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百物语(五)

•二设私设一大堆!!避雷注意!

“三日月,都已经到这个时间了,你现在成绩往下掉,还在操心一些别的事情…”三日月三年来第一次被班主任拉去办公室说教,这两天确实没好好操心自己的学业,上课一不小心就睡着了,不睡的时候也开始跑神。
每天晚上三日月边听鹤丸讲除妖师的常识,三日月还专门跑去图书馆借了一堆术式啊符咒封印啊那一类的书。最近一次模考成绩肉眼可见直线下滑,竟然连线都没过…成绩发下来三日月自己都吓了一跳。
基本上被班主任的陈腔滥调骂了半个小时,三日月揉揉脖颈走出办公室,看见莺丸拎着他的书包在门口等他。“你还在啊?”三日月接过莺丸的手里的包,问道。
“自那事之后我还敢让你一个人呆着?”
“没关系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三日月不以为然,走廊里窃窃私语传进他的耳朵,无非是冷嘲热讽,三日月不予理会,回敬一个眼神,就让他们闭了嘴。

走到还有两个路口就到莺丸家的时候,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跳了出来,“嘿!吓到了么!”习以为常的三日月只是笑笑,莺丸是真的被吓了个正着,手里的茶饮料差点一股脑倒下去。“鹤丸…”“哈哈这下可真是吓到了吧!”鹤丸笑眯眯的看着他,说完又转身去看三日月,“考的怎么样?”
“并不好,连线都没上…年级倒数。”三日月挑了挑眉,报告了这次完全心不在焉的考试成绩。“哇…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果然,还是你先复习比较好,我的事你放后吧。”
“我觉得你应该还记得那天晚上你答应我可什么。”
“都是不着急的事情,你还有半个月就高考了…”
莺丸不知道这俩是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是看着他们两个打哑迷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最近三日月拜托他打听除妖师的事情,鹤丸是神,定是能打的过除妖师,况且三日月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放下心就随口问了一句同是阴阳师世家但早已不干这行的大包平,大包平说城郊有一家老宅子,妖气挺重,要不要去看看什么的。
星野那妹子也被三日月拜托了,自上次神社事件两个人熟起来之后没事,星野头疼死了,毕竟被一个校草级人物没事送个水什么的相当于被全年级的女生当成了公敌,可是自己也知道她没那个心思,三日月也不是那个意思,毕竟自己心里已经默默站好了cp,于是一天早上收三日月作业的时候,“三日月,我求求你了,别没事来找我了,我已经收到恐吓信了!虽然不是很虚什么的…但是也不要造成误会啊。”三日月最烦的就是一群女生看自己跟谁关系好点就妄自猜测,就回了一句“身正不怕影子歪。”气的星野想掐死他,但是理智告诉她,如果掐死他不禁会招来全年级的刀子,没准还得让鹤丸伤心,所以她忍住了。
后来传了几天,见三日月确实没有这个意思,就淡下去了,结果周末星野和她大一的姐姐桐泽千子拉着三日月莺丸鹤丸一起去吃饭的时候又给什么人看见了,结果周一全校都知道了他还有个弟弟…还有人说他要追的是桐泽,桐泽愣是被鹤丸压着没冲去学校大喊“瞎了眼了三日月明明追的是他的刀!”

