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百物语(四)

•本章带点三条亲情!设定为三日月是老三,比狐狸和爸爸小,比岩融和今剑大。
•狐狸的一切行为请都看做是在保护弟弟!
•tag是爷鹤我干不过他的!

夜色已经很浓了,屋外没有什么动静。鹤丸睁着眼睛缩在被窝里,看着斜射进来的光,没有一点睡意。身旁的三日月已经睡着,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因屋子还没收拾出来,他暂时先住在三日月的房间里,这是第二天。今天三日月照例去上学之后,鹤丸也帮着收拾收拾了家。他看到了很多照片,三日月的家人,朋友,还有他从小到大的个人照。下午他又去附近的商场买了些衣服,总不能只有这一件吧。
一切都置办结束,小狐丸比三日月先一步回来,正准备下厨的鹤丸被小狐盯的发毛。偌大的家里除了刚刚小学放学的今剑没有任何人了。
“你到底是谁?”小狐靠在餐桌上,鹤丸手里的活没有停,该洗菜洗菜,“鹤丸国永。”
“身份。”
鹤丸停了停,“神。”
“神?”小狐丸走到厨房,一把拎起鹤丸的衣领,“神大人怎么会到我家来,还认识我弟弟?你是神,还是妖。”
“我是妖的话你还能看见我么?”鹤丸的语气很平和。“听着,鹤丸国永,”小狐毫不放松,“你要是敢对我弟弟出手你试试看。”
鹤丸心想还真是护弟心切,“三日月有你这样的哥哥真是太幸福了,放心,我杀了谁都不可能杀他的。”
小狐丸还是紧紧盯着不放,鹤丸叹道,“听着,我不会动他,不仅仅是因为我本就是他的守护神,我是来保护他的,你也知道你弟状况吧。还有,”鹤丸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找一些合适的词语,“我是他的。”
“兄长?”门口传来了,三日月的声音,“我回来了,你们在吵架么?”
小狐丸低声啧了一声,放开了鹤丸,低声在鹤丸耳边再次警告。转身离开了,经过三日月的时候,盯了他好久,“三日月,保护好你自己。”
“兄长无需担心,况且我还有鹤。”
小狐丸被自己弟弟对鹤丸如此亲昵的称呼吓到了,挑了挑眉,不在说什么,刚踏出一步忽然转回身,冲着鹤丸喊道,“还有,不许弄乱我的头发!”“我又不是小孩子!”所以弟弟和头发之间那只狐狸是果断选择头发么!
三日月耸耸肩,走到鹤丸身后,“你还会做饭?”
“会的多了!”鹤丸想着千年前我不做饭你吃啥!连衣服都穿不到身上去的老爷子简直堪称生活二级残障啊!“不过现在的技术好像不太会呢,这个要怎么用?”鹤丸指了指三日月家的电磁灶。三日月按了开关,顺势两只手把鹤丸圈在自己面前,“我哥跟你说了什么?”
“没么…他比较担心你的安全,他知道你的事?”
“他是我哥,嗯…和我比较亲的,毕竟年龄差小。”三日月点点头,“小的时候因为老是被妖欺负,他虽然看不见但是会把我护在身后,冲着四周喊,把妖怪吓跑。”
三日月说的时候一脸怀念,鹤丸看着他的眼睛,心想明明千年前你是这样对别人说我的,和别人说我和你的故事…现在我的存在只会造成质疑,也许还会带来灾厄…
“鹤?”三日月轻声叫道,他看出了鹤丸脸上的落寞“怎么了?”
“没事没事,你快上去复习,今天伯父回来么?”
“最近不回来。”
“那好这周我来做饭吧,那什么我做成什么样吃什么样啊,没得挑。”
“我不挑不代表别人不挑啊。”

果然么…鹤丸把头缩进被窝里,我是不是不要出现比较好啊…他有他的人生,这辈子也许命里不该有我…小光…你们在哪儿啊…
“鹤…”听到身边的人在叫他,“嗯,你还没睡么?”
“刚刚醒了,确认一下你存活。”三日月翻了翻身“你怎么还没睡?”
“我想家不行么!”鹤丸又没好好说实话,这点稍微挑起了三日月的不愉快,“你下次说谎之前先给我打个草稿。”
“好的下次一定打。”鹤丸不想理他,他也没说错,他的朋友,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是他千年里相识的妖怪。可最近突然没了气息,一点气息都找不到,像是失踪了一样,鹤丸本来就够烦的了,现在万一要是自己亲似家人的朋友也出了事,他估计该炸了。他一向认为自己脾气不错,但是最近他也有点暴躁了。
鹤丸索性把头都埋了进去,“怎么了?”三日月问道,“冷。”鹤丸这次没说谎,相比三日月他更靠近窗户。
三日月起身把鹤丸的棉被拉的和他的贴在一起,鹤丸诧异的从被子里钻出来,“靠近一点就会暖和一些了。”三日月笑着,“你平常住在神社里也没觉得冷啊?”鹤丸脸刷的一下红了,这人犯规!于是立马又翻过去,支支吾吾回答“现在…和那时不一样,现在更接近于人。原来的身体感觉不到温度。”鹤丸平复自己的呼吸,完了完了那个感情又翻出来了,不行不行这辈子不能再重蹈覆辙了啊啊啊!
“鹤,转过来。”三日月用手撑着身体,又低又柔的哄着。鹤丸终究还是坳不过,犹豫了一会听话的转了过去。
三日月再次钻进被窝,“也就是说我上次拉你的手的时候你感觉不到温度?”三日月问道,他这才想起来,为什么鲷鱼烧明明凉了鹤丸还在说烫,他只是不想让自己担心,然后用一个谎圆另一个。
“嗯…”
三日月伸到鹤丸的被窝里,拉住了他的手,鹤丸整体的温度都比他低,手也是冰冰凉凉的。鹤丸感受着手里久违柔软和热度,抽了抽鼻子。
“你很了解我对吧?”三日月闭着眼睛,轻轻的问道。
“嗯…某种意义上是的。”
“可我一点都不知道你的故事,千年前的,和这一千多年发生的事,我全部不知道。”三日月睁开眼睛,月光洒在他的脸上,仿佛眸子里的月亮也散出淡淡的光来,“能讲给我听么?”
鹤丸想了想,点点头,“好,全都跟你说。”

