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做魔法少女什么的给我适可而止(一)

女装!女装!女装!
【并不局限于女装】
天雷慎入
我踏马也不知道这是啥
摸鱼随他去吧

笃笃——
笃笃笃——
笃笃笃笃笃笃——
“你丫吵死了!你是啄木鸟么!”一个枕头打在了发出噪音的鸟头,“你是仙鹤吧?!别在那里凿墙了!邻居要投诉了!”
鹤丸国永每天都在这个狭小的公寓里醒来,一年前他遇到了那个凿墙的仙鹤,并签订契约成为了——

魔法少女!

你没看错不是魔法少年也不是膜法少女。

是魔法少女!

他也不想的啊!要不是魔法少女每周有固定工资可以领他才不干呢!穿女装什么的已经够了!而且变完身还他妈是女性…有胸又能怎样…又不能操…

“我说,你就不能变成猫啊什么的?仙鹤这么大个很麻烦的。”
“对不起鹤丸大人,”仙鹤看着鹤丸刷牙,开了口,“在下只能变成鸟类,但在下不喜欢小鸟,况且你不觉得我现在的形象很适合您么。”
“不觉得,给我换一个。”
“那么,火烈鸟怎么样。”
“滚。”
“滚了你每周的高额工资就没的拿了。”
“……那请你早上不要凿墙。”
“好的鹤丸大人。”

这世上有非常多的污秽之物,需要魔法少女祛除,其中女性居多,但也有男性,男性变身之后便会成为女性。鹤丸虽然有点不满,但是为了不怎么打工还能交的起房租和学费,只好强迫自己接受事实,并且比起那些少女心的蓬蓬裙他变身后一席大正时期的和服,心里好歹平衡了些。
但是魔法少女也是会遇到麻烦的,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人看见了可就不好了。
鹤丸像往常一样爬到天台上最高的地方,一个人享用午餐。
“不好意思,能和你一起么?”一个好听的声音传进了鹤丸的耳朵。
“哦呀呀!这不是三日月嘛!”鹤丸转回身发现是同班的三日月宗近,“怎么要跟我一起啊?”
“看你一个人。”三日月顺着梯子爬了上来,坐在了鹤丸旁边。
鹤丸心想自己独来独往很长时间了,他的发小又不在一个学校,这家伙平常傲慢得很,几乎也是独来独往,主动跑来肯定没好事,鹤丸便起身准备跑。
“坐下,有事。”
看吧…果然没好事。
鹤丸乖乖坐下,“干嘛……”
三日月掏出手机在相册里找了一会,点开一张图片,“把人对上号废了点时间,不过,这是你吧?”
屏幕上赫赫然出现了鹤丸魔法少女时的身姿。白色长发束成马尾扎在脑后,振袖和外套上的金属饰物被风吹的绞在一起,短裙几乎盖不住大腿,穿着深色过膝袜的脚踩在高帮木屐上,手里的兵库锁太刀刚刚收进刀鞘。
鹤丸一下子红了脸,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样子是你了呢…”三日月收回手机,“一开始以为你有什么特殊癖好,结果发现虽然小但还是有胸的。”
“喂!别随便品评别人的胸!”虽然不喜欢自己女性的姿态被别人看到,但是这可是在说自己啊!鹤丸发誓他再也不说女生胸小了。
“莫非你就是个女的…?”三日月放下筷子,看向鹤丸。
“喂喂喂我可是如假包换的男性。”
“我不信。”
“爱信不信…喂…等等…你要干嘛!喂!”

看着几乎被扒的一件不剩的鹤丸,三日月确认了他的性别。
“你会变成女性,真让我意外。”
鹤丸穿上了针织衫,继续吃起了便当,“我也很意外。”
“但单从这张照片来看,你完全是乐在其中呢。”三日月将照片放大,清晰的看到了鹤丸脸上自信的笑容,“还有这手里的刀是怎么回事?你后面那个应该是仙鹤吧?”
鹤丸纠结的盯着三日月,事到如今,不说也不行了吧。

“魔法少女?真亏你也接这活。”
“我有什么办法,我说了吧,我得交房租和学费,这可是私立。”
“这可真是个大新闻。”三日月若有所思,“女生们知道了一定会大跌眼镜吧。”
“喂,你想干什么!”察知到危险气息。
“你觉得呢?”
“喂!你这人!”鹤丸急了,“别说出去!”
“好啊,诚意呢?”
鹤丸心想不会是要让自己变身和他睡觉吧?!“变身…给你看…”
“然后呢?”
卧槽来真的!
“和你…睡…”
三日月摇了摇头。
鹤丸松了口气,转念又一想,莫非这人是让自己不变身和他睡?!卧槽?noooo!
看着鹤丸一脸惊恐,三日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不要你和我睡,没那个兴趣…我也没有告密的兴趣,只不过,下次做类似任务的时候,把我带上。”
鹤丸更加蒙蔽了…算了…带上就带上吧反正他也是看过了。

