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百物语(六)

•官方的糖太多我根本停不下来!
•给大家拜年了!

等脚步声渐行渐远时,三日月轻轻拉开了幛子,拉着鹤丸就往楼梯口跑,没想到一拐外就看见一位戴着鬼面的式神站在楼梯口。“你们是一伙的?”
“刚刚不是,现在是了。”三日月没有减速,鹤丸也默契的自动化形,鹤丸作为刀再次出鞘,那个式神也将刀从刀鞘里拉了出来,作为防守,挡住了三日月的攻击。
“别跟他耗。”鹤丸凝神,刀刃紧接着就锋利了起来。
“知道。”三日月接了几次攻击,当对方的刀刃从头上劈下来的时候三日月架起刀挡住,顺势一个前滚翻错了过去,立刻开始往楼上跑。
式神紧跟着就冲了上来,见来硬的不行就用术式抛出一连串的纸人,缠住了三日月的腿。三日月一个踉跄摔在了楼梯上,肚子和头就那么硬生生撞在台阶上,三日月咬了咬牙,将右手的刀用力向前一扔,刀尖插入二楼的地板,鹤丸立即化为人形想跑来救他,却被三日月制止了“你快去!我拖着她!”鹤丸犹豫了两三秒钟转身向那个房间跑。
“拜托了鹤丸…”

桐泽听见客室的外头有些吵闹,便问那位除妖师,“除妖师大人,发生什么事了?”
“桐泽小姐,失陪了,有些突发事件…”
“那我就先走了,也是不打紧的事情,我改日再来好了。”
“好,芍药,送她出去。”
芍药是人类,那位除妖师的仆从,当他送桐泽准备出门时,桐泽问道,“你愿意当他的仆从?”
“大人待我很好。”
“明明是抓住你什么把柄…”桐泽嘟囔着,故意放慢步子拖时间,“三日月啊…快点啊…”

见鹤丸跑远三日月站起来,手臂好像被纸人绞断了,忍着痛把鬼面式神挡住。
“是叫枞棠来着吧…”
“是又怎样。”枞棠再次拔出刀刃,逼向三日月,可三日月却没有向后退,“付丧神和式神不一样,一旦和主人分开,也不过是个会一点法术的小妖罢了…”三日月撕扯下胳膊上的纸人,没有答话,只是做好了防御姿势。“不知悔改。”
枞棠吐出四个字就架起刀像三日月冲了过去,三日月本想躲开,但是想想身后的人,只好硬着头皮顶住。白刃和手掌接触之后触动了神经,三日月两双手挡住刀刃。“你以为你是铜墙铁壁么!空手接白刃!”枞棠显然被吓坏了,“我身后还有个人呐…”三日月额头上渗出虚汗,他又不是什么神人,自然是疼得想杀人,但还是咬着牙抓紧刀刃,愣生生从还在迷茫的枞棠手里夺过刀,喘着粗气,手部的神经挑动着他的大脑。枞棠再次抛出纸人,缠住了三日月的四肢和脖颈,“最好别动。”
鹤丸念了几句咒语,指头在封印用的符纸上划了一下,幛子失去了符纸的力量,像是从里面受到了什么力气一样,向外突了出来,鹤丸立刻后退几步,两股黑色烟雾从里面冲了出来,冲向三日月和枞棠。“三日月!躲开!”鹤丸正想追上去,两股黑烟却绕开了三日月冲向枞棠,准备扯断了纸人。枞棠被两股黑烟撞的滚下了楼。鹤丸冲到重心不稳的三日月身边扶住了他,“喂喂喂太乱来了吧你…”鹤丸看着三日月不断渗出血液的双手,眼泪都要下来了,“你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你那边怎么样?”三日月回避了鹤丸的问话,反问了回去。鹤丸边帮忙撤下三日月身上的纸人,边回答“刚那两个就是,气息不会错的,他俩估计往出口跑了,自然会看见小贞。”
三日月从一堆纸人中脱身出来后,也不敢耽误拉着鹤丸就往下跑“三日月!等一下!你的手!疼不疼啊你!”
“不疼!”不疼屁!疼死了!
三日月跑到楼下的时候几个式神扑了上来,本想掉头的时候,那些式神被枞棠拦下了,“谢谢。”三日月点头致谢,拉着鹤丸追着那两股烟就跑。
鹤丸眼看着其中一股黑烟被那除妖师用符纸击中,正要冲上去,就看见桐泽冲了回来,拿着刀,用刀背重击了除妖师的腹部,身后追上来的男人被另一股黑烟撞倒了,太鼓钟贞宗趁着骚乱脱身,跟着那两股黑烟就跑。
“小千子!跑啊!”鹤丸路过的时候一把扛起桐泽,“你倒是让我自己跑啊!”

