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甜食系男子的纠缠不休

•情人节贺
•大学pa学长爷x学弟鹤
以上

今天貌似是情人节来着…
鹤丸国永这么想着,从大二宿舍搂出来走向教学楼。手拍了一下单间包,确认里面给他心爱的学长的东西还在。
嘛——会被当做义理吃掉的吧…反正自己送了就对了,其他的看他的觉悟了。
一进班,平常自己坐的倒数第三排靠窗位置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盒子,一脸惊讶的看着座位。心想平常被捉弄的女生居然还给他送巧克力和情书?而且万一我今天要是翘掉这堂课或者不坐这里了可怎么办啊…
况且…这些东西要怎么处理啊!
总不能扔掉,可吃也吃不完啊?而且要是被他看到了的话…估计会被调侃很久…塞给烛台切光忠吧,让他什么时候做饭用。那么剩下的情书?扔掉吧扔掉吧…

摸准了那位品学兼优的学长大人的课,翘掉了最后一节体育课,跑到教室门口等着。等了很久,基本人都走完了,他才看见了学长的身影从座位上慢慢站起来,不愧是学霸么…下课都要先整理完笔记再走。
鹤丸将巧克力背在身后装作没有向里头看一样尽量自然的靠在门口的墙上,等着人出来。
“三日月!”人刚迈出门框,鹤丸就跳到他面前,“吓到了么!”
“哦呀,这不是鹤么?”三日月宗近眯起眼睛笑了笑,抬手揉了揉他学弟的头发,“还说去找你,这样的话一起吃怎么样。”
“欸?找我?”
“是呀。”三日月点点头,“一起吃个饭啊。”
“哦哦…”鹤丸突然想起手里有东西,立马拿出来,“哦对了,这个给你。”
“给我的?”三日月拿过来看了看,发现是包的齐齐整整的盒子,上面用好看的彩墨写着花体的TO MIKATSUKI,想想今年的日子貌似是情人节,那想必就是巧克力吧。况且前两天鹤丸就告诉三日月要做卡通巧克力给他,他还专门去查了一下卡通巧克力的意思。

跟情人有种既是朋友又是伴侣的感觉,你们的恋情很大机会是由同学、邻居发展而来,所以对你来说这段情,除了爱情还有友情和恩情,要舍弃的话,必为很痛苦。

“唔啊…居然这么用心的包上了,谢谢。”
果然是被当做义理啊……
“喂,我说,你会好好拆开吃掉的吧?”
“当然,今天早上收到了很多。”想想也是,校草的称呼可不是随便来的…虽然鹤丸自认为自己长的不错,但是看看面前这个人,自己还是甘拜下风,况且人好看就罢了,性格还好,还温柔,人也体贴,做事做人都一等一的棒,家境好家教严是一方面再一个人自己也是对自己要求严,学习还好,没事还看个文学,跟你谈谈理想…啊啊啊好了停下鹤丸国永你个三日月宗近吹你是来送巧克力的!
“欸你不会打算全吃了吧?”
“怎么会?除了你的我可谁的都不打算吃。”三日月实话实说。
“感谢大人不杀之恩!”鹤丸听了高兴,就开玩笑一样行了个大礼。
“话说回来,你收到的也不会少吧?”
“是啊…一堆一堆的,刚抱回宿舍去了。”鹤丸回答道,他猜三日月既然这么问了那没准也会送自己些什么,毕竟他可是提前好几天就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他了。
“你打算把那些怎么办?”
“给光忠,”鹤丸摆摆手,“我才不吃呢!”
鹤丸注意到三日月脸有点阴,“怎么了三日月,心疼那些巧克力?要是你送的我就吃哦…”
“鹤没有好好看过那些吧。”
“都是些不认识的女生送来的普通的巧克力啦!不用看也知道。”
“你回宿舍好好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认识的,有点好感的人。”
鹤丸耸了耸肩,不以为然的应着,既然说了回去就找找看呗…反正,自己的心意估计也是会错了意,现在反倒给他找起小女友了,好啊,挑一个名字好听的谈,气死你。
三日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接了电话没说几句就挂了,转身对鹤丸说,“抱歉啊,我这边导师找我有急事,你先去吃吧。”
“欸?这么突然…喂喂别走啊,要不要我给你带点吃的!我下午没课!”
“有这个就够了”三日月晃了晃手里的巧克力
喂喂,我送这个可不是为了让你填饱肚子的…

结果鹤丸也没吃饭,买了杯饮料就去了自习室呆了一下午。
他和三日月是高中认识的,一次全校性的活动中,他是本年级负责人,而三日月是比他高一年级的负责人,两个人就在搞活动的时候认识并且成为了朋友。得知三日月要考这所大学的时候,鹤丸决定改变自己的志愿,因为谁都没说,收到录取通知的时候还和自己父上大吵了一架,不过所幸的是,和他同级的好友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倒是本来就志愿上这所大学。
他承认三日月是哪儿都好就是有的时候脑子少根筋。
“非要我明着说么…那个笨蛋…”鹤丸后悔没在巧克力夹封情书进去。算了,都到这个地步了找个合适的时机跟他说了吧…