“三日月,根据星野和我这边的情况,去城郊看看比较好。”莺丸就要拐弯回家的时候,跟三日月说了他的情报。三日月想了想,“明天周六,要不明天去吧?”
“你车都翻成那样了明天你能出的来?”莺丸倒是不担心三日月掉链子,偶尔一次谁没有过啊。
“放心…”三日月还没说完,就被鹤丸插话,“你给我乖乖在家呆着,我和莺去。”又对莺丸说,“晚上我去你家,商量一下作战计划。”
“好。”
三日月极力忍住了把成绩单上的分数改了的冲动。算了算了翻车就翻车吧…他就不信鹤丸还能管的住他。他俩现在已经分开睡了,所以把门一锁谁都不知道各自在干什么,父亲大人和石切丸常年不回家,小狐又不管他,只是给他了个御守保证安全。
所以当鹤丸翻窗子出去跑去莺丸家的时候,就看见三日月一脸“嗨呀你来啦”的表情,“你怎么出来的啊!”鹤丸差点把三日月一个过肩摔,“和你一样,翻窗户。”
“哦哟那你很棒哦…”鹤丸白了他一眼,然后就听见门铃的声音,“还有谁,大包平?”
“不是。”莺丸打开门,姐妹俩就站在门口,“哟!”
“哟你妹啊!”鹤丸冲着桐泽喊道,“莺!说好就我一个呢!”
“谁跟你说好了…”莺丸撇了撇嘴。“很好,”鹤丸转向三日月宗近,“你呢?我有说过让你来了么?!”还没等三日月答话,桐泽就说道,“那什么,鹤鹤你跟三日月说什么呐?你没让人家来人家就不来了?难不成你说要在上面人家就让你在上面了?”
“小千子,我一刀下去你就知道什么叫蓝瘦香菇。”
“你要化形也得三日月来…”桐泽不以为然。
桐泽千子,上大一,星野的表姐,两个人自幼就认识,又因为桐泽也有些能力,两个人更是一拍即合,友谊长达十几年。这次是莺丸把她叫来的,因为桐泽也和三日月一样会一些剑道,随远不及三日月宗近,但是这个世上能感知妖怪还恰巧会剑道的是少之又少。
“狐狸呢?!”星野满脑子就是给小狐丸顺毛,一进门抓着三日月就问他哥的下落,“嗯…这个点了,兄长应该睡了吧?”
“没来……?”
“你还嫌不够乱是咋…”鹤丸挠了挠头,在三日月身边坐下,“咱们是去和除妖师对着干,不是去郊游。”
“等等?去干嘛?怼除妖师?”莺丸纳闷道,“我还以为是要除妖师收了你。”
“你到底有多讨厌我…”鹤丸一脸难以置信,然后给莺丸和两姐妹说了一遍来龙去脉
“咳,定一下计划吧。”莺丸端来几杯茶水,开始了今天的正题,“嗯…我是这样想的,三日月身上的妖气太重,让桐泽…不,星野去敲敲门看看,再由我们来辨认是不是除妖师,若是的话,星野屋子里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我们想办法进去…”
“等等等等我提个意见,”星野打了个暂停的手势,“我不行,你让我姐来,倒不是我害怕…你让我跟人好好说话?像我这样的…”
“段子手。”三日月和鹤丸想都没想就一起接到。
“闭嘴吧笨蛋夫夫!”

最后定下的计划为,桐泽千子上前以家里需要除妖的理由,借机在屋中搜寻有没有类似封印的东西——桐泽灵力稍强一些,所以能分清妖的妖力大小和符咒的种类。确认后三日月和鹤丸想办法进去,莺丸和星野在外负责联络。如果找到封印的话就算不是鹤丸的朋友,也可以放出来,若是被收成式神那再想办法。
直到讨论结束,三日月才意识到,星野对他们的称呼是“笨蛋夫夫”。唔…好像还不错这个称呼?三日月自动忽视了前面的附加词。

今夜就在莺丸家过了,两位女孩子自然霸占了客房,地板就由三日月和鹤丸来睡。其实和家里也没什么差,就是比榻榻米稍微硬一点而已。隔了快一周,一人一神又紧挨着睡在了一起。
“说好了,明天不对劲你就跑。”三日月背对着鹤丸,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你跟我说好的事情你从来没遵守过。”看样子鹤丸有点生气,而且并不打算答应三日月的要求,“你快考试了吧…明明是你的守护神…还得让你帮我…超不称职…”
面对鹤丸的自我否认三日月没有回话,只是等着鹤丸的下文。“我出现在你面前之后你的事情就没断过…也许我是祸津神吧…”

“你是我的福祉。”