冲出门外,星野和莺丸就在那里等着,莺丸冲着冲出来的众人默念了什么,大喊一声急急如律令,每个人身上多了一层淡蓝色的防护罩,挡住了飞来的符咒。等众人全部安全脱身后,莺丸立刻给大门下了结界。将剩下的式神全部困在其中。
一路没有停,直直跑到车站。
“我去…不行了…歇会…”鹤丸放下桐泽,瘫坐在车站的长椅上,“小千子…你该减减了…”
“谁让你抗了!还嫌我重!我还没嫌你肩膀太瘦咯得慌呢!”“小姐姐我错了成吧…”鹤丸累的不想和桐泽耍嘴炮,呼哧呼哧喘着气。
“鹤酱!”太鼓钟扑到了鹤丸身上,“你太棒了吧!超帅啊!”
“鹤先生…”两股黑烟显出原型,一位是黑发带眼罩,想必是烛台切光忠,也就是咪酱。一位是有着稍长的咖啡色头发,皮肤相比要黑一些,那就是大俱利伽罗了。两位差不多都穿的是运动服,和今日的太鼓钟身上那件款式差不太多。“谢谢你。”“哪里的话…咱们谁跟谁啊!是吧小俱利!”
“嗯…”
“小贞,今天你也很帅哦。”烛台切笑着对太鼓钟说道,“谢谢你哦。”“哇!咪酱说我帅啦!那我今天一定很帅!”
“啊嘞…为啥我能看见?”星野纳闷的问莺丸。“不是说了么,这是修行高的妖怪,能成人形的。”这样,类似运动服的装扮就能说通了。
“小光!你那个治愈的能力还能用么?”
“可以。”烛台切快步走向鹤丸和三日月。三日月都手还不停的流着血。“没事吧…”鹤丸一脸担忧的问道,他这才注意到三日月原本好看的脸上多出来了几道伤痕和淤青。三日月低着头摇了摇,他现在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鹤丸看到的是他皮外伤,右手小臂的痛感不断提醒着他骨折的事实。
“我来吧。”烛台切念了几句咒语,用手抵在三日月的头顶上,霎时,三日月脸上的淤青和伤痕消失了,手伤也停止出血,除了血迹以外和早上没什么区别。
胳膊还在疼。
“虽然有点强人所难…不能…治骨折么…”三日月捂着胳膊看向烛台切,烛台切抱歉的摇了摇头,“对不起,我的修行还不够,只能治好皮外伤,若是您的伤再重一点,我也许也没什么办法了。”
“小光!求你了再加把劲不行么!他他他还有两周就考试了…就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他手不能废啊!”鹤丸站起来摇着烛台切的肩膀烛台切也只是一脸抱歉的低下头。
“俱利酱!你也会的吧?”
大俱利伽罗别过头去,他的修为还没有烛台切高,怎么可能治骨折。
当鹤丸问向莺丸的时候,被三日月制止了,“鹤…够了。”
“可是…”
“够了,可以了…”

回到城区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他们到附近的医院给三日月做了简单的处理。
“啊…糟糕了啊…居然受伤的是三日月…”桐泽托着脑袋,结果被星野拍了一下,然后就看着鹤丸没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坐在医院的椅子上。莺丸先回家了,鹤丸也先让烛台切他们先回去休息了。“小千子…你明天不回学校么?还没放假吧。”
“啊!”桐泽听见突然反应过来,她考前一年下了功夫说誓死考上庆应,据说是因为她喜欢的一位偶像是庆应毕业的,“我我我我先回去收拾了!明儿我还得回东京!”桐泽拉着星野跑走了,鹤丸仰着头,心里绞的疼。
说什么守护神…什么都做不到…算什么神明…

