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新年贺】大过年的要什么标题

•看拜年祭有感
•吓死我了那个…
新年快乐
r15吧?
——————————
“三日月!你···唔···别在这里!”鹤丸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了出来,虽然有刻意压制,但是虚掩着的门还是挡不住喘息。
“可是我忍不住了啊···”另一个磁性的声音传了出来,“况且,是你先来的不是么?”言下之意,是鹤丸先诱惑他的。“三日月你在这样无理取闹我就···”“你就?”被称为三日月的人反问了回去。
鹤丸气的不行,有没法拿着个耍起流氓不要脸的人什么办法,索性一出口就是一个相当大威胁“就分手。”相比鹤丸的气急败坏,三日月显得游刃有余,他对自己恋人对他的依赖程度显然相当自信,“舍得么?”
斗不过三日月的鹤丸直接上手,一叠文件就拍到了人头上,“滚!哪儿暖和哪儿待着去!”
“哇——鹤居然赶我走!”
“什么啊!我这是关心你好么!这么大冷天我可舍不得冻着您!总裁大人”
“那好,鹤这里最暖和。”
鹤丸国永已经不想和他的顶头上司三日月宗近说话了,甚至连面都不想见。“呼——”他长叹一口气,“别闹,正事。”三日月一听鹤丸语气严肃起来了,便正了色,松开了原本搂着鹤丸腰,鹤丸从桌上蹦了下来把两个信封扔给了三日月,三日月接过之后疑惑反过来倒过去看了好久“这···什么····”
“祝仪袋。”鹤丸整理着因为刚刚的大动作散落一地的文件,明明是个下属到头来都快成了面前这个人的秘书了,不过想想也是自己作的,因为热恋期的时候不满三日月对那个女秘书的态度,况且自家恋人脸太好看,哪个小姑娘不动心?所以两个人就属于半推半就的状态,鹤丸国永就非常不爽的让他换了一个小哥哥,然而他忘了这家伙男女通吃。最后在醋意大发的鹤丸强烈要求下,三日月现在没有秘书。生活起居一团乱的三日月根本不会收拾文件,本来就乱的办公桌一下子更乱了。于是谈话就建立在鹤丸收拾办公室的基础上进行。
“祝仪袋?结婚?谁?”三日月也没搞清状况。
“不知道···不对··总之··早上出现在信箱里的,我把我的那份拆了,是个惊喜,你的你就自己拆吧,看完别吓坏了。”
三日月怀疑这又是鹤丸的恶作剧,但是看着鹤丸心无旁骛的整理着自己的文件夹,又觉得不想,于是打开了写着“三日月宗近亲启”的信封。打开之后就真的吓到了,里面的字迹正是自己的。心想自己的字本身就是练了好久的,鹤丸不可能短时间内模仿出来。只好硬着头皮看下去,除去了一对敬辞,大概就是参加婚礼的意思,若是自己相仿也不为过,可婚礼双方的名字直接让三日月轻声叫了出来

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

“吓到了吧。”鹤丸手底下不停的整理东西,“你这多长时间没收拾了···”
“你上次来过就没有了。”鹤丸一听这话立马把手里一大沓文件夹拍在了他桌上“我上次进您办公室是什么时候!!上个月!!!还是被逼着和你做过一次!腰酸背痛的给你收拾完了好嘛你能不能珍惜一下你媳妇儿···不对···”
“你说的····”
“·····正事!”鹤丸抱起那一沓惨遭重创的文件回去分门别类放好
三日月轻笑“好吧,这是怎么回事啊?”这时他又注意到了署名也是三日月宗近。
“鹤丸国永和三日月宗近写信给鹤丸国永和三日月宗近让参加他们的婚礼。”鹤丸国永简单概括了一下。“所以他们进展这么快么···”三日月摸着下巴走到了鹤丸身边,“鹤,要不我们也···”
“我今天不想让你滚两次。”鹤丸接过三日月手里出现的那一堆纸码整齐夹进新的文档里,“没觉得奇怪么,他们···就是另一对我们,知道我们的存在,而我们不知道。”码的时候不小心被纸张划破了食指,立马被三日月抓过去看了看,然后含在了嘴里。“啧····你给我好好想这个问题啊!”
“恩···这里不都写了地址嘛?去了就好···等等···本丸是哪儿?”
“所以这是你一贯的作风啊,我那封上面写的是,地址你去问你家那位吧····”鹤丸从来没有讨厌过自己,这是第一次。
“哈哈哈真的是我们呢····”“有什么好开心的么?”

晚上的时候两个人坐家里盯着两封邀请函鹤祝仪袋不知道该怎么办,“总之,先回封信去?你看他提前了两个月给我们寄信过来,肯定是给了我们足够的研究时间。”三日月最终得出了结论,“而且,这招肯定是你想的。”
面对三日月的断言,鹤丸发现完全找不到反驳的话语。“好吧。你写好了怎么送回去?”
三日月想了想,“既然信是从邮箱里寄出来的,那就从邮箱里寄回去。”
“三日月你解忧杂货店看了几遍如实说。”

两日后从邮箱里掉出来的信封再次把鹤丸吓了一跳,因为是休息日,鹤丸跑回屋子里把三日月拉起来抱着就亲“总裁大人你怎么那么机智啊啊啊!!!”
然而三日月刚醒过来还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叭叭叭猛亲,于是···于是····他们来了一发才开的信封。

这次的信是三日月写的,不知为何两个人同时松了口气鹤丸转念一想,等等我对自己就这么没信心么,不对三日月好像也对我挺没信心的,算了不管了。
可惜,三日月过分相信了自己,有效信息就一句话,信是怎么来的,你们就怎么来吧。“你能钻进信箱么?”“头都进不去。”“不用你说你个老年痴呆。”

