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宝藏(一)

旅行摄影师爷x家里蹲作家鹤
(⑉°з°)-♡(⑉°з°)-♡(⑉°з°)-♡(⑉°з°)-♡(⑉°з°)-♡

也许一位旅人是永远不会和一位家里蹲相遇的,可一切的巧合都不是偶然。
马克图布。*

鹤丸国永把吃了一半的外卖推到了一边,桌上的电脑不断的发出工作的嗡嗡声。他在椅子上靠着,愣了半天,然后坐起,用头轻轻磕着桌面,小声咕哝着。
“啊啊啊啊…不会写了啊啊…”大作家鹤丸国永卡壳了,截稿日就在眼前,可他现在才写了200字。鹤丸国永滑动鼠标滚轮,只滑了一下就到了顶,看了眼新连载的大纲,翻了个白眼也没管会不会自动保存就扣上了电脑。
回到卧房,倒在床上,拔掉了一直在充电的手机开始刷起了推。“啊!更新了”鹤丸看到新推文里有着他一直喜欢的摄影师的文章,毫不犹豫的的点了个赞,刷着刷着突然私信提示响了,是刚刚那个摄影师,名为新月。
“你好,关注你很久了,作家先生。你喜欢我的作品?”
“是,很喜欢的!喜欢你拍的细节,说的夸张一点,多看一会你的作品我的灵感就往出蹦啊!”
“哈哈哈,能帮上忙真是荣幸,我也很喜欢鹤先生的文章。”
鹤丸看到鹤先生这个称呼的时候小小的吃惊了一下,怀疑这对面是不是自己好友烛台切光忠,毕竟这么叫他的也只有光忠了。
“啊对不起,可以这么叫么,让你困扰了不好意思。”
“不没关系,我喜欢这称呼,这样也无所谓。你呢?”鹤丸发出去的时候感觉自己这么说很不好啊,感觉要和对方深交一样,不过八成对方会说就叫昵称的显示就好吧。
“三日月宗近”
“欸……?”
“三日月宗近,我的名字,嗯…叫我三日月就好。”
鹤丸国永对于那边直接说明身份吓了一跳,“我是鹤丸国永…啊也许你知道…总之多指教。”
“我这边也是,多指教。”
然后就陷入了诡异的沉默,最怕空气突然安静…鹤丸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又不想错失机会,呀平常想和这个人交流的事不是很多么,例如…例如你作品的光影很赞啊,这细节很棒啊,这景点为什么没人啊什么的,但这种也顶多在鹤丸心里翻腾一会,因为怎么着自己都是个外行人,不太了解,喜欢三日月的作品也是视觉上和感觉上,他一直觉得三日月的照片有魔法,写场景的时候不自觉的就描写出了那副照片的样子,并且意外的和自己的文章走向一致。鹤丸国永有一种错觉,他在想是不是这个三日月就是为了他而拍摄的?
不不不巧合罢了…只是巧合。

一切巧合绝非偶然。

脑子里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曾经不知道在哪本书上看到的话,“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对方先打破了沉默“我一直喜欢鹤先生的书,小说也好散文也好,都是很有意思的文字。只是…恕我直言,最近在杂志上的那篇连载,有些…读不下去了。”
“啊你说哪本?”鹤丸觉得有人说到他心坎儿理了,立马来了精神,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本,叫什么来着…”
“好了我知道是哪个了!我也这么想!我也写不下去了!”鹤丸捧着手机就差发语音过去了。
“欸?”对面明显被弄得不知所措,隔了好久才回复了一个语气词。
“是的!我也觉得那样的东西写也是白写,只是追求销量的话没有任何意义啊!原来的版本自认为写的还不错啊然后被责编打回来了说不符合大众口味!”一句话一个叹号,鹤丸觉得三日月已经充分感觉到自己对自己连载的不满,确实他真的不喜欢最新的这个版本,只是一味的把华而不实的词语堆砌在一起和小学生造句有什么区别?无病呻吟真的符合文学需要?
“啊这样么?”三日月发过来了一个问句,“那鹤先生有没有考虑过中断连载?”
鹤丸国永仿佛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觉得自己面前又多了一个选项。
良久的沉默让三日月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毕竟粉丝建议作者中断连载的三日月自己觉得他是第一个…“对不起,我是不是又多说了什么。”
“三日月…谢谢!”鹤丸回复了感谢的话就赶紧给责编打了电话,提出中断连载。当然被责编骂的没了影,鹤丸态度也相当强硬,说如果不用原来的版本他不会写下去的。