“鹤,回家吧。”三日月的声音传进耳朵。鹤丸看着三日月的吊在胸前的手,胸口突然觉得赌的慌。“三日月…”“好了,回家吧。”三日月揉乱了鹤丸的头发,制止了鹤丸的道歉。
进门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小狐丸就站在玄关处等着他们回来。本来想责备三日月的他看见吊着的手火气一下子蹿了上来。不由分说就揪着鹤丸的领子摁在门上,“我说过没有敢动三日月你试试看!”
“对…对不起…”鹤丸低着头没有反抗。“对不起?!你看看你来了之后三日月的状况!成绩一落千丈现在手还断了!你知不知道两周后那场考试对他多重要!”
“兄长!”
“你闭嘴!”小狐丸回头冲着三日月吼道,“你再护着他连你一起揍!”
“小狐丸!”三日月用左手拽下小狐丸的手,“兄长…不关鹤的事!没有他我可能两双手都是废的!”三日月回避了手废了的原因,“我一月份的庆应不能考我还能在统考里考东大啊!没什么差别的。”
小狐丸皱着眉头,盯着三日月。“兄长不信我能考上东大?”三日月笑笑,“御守怎么在他身上?”小狐丸指着鹤丸包上挂着的御守。“我给的。”三日月答道。
小狐丸叹了口气,放弃了和三日月的争论“你就乱来吧…还有,鹤丸国永,别以为三日月护着你我就能妥协。他是我的弟弟,你要敢让他…”
“兄长!”三日月抬高了声音“我多大了!鹤很好,我也能应付得了。”
小狐丸放弃一般,转回身离开了。
“呼——就知道兄长大人会这样…”三日月松了口气,“没事,兄长就是那样,他其实挺喜欢你的…鹤?”鹤丸点点头,低下头往自己屋子走。
“鹤…”

“嘿咻!”三日月废了好大的力气爬上了屋顶,坐在了鹤丸旁边“你这么喜欢屋顶?不愧是鹤呢…”
“你干嘛来了?”
“嗯…睡不着?”
“躺床上就好了,干嘛跑来吹冷风…”
“你呢,你打算连续两天不睡觉?”
鹤丸不再回话,伊达重聚,理应高兴才对,他现在胸口跟堵了一块石头一样,咽不下出不来,难受极了。鹤丸又注意到了三日月的手“还疼么?”
“有一点,过两天就好了吧…”
“张骨头可没那么快…两周…根本不够。”鹤丸算了算时间,说是两周,满打满算不到十天,要让三日月的手长时间根本不够。“那就不考了,我考统考就是了。”三日月也是心大,他现在挺感谢国内高考有两次。
“老师又该找你事。”
“那就让他去说,又吃不了我。”
鹤丸抱着膝盖不再说话,三日月也陪着他不说话。鹤丸看着星星,三日月看着他。夜深人静的,没什么东西能打破两人之间的沉寂。
三日月抬手揉着鹤丸的发顶。,“你就这么去喜欢摸我脑袋?”鹤丸本想拍开他,最后顿了一下,放弃了。三日月也不答话,给鹤丸顺着毛。
鹤丸就任人抚摸着,头埋在臂弯里,过了一小会吧,身体开始颤抖起来,不时传来几声闷闷的抽泣。三日月听见了也没有主动去安慰,只是继续刚才的动作。
鹤丸缓缓的抬起头,紧咬着嘴皱着眉头,想止住眼泪,泪水却完全不合愿望的往下流。这副模样一下子让三日月的心揪了起来。三日月把鹤丸的脑袋按近自己怀里,对方也没有抵抗,顺势抱紧了三日月,“三…三日月哇啊啊…我真是…没用死了…”
“你很棒啊?你救了我两次啊…”
“要是没有我…也不会有这档子事儿了啊…”
“怎么会,没有你那只大妖还会在那里,还会吃人,也许那天把我也吃了都说不定,没有你我不会认识星野和桐泽那两个有趣的孩子…”三日月柔声哄着。
“可是你不能考庆应了…”
“庆应哪里有你重要啊…”三日月不禁笑了,这家伙什么脑回路啊,“我又不是桐泽,为了他偶像考庆应。单纯想去东京而已,东大也在东京啊…”
“你真的…不怪我…”至少鹤丸现在停止哭泣了
“怎么会,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啊。”
“你干嘛要来啊今天…”
三日月不做声了。
因为我喜欢你啊…
他没有说。
“三日月…?”

