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做魔法少女什么的给我适可而止(二)

我居然继续了这篇
天雷啊

“三日月宗近!你要缠我到什么时候!”鹤丸看着身边嚼着饭团的三日月,气的根本不想吃饭。
自那日在三日月家亲了他之后三日月就像是承认了一般,整天跟他腻在一起,时不时还动手动脚的。
“我说了吧我是认真的,况且是你先亲上来的吧。”三日月语气无辜,没有一点歉意,鹤丸很想把他手里的饭团扔在地上。
“我说了只是好心而已,我不想你救了我还没什么好报,现在想想,你还是去死吧。”
三日月不以为然,又啃了一口饭团,悠悠的开了口,“你全身上下我可都看光了哦,不管男性还是女性。”
“这才是重点!”鹤丸正色道,“你也许只是喜欢上了我女性的我,并且只是你的荷尔蒙发作而已,说的不好听的,你只想上了我。”
“嗯是啊,我是想上了你,不管男性还是女性。”
鹤丸一拍脸觉得自己的处境特别危险,而且那只火烈鸟一直给他施压,说如果分手了就立马灭口。这都算是个什么事啊!
“三日月!你信不信我现在变身就把你灭了。”
“好啊,现在就能看看你的裙底。”
“你…!”鹤丸放弃争执,抢过三日月吃了一半的饭团夺了过来,“鹤丸?”
“吃我的,天天吃饭团多没营养…”鹤丸把自己的饭盒递了过去,啃起了三日月吃剩下的饭团。三日月笑了笑,恭敬不如从命,低头吃起了鹤丸的便当。
一只麻雀落在了鹤丸的肩头,正在鹤丸和三日月纳闷的时候,麻雀扑闪了两下翅膀,突然变成仙鹤,一下子把鹤丸压倒在了地上。
“操!火烈鸟你他妈要干嘛!”鹤丸掰开仙鹤先生的鸟喙,把剩下的饭团塞了进去,呛得仙鹤咯咯咯叫了半天,“闭嘴火烈鸟!”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你先动的手,还有在下不是火烈鸟。”
三日月咽下西兰花,看着鹤丸的动作“好凶…”
“超凶!”鹤丸毫不否认的还了回来。
仙鹤先生拍打着翅膀,“鹤丸先生,你管辖的区域有一处波动。”
“哦…欸?!”鹤丸站起来准备走又觉得不对,“什么时候划分区域了?!”
“刚刚。”
“哈?”鹤丸一脸疑惑,三日月也站了起来,他先前并未听过区域划分这一说。
“就在刚刚发现异常的时候,其他几位魔法少女表示不能让他们老管着,不如分区好了,于是就把C区E区G区划给了鹤丸大人…
“哈?!”鹤丸刚想念咒语,立马停住了,“这不就是把麻烦事全推给我了么?而且上次我可是元气大伤啊喂!D区还不是我管?!”鹤丸看了看三日月,硬是咽下了“我不是白白以身相许贡献初吻了么”这后半句。
仙鹤低下了头,不再说话,它认为是自己没有帮自家主人争取到应有的利益。鹤丸看出了他家火烈鸟的自责,撇了撇嘴,揉了揉仙鹤的头,“嘛——也不是你的错吧…女生向来难应付不是么,而且放任不管也不行吧。在几区?”
“G…难度系数很大…鹤丸大人还是不要去了。”G区的事情向来都麻烦,出现的污物也自然不好打,这次划分已经算是把所有麻烦都推给了鹤丸。“怎么能不去…!这周的工资不就拿不到了吗?而且打了G区的污物,好像会加工资!”鹤丸刚想再次念咒被三日月拉住了胳膊。
“干嘛?”鹤丸甩开了三日月的手,“怎么风纪委员嫌弃我翘课了?”
“不许去,太危险了。”
“跟你没关系吧!”鹤丸凑近三日月的耳边,低声说道,“你我并不是恋人关系不是么?别得寸进尺。”
一句话让三日月愣在原地,原来对方这么讨厌自己啊…看着人离去的身影,三日月无奈叹了口气,不过也对,自己可是揭发了他最不想见人的一面。
回身收拾好了鹤丸的饭盒,地上因为刚才的大闹还撒了不少饭粒,三日月一粒一粒捡起来收拾好
果然不可能干坐着。

可是三日月根本不知道他们口中的区域是怎么划分的。
他也翘掉了下午的课程,跑到图书馆找到了本市的地图,定位到了自己家和鹤丸家——他记得鹤丸说他家是D区,鹤丸家是C区。两个离得并不远,不知道是刚好在交界处还是区域小的原因,总之全部算一遍吧!

