对鲜血的欲望再次被唤醒之时,倒下的可能就是面前这个紧紧搂着他不放的人。
三日月早就想好了,把鹤丸视为命定之人的后果,要么成双入对,要么惨死刀下。这就是结局,这就是命。妖和人的结局向来不是很好,何况是付丧神和人。但他宁愿在有限的时间里给予鹤丸更多的东西去稍稍弥补这千年的空白。
玉藻前抱着猫看着两个人,她已经恢复成那个可以魅惑众生的玉藻前了,但是面前这个人类不一样…他眼里的月亮清澈的不可能被迷惑。他的月光只照耀在一人身上,玉藻前很清楚是谁。

玉藻前将猫还给了三日月和鹤丸。
“谢谢你们,报酬的话,就是当你们需要我的时候,随时叫我就好了……不管多难都会来的!白鹤小哥哥知道怎么叫我。那么…我先走了,去找我的主人。”
三日月搂着鹤丸的肩膀,看着鹤丸向她挥手作别。那个玉藻前修复灵魂后化成人形,想必是去追爱了吧。
两人的姿势引来了路人的不少侧目,鹤丸赶忙拍开三日月的手,“干嘛呢!光天化日!”
“可是鹤你看,天都黑了。”
三日月拎着笼子,笼子里的猫已经睡了。
三日月拉着鹤丸的手向家走去,“不是说认了主就可以让主人想干什么干什么么?”
“那是玉藻前不是我!”
“鹤…我想看你…”
“不要!闭嘴!不可能!下一个!”
“别这么小气嘛…”
不管前路怎样两人都想着和对方多走一点,哪怕很短,也会成为珍宝。他们现在的事情,就是回家。回属于他们的家。

“什么!”桐泽千子啪的拍在桌子上,“你们见到玉藻喵了!”
“是啊。”
“快快快手给我!”桐泽准备去拉鹤丸的手,被鹤丸拒绝了,“你干嘛?!”
“吸欧气!”说着她打开了游戏点进卡池,“我想要玉藻前很久了奈何抽不到!”说着又要去抓鹤丸的手,“小姐姐我来给你抽好不好!”鹤丸拿过桐泽的手机,“你跟我有肢体接触的话三日月该不高兴了!”
“哈?”
“我们见到玉藻喵的时候,三日月身上的味道相当大啊!”
“唔哦哦哦!快说说!”
“给给给你要的玉藻前!”
“这么快!鹤鹤你太欧了吧!”

“你们遇到玉藻前了?”莺丸呡了一口茶。
“嗯,还因为这个挨了一巴掌,让烛台切先生治好了。”
莺丸沉默了很久,放下茶杯,悠悠开口“下次,你们遇到茨木啊大天狗啊这些SSR请务必联系我。”
三日月也放下茶杯,“成交。”

TBC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