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宝藏(四)

旅行摄影师爷x家里蹲作家鹤
————————————
第二天鹤丸烧果然退了下去,代价就是三日月一个晚上没合眼,第二天睡了一上午。
鹤丸清楚的记得他在昏睡过去之前三日月说了什么,他说他喜欢自己。鹤丸也在失去意识前好好的回应了。见那人也没有否认的意思,索性就是仗着自己好了就让三日月挤进鹤丸的被窝。
下午等大家都清醒了,三日月才想起给家人回个电话,因为鹤丸发烧,虽然退下了但是感冒还没好彻底,说这两天都在他这里住,也好照顾他。鹤丸也是拿过手机好好给那边的大家道了歉,接电话的小狐丸说没关系三日月在鹤丸那里反倒更放心,说了没两句就被今剑抢过话筒,“哇!是鹤丸国永先生吗!”
“欸?是我啊,你是哪一位啊?”鹤丸一听是个孩子,就立马反应是三日月口中的最小的弟弟,“我?我是你的大粉丝哦!全世界最喜欢你的人!”那边的小今剑超兴奋的抱着话筒喊。鹤丸开的免提,三日月拼命的忍住不笑,他没法想象这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喜欢鹤丸国永的粉丝。“欸…那我猜猜是谁啊…难道是那位一直喜欢我的今剑?”鹤丸用哄小孩子的语气回答道。
“欸…肯定是三日月哥哥告诉你了!哼!三日月哥哥真是的!”孩子显然没那么好哄,并且把一切罪过都让三日月背上了,三日月指指自己,一脸我明明什么都没干的表情拼命憋着笑。
“啊呀…”鹤丸看着三日月的表情自己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不过总之呢 谢谢你的喜欢呀。”
“不客气!”今剑显然被教导了被说谢谢就要好好回答,很有礼貌,但好像用错了地方,嘛…孩子也没错。

挂掉电话,鹤丸看向三日月,他们从差不多十一点多就醒了,一直躺在被窝里,谁都不想出去,谁都不想放弃彼此的温暖。
“怎么办?”三日月问道。
“什么怎么办?”
“我说过要带你去见我的家人,”三日月顿了顿,“但你答应的时候你我还不是这个关系。”
“那我再答应一次就好了。”鹤丸不假思索,单人床不是太小,足够容纳两个人,但鹤丸还是忍不住往三日月怀里挤了挤。
“嗯…既然你不介意的话…”三日月抱紧了怀里的人,轻抚着他的背中,“你那边呢?没问题吧?”
“能有什么问题,他们已经在催婚了。”鹤丸噗嗤一声笑了,想像自家弟弟见到他们在一起会有什么反应。“催婚?你什么时候…”
“他们只知道我喜欢你,不知道你喜欢我,就像今天之前我也不知道一样。”
三日月听出来这话里有话,也没问太多,什么你何时开始喜欢我,你什么时候吧我的事给朋友说的,一概没有问,没有必要了不是么,反正他们现在好好的在一起。
“三日月…”声音从怀里闷闷的传了出来,“嗯?”
“你要听故事吗?”
“你要讲的话我会听的。”三日月蹭了蹭鹤丸的头发,“是你的新年贺么?”
“是。”鹤丸仰起头,确认了一下跟他说话的确实是三日月宗近,愿望实现还太没有实感,如果是自己烧糊涂了做的梦就比较麻烦了。
“直接剧透真的可以么作家先生?”
“你不是也给我看了好多?嗯…这样吧,我这次新年不写这个了,牧羊少年的故事,算是给你的新年特典,这样你满意了么,摄影师先生?”鹤丸说完,就被三日月捏了捏脸,“你的稿子还来得及么…”
“你管我…”鹤丸嗔怒的瞪了一眼三日月然后自己都憋不住笑了起来,“你家小今剑要是知道我拖稿他还不得伤心死。”
“啊…我还以为你会说‘我要是拖稿的话三日月宗近会伤心死的。’”三日月学着鹤丸刚才的腔调,“‘三日月可是我的大迷弟我可不能让他失望啊!’这样。”
鹤丸狠白了一眼三日月,笑道“没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哈哈哈!不过话没说错啊!我可是你的大迷弟,你看这么大一只!”不知道是闹着玩还是确认三日月自己确实挺大只的,他还专门掀开了被子“你看!超大只!”鹤丸被三日月逗笑了,“你干嘛哈哈哈冷死了快盖上!总之你快给我低头!向拖稿势力低头!”鹤丸被三日月这么一掀被子带来的一股弄得浑身一颤又往三日月身上靠了靠。“好好好低头低头。”