他出了自修室就跟烛台切打电话,烛台切还兴冲冲的问他成功了没有。
“恭喜我吧,被当做义理了。”
“嘛…别灰心啊…”
“说的容易!在哪儿呢?我需要恋爱咨询!顺便把那一堆巧克力给你。”
“别别别,你散出去都别给我,我这儿也一堆。”
“给小贞嘛!”
“都蛀牙了还给他吃甜的!”烛台切有点郁闷为什么身边的人包括他自己都是甜食系的人,他家弟弟太鼓钟贞宗的糖啊蛋糕啊巧克力就没停过。
“行吧行吧,我给我舍友了啊。”

烛台切和鹤丸坐在学校咖啡厅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心不在焉的吃着蛋糕。烛台切也没意见,想着反正自己也没事就当给鹤丸散心了。
“小光啊…你说三日月是不是傻啊…”
“我觉得你还不会没眼光到看上一个傻子。”
“那他怎么看不出来啊…”
烛台切心想你年年给人家送巧克力明确说明是义理,今年表白的巧克力又不塞情书,被当成义理也是当然的吧。
不过说起来…今天女生们给他桌子上放巧克力是他亲眼看着巧克力堆成堆,谁起的头啊…好像不是本班的同学,大早上都困,迷迷糊糊没看清人,现在想想…
“鹤桑…”
“怎么了么?”鹤丸咽下最后一口蛋糕。
“你…要不回去找找送巧克力的人的名字啊…”
“哈?怎么你也这么说?”
“还有谁这么跟你说么?”
“有啊,三日月那个大笨蛋…”
好了好了没跑了,“喂喂喂你快回去看看吧,他这么说肯定有用意的!”
“莫名其妙…”

鹤丸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看着桌子上一堆巧克力皱了皱眉叹了口气。看什么署名…谁爱吃谁吃吧…反正,自己今天是没那个心情。
鹤丸推开那一堆在他眼里看来跟垃圾没什么区别的包装盒,有的噼里啪啦的洒在了地上,打开电脑准备打游戏。
“这么浪费啊?”同宿舍的舍友看着掉了一地的巧克力调侃本宿舍这位大帅哥好心当成驴肝肺。
“要吃你吃。”
“怎么,心情那么差?”
鹤丸没回话,连上网打开了游戏,结果网速太慢,看着那个不停转转转的圈鹤丸就心烦,就扣上电脑,靠在椅背上发呆。
“我吃了啊!”舍友随便拿了一盒,准备拆。
“多拿点,我也不吃。”
“你不是挺爱吃甜的吗?”这点舍友怨念很久了,明明那么爱吃甜的还那么瘦…唉…
“哈…”鹤丸咧了咧嘴,尴尬的笑了笑。
“难不成,今天表白失败了?”
“嗨呀你可真会猜,恭喜你啊。”
“呀!我今天这么欧啊!”
“赶紧上游戏抽卡去!”
“来来来告诉哥们我,喜欢上谁了啊?反正现在宿舍也没人,估计抱着他们的小女朋友约会去今天晚上都不回来了。”其实舍友很纳闷的,明明鹤丸长的可以啊,也有那么多女生追,鹤丸就一个都看不上,结果今天一炸居然有喜欢的人了,人家还拒绝了他。
“三日月宗近,就是那个大三的学生会长。”鹤丸也没瞒,结果着实吓到了他的好哥们。
怪不得…
“乖乖…你是告白了?”
“没,送他巧克力被当做义理了。”
“傻啊!你去快点跟人说去啊!趁着今天!”
“算了吧,他才不想跟我谈呢,还让我好好翻翻巧克力的署名,找个有好感的人。好啊,我现在就翻!找个名字好听的谈个女朋友,满足他老人家的心愿。”
“哎呀那你快啊,没准人家也喜欢你,说的反话,你谈个女朋友不就刚好气死他么?”
鹤丸看了一眼他舍友,立马回身开始在桌子上找名字。不过大都他都不认识,看哪个妹子名字好听算了。
他舍友爬在地上帮他翻,一个一个问他,都被回绝了。突然那位大兄弟沉默了,等了好久,颤抖的说了一个名字。
“三…三日月宗近…”
鹤丸手上的动作停了,抢过舍友手里的盒子,署名上也是好看的字体,赫赫然写着三日月的名字。
怪不得三日月让自己翻翻看,光忠让自己翻的原因是因为他想起来了是三日月第一个给他放的巧克力。
鹤丸愣了一会,从笔筒里抽出来小刀,小心翼翼的裁开了包装。
里面是普普通通的传统巧克力,仔细翻看也没有什么其他表示。鹤丸把刀一扔,又垂头丧气的靠在了椅背上。
“啊…这算是义理吧…”舍友拿起盒子翻来倒去,“真的只是普通的传统巧克力啊…而且,要真的想和你在一起的话…他肯定会说出来的啊…你看他戳谁都戳的那么狠,每次校会都跟批斗大会一样…那种笑面阎王一样的人…哇…太可怕了,说话还不留情面,上次我被抓到…不敢想不敢想…太会说话了那个人…所以啊他要是想和你在一起肯定会给你说的…”
“不,他不会。”鹤丸突然打断了他哥们儿的喋喋不休,猛地站起来,“哥们事儿成了我请你吃一个月的饭。”
“喂喂,别受打击啊…欸你去哪儿!已经门禁了!”

