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应届生没有圣诞节

高中老师爷x应届考生鹤

不要吐槽我的标题

————————————

啊…今天的电车真的是无比的挤。
鹤丸国永站在门边努力让身体保持平衡不被挤的贴在门上,当然还要忍受一旁自家老流氓的时不时骚扰。鹤丸摘掉口罩,低声对着那个装作若无其事的人“我说,三日月老师,你是电车上的猥琐大叔么?”鹤丸刻意强调了老师这个身份。

身旁的三日月宗近正是自己的班主任,对没错,就是那个不仅还要管他语文的还要管他数学英语历史地理政治的班主任,而现在这状况,也许…日常生活也需要被他管着了…嗯…包括性生活…
谁知道鹤丸国永是怎么勾搭上的自己的班主任,还把他睡了…不对…鹤丸本来想睡了他的,结果事情并不是非常顺利…就给反过来了。毕竟师生恋到现在也只是在小说和动画允许的恋情,说的中二点确实是禁断啊…所以两人在学校并没有太过张扬,所以只好在这种小事上弥补一下了。
“那有什么,又不会被看见。”三日月宗近厚颜无耻的辩解到,说着手又攀上了鹤丸的腰,把他往怀里揽了揽。
鹤丸赏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那边还有咱们学校校服的人啊?三日月老师!”
两人低声耳语被鹤丸的一个电话打断了,鹤丸艰难的从制服里掏出手机,刚接通电话电车恰好到站,鹤丸一个没站稳,扑在三日月身上,狼狈的回了声喂。
被三日月搂着的感觉很差劲,因为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三日月能接住让鹤丸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好不容易扶着三日月站稳之后,“什么事?”
“忙不啊明天,出去浪啊?”
“明天?”鹤丸他们这届是应届生,连鹤丸这种爱玩的人都得沉下心来刷题,哪儿出去浪啊。这时鹤丸恰巧嗯看到了车厢里的圣诞节的海报,这才想起今天是平安夜。
鹤丸刚想一口答应,然后想起还在搂着他的人是班主任…“那什么我回家给你说我这儿刚好和班主任一路……啊对对对就是三日月宗近,你悄悄的啊…我回去再说。”鹤丸挂掉电话,回复站立姿势,就在思考他回家怎么避开三日月,他明天怎么避开三日月…
“怎么了?谁打来的?”
“小光。”鹤丸的发小烛台切光忠成功成为超高校级锅子王。
“怎么说起我了?”
“你帅。”鹤丸准备敷衍过去,却被三日月手上的动作弄得差点叫出声。“不说实话除了今晚多加一套卷子以外……”
“好了!我说!”鹤丸低声吼道,“明儿我要出去玩…不许拦我,偶尔放松一下是你允许的。”
三日月不再说话,鹤丸以为他答应了,心里小小的欢呼了一下。

一进家门,三日月就来了一句“明天不许出去,乖乖在家呆着,应届了疯什么疯,你不是要考庆应么?”
“哈?!”鹤丸刚把书包撂下就听见这么一句,气的想把书包甩在他脸上,“可是…可是…明天圣诞节啊?!”
“是啊,所以今天平安夜——我记得家里还有苹果——所以这就是你不学习的理由?”三日月反问道,口气却不容反驳,“打回去回绝。”
鹤丸盯了他半天,书包一甩上了楼,一副你不让我出去玩我就不写题的架势关了门。
三日月宗近叹了口气,收拾好了弄乱的抱枕,把鹤丸的书包给他放在了房间门口,转身进了书房备课。
三日月期待圣诞节期待好久了,今早就把两张电影票订好了。他记得他上课说过让学生们周日出去玩一玩,稍微放松一下,他也准备带自家爱徒去看个电影吃个饭。他想明早告诉他给惊吓万岁鹤丸国永一个大惊喜。