“好奇吧?大概。”三日月第一次和鹤丸说了谎,他突然有些理解鹤丸为什么有的时候不说实话了。他停止给鹤丸顺气,拉起鹤丸的手,“突然干什么啊…”鹤丸刚刚平静下来,气息还有点紊乱。“你不是喜欢我拉着你么?那我就一直拉着你。”
“…”鹤丸转过头,掩盖他霎时红起来的脸“混账。”

两周后的考试三日月没有参加,差点气坏了班主任。所幸的是二月份的成绩非常好,三日月顺利考进东大。莺丸也和他一起进入了东大,星野因为姐姐的缘故考去了庆应。
“太好了,大家都在一起。”寒假几个人凑在一起举行了庆功宴,地点是烛台切光忠的家。
伊达组中除了鹤丸因为对人类有些阴影,在遇见三日月之前没有入世生活,但剩下三人便不一样了,均以人类的身份生活着,只不过因为面貌问题需要换很多地方而已。不过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小菜一碟。
“鹤先生要随着三日月先生去东京么?”
“那是自然。”鹤丸因为三日月考上东大少了负罪感多的便是自豪。“不过要去上高中,和伯父说好了的,伯父最近也在帮我找学校。”
“鹤先生…完全融入人类社会…真是太好了”烛台切害怕鹤丸又被原来那样对待,但是看到三日月待他的态度也就放心了下来。
“嗯…我挺想变成人的…对了!小光…你们去么?东京…”
“去的,刚好也该换地方了,我在东京找到了一个厨师的工作,俱利酱要去当图书管理员,小贞…他要不想把初中上第三遍就在家呆着吧。”
“哇!那大家就在一起咯?”星野突然蹦了出来,“在一起!”身前还有一只太鼓钟,“耶!可以和鹤酱住一起!”
“谁要和你住啊…我和三日月住!”
“三日月他不是和莺丸住嘛?”
“不可能!”鹤丸掐了掐太鼓钟的脸“我不会让他和别人住的!莺也不行!”

听着远处的谈话,莺丸冲着三日月叹了口气,“说的我想和你住一起…”
“是是是…你要和大包平住一起…”三日月也没生气,反倒开始打趣。
“三日月…你真的…喜欢他?”
“嗯…是啊。”毫不思索,认真的眼睛,看不出是在开玩笑。“喂…三日月,他和你都不是…”
“哪怕他是恶鬼我都会喜欢他。”
“真是的…你哥听见了可怎么办啊…”
“他知道啊,小狐他知道,天天跟我说什么你和鹤丸什么时候在一起?好像我们不在一起能把他急死。”
“他那是懒得管你了。”

三日月收拾好了东西,再次检查了他和鹤丸的车票。“走吧,鹤。”
“嗯!”鹤丸也收拾好了东西,两天前他收到了校服,他在涉谷的东京都立青山高校,一所很不错的高中。在此之前,三日月给鹤丸讲了初中的基本知识,鹤丸脑子聪明学的很快。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跟不上进度。
“啊啊好期待!东京啊!虽然京都也不错,但是待久了会腻的啊!东京还没去过呢!”鹤丸走在路上拉着行李一路话唠就停,三日月笑着听着,他也很期待,毕竟对于他来说,东京一直是他喜欢的地方随比起京都少了点宁静,但是大城市的繁华似乎也不错?
“小光他们动作太迅速啦居然一周前就过去了…今天要和小千子,星野和莺丸他们一起吧。太好了!不无聊了!”

妖的世界从未无聊过。
东京的暗流因为他们的到来,涌动起来。

TBC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