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百物语(一)

•百物语是江户时代的游戏,类似招鬼,但真的和鬼没什么关系…

三日月宗近在课桌上悠悠醒转,早到的他决定在桌上先休息一会,连夜的高强度复习让他也开始吃不消——被老师寄予了极大希望的三日月自然不能在关键时候掉链子。
三日月醒了却没有从课桌上抬起头,老师已经来了,不停的在讲台上絮絮叨叨的说些什么,无非是高三了你们要抓紧时间不能贪玩了。三日月这才注意到,他右前方那个一直空着的座位上坐了一个人。手撑着头,金色的眼眸懒散的盯着前面,还打了个哈欠,看样子是要睡着了,白色的头发想是长了,便扎了起来,只不过头绳相当别致,黑色的皮绳中间穿有两个金色的流苏,结尾的两端也有两个。白的过分的皮肤和黑色的制服比起来格外惹眼。
转学生?
那人也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直起身子看了看他,轻声笑了笑,靠在椅背上,整个人向后仰着,给三日月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咧嘴一笑,消失了。
因为那人的消失椅子被反力撞倒,引起了老师的注意,“怎么回事?三日月,把椅子扶起来。”
“好的。”三日月起身去将椅子扶起来。所以大家都看不见啊…果然是来捣乱的妖怪么…

三日月自幼能看见妖怪,被妖怪欺负的时候也挺多,不过大多时候是打回去,家里人也是能看出些不对,但真正知道的确只有和他年龄最相近的哥哥——小狐丸。三日月家是年代久远的三条家,所以对三日月的异常并未感到奇怪这让三日月省去了不少麻烦。
高三的一天无非就是刷卷子刷卷子,没有社团活动的日子放学格外的早。
回家的路上他去附近的果子店里买了两串丸子,饶了路去了山上的神社,冲着红色的鸟居说道,“给你买了吃的,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不要再来学校了。
“想用两串丸子收买我还真是天真啊。”鸟居上突然显现出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和今早见到的不同,那人穿的是白色的和服,外套是振袖的羽织,下身是束口的马乘绔,头发也放了下来,手里还是玩着今早的发绳。
“那不吃算了。”
“欸别啊,到口的吃的干嘛不吃。”那人从鸟居上落了下来,衣服被风吹起,像是白鹤一般,他拉着三日月宗近走进神社,坐在台阶上,拿走了三日月手里的丸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猜的。”
“这都能猜到?”
“不难,你今天出现的时候有神社的味道,附近的神社只有这一座。”
“神社…还有味道…?”那人嚼着丸子纳闷的问道。“嗯,”三日月点点头,“神社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可能只有我才感觉的出来吧。”
那人悻悻的转过头,不再说话,三日月却开了口,“你今天去学校干什么,还穿着制服。”
“无聊。”
“制服哪里来的?”
“要你管?”
“可是吃了人?”
“我现在吃了你哦…”那人摇摇头,“路边捡的,肯定是那个学生忘记了,今天去也是准备还给他,没想到还挺合身,就去玩了玩,然后就放到什么失物招领去了。校服上不是有名字的么?”那人指了指三日月的胸口,那上面有三日月的名字,这一注意不要紧,那妖倒是愣住了,“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怎么你认识的妖怪里也有这名字”
“不,我认识的人里有,喏,你的东西。”那妖把一直攥在手里的发绳扔给了他。“我不记得我有这种堪称老古董的东西。”
“说你的就是你的瞎逼逼什么啊…”
三日月撇了撇嘴,把发绳收好,本想离开,又想了想,“你叫什么名字?”
“知道了对你没好处。”
“可是你现在知道我了,不交换一下不是很没礼貌么?”三日月笑了笑,站起了身。
“没礼貌就没礼貌啊,反正怼你也怼习惯了。”
“我记得…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哦不第二次?说话也没说多少吧?”
“嗨呀你不是高三了么你快回去复习去,妖界的事情你操心那么多干嘛?”妖怪推着三日月让他赶紧离开,“去去去,快回去,小鬼头别操心那么多会变成老爷子的。”
三日月被推的没办法,只好作罢,也是,他见多了妖怪,也没有知道他们的名字,何必知道一个过客的名字呢。

