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宝藏(二)

旅行摄影师爷x家里蹲作家鹤
——————————
鹤丸最后整理好乱得不像样的沙发已经快十二点半了,长久没有大扫除的房子焕然一新,自己也因为长期没有干过活而腰酸背痛。累的趴在床上一点都不想动,强撑着给三日月发了地址,就睡过去了。

三日月宗近是下午来的,两三点钟吧,鹤丸那会刚吃完饭,碗还没洗就急匆匆的把三日月迎了进来。
鹤丸第一眼看到三日月宗近的时候被他的美貌深深折服了,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人,说他漂亮吧也不是女人那种,但又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去形容,总之就是好看!而且这种好看还很耐看,看上一辈子都不会视觉疲劳,直到现在要问起鹤丸,三日月哪里最好看,鹤丸还是会回答眼睛。三日月的眼睛像是夜空一样,不仅里面有着一弯新月,眼仁的颜色也像是从黑夜到黎明。
当然不管是暗夜还是曙光,那弯月亮永不会消失。
“你好,我是三日月宗近。”三日月礼貌性的介绍了一下自己,把手中的东西拿起来晃了晃“伴手礼。”
“啊啊快进来快进来”鹤丸连忙将三日月扯进屋里,“抱歉哦…有点乱…”鹤丸挠了挠头,他担心自己没有收拾赶净,因为看起来三日月这种人…大家公子的感觉,自己有点怕他嫌弃自己。三日月看出来鹤丸有些紧张,赶紧拍拍鹤丸的肩膀,“作家先生我想看看你的原稿可以么?”
更紧张了好吧!

不过好歹鹤丸算是放下心来,后半场两人聊的无比轻松,鹤丸好像这辈子都没说过这么多话,他恨不得把自己他的简历全部复述一遍。三日月也没有打扰,只是静静的听着,鹤丸说到高兴的地方,会眯起好看的眼睛,三日月觉得鹤丸金色的眸子是他所没有的满月,他说话的时候,自己紧紧盯着他不断眨着的眼睛,像是要醉在其中了。他们从书中的故事说道世界的宝藏,“啊啊真好啊,你去过那么多地方,见过那么多山河,我有的时候没见过自己都写不出来啊。”“那为什么不去看看?”三日月问道,“哈…你没看出来我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么?”鹤丸摆了摆手,“例如我身上的什么地方?”“嗯…太白了?”“bing!”鹤丸模仿着答题正确的提示音,“我白的不正常,是吧?我啊…从小多病,十几岁才能开始上体育课,到最后还能好一点了,但是高强度的运动还是不行啊,出远门什么的…只有夏天和家人一起去趟海边,那都了不得。当然,现在的话正常生活还是不用担心的啦!”鹤丸第一次讨厌自己体弱多病。
“那我替你去好了,我替你去看,全部都拍下来给你!”
“欸…”
“把发表过的没发表过的全部给你看!你喜欢什么我拍什么!”三日月说出来这话的时候自己都吓了一跳,他是个冷静的人,不会因为紧紧可能是萍水相逢的人去更改自己行动的意义,因为什么…自己也答不上来。每次鹤丸问起当时为什么这么说的时候,三日月也只是笑笑,不予作答。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大概那时,萌生了一种想要守护他的情愫吧。

鹤丸想要留三日月来着,可三日月拒绝了,说家里要给他接风…因为太累直接睡到了快吃午饭所以没怎么准备来着。鹤丸没忍住笑了出来,“你也会睡过啊!”“嗯是啊…连闹铃都没听见。”三日月也笑了,并不否认鹤丸的打趣。
三日月离开之后,鹤丸冲向卫生间打开凉水扑在脸上,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刚刚三日月冲他笑了吧…真好看啊…等等等等不对这这这好像…不太对啊…鹤丸已经好久没有觉得自己的心脏在实实在在的跳动了,原本微弱的声音现在却快速的响彻胸腔。