三日月按照鹤丸和他说的大概划分方法结合地图锁定了两个可能是G区的区域,一个是商业区,而另一个…盗贼横行杀人强奸事件多半来自那里…仙鹤说过越是厌气盛的地方,污物就越难打。
好了,怎么着都是后者了。
三日月趁着课间回到教室,收拾好了包就走。这个年级最靠谱的风纪委员在众目睽睽之下逃学了。

那个区域执法并不好,警察像是给他们划定区域了一样,只要出了哪条街哪条道再犯事就不管那么多了。
像是城市的弃子一般隐藏在体内最深处。

三日月抓了抓书包带,虽然也是学过防身术一类的,但是若是真的碰上成群结队的人,自己身上除了书就是饭盒,总不能把知识当力量吧…
不过白色在污浊之中反倒更显眼一些。

路上被不少人侧目,也有不少人招惹,三日月只是沉默应对,避开了。不得不说这小巷子里的女生真是大胆,见到他都跟不要命了一样,不如趁着机会问一问好了。
“小姐姐好啊。”三日月躲开了扑上来的女人,“有些事情想问问。”
“小哥长的不错啊,好啊,问吧,不过要付报酬哦。”女人趴在了三日月肩头上,手不断的在三日月身上摩挲着。
“我是想问问小姐姐有没有见过一身白色的女孩子?”
“胸。”
“欸…?”
“胸大不大,我又不认脸。”
“哦…”三日月的三观已经完全被颠覆了,“挺…小…的…”呀倒不如说根本没有。
“哦,往前走,左拐,好像还受伤了来着?不过没关系在这是常事。”
“你这么确定?”
“在这里一身白色,胸还那么小怎么看都很罕见吧。”女人把三日月避向墙根,“怎么,是小哥女朋友?活肯定不好吧。”
“咚”
三日月抓住女人的手腕就把她撩翻在了地上,“不,我觉得,他活可能比你好多了。”
“你他妈不要脸,连女人都打!”
“女人不能打么?正当防卫谁管你性别。”三日月甩下一句话就跑走了,现在重要的是鹤丸的情况,刚到那个可以左拐的路口就听见细小的呻吟和仙鹤的啼鸣。
“鹤——!”三日月跑到浑身是血的鹤丸面前,“鹤,还能说话么?”
“你怎么…唔…”
“三日月大人,别让鹤丸大人说话了。”三日月被仙鹤制止了,发现仙鹤身上也没几根毛了。“鹤丸大人他…”
“你还能飞么?”三日月脱下制服外套给鹤丸披上便抱他起来,鹤丸挣扎了两下,随之而来的就是疼痛的呻吟,便放弃了。
“只是飞的话就没问题。”
“不想稍微要麻烦你一下了,我过来的时候遇到了点麻烦可能不会顺利回程。”
“放心吧,对付人类还是绰绰有余。”
三日月一听这话,抱紧鹤丸就闪身出了巷子。果不其然一群人堵在箱子门口,三日月刚想掉头换条路,仙鹤一个飞踢,“飒——!”紧接着就是笃笃笃笃笃笃…
一个个全被鸟喙啄了个痛快,没被啄的也被踢的腰酸背痛。“你刚刚那是什么招数?”三日月抱着鹤丸穿过瘫倒一地的人,仙鹤在天上飞着,“边打还边飒飒飒…”
“天翔鹤斩!”

三日月正要挡车去医院,被仙鹤制止了,仙鹤化为黄莺落在了三日月肩上,“听我的,别去医院,我们找别人。”
“谁?”
“一期一振。”
怀里的人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三日月,你放我下来!”
“少逞强。”
“不…不许去一期那里!”
“为什么?”
鹤丸不在说话三日月紧抱着他不放开,让原本干净的白衬衫也沾上了血渍。不想去的原因无非几乎是丢脸或者会被骂,但三日月必须确保鹤丸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鹤…”
“别这么叫我!”鹤丸虚弱的吼着,“我说了,别得寸进尺。”
“你就那么讨厌吗我么”
“嗯。”鹤丸本想挣脱三日月,结果被疼得缩了回去,“你参与的事情肯定没好事。”
显然这人把所有锅都甩给了三日月宗近,三日月也没说什么,默默的成为了背锅狂魔。不过一个人这么讨厌自己还是第一次见,一向穷极自我的三日月宗近受了不小的打击。
一期一振的地盘是F区,离得不算远。一期的家在神社旁边,算是魔法少女之间的据点,一些伤都找的是他。仙鹤拿鸟喙啄了啄门,来开门的是一头水蓝色头发的男人,显然受到了的惊吓,连三日月管都没管,“鹤先生,不要再让你的神使凿门…鹤丸先生!”

做过包扎之后的鹤丸精神了许多,据说这里的药品是带魔法的,所以很快就能回复。
“鹤丸先生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请问你是…?”
“三日月宗近大人是鹤丸大人的恋人。”仙鹤抢先说道,听到这话的三日月下意识的看向了鹤丸。鹤丸翻了个白眼,毕竟如果这个时候反驳的话仙鹤肯定立马灭口,就算三日月能打的过仙鹤,外面还有一位不好惹的魔法少女,那位可是把自己逼成这副德行的人啊,所以说女人真是难搞。一期把两人的举动看在眼里,心想不可能这么简单吧,于是就不再问过多的话。
“啊——一期!我这边还疼着的啊!”
“抱歉,我马上过来。”
不得不怀疑外面的小姐姐看上了一期一振…等下,要是这样的话,用一期把三日月气走怎么样…?鹤丸心里闪过无数的小九九,然后又看了一眼在病床前面担忧的问他身体到底怎么样的人。
算了…谁让我心软呢…
毕竟魔法少女是让人类幸福的存在嘛!

等等,
鹤丸意识到一个大问题。
他一直把魔法少女这东西当工作,拿人工资替人消灾…现在…怎么变成了人生信条了…
鹤丸索性把自己蒙在了被子里。
“鹤,哪里不舒服么?!”
“没有没有没有!你走开我就舒服了!还有别这么叫我!火烈鸟送客!”
“好的鹤丸大人,还有在下不是火烈鸟。”

TBC
——————
我居然继续了这篇…
完全就是摸鱼

评论(27)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