回到家之后,鹤丸告诉了仙鹤先生,“不行,那个人不能留活口!杀了吧!”
鹤丸第一次赞同那只鸟的观点…等等不对!
“不不不你误会了,他是个好人…怎么了么火烈鸟。”鹤丸看仙鹤表情不对,便问到
“有情况了,在D区,还有在下不是火烈鸟”
鹤丸心想,好像就在三日月家的区域,刚想打电话给他,被仙鹤制止了。“鹤丸大人,请不要做这种冲动的事情。”
鹤丸想想也对,默念了咒语,变成了那副女人的姿态,从窗户跳了出去,现在已是深夜,没什么人了,鹤丸行动也方便。
到达D区的时候鹤丸着实吓了一跳。
“火烈鸟,咱们逃吧。”
“逃不了了,还有在下不是火烈鸟。”

一路被追杀,鹤丸已经狼狈不堪,衣服大大小小的地方都被划破了,心想女人的身体还真是麻烦,索性鹤丸脱掉了那个绷着难受的已经只剩下几缕的过膝袜。
背部一个不留神被击中,踉跄了几步险些摔倒,“鹤丸大人,我帮你挡住他,找一个地方避一避吧!”
“火烈鸟…活着回来啊!”
“好的鹤丸大人,还有在下不是火烈鸟。”
鹤丸心想跟他死磕不行了,得用结界了,可是哪里可以防御呢。
“三日月家!”

当鹤丸落在三日月窗台上时惊醒了三日月。连忙起身查看。
隔着阳台门玻璃,他仿佛看见了神明一般美好的仙鹤。很快三日月注意到鹤丸背部受伤了,不停的流血,和服外套也不见了一只胳膊从袖子里抽了出来。“喂喂好歹有点女生的自觉啊…不对…有点魔法少女的自觉啊。”
鹤丸停了一直没回头看他,突然一个飞过来的仙鹤一头撞上了他家玻璃,吓的三日月连忙后退了几步。
“鹤丸…大人…你请吧…”
“真没用啊火烈鸟…”
等等那是仙鹤吧…
紧接着一团黑雾就出现了,三日月看不清,因为他是普通人,鹤丸眼中的可能要更吓人吧。
突然从鹤丸背后亮起紫光,一个法阵战线之后便是接二连三的旋转复制,直到构成了一面墙壁,鹤丸抬起太刀挥了下去,墙壁移动逼向,黑雾。有横着比划了一下,墙壁开始收缩,一点一点把黑雾包了起来,突然一下子黑雾消失不见了。
仙鹤站起来跑到鹤丸跟前,“糟糕了被他逃掉了…不过能捡回一条小命真是太好了。”
三日月拉开门,“鹤丸?”
鹤丸没回话,刀当啷一声掉在地上,直直的向后倒下去,三日月赶忙上前接住了他/她。
虽然知道面前的人是男性变成的,但是三日月还是咽了咽口水,毕竟手从后面搂住了人的腰,胸前白花花一片坦露在三日月面前,脸还好看,现在还没有任何抵抗力。
不不不,先包扎一下吧…
想着,三日月把鹤丸抱回了屋里。

在柔软的床上醒来的时候,鹤丸还在纳闷那只仙鹤为什么不凿墙了…结果感觉有人搂着他,一个翻身发现三日月搂着自己睡的正香。

歪日…自己做了什么啊…

他现在已经恢复成了男性身姿,鬼知道昨天晚上三日月对女性的自己做了什么!
“唔…你醒了啊…”
“啪”
一个耳光扇在了三日月脸上,“你混账!”
“哎呀,好像误会了什么呢…”三日月倒也不生气,揉了揉脸,“昨天你累的倒下了,就替你包扎了伤口,咳…全都看见了真的不好意思…对不起,我错了,你还是有胸的…”
见鹤丸抬手又要打,三日月连忙制止,“好好好我错了,把你折腾完放到床上之后我也挺累的但又怕你出什么事,就在你旁边睡下了,抱歉,睡的太熟了…”
“然后呢?”
“你现在回复了男性姿态想必是魔法自动解除了吧。”
“我家仙鹤呢?”
“在那边睡着呢。”
“鹤丸大人!”
嗯,看样子没事。
“在下担心死你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可是…”
“可是?”
“面前这个男人,该灭口了!”
“开什么玩笑!他救了我一命!”
“但你们的关系完全不够,可以知道这件事的程度。”
鹤丸看了看三日月,他笑的很淡然,又仔细想了想咬咬牙,对着仙鹤说道
“听着火烈鸟,老子跟这个人睡过了,不管是男性姿还是女性姿态都跟他睡过了!这个关系够了吧!”
“这…”
鹤丸心想豁出去了反正是为了三日月好,拉过三日月就亲。三日月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手慢慢放到鹤丸赤裸的腰上。
这下可以了吧?两人在床上一个还半裸着接吻,够可以了吧?!
“既然…鹤丸大人已经决定了…在下便不再干预了…祝…祝两位永结同心…呜呜呜”仙鹤飞了出去,“还有在下不是火烈鸟…”

“刚刚只是为了保你命,你别当真…”
“可是我是认真的…”
“欸?!”

TBC

评论(18)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