鹤丸用了一个晚上想清楚了这份心情,想清楚的时候他有点害怕,不能确认对方的心情让自己有点发慌。
他好像喜欢上了那个聊天合起来差不多只有十几个小时的人见面不到半天的人。
但是三日月宗近给他的感觉不像是新见面的朋友,而是相识几亿年的老友,熟悉到自己都知道他所有的习惯,例如一进门鹤丸给他倒的是茶,而不是鹤丸自己习惯的咖啡,也很自觉的把长期不见光的书房窗帘打开,他好像知道三日月喜欢阳光一样…诸如此类,在这期间不断的发生着。
巧合吧…
可世界上哪来这么多巧合?鹤丸才不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也不是什么能喊出阿瓦达索命的人…
不过这种感情还是早点掐了好。

之后的一周鹤丸又恢复到了赶稿赶稿吃饭睡觉的生活,当然之间会和三日月互发短信,作为生活的小调剂…但是在鹤丸看来已经不是调剂了,完全就是一部分啊!两个人经常是聊到凌晨三四点还不睡的。
鹤丸国永真的意识到这份感情的严重性。果然…还是…和小光谈谈吧…

“噗———”烛台切光忠一口啤酒喷在了鹤丸脸上,“鹤丸你认真的?!”
“啊…认真的…”鹤丸抽了两张纸擦了擦脸又擦了擦衣服,“光忠能不能别用这种方式让我喝酒…我喝不了的你知道。”
“咳…抱歉…”烛台切收拾了一下桌面,“所以鹤桑你…真的喜欢他了…?”
“对不起…他的脸欺诈性太强…”鹤丸摁了摁太阳穴。“所以?鹤桑喜欢他那一点呢?”烛台切觉得稍微深入一下问题比较好。
“脸。”
“好了闭嘴你可以从我这里出去了。”烛台切说着就要把鹤丸往门外赶。
“等等等等光忠光忠光忠小光光坊!”鹤丸顺势躺倒抱住烛台切的小腿,“我说我说我说。”
烛台切重新坐下来,把鹤丸伸向啤酒罐的手狠狠抽了一下,“喝什么喝!橙汁儿!”
“哦…”鹤丸揉了揉被抽疼的手,“好吧就是…第一眼见他就觉得他好看,特别好看,你知道…”
坐在一旁不怎么说话的大俱利伽罗悠悠的开了口“讲重点。”
“反正就是…嗯…一见如故吧…就总感觉在哪儿见过…”鹤丸喝了口橙汁,砸吧砸吧嘴,“反正…就是…嗯…”
“嗯?”
“恋爱了…”
“砰——”门口传来关门的声音,太鼓钟贞宗刚上完剑道课回家,就听见他哥哥的发小恋爱这件事。“啊小贞欢迎回来,别忘记锁门哦。”
“不等会…咪酱…等会…”太鼓钟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鹤酱…你再说一遍…你咋了?恋爱了?”
“嗯呐!”回答着算是自己弟弟的提问的鹤丸手幼伸向了啤酒,被大俱利伽罗打了回来。“伽罗酱!不要阻止鹤酱喝酒了…”太鼓钟看到这一幕立马制止,“因为再不喝就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让他喝酒了!鹤酱…不…鹤哥哥居然!恋!爱!了!我有!姐姐!了!怎么样胸大不大可不可以埋!”

“光忠你的思想教育有问题…”
“咳…”烛台切干咳了一声,“首先啊,小贞,你的思想有点什么要命的地方啊这个先不谈我得给你说明几个误区。其一,你的鹤哥哥他只是单恋,连白还没告…”
“哎呀那不虚的!没有那个女孩子不喜欢鹤酱的脸!”
“你听我说完…其次,胸大不大我不知道但是没有什么女孩子你也没有什么姐姐…你的鹤哥哥喜欢的是个男的,第三,你刚刚的误区,你鹤哥哥的脸长的好看是好看…关键…你鹤哥哥看上的人…他长的比你鹤哥哥还好看啊…”
“欸…”太鼓钟贞宗一脸伏地魔就在眼前的表情,“鹤…酱…?”
“啊…你鹤哥哥不争气…嗯…就这样…”鹤丸一口闷了杯子里剩下的橙汁。

TBC
——————————
最近沉迷HP
老邓和斯内普真是世界上最帅的大龄老男人…可惜死了…【爆哭】

评论(9)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