三日月离开了,那妖怪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好一会,嘴角弯起一摸笑容,“三日月宗近…噗…终于轮到我叫你小鬼了…”身影闪了两下消失了。

三日月回去的一路都没有妖怪来骚扰,这让他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因为第二天是周末,三日月回到家并没有着急打开课本,而是掏出那个发绳细细端详了起来,“我的东西…我有这东西么…”看了一会觉得没什么意思就扔开了,正巧这时小狐丸敲了敲门进来了,“三日月,吃饭了。”
“嗯,我也饿了。”三日月起身和小狐丸一起下了楼,“爸爸今天在?”
“嗯,在啊,今剑可开心坏了,赖着他怀里不走。”
“看出来了。”三条家最小的孩子名叫今剑,每次三日月回家都会噔噔噔跑到他面前大喊一句“欢迎回来!”然后扑在他身上,本来收这个大礼的范围是全家的,最后因为大哥石切丸回来太晚,小狐丸不想让他弄乱自己的头发,所以对象就变成了今剑的四哥岩融和三日月。三日月进家门的时候还纳闷为什么今天没有被小家伙扑上来。

三日月最近累的不想说话,吃完饭看了两页书就睡下了,睡前又看了看那个头绳,之后放在枕边,便睡了。

三日月做梦了
梦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叫他,声音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直到看到那个白色的身影才想起来是今天下午才见到的妖怪,装束没有变,只是个头矮了不少,他拿着一大束花洒向自己,“三日月哥哥!花好看吗!”他叫自己哥哥?
之后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再好看也没有鹤好看啊…”鹤…?他的名字么?等等自己为什么知道啊?
“唉嘿嘿,明明好看的是三日月哥哥你!”小家伙被夸的开心,一双带着黑手套的手附上他的脑袋,揉了揉他的白发,三日月才发现那是自己手,自己穿着华丽的狩衣席地跪坐着。
突然四周一篇黑暗,那个被称作鹤的孩子突然压低声音问道,“那三日月哥哥喜欢我么?”
这次没有声音替他回答,沉默了良久,三日月不知怎的,说出了“喜欢”二字。
“喜欢的话…”鹤低低的哭着,“喜欢的话为什么还要离开我…”
三日月收回了手,就在一瞬间,鹤消失了,周围一片黑暗,只有低低问话,“为什么要离开我…三日月哥哥不喜欢鹤丸么?”原来是叫鹤丸。
三日月低下头,不知如何回答,突然觉得头上绑了什么,摘下来一看,竟是今天的那个发绳。三日月意识到不对劲,在这么下去,可能会掉到圈套里,他挣扎着让自己醒来。一片黑暗中,听到了刚刚那个声音,在他耳边说了句“醒来吧,三日月宗近。”
忽的睁开了眼,喘着粗气,正直深夜房间里没开灯,依稀觉得有一个冰凉的手附在他额头上,迷迷糊糊的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鹤…鹤丸…?”
“你知道了…?”鹤丸坐在他的棉被旁边,手摸抚着他的脸,三日月觉得身子难受,想必是大冷天的上山上吹冷风的缘故,发烧了吧。“嗯…看样子是这个发绳的原因…”鹤丸继续说道,“抱歉啊,没想到影响这么大,那这个东西我先收回了…”鹤丸拿起发绳,低下头额头抵着三日月的额头,“晚安…我叫鹤丸国永。”
触感消失了,三日月没什么力气去睁眼,浑浑噩噩的又睡了过去,这次他没有做梦,只是那一句“我叫鹤丸国永。”一直在他耳边絮绕着,不能散去。

TBC

————————
惊天大坑!
我为什么又开了一个!
周日期末考我还没补天感觉自己活不长了……

评论(6)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