连续了这样几次的通信,两人交换了好几次写信的人,对方也是按着对方的人来回的,整理的有效信息就是
“你们能过来”“学着信的方式”“我们时空不在一起。”“你可以试试别的方法把自己传送到未来。”“这是平行世界。”

“改变一下自己对世界的客观看法。”

最后一句是三日月写的,很好看的字。
“总裁先生,你觉得呢?”“改变对世界的看法···上升到哲学问题了啊。”
说是改变,怎么改变,只是唯物唯心的改变?好像也不太对,平行世界,像信那样,时空不同。
“喂喂喂三日月,别告诉我你想到了什么。”“看样子都一样啊·····”

“莫乌比斯环!”

虽然不知道对面那个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知不知道这玩意,但是如果找到了那个时空交汇的地方就可以了吧?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有不一样的看法但是确实是在所有时空里都只有一个的地方,就是那个本丸,所以,那地方在哪儿?他们还是不知道。这次去的信没有人回答了,一度以为是不是他们一直以来的幻想的时候,就在婚礼日期当天一个不速之客出现在了三日月面前。

“鹤丸?”
”我不是鹤丸!不对,不是你的鹤丸···也不对,总之我找找那个地方了!带上你的鹤丸跟我来!”
“啥····?”这是三日月总裁长这么大第一次一脸懵逼。不管鹤丸到底在干什么立马发了短信过去,见他不回,查了他的日程表,直奔会议室,门都没敲,推门进去谁都没管就来了一句“鹤,跟我来。”
鹤丸正给组员开会拿着红外遥控不知道该咋办,一脸纠结外加一脸智障这人的表情,但是看到他身后躲着的另一个自己就立马扔了遥控器就走人了。留着组员在会议室懵逼。“组长和总裁关系很好?”“也许?那为啥不升职?”
“他不愿意我没办法啊。”三日月显然听见了,探头进来又补了一句。“三日月,是不是要跪键盘你才能少说两句?”在员工面前这么没颜面还是第一次,今天各种意义上经历了第一次的三日月总裁不想说话,挑了挑眉”你们休假,祝好。“走了。

“找着了?”"嗯,在哪儿?"
“东京国立博物馆。”

看着跟自己穿的衣服时代差不多自己,鹤丸有点怀疑这是不是他妈的私生子,“在你那个时空,你是干嘛的?”
“小说家。”
“三日月呢?”
“摄影师。”
“好棒啊。”
“还有很多人,有的是音乐老师和舞蹈老师,有的是警察和怪盗,有的两位都是文学教师更有甚者是高中生和妖怪,或者国王和王妃。”
“吼吼我们的生活可谓多姿多彩啊。”鹤丸边跑边感慨,三日月拉着他,有点喘“呼呼——不过不管几个世界的我们,都在一起了,不是么?”
“是是是,总裁先生你真棒。”
可算跑到了博物馆,“所以,从哪儿去?”
“那边那家伙不是说了么,像信一样。”
“把自己塞进邮筒??”三日月不太确定。
“我该怎么说,真不愧是三日月啊。我家那个也是这么说的。”
“他傻不要理他。”
“对对对”两个鹤丸很快达成了共识。作家鹤丸带他们来穿过博物馆到了后门,“推门就成了。”
“可以么?”
“放心吧,又不会出人命顶多从后门出去就是了。”作家率先推门进去,鹤丸有些犹豫,三日月拉起他的手,“走吧,一起。跟信的来法一样,吓他们一跳。”
“翘班真的好么总裁先生。”
“已经这个时候也没必要想这么多了吧,工资让他扣就扣吧,又不是养不起你。”
鹤丸噗嗤一声笑了,却松开了三日月的手,挽上了他的胳膊,“你说这样是不说就像夫妻一点?”“嗯?”“你听听,国王,王妃,那边还是结婚现场,我们可不能输给我们啊。”
三日月笑了笑,自觉地把胳膊递了出去,让他挽着自己,一起推开了那扇门。映入眼帘的是鸟语花香的院子,有很多个自己,虽长得一样,但是又能一眼分辨,因为在每个三日月眼中身旁的鹤丸都是唯一,每一个鹤丸眼中,身边的三日月都无法替代。
一位带着面具的女孩被一个个子很高的人扛在肩上“哇!三日月!那不是岩融吗!”鹤丸有点没反应过来,不过毕竟是独立的世界,那么人物都是一样的咯。“咳咳!!人都差不多齐了吧!好了那么开始咯!光忠!!小狐!好了吗!”
“恩恩!那么!三日鹤婚宴会现在开始!!”
三日月一席和式礼服,牵着穿着白无垢的鹤丸被小狐丸和烛台切领着缓缓走了过来。“哇啊!白无垢!”三日月身边的鹤丸小小的惊叫了一声“怎么,想穿?”
“才不穿!太累赘了。”
“婚纱?”
“更麻烦!!”
“那···红嫁衣?”
“不干!”

Fin

新的一年,三日鹤结婚吧!!!!

所以小彩蛋看出来了么?
平行世界提到的作品有本人的《百物语》《宝藏》《绝禁的边境线》
海间太太的《第一逮捕令》《极乐净土》
呜呜太太的《resink》

以上!
新年快乐!

哦对!忘了!这本来就是给你的!结果提前告诉你了真是…本来想整个惊吓万岁啊! @cyansky 喜欢吗亲爱的!

评论(10)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