鹤丸理也没理,噔噔噔跑下了楼,看着正在关宿舍门的大爷立马闪身钻了出去,“大爷我过一会就回来别扣分啊!”
大爷懵了两秒钟,“去追爱吧小伙子!这才是青春!”
鹤丸忍着没笑出声。

二月份穿短袖无论如何都有些早,出来的急连外套都没穿。刚刚鹤丸坐在那里心不在焉的听着舍友的叨叨,说三日月表达能力好的时候他暗自腹诽了几句他表达能力哪里好了,结果一个念头就给钻进脑海里。

传统巧克力代表你跟情人的关系是情根深种,你很想对对方不离不弃,无论经济上和感情上都无条件的奉献给对方,但不懂表达的你却把深情藏起来,令情人却步。

好你个学生会长,藏的挺深!
想起对方也知道了卡通巧克力的含义,所以为了让自己能猜到就回送了这个。但是和别的女生的混在了一起,忽略了。
原来是这个意思!光忠不知道原委他只是想起来了三日月来送过,而三日月却是想让鹤丸明白自己的心意。
鹤丸无比感谢自己两周前就把自己要送的类型告诉了三日月。没想到三日月给他以牙还牙出这招!这次算自己输,下次你可就等着吧!

跑到了大三宿舍楼底下,鹤丸记得三日月的宿舍是靠着大门的方向,便喊道“三日月宗近!给老子下来!”
楼上的三日月正和舍友聊的开心就给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坏了,一拉窗帘发现是鹤丸,已经被楼下宿管大爷拉住教训了。“我找三日月有事!是的!超急!”
“会长啊叫你平常和蔼一点你看这气势,你这小脸保不住咯!”
三日月听着舍友的玩笑,笑了笑,火速换了衣服,又拿了一件兜帽外套,下了楼
“宿管老师,我们确实有点事。”宿管老师见平常一直守纪律的会长大人都发了话,便放开了鹤丸。“老师,我一会就回来,我先送他回他们宿舍楼。”大爷摆摆手随他去了。
三日月走到鹤丸面前,没等他说话就把外套给他披上了,“先穿上,冷。”
“谢…谢谢。”鹤丸穿上外套,脸有点红,虽然原来就穿过三日月的衣服,但是…现在有些不一样。
三日月拉着鹤丸走到学校的湖边,一路上都没有说话,鹤丸也没有开口。
“你的脑子平常那么聪明怎么这会才发现。”
“我不是…没听你的话…没看么…”
“今天老师叫我去实验室帮忙,满脑子你的事,失手了很多次。”
“那你不直接告诉我…”
“你如果猜到了巧克力的含义就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没说。”
“你平常抓人骂人那么狠…怎么现在不行了…”
“你跟他们不一样。”
三日月说这话的时候,扭过头看向鹤丸。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鹤丸回到宿舍的时候,舍友没管他是怎么出去的,看见鹤丸的嘴,“嘴怎么了?怎么红了?他打你了?”
“没有,他哪敢打我…他下得了手么?”
舍友听着不对劲,“那是…”
“咬的。”
成功虐狗。

“三日月会长,你们打架太安静了吧。”
三日月脱了外套,听见他对面床的坐在床上调侃。“谁告诉你我们打架了。”
“那你脸上…”
“被啃的。”

结果第二天鹤丸不知道被哪个大三的智障告到了年级主任那,当然三日月也被叫去了。看在两个人表现都还不错的份上,只扣了一个学分当警告。
之后三日月问出了那个智障。
找着了把柄回扣了十分学分,并且给他们宿舍扣了五分纪律。

“唔嗯…三日…三日月…你就那么记仇?”鹤丸坐在三日月腿上,忍受着恋人对自己上下顶弄和在身上游走的手,低下头和人接吻。
“谁让他得罪你,既然有这个权利我为什么不还回去。”
“啊啊…慢点…”
况且我们的关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得罪媳妇的人,不都该还回去么?以牙还牙?太天真了,他不咬三日月自己,三日月都要还回去。
看了看坐在自己身上发出呻吟的人。

不要动我的白巧克力,要不然我一个小拳拳下去你可能会死。

FIN

————————
本来是和我CP的联文结果他给长弧了
这个梗还是他想出来的…大半夜给我发了一堆巧克力的意义我没告诉他我看饿了…
情人节快乐…
今天是邓小平爷爷的逝世纪念你们好意思么好意思么

评论(8)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