然后…

然后…

“小光啊啊啊啊快快快给我口饭吃!我吃了两个星期的泡面了!”
是的大作家鹤丸国永交完违约金就没什么闲钱了,又失去了每月的固定工资,生活水平一降再降,现在只好投靠自己的发小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烛台切也没什么怨言,只不过除了弟弟太鼓钟贞宗的生活费他又要多一笔开销。
“谁让你那么任性的毁了你的合同。”烛台切边做饭边向鹤丸问道,“就因为那个连面都没见过,聊天聊了还不到两个小时的摄影师的一句话?你这冲动的毛病能不能改改。”
鹤丸被说的满脸“我傻我傻我错了”但就算这么被骂着,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生活,自己也从未后悔过,毕竟比起写自己讨厌的文字,他更喜欢现在这样。

差不多蹭了烛台切光忠一个月的饭,鹤丸国永在这一个月期间从新投稿,一家一家投,毕竟自己那么不甘心,他非常相信自己的实力,他可不相信自己的文章没人要。
终于找到了一家销量并不是那么高,但却不错的一家杂志社,并且刊登的原版的连载热度要比那个所谓的大众版高出去很多。这下可算把那家责编的脸打的啪啪响了,鹤丸稍微松了口气。
当鹤丸以为自己又要过上原来普通的赶稿生活的时候,那个摄影师,也就是三日月宗近发过来了他新的杂志的照片,嘛…毕竟这个消息也是公开的,对方也是关注自己的人,所以知道这件事去买新杂志也是正常吧。不过自从那次和三日月宗近聊过之后两人再没有交际,这突然发过来的东西是几个意思鹤丸一时拿不太稳。

“新杂志买了哦!很棒的文章。”
“啊,谢谢…毕竟违约这事,说起来你也算是同谋。”
“给你带来麻烦很抱歉,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鹤先生真的这么干了。”
“哈…也对…我这冲动的毛病该改了。”鹤丸也觉得不可思议,说实话,他并不是光忠说的那种冲动的人,更不会因为聊天不带两个小时的人去干影响自己生存的事情。只是…只是三日月宗近好像有些特别,难道是因为自己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的偶像看待?这么说来也不对,鹤丸一直是理智追星的类型。
巧合吧巧合,自己心里早就有了这个想法只不过没察觉到而已。
鹤丸这么安慰着自己。

“但是是个正确的决定呢。”面对三日月的肯定鹤丸不清楚他是在夸鹤丸还是再夸自己。
“嗯,所以还是谢谢。”鹤丸急于结束这个话题,再这么下去他觉得自己又要陷入“三日月宗近是不是神明大人”这件事了,于是又补了一句“我看你回国了,你最近拍的那个地方,是和歌山吧?”
“是,回来了,准备出影集了。”
“欸……诶诶诶诶!”鹤丸一下子听到这个消息着实被吓到了,“怎么没见你发过!”
“还在筹备阶段啦,你算是第一个知道的哦。”
鹤丸一听这话突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以及…这感觉…鹤丸突然发现自己是个三日月的大迷弟一般,箭头和厨力已经要戳破屏幕顺着网线直直杀到三日月眼前了。
“是么!!我的妈我觉得我应该是你影集的第一个订单号!”
“哈哈哈也许吧,拼手速的时候到了哦鹤先生。”三日月宗近打趣道。
“好的我决定了为了让你知道我的手速有多快和我的二指弹功底我一定要抢到第一。”鹤丸也不甘示弱的许下了承诺。
但是五分钟都没有回信
再次回信也就过了十分钟,“鹤先生是住在京都吧?”
“是的,在藤森神社旁边儿。”
“嗯…我家也在京都呢…”
“欸…!!欸!”
“哈哈哈,我现在在回家的路上哦。”
“啊…哦…好…欢迎回来。”鹤丸脑子已经当机了。
“哈哈哈明天如果没事的话,能否拜访鹤先生呢?”
“啊?行啊!来!约!”鹤丸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那么,早些睡,我要上车了,晚安。”
“晚安!我一会把详细地址给你发过去。”

“好。”

鹤丸摁灭手机,心想睡屁睡啊!起来嗨!
然后他看了看自己的房间…嗨屁嗨啊!打扫卫生!

TBC
—————————
*马克图布出自《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梗也是来自这本书,意思差不多就是“一切巧合绝非偶然”
嗯又开了个大坑…
国王游戏已经全面删除,因为偏离大纲太多,准备大修…也不知道会不会发出来。
毕竟懒。
以上,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