很好,他最近脑回路跟正常人对不上…是不是去灵界走了一趟…然后稍微再用电击枪给自己开一枪是不是就过来了。*
他把两张电影票的信息发给了鹤丸国永,“你要想去就去吧。”
他以为鹤丸会不理他,结果很快就有了反应,一连串的声音,知道鹤丸拍开门站在他面前,“三日月宗近你故意的吧!你让我和一男的去看爱情片?!”
“啊…那是我今天早上订的…”三日月一不小心给说漏了,立马闭嘴。
“啊?”鹤丸歪了歪头,“你说…你早上买的?”
“嗯…”
“也就是说…你原本…是有约会的?”鹤丸迟疑的问道“…………说你跟谁出去!”很好三日月宗近觉得鹤丸国永也要来一枪。
“是啊,有约会啊。今晚就有。”
“哈?那快去啊!”
“是啊,所以你不去换衣服么?”
鹤丸第二次甩给他一个白眼,“不不不不老师的约会我就不•参•与•了!”
“那…那跟谁出去啊?”
“哈?你还不知道你约的谁啊?不就是学校那个同组的英语老师么?”鹤丸转身想出去,“刚好,你出去了我也就能打游戏了。”
三日月宗近表示同组的英语老师的名字他都记不得…“那个…那个…鹤丸啊?英语老师?是…怎么回事啊?”鹤丸觉得自己腮帮子有点酸,“就那个啊,你对面那个,没事在办公室就跟你讨论什么文学啊乱七八糟的,他不是英语老师么…怎么,你约的不是她?那就是你隔壁那个?数学老师,嗯…明明是个数学老师桌上为什么总是摆着你喜欢的夏目漱石啊?真的怀疑她到底能不能看懂…不过我估计她那种只知道做题做题的人你也看不上吧?那就是你后头那个?政治老师?哈哈…你俩到挺配,说到底也都是班主任嘛!她隔壁班的吧……”
“喂鹤丸…”三日月宗近表示鹤丸说的这些他一点都不知道啊啊??他以为那个英语老师只是喜欢看些国外文学啊?毕竟英语老师啊,他以为隔壁数学老师只是业余培养一下欣赏水平啊?他昨天还纳闷她怎么一个月都没有换过书。至于…政治老师…她为什么会和自己配啊?等等给我解释清楚啊?“那个什么啊…我…”
“你怎么了?难道这些都不是,那是那个体育老师?咦!!!你还好那口!”
这些幺蛾子是怎么出来的啊!!
“不是鹤丸我约的是你啊…你是不是刷题刷傻了…”三日月头疼等等按了按太阳穴,他已经准备买个某新番同款电击枪给鹤丸来一枪了!
“啊…?”鹤丸转过身,皱着眉看着三日月“等会?你说啥?”
“我是今晚想和你一起出去,然后明天看完电影你想去哪我陪你去哪儿,然后这些都是等你准备开始刷题时候突然告诉你,让你吓一跳的。你要跟了别人我还怎么跟你约啊…唔…”
鹤丸听着听着就噌的跑到三日月面前踮起脚捧起脸,照着三日月的嘴就啃上去了。
事发突然三日月已经来不及把自己的理智接起来了,搂着鹤丸的腰回应着他,唇齿间的水声大的充满整个房间,鹤丸忍不住用鼻音舒服的哼哼着。
一吻终了,鹤丸维持着捧着三日月脸的姿势,头埋在他怀里大口的喘着气,“三日月…你下次约我的时候能不能按照正常人脑回路来…我很惶恐啊?你这样吓我心脏已经不是提早停跳了…是要心肌梗塞啊。”
“啊抱歉以后…会注意的。”
“那…?”
“去换衣服,想去哪儿?”

平安夜两个不知道去哪儿浪了一圈,回来挺早也没学习,直接洗个澡进卧室,第二天俩又出去逛逛逛,逛一天,后果就是,作业一个字没懂,三日月开恩可以不写语文,剩下的…

“啊啊啊啊啊小光快快快给我数学!俱利俱利那个那个那个英语卷子给我快点快点!两套都要!莺丸快快快快历史!快!一期一期一期政治快点!”
“鹤丸…不容易啊…周日没出去玩还没写作业?”
“啊啊啊嗯啊…是是是快别说了再给我那两张地理卷子快!”
“你就写了语文?”一期把政治习题册放到了鹤丸桌上。
“屁,没写。”
“那你不补语文?这玩意不敢拖啊!”光忠惊了,拍桌子问鹤丸。
“谁补那混蛋的!”
“啊…啊…?”
“咳…”巧的是就在这时三日月拉开教室门,轻咳了一声“回到座位上,上班会了。”
“喂喂喂别补了老师来了!”前桌转过来拍了拍鹤丸的桌子。
“啊啊没事没事你别管你上班会嗯…”
“同学们昨天圣诞过得怎么样?”三日月放下书,微笑的问道。
因为声音太过熟悉了鹤丸条件反射的喊了一句“应届生哪里来的圣诞节!”
“哦,是么?”三日月选择性无视了鹤丸手里飞快运行的笔,“据我所知,鹤丸同学的圣诞节很精彩啊?”
鹤丸反应过来之后猛地抬头,眯起眼睛看了看三日月宗近,沉默了很久。

“怪谁啊…”

FIN
——————
*电击枪是刚完结的《超自然九人组》里的梗,强烈安利。
这两天的爷爷脑回路都不太对…连上一篇求婚都不太对
以及…可算赶上了…

评论(4)

热度(119)