“欸?”鹤丸觉得他产生了不得了的幻听,“三日月?”
“没事,睡吧。”
鹤丸只好沉下心,不去追究,躺在枕头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心跳不断加快,屋里的暖气让他透不过气,于是决意出去走走。化为神型后从窗户上跳到了屋顶,看着快要消失的月亮放空。月色温柔,让他产生错觉,脑海里只有那人眼里百看不厌的月光。

清醒点。

鹤丸提醒着自己

上辈子已经拖累他了,这辈子只要看着他幸福,就够了。人和神怎么能在一起,千年前的错他不想再犯一遍。

所以才想变成人啊。

第二天三日月醒来的时候身边没有鹤丸的影子,吓了一跳,跑出门去唤着他的名字,“怎么了啊!”鹤丸一席初见的白衣从房檐上跳下来,“还不让别人比你起的早了?”
“你根本就没睡。”三日月再次戳穿他的谎言,鹤丸不高兴的抱怨着为什么每次都会被看穿。
洗漱完毕,准备出发的时候,三日月把小狐丸求的御守给了鹤丸,“我是人,他们不敢把我怎样,你现在比较危险。”三日月听鹤丸说过,就算自己美其名曰刀剑付丧神,市面上也是这么叫的,但是已经有很多付丧神因为盲目暴露在人类面前,被封印回刀里。
“不过刀若是随了主,便不用担心了。”鹤丸还补充过一点。但这千百年来,因为无主的缘故,为了躲避想要干一票就赚大钱的除妖师,鹤丸更换了不知道多少栖息地。他被封印过一次,刀被埋于底下,后被挖出,不合心愿的使用着。刀刃变钝了,就扔掉了。后来的后来烛台切光忠遇到了他,想尽办法解开了封印,然后认识了大俱利伽罗。
所以鹤丸必须找到他们,舍了命也要找到。

鹤丸吐槽三日月小题大做,但还是好好收下了御守。

计划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莺丸给了他们每人一个小纸人,加了隐蔽形态和气息的法术,这样,通过纸人莺丸就可以了解里面的情况。
桐泽交涉成功,这户人家确实是除妖师,莺丸观察着里面的情况。
桐泽趁着家主还未出现的空当,四处走动着,发现了几间被符纸贴着的几件屋子。“让我看看四周,确定位置。”桐泽听着肩上的纸人的话,转了好几圈,争气的几乎把除了厨房和主卧房间都跑了一遍。
一旁的星野在随身携带的小本本上大概画出了房屋结构的草图,还差一间房间位置没有画的时候桐泽被逮了回去,终止了她的行动。
“嘛…姐姐已经很争气了,剩下的你俩自己整吧。”星野图纸撕了下来,递给了三日月。鹤丸抓住三日月的手,化为神型,拉着三日月跳上了屋顶,又落了下去,转而又化为人。
“啊看不见啊…”星野鼓了鼓嘴,“鹤丸神型的样子一定很好看。”
“好看是好看,你就那么确定?”
“确定啊,能让三日月看上,肯定好看。”
“欸…?”
“你不知道?”
莺丸猛摇头。