结果故事没讲成,两个人却在床上滚成一团,期间三日月的头还磕在了床头上,鹤丸边趴在他身上笑一边揉着他的后脑勺,“哈哈哈哈三日月你多大了哈哈哈哈”
“啊…疼死了啊…你都不知道安慰我一下…”
“唉唉唉又开始耍流氓,好吧…”鹤丸拍了拍三日月的头,“痛痛!都飞走啦!”
空气突然安静了一秒,然后鹤丸就被三日月压在身下,“我得让你知道我的感受。”说着就掀开鹤丸的睡衣,开始挠痒痒,“哇啊啊三日月哈哈哈饶了我!哈哈哈哈别这样停下!”鹤丸开始后悔原来把自己的弱点告诉三日月了。
“怎么样啊鹤丸国永,这种很想笑却生不如死的感觉你感受到了么!”
“感受…哈哈哈哈到了你停手哈哈哈哈!”三日月停下了手,鹤丸喘着气,“三日月,我再一次怀疑你的年龄!你只有三岁么!”
“哈哈哈,五岁不能再多了!”三日月还毫不否认,“你呢?嗯…稍微懂点事,八岁不能再加了。”
“去去去!我明明是十岁!”
两人智障一样的对话被烛台切光忠的电话打断了,“小光?怎么了么?”
“什么怎么了啊…说好今天要过来吃饭的啊?赶紧过来帮忙。”烛台切在电话那头摁了摁太阳穴,“听声音,你感冒了?”
“嗯,昨晚发烧了,现在烧退了,已经没关系了放心吧,妈妈!”鹤丸故意在句尾加了一句,他是在不想吐槽烛台切光忠这母爱一样的光辉洒在他身上的感觉,没想到烛台切自动忽视或是直接接受了这个称呼“没关系吧?用不用我去接你?”
“没事没事,三日月他在的哟。”鹤丸仰躺着,边用手绞着三日月的头发边回答道。
“三日月先生?那让他也过来一起吧?”
“嗯,刚好准备给你打电话说这事来着,那么我们收拾收拾过去啦!”
鹤丸挂掉电话,跑下床去拿衣服,三日月也准备回屋拿衣服去换了,“你不打算告诉他们么?”
“嘿嘿!”鹤丸笑了笑,“惊喜啦惊喜!现在告诉他就不好玩啦!”

到光忠家的时候,烛台切看着门外的两人愣了半天,鹤丸国永抱着三日月的胳膊,头靠在三日月肩上,三日月也没有什么别扭的地方,明显是自己把胳膊递出去的,两人俨然一副小情侣的样子。
“你们……在一起了……?”
“嗯!”鹤丸可劲点头
“什么时候……?”
“昨天。”这次回答的是三日月。
诶诶诶诶!”这次冲出来的是太鼓钟贞宗,“鹤鹤鹤酱!!”
“哟!托你的福,成咯!”
“耶!”太鼓钟跳起来和鹤丸击了个掌,“恭喜啊!鹤酱!真是!太好啦!”
“谢谢啊小贞!”
“鹤…酱?”三日月听着小贞叫鹤丸的称呼,纳闷了半天,“酱…?”
“昵称啦,他叫谁都这样。”鹤丸回答道,“他只叫过我一次鹤哥哥,还是因为你。”
“那…我能叫你鹤么?”
“为什么不行,随你好了。”鹤丸顿了顿“比起这个,我们要在这里站着么!”
“哦抱歉抱歉”光忠赶快让开门口,“快进来吧!”
烛台切表示真的不想让这两个情侣狗进门。
“叨扰了。”
“俱利酱!”鹤丸踢掉鞋子就跑上楼去找大俱利伽罗玩去了,“开门啊我发现了那一关的新打法了快快快我给你玄学一下!”
“抱歉哦,明明是他把你拉来的,自己却跑走了。”
“不用在意,”三日月笑了笑,“他能这么快回复精神也是好事。”
“哦对还说呢,谢谢你照顾他啊。”烛台切光忠不知道多少次替鹤丸国永收拾烂摊子了,小时候因为不能出去玩于是在家里闹腾,打碎了的东西不在少数,每次都是烛台切替他承担,给他的父母道歉,显然鹤丸的父母知道不是烛台切干的也不好说什么,再加上对鹤丸的溺爱,象征性把两个人说几句就过去了。烛台切真的快成鹤丸他妈了。鹤丸甚至还说过,他能长到这么大不仅仅是他爸妈,烛台切光忠功不可没。
“没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没什么,并不着急。”
“三日月哥哥!”太鼓钟在三日月面前蹦蹦跳跳的,“三日月哥哥!你怎么那么好看啊?”
烛台切这才反应上来,因为他先前看过鹤丸给他发的照片,但是现在看看,面前这个人还真的很好看啊,嗯…鹤丸这回终于没瞎了。

咳,这里需要说一下,鹤丸先前谈过两个女朋友,都很快就分了。第二个比较长,两个月。长的可以,但是都是大小姐一样的脾气,鹤丸根本坳不过,毕竟从小也是宠大的人,脾气也不小。嗯…太鼓钟不知道,因为那时他还在爷爷奶奶家。所以…鹤丸找个男朋友宠着他好像才是和平相处方式啊。不过从来没见过鹤丸这么顺着一个人啊?
“呐呐!三日月哥哥!你怎么看上鹤酱的?”
“不知道,命运吧。”
“欸!三日月哥哥信命啊?”
三日月还没打算回答,鹤丸的声音就从头顶上传过来,他刚刚和大俱利走出,嘴里还不停的叨叨着他的玄学,“啊!小贞你叫他哥哥!!你居然叫他哥哥!你都不叫我哥哥你居然叫他哥哥!”
“哼!那我叫什么?月酱?近酱?”
“算了你还是叫你的三日月哥哥吧。”
——————————
考完试第二天成绩就出来了…
随他吧随他吧…
对话流的一章
今天争取双更嘤

评论(1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