三日月静静听着鹤丸的独白,鹤丸的声音很好听,平常的时候是那种爽朗青涩的声音,压低之后听着异常的柔软。能通过这么好听的声音去了解他的事情,三日月不禁笑了起来,他今天估计是睡不着了。
“然后我就遇到了小光和俱利酱,哦,全名是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鹤丸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那他们现在在哪儿?从来都是见你一个人。”三日月问道,不知何时,鹤丸钻进了三日月的怀里,三日月轻轻的用手拍着鹤丸的背。
“不见了,就最近几个月,原来不管多远都能感知到,最近却不见了气息。”鹤丸说着,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糟糕的可能,“除妖人…”
“嗯?”三日月听到了一个陌生名词,也敏感了起来。
“除妖人…最近很多妖怪都被除妖人杀了封了,要么就收成式神。”
“除妖人?是和莺他们一样的么?”三日月向来对这方面没什么了解。“不,不一样,阴阳师是和事佬,除妖人是搞事的。” 鹤丸简单明了的解释了两者之间的差别,这个太简介粗暴让三日月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那有线索么?”
“没有…感知不到,但也没有被杀死…八成是被封印在哪里了吧。”
“那要怎么办?”
“找呗。”鹤丸叹了口气,从三日月怀里钻出来,松开了他的手,翻了个身,“睡吧,我再想办法。”他并不想把三日月牵扯进来,就像小狐丸质疑的那样,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给三日月带来灾厄。
没想到这一举动真的把三日月惹毛了,掰过鹤丸的肩膀,狠狠的摁住他,鹤丸吃痛,倒吸一口凉气,“你干嘛!不睡了?!”
“别一个人逞强啊!”三日月皱着眉,“说了吧,下次说谎打个草稿,你明明一个人应付不来那么多事!”
“妖的事,我的事,朋友的事,小狐下午也跟你施压了吧,你有没有考虑过自己?”
鹤丸被问的懵了,自从三日月再次出现,确实脑子里只有他,三日月今天上课有没有好好听,三日月有没有被讨厌的妖怪骚扰,三日月有没有好好吃饭,三日月的零花钱还够不够,三日月三日月…要不是今天睡不着觉他都快忘了烛台切了。
“说什么你是我的守护神,那谁来守护你?”三日月继续着,把他压在心里的不满全都倒了出来,“我也想了解你啊,我也想帮你啊?”
三日月一直想这么说了,他的神明明连自己的照顾不好,却一直护着他。鹤丸的事情不知从何时开始在他心里占据了一席之地,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的感情没有受任何因素干扰。他开始担心鹤丸的事情,想到上课的时候居然跑了神。
“从明天起,我会帮你打听除妖人的事情,总得有点突破口,况且,我们还有莺这个和事佬。”
鹤丸下意识点点头,嘛…这也是常事了,鹤丸国永从来都会输给三日月宗近,就没赢过。
“答应我,你不在是一个人了,好么?”
鹤丸本来就处于焦躁期,找不到发泄口又和人类闹的各种不愉快,偏偏这个时候三日月接纳他,向他敞开心扉…现在还在这里大半夜不睡觉哄他。在心里憋了很久的眼泪突然全翻了上来,鹤丸睁大眼睛,抽了抽鼻子,又抑制住了,总不能在他面前出丑吧?
“睡觉。大半夜煽什么情。”
“好好回答我。”
鹤丸撇了撇嘴,沉默了好久好久,感觉天都要亮了的时候,他开了口“嗯,答应你。”
三日月好像松了口气一样,松开了鹤丸回到自己的被子里。
“好嘛…天都亮了…”鹤丸也翻了个身,“今天上课你别睡着了啊。”
“不可能。”三日月坚信今天一定会睡上一上午,算了,反正题都会,不怎么虚。

果然,他睡了一上午。

TBC
————————————
大概是爷鹤都对对方放下防备了!
接下来就给我谈恋爱去!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