“好嘞,进来咯!”鹤丸长舒一口气,至少到目前为止,还算顺利。被逼着对着面前自称除妖师的老大叔现编关于她家妖怪故事的桐泽听见这话,心情大好,喝了一口茶,继续开始扯。她现在非常感谢平常没事干就写同人。不过遗憾的是,脑内八万字小黄文没法讲,唉…
“干嘛化成人型?”三日月和鹤丸成功躲过门口的式神,进了走廊。“神型的话会更容易被察觉,式神也不是吃干饭的。”鹤丸说的不假,但又犹豫了一会,放弃了隐瞒“而且你的手很暖和,神型感受不到。”三日月只是挑了挑嘴角,背对着鹤丸没给他答复,他看了一眼图纸,“现在咱们应该在靠近后门的位置,直走左拐就是一间封印的房子。”
凭着莺丸的阴阳术,三日月和鹤丸很快扫荡了三件屋子,封印被一一破开之后,发现并没有烛台切光忠或者大俱利伽罗的气息。“怎么办…?是封印的太狠了么,气息都掩盖了?”
“不,气息是最近才消失的,小光他们也是可以化为人的妖怪了,一下子就没了味道说不过去,要么就不是这个除妖师封印的。”
三日月和鹤丸又破了一个屋子的封印,有式神察觉了,显然通报了家主。虽然险些被发现,但还是成功破了第五个封印,“没有。”鹤丸放弃一般的瘫坐下来,“别急,还有一间…”
“你说那个小千子没去成的屋子?”
“嗯…”三日月点头,又察觉到了什么,拉着鹤丸就往屋子紧里头走“嘘——!有人来了…”瓶瓶罐罐,箱子盒子被摆放的整齐,还有些地方可以躲。
三日月捂着鹤丸的嘴身体压在他身上,三日月幸好穿的是深色衣服。幛子被拉开了,紧接着是脚步声,还听见了刀刃在空中舞动的声音。显然来者不善。随着脚步声的越来越近,三日月也和鹤丸离得越来越近,鹤丸实在是受不了这么近的距离,“三日…”“嘘——!”
可惜已经晚了,脚步加快速度向他们逼过来,鹤丸闭上眼睛准备化为刀身。
“枞棠大人!”门外传来了其它式神的声音。脚步徘徊了一会,就离去了。
“呼…”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鹤丸靠在墙上,“那个式神…不好应付啊…”
“嗯…听名字…女孩子么…”三日月回想道
“怎么你看上了?”
“哈哈哈才不会啊!”
他们俩又在屋子里躲了一会,听见没有声音了,便起身准备出去,刚听走到门口,就听见了杂七杂八的脚步声,还听见了孩子的喊声,“放开我!你们!这帮混蛋!”
“孩子…?”三日月和鹤丸靠在门背后,静静的听着,三日月疑惑的看向鹤丸,鹤丸猛摇头,表明他也不知道,“怎么你怀疑我有私生子不成?”
“不…”三日月拼命忍笑,“还有私生子什么状况…你结婚了?”
“哦对没有…”鹤丸看着三日月忍俊不禁的样子自己在心里狠狠打了一巴掌,连续不断的亲密接触让他误以为他们已经确认关系了…果然心意相通什么的还是需要时间的。
“而且也不应该是私生子,是外遇才对。”三日月又补了一句。

亿万暴击

“诶诶诶?啥?你说了啥?”鹤丸还是云里雾里,三日月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鹤丸只好满脑袋问号闭了嘴。过了一会又听见那个孩子喊,“把咪酱还给我!混蛋!”
敏感词一下子传入耳朵,鹤丸一下子警觉起来,“咪酱…还是孩子…”
“这孩子猫丢了?”三日月看鹤丸皱起眉,便问道,并且仔细想着刚刚句子里的词汇。“不…不是,咪酱是烛台切光忠的昵称,只有那孩子会叫…”
“谁?”
“外面那个,和我有过一段时间相处,他叫太鼓钟贞宗,烛台切光忠几乎是他的监护人。”鹤丸回答道,“烛台切是独眼龙,和那位伊达政宗大人很像,我们便被成为伊达组。”
“那太鼓钟都来了,”三日月思考着,“也就是说,烛台切肯定在这里。”
“是。”鹤丸低下头脑子飞快的转着,“小贞啊小贞…莺,能听见么”
“一直都在,你们趁着这会就去那间没被找到的屋子,然后…”莺丸顿了顿,“桐泽小姐,那个孩子…”
“交给我。”
三日月又补了一句,“保证自己的安全,我们这边开始行动了。”三日月再次拉起鹤丸的手,“拉紧我,有危险你就变成刀,这样也方便。”
“嗯。”
通过排除来看的话,首先要出门右拐,上楼之后一直跑到第一个岔路,左手有一个相对较小的房间,如果不出差错,就是那里了。解开烛台切和大俱利的封印后,再一起赶过去拉着桐泽和太鼓钟就跑。
所以关键在三日月他们这里了么。
鹤丸回握了握,“尽情使用我吧,三日月。”

TBC

——————————
爷他其实在换着花样表白
鹤在换着花样醋
宝藏先放一放,我先填完这个我喜欢的设定!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